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宝贝你这里好漂亮,我的裸露之校园七天

2021-04-23 11:48: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气氛压抑到了冰点。

奘玄怎么也想不到,这本来是他加官进爵的机会,为什么会闹到这样的地步?而且这个缔崎,隐藏的简直太深了,自己也算是阅人无数,但是这个人,根本无法看透。

气氛压抑到了冰点。

    奘玄怎么也想不到,这本来是他加官进爵的机会,为什么会闹到这样的地步?而且这个缔崎,隐藏的简直太深了,自己也算是阅人无数,但是这个人,根本无法看透。

    自己也是年过百半的年龄了,这把年纪,按道理来说,别人一旦靠近自己,他身上是狐狸的骚臭还是豺狼的野臭,一闻便知,但这家伙,行事作风太过于出乎意料。      

    你以为他被你抓住了,但是其实没有。

    你以为他非常非常强,但是他又展现的游刃有余,不霸道,不张狂。

    面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奘玄,缔崎坦然的点点头“还是别用你的那小脑瓜想了,本来就年纪大了,不应该如此的奔波,出于体谅的关系,我就直接告诉你吧,直到现在,我砍断一艘军舰,用两条大海蛇困住你们,以及我现在跟你的谈话,这一切…”

    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缔崎的直言不讳,让奘玄点点头“看来,你是带着计划来的。”

    “所以,我需要你继续我计划的下一步。”,缔崎命令他“给帝君虹打电话,直接到他办公室的那种,我想,你这种级别,应该有这样的权限吧。”

    有当然是有,奘玄拿出卫星电话说道“但是,凭什么?”

    凭什么?缔崎瞳孔一沉,面无表情的问道“像你这样有岁数的人,也想要像年轻人一样,非得调皮一下,才懂得低头做事的可贵性吗?”

    放肆的家伙,我可没说,我已经输了!

    奘玄一声低吼,双手舞动间,只看到无数的符纸“哗啦啦”随着他的双手舞动而在风中起舞,而也是这个时候,只看到世界本部上将紫虎从后方杀戮过来。

    紫虎奔腾中,双手戴上闪金拳套,接着双拳出击:

    虎形拳-狩·形虎杀拳。

    “呼呼呼呼…”一颗颗虎头状的拳风顿时朝着缔崎攻杀过来。

    缔崎全身被死皇帝武装所保护,将无数的拳风全部都挡住,而也是这个时候,紫虎已经近身,超圣入神第六天的力量彻底的爆发,全身紫光闪耀,凌空,双拳朝着下方狠辣的攻杀过去:

    虎形拳-狩·虎啸。

    “嗷呜…”

    一声响彻虚空的猛虎咆哮声响起,紫虎全身风暴闪耀,如猛虎,双拳更是巨大的虎爪般,狠狠的打在缔崎的胸腔上。

    “嘭…”

    一声劲猛轰裂爆响,气势有余,但是伤害不足,缔崎下一刻只是张开嘴一声怒吼,风暴,便将紫虎全身的域气全部都震碎,下一刻,缔崎一把掐住了紫虎的脖颈。

    无数的黑烟,在紫虎的身躯上面开始迅疾的缠绕起来。

    暗魔-乱舞轰炸。

    “砰砰砰砰…”的爆响声中,黑烟在紫虎的身躯上面不断的爆炸起来,衣服破裂、皮肉被轰裂,鲜血飞舞中,紫虎被缔崎一把扔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护栏上面。

    正当紫虎要起身的瞬间,缔崎一个瞬移过来,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身上。

    只是一脚,紫虎便瞪大眼睛,而后感觉到身体里面很多东西都碎裂了。

    “收敛点,可以吗?”,缔崎淡淡的说道。

    转过身的缔崎,朝着奘玄那边走。

    是放过紫虎了吗?但是突然在一秒后,缔崎回身。

    “轰…”的一脚直接踢在紫虎的身体上,直接将胸膛都踢的穿透,一大股的鲜血和碎裂的内脏从后背喷涌而出的时候,护栏也爆裂,紫虎的尸体从军舰上面,掉落到了下方的海洋中。

    又死了!

    又死了一个!

