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两个女的做污污的事,她弓起身子却正好迎合了他

2021-04-23 10:39: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于氏订下的……总是不让人安心……”好半响二老夫人看了看三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道。

“如果不放心,让父亲再去打听一番,总不能

“于氏订下的……总是不让人安心……”好半响二老夫人看了看三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道。

    “如果不放心,让父亲再去打听一番,总不能全凭道听途说。”曲莫影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看不出有因为提到于氏,主观的厌恶和反对。

    “是于氏娘家那边的人。”三老夫人生怕曲莫影没听懂,又点了这么一句。            

    “必竟不是于氏!于氏不好,但不能说于氏娘家那边的人都不好,莫不是和于氏有联系的,我们曲氏一族都看不上?”曲莫影反问道。

    “自然是看不上的,于氏那样的人,跟她有关的会是什么好的。”二老夫人没好气的答道。

    三老夫人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话说的过于的满了一些,一棍子把人都打死了!

    “那我二哥和三姐呢?他们两个还是于氏所生,总不能也把他们赶出曲府吧?”曲莫影顺势问道。

    二老夫人张了张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真的这么论过去的话,曲明诚和曲秋燕的确是和于氏关系最密切的。

    三老夫人反应快的接了话,“这件事情……如果你真的觉得无所谓的话,那就算是问过你了,你祖母也担心你到时候,跟你新娶的二嫂生份,所以让我们过来问一问你的意思,如果你的意思真的是同意的,那……这事就定了?”

    这算是极快的把之前的话全旋转了过来,并且解释清楚,最后还把这个问题又扔到曲莫影的面前。

    “此事自然是看父亲和祖母的意思。”曲莫影淡淡的道,没有表态的意思。

    两位老夫人对望了一眼之后,笑的很是尴尬。

    “既然影丫头也认同这门亲事,那这门亲事,就不退了吧!”二老夫人对三老夫人道。

    “总是再见一次才妥当!”三老夫人沉默了一下,游移不定。

    曲莫影没接嘴,静静的看着两位老夫人商量着把事情敲定,这件事情定不定的还得当场看过再拿主意。

    至于具体的情况,还得和太夫人商量才是。

    事情既然对曲莫影提起了,看曲莫影的样子也没有反对,两位老夫人也表示这件事情她们两个算是不负所托,开口让曲莫影和曲绿琴离开,她们两个还要等太夫人过来,一起商量细节上面的出入。

    曲莫影在前,曲绿琴在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厅房。

    “四小姐……你如果不喜欢只管说就是,你现在……说什么,我祖母她们都会重视的。”曲绿琴咬了咬唇,低声道。

    她方才一直安静的坐在一边,把方才的话听了一个真切。

    “绿琴堂姐觉得两位叔祖母想说什么?”曲莫影饶有兴趣的侧目看了一眼曲绿琴。

    “听起来……似乎是想让你认下这门亲事,之前说的……更象是在探你的态度……至于这后面的,可能是真的要看看才有决定下来,必竟这件事情好的还是坏的,现在也说不清楚。”曲绿琴虽然说的支唔,但话说的还算直白,没有故做姿态的回避。

    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种柔软的怯意,但因为这话说的直白

    ,倒也不再是之前的讨人厌。

    “绿琴堂姐以前听说过这门亲事吗?”曲莫影淡淡的问道。

    “我……我没有,大姐说……她……她也不知道的。”曲绿琴没想到曲莫影会问她这么一句话,有些不知道怎么答,特意的把曲红琴给带上了,看着为人不自信的很。

    “绿琴表姐请留步吧!”出了院子,曲莫影道。

    曲绿琴自不便再跟着走下去,低声应过,站在一边看着曲莫影离开,眼中又是酸涩,又是嫉妒,交织成一片复杂难言……

    回到清浅月居,周嬷嬷在门口等着,看到曲莫影回来才松了一口气。

    几个人一起回了正屋,雨冬就忍不住问道:“小姐,这两位老夫人到底是觉得这门亲事,还是不好?”

    她方才也在听,但同样是听得茫然,之前的话是反对的,之后又是同意的,虽然当中也有解释的话,但解释起来勉强的很。

    “不清楚!”曲莫影摇了摇头。

    “那她们找小姐干什么?”周嬷嬷听了急切的道,看着有些不安。

    “奴婢觉得,她们是给小姐面子,必竟小姐就要嫁给爷了,这会做什么事情,最好还是让小姐同意为好,也免得他日小姐不同意,又闹出什么事情来。”雨冬想了想道。

    他觉得必然是这个理,否则他真不知道这两位老太太今天把小姐叫过去闹什么。

    “老奴觉得没那么简单。”周嬷嬷不安的道,抬眼看了看曲莫影,犹豫了一下,“小姐,是不是二老爷又想什么事情了?”

