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用你的那里帮我止痒|你轻一点可以吗 木甜

2021-04-23 11:46: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书房门是开着的,她甚至没有敲门就直接进去了,而南宫思凌就站在书房里,好像是之前就听到了她的声音,这会儿正站在书房中间。

她前脚进去,抬头就看到他正盯着自己,眸光深邃。

 书房门是开着的,她甚至没有敲门就直接进去了,而南宫思凌就站在书房里,好像是之前就听到了她的声音,这会儿正站在书房中间。

    她前脚进去,抬头就看到他正盯着自己,眸光深邃。

    只是一眼,让她心跳乱了节奏,甚至不敢再去看南宫思凌,刚才的着急不存在,刚才的淡定也不存在,又开始慌张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大……大哥。”她轻轻唤了一声。

    南宫思凌见她这般小兔子受惊似的样子,不由就失笑,“来给我送汤。”

    “恩。”她应完,又似怕南宫思凌多想一般,又慌忙解释,“二哥那里我已经送过了。”

    “恩。”

    南宫思凌应了一声就不说话,雪儿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她说话,她慢慢抬头就又对上他深邃的眸子,又慌乱低下头去,她紧张的道:“二哥现在还在床上,叫疼,大哥……大哥与二哥所受的伤一样,也应该在屋子里休息。”

    “这是想要管我?”他声音低沉又沙哑,问雪儿这话的时候,甚至带着一丝笑意,让人一听就能沉沦。

    雪儿紧张到不行,她最后又默默摇头,“大哥的事情雪儿管不了。”

    “我允许你管。”他似故意的一般,看着她带着浅浅笑意。

    雪儿心跳乱了节奏,甚至不敢再去看自家大哥,她慌里慌张上前将汤放在一边桌上,转身就想走,“大哥喝汤吧,我就先……”

    她话还没有说完,抬头就直接撞进他的胸膛,仿佛小鹿撞在他心里。

    南宫思凌对这种感觉非常陌生,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微微皱眉,垂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垂着小脑袋的人。

    两人正僵持着,院子里传来问话的声音。

    “我大哥是不是在屋子里?”

    “是书房。”

    “书房?大哥没有休息吧,怎么去书房了,难道她身上的伤不重?”南宫安凌说着,就对身后的人道:“走吧,去书房。”

    书房里,雪儿立刻后退了好几步,南宫思凌看着她那受惊的样子,还有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有些不开心。

    外面,南宫安凌已经到了门口,她叫着:“大哥。”

    南宫思凌压下心头的那一点点不舒服,转身看向南宫安凌,就看到聂言笑也在门口,眉头就不由微微皱起。

    南宫安凌可没有发现气氛不对,“雪儿也在呀。”说话的时候,她看到放在一边的汤,“雪儿也给大哥送汤?”

    “是。”雪儿应。

    南宫安凌忙说:“大哥雪儿的汤你喝了没有,你没喝我帮你喝吧,言笑也带了汤过来看你,知道你伤到了,人家特意过来的。”

    南宫思凌看着南宫安凌没有接话,这才扭头看向聂言笑道:“多谢聂大小姐好意,我刚刚喝过妹妹炖的汤,这会儿已经喝不下别的汤了,你给华儿喝吧。”

    聂言笑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笑意,闻言似乎松了一口气,“好,正好郡主喜欢我炖的汤。”

    南宫安凌:“……”

    从内心来说,她真的很喜欢,大哥与自己的好姐妹在一起,可是怎么看这两个人是怎么不来电,就拿这会儿来说。

    大哥怎么可以这么直白的拒绝一个人,言笑好歹是个女孩子呀,他竟然就直接拒绝了,好在言笑对大哥没有什么心思,如果有的话,那岂不是……很尴尬?

    “我身上还有伤,就让华儿好好照顾聂大小姐吧。”南宫思凌这话的意思,就是他不愿意接待聂言笑,让聂言笑与南宫安凌去别的地方。

    南宫安凌更直接,翻了一记白眼,越看自家大哥,她越感觉大哥一点也不可爱,“大哥,都随你吧。”

    南宫思凌不懂南宫安凌这话,当然他也不想懂,干脆就不说话,冷眼看着。

    南宫安凌冲南宫思凌皱了皱眉,也不想让自己好姐妹在这里,再看自家大哥的冷脸,很是直接的道:“走吧,言笑你与我去我院子吧。”

    “好。”

    两人说着就要走,雪儿一看这两人要走,想到刚才那尴尬的气氛,立刻对着南宫安凌叫道:“姐姐等等我,我也与你一起走。”

    南宫安凌这个姐姐还是趁职的,直接下步子等着雪儿,还无语的看着南宫思凌道:“大哥,你平日里能不能对雪儿好一点,看看雪儿看到你就害怕的样子,肯定是你欺负人了。”

    南宫思凌:“……”他倒是想让雪儿留下来,但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自己就跟看到洪水猛兽一样,吓得不轻。

    “恩。”万千无奈,最后只能化为一声轻轻的恩。

    雪儿解释,“姐姐不是这样的,大哥挺好的。”

    “好什么,大哥见到女人就冷着脸的样子,以后多半是要一辈子打光棍儿了,你就不要替大哥说话了。”南宫安凌这会儿对自家大哥多有怨言,所以完全听不得。

    雪儿尴尬的看着南宫安凌,最后到嘴边解释的话也没有说出来,她现在解释什么,姐姐也不会听的,还是算了。

    南宫安凌见雪儿不说话这才满意道:“你也不用解释,就大哥这样的,肯定娶不到媳妇。”

    “不会的。”雪儿小声反驳。

    南宫安凌没听清,“雪儿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算了,走吧,我们去你院子看看聂言心,今天言笑过来了,让她们聊聊。”

    “恩。”

    几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南宫思凌站在书房里好半天都没有动,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快他身边伺候的人进来。

    “思小王爷,这汤好像不热了,属下端下去吧。”

    “不用。”南宫思凌拒绝之后,转身看向那汤,许久之后,他这才上前,慢慢将汤端起来,虽然冷掉了,他还是默默将汤喝完。

    想到雪儿那丫头说,他这样的病号就应该在床上躺着,他突然就笑了,“今天不处理事情,我回房间休息。”

    闻言属下欢喜的很,“您早该这样了,您这伤一定要好好养养,不然恢复起来恐怕很慢,虽然雪郡主的药很好,但也要您配合不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