    躲藏在暗处的黑将,一边拿着手机拍摄,一边汇报给夏天“天哥,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天门集团顶楼,夏天告诉他“看到了看到了,就离我不远。”

    “这家伙实在是太猛了,但是他最可怕的,不是那种,老子天下无敌,尽情猖獗,尽情狂妄的那种,而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招式也不华丽,也不多么毁天灭地,但是就是…让人发自内心的感觉到惧怕,也许,这就是缔崎吧。”,黑将自己都瑟瑟发抖。

    黑将可谓是天门长期以往潜伏在世界政府里面的内线了,这一次缔崎被抓,黑将也是将最新的动态,事无巨细的给天门汇报。

    夏天也在想,到时候缔崎将这里的人全部都杀戮的干净后,怎么保黑将。

    紫虎…奘玄看到这一幕后,既心痛又愤怒,他说道“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缔崎,别太得意,现在说胜负,还为之尚早。”

    前方的缔崎身体也变成了一团黑烟,迅猛的冲刺过来的时候,奘玄双掌朝着前方推动过去,一张张的符纸如同流动的纸牌般,不断的朝着缔崎飙射过去。

    符师幻羽-超杀-凝冰之息。

    大量的符纸上面全部都爆发出来了一股股的寒烟,不断的冲击在缔崎的身体上,在几个眨眼之间,将缔崎的身体冻住的时候,奘玄知道,机会来了,现在就是杀死缔崎的最好时机,他咬破了食指,将鲜血涂抹在符纸上面,并且咬牙切齿的说道“今天哪怕就是赌上我的性命,我也要将你封印起来。”

    第一张符纸冲刺而起,飞舞到天空中,紧接着,大量的符纸全部都飘舞而起。

    “风!”

    奘玄双手不断的结印,而后高高的举起来,凶猛的风暴,将天幕之下的流云全部都吹散,随后,金色的巨型圆月出现在海平面上。

    “死—瞬—無—夜。”,随着奘玄双手不断的结印,一个个血红色的字在不同的手印上面不断的跳动闪烁,“寂—顿—無—晴。”

    天空中,上千张符纸,大片大片的冲向了圆月。

    符师幻羽-究极奥义-月杀·狱锁恶魔。

    奘玄扎着马步,身体上面的气流一股股的狂乱萦绕着,伴随着他双手结印朝着天空中狠狠的一个推动,从圆月中,月光照耀在无数的符纸上面。

    而后,所有的符纸全部都变成了一束束的月之光线,从天空中带着破空声冲刺下来。

    “嗖嗖嗖…”,一条条的月光穿梭而下,将冰块轰碎后,连续不断的“咚咚咚”的轰击在缔崎的身体上面,只看到一束束的月光将缔崎的身体贯穿,他的身体此时此刻看起来犹如被万箭穿心似的,眼看着感觉下一秒就要直接爆开。

    奘玄看到这一幕后,立刻加强了力量。

    更多的月光穿梭而下,可是,被月光贯穿的缔崎非但没有丝毫的疼痛,反而是冷笑了起来“不错不错,竭尽全力的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算是没有丢你们仲裁部的脸面了,本来想要轻松一点的收拾你,但是你自己作死,非要死的惨烈点,那我是没有办法阻拦的。”

    终于,缔崎爆发出来了6S暗魔的觉醒技能。

    暗魔-特殊自然系-融合能力!

    缔崎的胸膛上面,一个黑暗漩涡直接扩大出来,随后,不仅仅将所有飙射向她的月光全部都跟自身吸收,同时,缔崎的身体高度的颤抖起来,全身的皮肤变了纯白色,而后两个巨角从头顶上面冲破出来,随后,一根大尾巴从身后蹦出。

    他就像是一头,直立起来带角的大蜥蜴一样。

    而后,无数的月光照耀在其身体上,一对巨大的月光翅膀在身后展开。

    一声怒吼:月光冲击波。

    “滋滋滋…”一股卷动的月光气浪冲刺向前,狠狠的冲击在奘玄的身体上,劲猛一声,打的奘玄的身体直接被震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身上的符纸全部都散落一地,他刚要起身,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喷吐而出。

    缔崎走到他面前,低下头看着他,此时此刻的缔崎,是月光暗魔的形态。

    “这应该不是你的本体吧?”,奘玄说道。

    “有意义吗?”,缔崎问他“重点难道不是你被打倒在地,然后要乖乖的听从我的调遣吗?至于我是什么形态,什么能力,和你有关系吗?按照之前说的…”

    奘玄接过卫星电话,又看了缔崎一眼,妥协的叹息了一声。

    “哼哼,早就该这样的,非要浪费时间。”,缔崎说话间,身体的毛孔还不断的张开,将天地之间的月光灵气全部都吸收到自身之中,而身体的一切变化、全部都被黑将拍摄好了视频,并且发送到了天门那边,让天门得以研究。

    毕竟,缔崎之前的血统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他进化成6S了。

    奘玄输入了信号密码后,帝君虹的办公室电话响了,拿起

    “奘玄,押送的过程,顺利吗?”

