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皇上被臣子压在龙椅上肉雾|仰头 啊 媚 闷哼 弓 收缩 酥

2021-04-22 17:06:5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这就是考试日了。

身为提督的苏夏正作为监考官站在暂时充作考场的教室讲台上。

苏夏扫了眼按照规定坐好的众人,随后开始讲解考试规定,诸如考试当中不可以交头接耳,不

这就是考试日了。

    身为提督的苏夏正作为监考官站在暂时充作考场的教室讲台上。

    苏夏扫了眼按照规定坐好的众人,随后开始讲解考试规定,诸如考试当中不可以交头接耳,不允许使用手机,否则视为作弊处理,以及最后考试时间如何等等。          

    “那就这样了,我要发试卷了,拿到试卷的人往后传。”在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后,苏夏把试卷发了下去,最后还剩下一部分试卷准备等等带出考场交给那些对秘书舰考试没有兴趣,但是对考卷兴致勃勃的人。

    虽说只是镇守府内部考试,考生就那么多人,没有必要那么讲究。

    所以说仪式感了,试卷虽然发了下去,但是考试时间还不到不允许动笔,只允许检查试卷是否有问题等等。然后在距离考试时间十点钟——这是为苏夏考虑的,他太早了起不来——还有几分钟的时间里,苏夏在各种嚷嚷中度过。

    “亚特兰大、亚特兰大,我记得我说过不允许动笔,只允许检查试卷吧。”

    “我就写一个名字。”蓝色短发的猫耳少女性格就像是猫一样,根本不听话。

    “好吧……”苏夏已经不记得以前参加考试时,试卷发下来只允许检查,是否允许写名字了,想想写名字这个要求很合理。

    “新泽西你差不多一点,我记得我再三申明不能玩手机吧。”苏夏吐槽说,“我信任你们,没有收手机,你们也自觉一点行不行。”

    “又不让动笔,又不让玩手机,你让我干什么。”新泽西趴在课桌上面。

    “写好名字了,然后检查试卷不行吗?”

    “名字写好了。”新泽西惫懒说,“然后没有什么好检查的,没有问题。”

    “总之放下手机,不然就只能请你出去了。”

    “出去就出去。我本来也不想来。”

    “不想来你报什么名?”

    “你居然凶我?”

    “我、我、我……”苏夏深吸了一口气,胸口起伏。

    新泽西哈哈大笑,她当然不是不讲道理的女孩子,纯粹就是想要戏弄他。

    衣阿华级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不管苏夏有多少头疼、烦恼,有着一双大长腿的企业号坐在考场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在检查完考卷没有任何问题,接着填写好名字之后,不像其他人那样翻看试卷,不争那么一两分钟的事情,托着下巴眺望窗外的风景。

    到了秋季,凤凰树开始落叶了,海风卷起落叶在空中飞舞。土豆奥班农坐在树下的长椅上面,威廉在旁边骑自行车,不好好骑车老是想着搞花样。阳光消失了一阵后又出现了。看看天空,远处的天空一片蔚蓝澄如明镜,真的漂亮。

    企业看着风景,看得有些痴了,直到讲台上响起提督表示考试开始的声音,把笔一拿,纤细的手指夹着黑色水性笔转两圈,开始答题。

    下列有关天文知识的表述,不正确的是?

    价格杠杆在宏观调控中的主要职能是?

    松鼠妈妈采松子,晴天每天可以采20个,雨天只能每天采12个。它一连几天采了112个松子,平均每天采14个。这几天当中有几天是雨天?

    行测考试时间一共一百二十分钟,一共一百二十题,理论上每一分钟必须回答一道题。准确的做法是一眼看完题目,一看就不知道的题目,随便填一个答案就过了,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那种有点希望的题目当中。

    到底是行测考试,而不是专业考试,题目大多比较简单,只是考察的知识面比较广。而已企业号喜欢看书,对什么知识都有涉猎,大部分题目对她来说完全属于小事一桩。偶尔遇到一两个不会的题目,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骰子一抛。

    被誉为深海勇者的深海旗舰是哪一位?

    第一个深海舰娘出现的时间?

    北卡罗来纳级战列舰华盛顿名字来源?

    企业发现越来越多涉及到提督和舰娘的题目出现,心想办公室方面真的好好准备了一下的,而不是网上照搬行测题目就完了。不过这些事情对一个舰娘来说是不是太容易了一点,这不是送分题吗?