    对于曲志震,周嬷嬷是打心眼里警惕,之前她被小姐点醒,有些话一直想跟小姐说,但却一直是没有机会。

    之前一直不说,是因为觉得对小姐不好,也是夫人当时的叮嘱,不过小姐说了,自己不是当事人,怎么知道好还是不好。

    自己认为的好与不好,终究不是本人,小姐又是一个有主意的人,说不定另有想法。

    可说起那件隐秘的事情,也得找一个合适的机缘,她才能开口。

    但这不妨碍她警惕二老爷的所作所为,如果说这府里还有谁一直警惕着曲志震,除了周嬷嬷还真没有其他人!

    “不管是什么,慢慢看吧!”曲莫影道,眼眸处闪过一丝幽寒。

    不管这是什么事情,府里是打算让自己牵扯进去了,她也不会一无所知的陷进去。

    “周嬷嬷,你去问问府里的老人,特别是以前侍候过于氏的,打听一下,这位要嫁进来的那位小姐是哪一家的,如今在哪里?”

    曲莫影看向周嬷嬷吩咐道。

    “小姐,老奴马上去!”周嬷嬷点头离开。

    “小姐,奴婢要不要去外面打听一番?”雨冬问道。

    “先别急,总得是有名有姓了,才能去外面打听,不过……这事居然连曲氏一族的老人,以前都不知道,可见这事还真的不一定打听到。”曲莫影水眸微抬,眸色幽静。

    “既……既然不知道,为什么让周嬷嬷去打听?”雨冬愣了一下,没明白。

    “既便不知道,也总得让人知道我在打听这件事情。

    ”曲莫影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道……

    “太子殿下,英王来了!”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进去禀报。

    裴洛安皱了皱眉头,把手中的案卷放入抽屉里,脸色烦燥的很,用力的平息了一下心头的怒意,才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站起来亲自往外迎接,“快请!”

    内侍一溜烟的跑出去回禀。

    不一会儿,裴洛安和裴元浚在一处廊下相遇。

    “王叔!”裴洛安深深一礼。

    裴元浚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太子客气了。”

    “王叔此来有何事?”裴洛安站直身子,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边境上的事情,要跟太子说一说。”裴元浚背着手往里走道。

    “北疆又出了事情?”太子一愣。

    “没出什么大的事情,就是战或者降的意思,皇上看过太子的折子之后,觉得还得问问,正巧本王要出来,皇上就让本王过来问问太子的意思。”裴元浚俊美的睡凤眼微微的耷拉下来,看着温和清贵。

    透着些淡淡的漫不经心。

    “孤的折子,父皇不同意?”裴洛安有些不安心,跟在裴元浚的一边问道。

    “太子的折子和景王的折子,虽大意相同,但景王的更详致一些,皇上的意思,太子可以就某些方面,想出更多的措施,而不是简单的提了一下,只是简单的说一句却没有后文加以标注。”

    裴元浚不急不慢的道,随意的找了条路,缓步往前走去,连赏景边回答。

    “二弟之前不是在科考吗?”裴洛安的脸色一变。

    “景王之前的确在监管着科考的事情,但也没忘记这件事情,本王看着他查了好些资料,一再的把他的折子详尽化,皇上还算满意。”裴元浚悠然的道,削薄的唇角微微的弯起,看得出心情还算不错。

    裴洛安的心情却是没那么好,心里暗恨!

    在监管科考,还在加班加点的用心准备折子,倒显得自己在府里,也没有准备出详尽的折子,裴玉晟是想踩着自己,让父皇看到他的能力和诚心了?

    他是太子,他才是太子!

    裴玉晟也罢,裴元浚也罢,凭什么一个个的都踩到他的头上!心头的恨意汹涌的冲上来,几乎压制不住,手用力的握紧,然后缓缓放开。

    “王叔放心,奏子孤会再上一本的,只是边境之事,孤可能没有二弟那么详尽,辅国将军就在边境之上,孤这里……却都是一些官面上的文章,孤得一个个细致的去查看,才能推导出一些。”

    裴洛安低下了头,轻叹了一口气。

    辅国将军的女儿要嫁的是裴玉晟,怎么看有一些消息他得不到,裴玉晟却能得到,就这点上来说,裴洛安是吃亏了的。

    裴元浚偏过头看了看他,停住了脚步:“辅国将军是国之栋梁,皇上对将军很满意,这么多年,辅国将军守在边境,劳心劳力,也是劳苦功高了,所以……”

    裴元浚的话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裴洛安的心头重重的一动,有种不好的感觉,急忙问道:“所以什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