    缔崎对着他勾勾手,奘玄叹息一声,将卫星电话给他,大白蜥蜴一样的缔崎张开嘴说道“初次见面,向您问好,尊敬的—帝君虹大主君,我叫做缔崎,以前是蔷薇四剑客之一,现在已经被组织抛弃了,成为了一个自由身。”

    那边的帝君虹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后站起身,关上了门。

    在沙发上面坐下的他打开了扩音功能,然后将杯子放在制冰机下面,没开口。

    冰块入杯,帝君虹倒了一杯威士忌,一边摇晃着酒杯,一边说道“目前还剩下什么?”

    “还有金表组的公爵和女皇,以及本部上将黑将和红箭,加上一个吐血的奘玄,其他的杂鱼,已经全部都解决的干干净净了。”,缔崎说道

    “当然了,黑将在拍摄我,他应该是别的势力的内线,我猜测,不是天门的,就是唐夜麟的人,拍摄的理由就是为了更加方便的研究我,红箭不知去向,但是金表组的两个人,应该不会动手,因为他们压根儿就不是我的对手,哪怕到时候回到了你们世界政府,他们也只需要说一句:我们是情报组织,一般不会直接动手,但是我们搜集到了很多…关于缔崎的情报。”

    不错的回答。

    帝君虹喝了一口酒说道“看来是思维相当清楚的人,但是我这边也看过你的资料,你是为玄英做事的吧?不对,他叫做羲醺。”

    “是的。”,缔崎爽快的说道“但是时代里面的事情,玄英从来不掺合,但是这个不参与的条件,是在不会破坏到时代的平衡之下,我只是他的徒弟,但是我跟他的立场,是截然不同的。”

    好。

    帝君虹用肯定的口吻“那么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之前问了一下上将黄鹂,目前仲裁部和贤者部的成立,应该是让您透不过气来吧,我知道,只要您愿意,您随时随地都能够收拾掉他们,但是你们是制衡的关系,所以,您肯定也不希望自己一家独大,因为那样树敌太多,所以,您想要的,是让仲裁和贤者,表面上还是和你平起平坐,但是私底下,要听命于你,所以,如果他们能出点事,那就最好不过了。”

    呵呵呵呵。

    帝君虹不断的冷笑起来

    “初次对话,三言两语之间,不仅仅将局势分析出来了,还将你的立场表达出来了,更加尤为可贵的是,还知道帮我排忧解难,那么你想要的,我也就告诉你了,你想要得到地位,是吗?”

    缔崎说“是!”

    他之前是蔷薇四剑骑之一,这的确是一个身份,但是在这个时代中的骑士团,除了皇骑和圣剑,其他的骑士团,基本上都被定义成牛马,缔崎想要更好的位置,想爬的更高,这就是他的目的,而唯一能够在短时间内,最快、最精确、也最好给他提供这个目的的人:

    就是帝君虹。

    他之所以故意被捕,然后解决掉这里的所有人,也是告诉帝君虹:

    我缔崎,有足够的资本,跟你谈判,为什么?全场尸体,这就是资本。

    没点手段,没点实力,人家帝君虹凭什么跟你谈?凭你是6S?那根本不够,你没有足够的实力、敏锐的头脑、大局观的判断以及被他认可的智慧,你就算是一个猛男,你在帝君虹这边,也只能够被定义成一个—有勇无谋的蠢蛋。

    所以,吸引帝君虹的气其实并不是他杀多少人,这些只是最基本的。

    缔崎说的那些话,才是他有兴趣的主要原因。

    哼,到这里,基本明了了,剩下的,也可以不用那么晦涩了。

    帝君虹先开口“为什么放过黑将和红箭?”

    “需要有人,把这件事情回去汇报到世界政府,汇报给天门或唐夜麟(这里指黑将,因缔崎不知道黑将到底是谁的内线,故猜测)”

    “那为什么放过金表组?”

    “需要有人,将这件事情不断的放大,方便你,给予仲裁和贤者压力。”

    哈哈哈哈,帝君虹终于笑了出来“奘玄现在在你面前吗?”