    企业觉得那些考试题目太容易,亚特兰大就不那么觉得了,抓耳挠腮不知道怎么写。

    被誉为深海勇者的深海旗舰是深海龙骧号吧,记得她的舰装是一只超大的皮皮虾,超有趣的,提着一个热水壶不知道做什么。泡面吗?对啊,她还有一个外号是泡面勇者。

    第一个深海舰娘出现的时间完全不知道啊。所以三短一长选最长,三长一短选最多,那就是C了。

    华盛顿的名字来源肯定是那个大总统啊,落樱神斧华盛顿嘛。好像俾斯麦的名字来自于那个铁血宰相,提尔比茨的名字来自那个海军元帅……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

    苏夏是监考官,由于只是镇守府内部的考试,基本不需要如何监考,不过好歹要装模作样一下,考卷对他这个出题人员没有任何吸引力,只能选择玩手机了。

    玩手机也没有什么意思,苏夏放下手机开始巡视。

    可爱的西瓜皮短发幼女苏赫巴托尔坐在高高的板凳上面晃荡着双腿。她一直梦想成为镇守府第一,成为所有人崇拜的大姐姐,最后抱着这样的念头参与秘书舰考试。

    苏夏在苏赫巴托尔身后站了好久,发现她几乎没有一题不是靠蒙的。过程就是一题看完,咬咬手指头,拿着笔在桌子上面滚一下,或者肉肉的手指在桌面点点点,接着莫名其妙填写一个答案。

    苏夏想了想苏赫巴托尔的运气可谓镇守府最高吧,就算全部蒙都有可能比许多人分数更高。要知道选择题最怕半懂不懂了,半懂不懂完美指向错误答案,还不如纯粹靠蒙的,至少四分之一的正确率。

    瑞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做题很认真,但是半懂不懂以至于全部都是错的。不然以她的运气,镇守府有数的存在,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五六题一题也不对的情况吧……说起来这个瑞鹤是不是有点逊,那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聪明的脑袋和知识渊博不能联系到一起。这就是不学无术吧?

    粉发双马尾的天才美少女作家大凤的水平比起瑞鹤明显高了不少,除开少量过于生僻的题目之外,大部分题目都可以答对,而且答题速度一点不慢。那么丰富的知识是不是平时不好好写书,摸鱼上网学到的?

    听说瑞鹤和大凤参加秘书舰考试的原因是想要比试一下谁更厉害一点。

    就目前看下来,大凤比起瑞鹤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列克星敦答题很认真。

    华盛顿的答题速度很快,不过数学题和阅读理解不太擅长的样子。作为大律师对文字绝对了解,对于文学就不太行了。文学不是严谨的法律条文。

    赤城真的不是只会吃而已,感觉她的水平和列克星敦旗鼓相当吧。

    亚特兰大就是来玩的吧?

    俾斯麦果然不太行。做题很认真,但是正确率堪忧,图形推理题全部错了,而且喜欢纠结于一道题,一道题没有做完绝不开始第一道题。

    事先没有了解一下行测考试吗,不知道不会的题目直接跳过吗。苏夏想要提醒俾斯麦,只是想想而已,当然不会开口了。

    认真答题的胡德看起来真的很可靠。

    早知道规定不能带酒进入考场了。谁又能料到有人把白酒装进矿泉水里面带进考场了?

    苏夏看了一下,大概了解了一下大家的考试水平如何,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亚特兰大高高地举起手。

    “说。”苏夏坐在讲台上面,“亚特兰大你有什么事情?”

    “我想交卷。”亚特兰大说。

    苏夏拿起手机看了看,距离考试开始刚刚过去一小时,说道:“你那么快就全部做完了?”

    “做完了。”亚特兰大说,“什么题目啊,太简单了吗。”

    “你刚刚说简单?”苏夏眉毛微微挑起来,“考完看看你多少分。”

    “看看就看看。”亚特兰大说,“所以我可以提前交卷吗。”

    “交吧、交吧。”苏夏想了想还是允许亚特兰大提前交卷了。

    苏夏收到了亚特兰大交上来的试卷。

    亚特兰大交完试卷了,挥手道:“大家慢慢做,我先走了。”

    “快走,不要喧哗。”苏夏说。

    亚特兰大嘿嘿笑着跑掉了。

    随着亚特兰大提前交卷,大凤和瑞鹤明显变得焦躁了,胡德看起来也受到了不少影响。

    苏夏简单看了看亚特兰大交上来的试卷,十题有八题是错误的,你哪来的自信这些题目很简单,莫名升起一个想法,这个亚特兰大过来参加秘书舰考试就是为了提前交卷搞大家心态的?

    苏夏发誓他看到了威斯康星邪恶地笑。

    苏夏暗暗摇头,你们这些人名堂是不是太多了?

    不过列克星敦、密苏里、英王乔治五世等等人看起来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很显然那一些小伎俩唬不到她们。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