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一女多男play/穿为军妓

2021-04-23 09:23:4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楚狂歌手下的龙津、邵甫等人热血沸腾,同声高呼,“妖邪横行世间,吾等替天行道!”气势骇人。

龚元眼神敛尽,“楚狂歌还是那个楚狂歌,我没看错你。

也罢,今

楚狂歌手下的龙津、邵甫等人热血沸腾,同声高呼,“妖邪横行世间,吾等替天行道!”气势骇人。

    龚元眼神敛尽,“楚狂歌还是那个楚狂歌,我没看错你。

    也罢,今日之事,由我起,当由我终。        

    谢家已经请动了淮东十数暗势力,已围绕小秦山,小仓山,屈家岭一带,设置了多个关隘。

    人去得多,目标太大,我随你走这一遭便是。”

    楚狂歌大喜,“多谢龙头,龙头深恩,狂歌没齿难忘。”

    他自十岁起,便跟着龚元,一身本事得自龚元,此番致谢,言出肺腑。

    龚元挥退众人,和楚狂歌闪出门去,一直绕到后山的归元堂,正是龚元住所。

    龚元让楚狂歌稍待,他去准备两套夜行者衣。

    楚狂歌立在庭院中,焦急等待,足足过了半盏茶,才听见动静。

    奇怪的是,动静不是来自归元堂,而是来自脑后。

    一道劲风袭来,楚狂歌才要动作,一张牛绞网已兜天罩来,他躲避不及,被罩个正着。

    霎时,冷枫引着十数劲装大汉,将他团团围住,牛绞网的四个角的蟒绳,被四个劲装大汉,分立四方,死死扯住。

    “为什么?”

    楚狂歌不看冷枫,望着归元堂的方向,低声问道,又似乎在自语。

    这些劲装大汉,他虽不认识,但通过他们肩头的星辉标志,一眼便认出这些是直属掌舵龙头龚元的亲卫。

    “大胆楚狂歌,身负龙头深恩,却玩忽职守,和妖邪邓神秀沆瀣一气,衍生诡情,败坏同袍会大计,实属十恶不赦,还不引颈就戮!”

    冷枫取出一道手令,当众宣读,念罢,将手令布展给楚狂歌,上面正落着龚元的亲笔签名。

    楚狂歌如遭雷击,他绝想不到龚元会真的签署诛杀自己的命令。

    他十岁加入同袍会,十二岁开始为同袍会征战,那时,龚元连统领都没当上。

    他这些年拼死冲杀,光救护龚元的性命,就有七次之多。

    每次出战,他都是冲杀在前,撤退在后。

    前番,汉阳县劫狱,他是同袍会派驻下面地方组织的首领,为完成同袍会的任务,也是独力断后,力竭被俘。

    他无法理解龚元的这个决定,心中无比的苦涩,暗道,“罢了罢了,这条命是他所救,还他就是了。”

    “来吧!”

    楚狂歌闭上眼睛。

    冷枫狞笑,一切如他所料,这蠢货绝不会反抗龚元。

    仓啷一声,他抽刀出鞘,长身直进,刀身在地上托出一串火花,猛地挥刀,直取楚狂歌脖颈。

    刷的一下,楚狂歌忽地睁眼,“等等。”

    冷枫哪里还等得了,一刀砍下,楚狂歌猛地挥拳,巨大的力量,登时撑开了牛绞网。

    后发先至,一拳凿在冷枫腰眼处,打得他横飞出去。

    长刀被楚狂歌劈手摘过,凌空几个刀花,转瞬,牛绞网被斩了个七零八落。

    “你,你敢使诈!”

    冷枫懵了,厉声呼喝。

    楚狂歌并不看他,正对归元堂道,“欠龙头的命,狂歌稍后会还,但现在我这条命,要先还别人。”

    “怕死就是怕死,还敢狡辩,弟兄们,给我上。”

    冷枫狂啸一声,从一位劲装大汉手中,又摘过一柄大刀,当先迎着楚狂歌飚来。

    他一动,十数劲装大汉同时动了,一时间,刀光剑影,劲射楚狂歌。

    陷入重围的楚狂歌丝毫不乱,长刀在他掌中仿佛有灵性,明明是同样的招式,在他手中永远比别人快,比别人有力。

    不过十余息,他的刀背已经拍中了七八名劲装大汉的背脊。

    若他存心杀人,场中的龚元亲卫早就倒下一多半了。

    “龙头,我欠你的命一定还,莫非你信不过我!”

    楚狂歌高声喊道,他无意纠缠,但不杀人,决然冲不出去。

    他喝声方落,两道身影如电光毒龙一般,从归元堂冲出,分取他左右。

    砰砰两声,他左右两肩同时挨了一掌,身子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龙头。”

    楚狂歌又喷一口血,悲声呼道,难以置信地盯着横在身前的龚元,和他身边的姜茗。

    龚元古朴如老农的脸上没有丝毫波澜,盯着楚狂歌道,“我不愿杀你,但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同袍会发展不易,你若真想报恩,就不该坏了同袍会百年大计。

    谢少侯因你而死,谢侯爷点明要你的命,我又能奈何?

    你若真像你说的那样,想报答我和同袍会的恩情,自裁吧。”

    “三百两黄金,这是谢侯给你的头颅标的价,你想报答师恩,这个价钱不错了。”

    谢明利晃着身子,缓步从归元堂行了出来。

    龚元微微皱眉,还是没说什么。

    “三百两黄金,哈哈……”

    楚狂歌纵声大笑,“好吧,龙头,这条命我还你。但还是那句话,我得先办完我的事儿。”

    “救邓神秀么?他已经死了,首级已被快马送入东都。”

    姜茗冷声道,“你还要找什么借口。”

    楚狂歌眼神骤然疯狂,“那我就宰了你,替他偿命。”

    姜茗冷笑,“杀我,你以为你是……”

    他话音未落,楚狂歌如暴龙一般,直取姜茗。

    长刀在他掌中化作一片光影,几个呼吸,姜茗连退十余步,肩头被削飞了大片皮肉。

    “龚元,你特么是死的么?”

    姜茗惊声高呼,“这哪里是明劲大成,这混账已入锻骨境……”

    众人无不变色,龚楚眼中亦现骇然,楚狂歌进阶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他甚至有一丝后悔,不该为了谢侯爷的一个承诺,和三百两黄金,自断这条得力的左膀右臂。

    但此时后悔,哪里还来得及,他呼啸一声,加入了战团。

    他一加入战团,姜茗压力顿减,终于缓过劲来,与龚元合力围杀楚狂歌。

    不过数息,他又撑不住了,高呼,“都是死人啊,一起上,一起上。”

    他敢对天发誓,半辈子行伍,也没见过这样的凶人,狂乱的招数,明明不如龚元。

    但在这家伙手中,总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威力,更可怕的是,这人一打起来,就是疯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