    话音刚落,只看到缔崎直接将奘玄的脑袋摘了下来,然后说道

    “之前在,现在已经不在了。”

    “你就在原地稍等片刻,会有人来找你的。”,帝君虹说完挂断了电话,随后,将威士忌一饮而尽,接着将冰块也送进嘴巴里面,“卟滋卟滋”嚼的脆响脆响。

    下一刻,缔崎抬起头,而后冲刺到天空中。

    “吼…”他在不断的怒吼着,满身的月光之力开始“轰轰轰”的爆发出一团团的光芒气浪,不断的轰炸冲腾,四周的海浪“咚咚咚”不断的升腾而起,海水更是剧烈的不停起伏,黑将抱着脑袋,吓得不敢叫唤。

    将月光之力彻底的释放完毕后,缔崎变成了本体,随后用眼神示意一条海蛇松开军舰,离开,另外一条海蛇则是缠绕着一艘军舰,不断的沉到海底。

    世界政府押送的千人队伍,目前已经只剩下公爵、女皇、黑将、红箭四人在一艘军舰上,缔崎伸出右手,轻轻的一个推动,军舰斩开海水,朝着前方开始移动,黑将纳闷“他这是放过我们了吗?我们得救了吗?”

    军舰离缔崎越来越远的时候,其他三个人也从藏身点走了出来。

    四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已经心知肚明。

    “黑将,回去之后怎么跟大主君汇报,知道怎么说吧?”

    黑将跟红箭点点头,而后问道“公爵,你们的信息怎么汇报,也懂得吧?”

    自,无需你多言。

    缔崎站在一块军舰的残骸上,手中的光芒一闪,出现了一张老照片,上面是玄英跟他们四个人的合照,耳边,仿佛出现了很多声音:

    ——玄英老大,他的家世是?背景是?

    ——哥,我就是要带着偏见,这样的家伙,虚界道之后是暗黑界吗?虽然说,虚界道之后很多人都有不同的境界,但是这个暗黑界感觉打架很厉害呀,这样的家伙,凭什么?

    ——他是不是偷东西了?

    ——我们这里出现过:寒光界、冥王界、幻视界很多虚界道之后的界面,但是那些人全部都没开发出来,统统死亡了,那些可都是贵族呀,这个家伙一定要仔细研究,他肯定是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

    ——把他赶走了,还有他的几个同伴,反正也没背景,没身份,无所谓的吧?

    ——赶走之前,把他的暗黑界拿掉,他做一个普通的家伙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如此的锋芒毕露呢?为什么要闪耀自己的光芒呢?

    缔崎那一直如同一潭死水般的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点光芒,他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的圆月,眼里满是深深的悲伤,月明,总是指着故乡的方向,故乡在,念想就在,可他的故乡,已经毁于战火之中,从此以后,同伴便是故乡,梦想即是远方。

    不多时,一股股很强的气息出现在缔崎的不远处。

    一根漂浮的巨型木头上面,一人站在上面,随波而来。

    缔崎一个瞬移上去,那人主动的伸出手“大主君说,你这次的行动,帮了他的大忙,能够让他很好的施展拳脚,去对付仲裁和贤者,作为回报,他让我全权来协助你,明里暗里,都可以,因为大主君说过,你的计划,绝对不会到此为止。”

    “的确如此。”,缔崎跟他握住,主动介绍了自己。

    “我叫王遮。”,那人也点头示意“很高兴与你相识。”

    ——

    天门集团,特殊影像室。

    七彩哥抬起头,看到缔崎冲腾到天空中,然后召唤出数十道死亡黑光,全部都轰炸在炽天使的身体上。

    摁下按钮,倒放,黑光从天幕中爆发下来的时候,并非是这个界面的天穹,而是暗黑界的天穹。

    夏天走进来问道“你已经研究了很久了,看出来什么东西了吗?”

    暂停,七彩哥递过来夏天给他的一瓶啤酒说道“虚界道之后有无数个花样繁多的境界,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东西,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跃过了虚界道,但是这些境界都有些通病,那就是不容易开发出来,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暗黑界、邪龙界,这是目前敌方的,我们这边有无限界、万物界。”

    现在看,似乎是实力出现了参差不齐,不知道如何定义。

    但是得现场碰一碰就知道,谁才是虚界道之后,真正的王!

    “目前世界上,流传最广的,就是终极圣界和神界。”

    “只要黑曜和凤凰神女一死,这两个境界,也就不会那么流传广泛了,阿罪的万物界已经打出响亮的名号了,接下来只需要刑烈的无限界一出,那就更好了,如果刑烈能够干掉黑曜或者凤凰翎之神,那就更帮了。”

    七彩哥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口啤酒。

    “哥,你有自己的专属境界吗?”,夏天好奇的问道。

    “有啊。”,七彩哥点点头“不光我有,影子也有,但是我们两的境界很难练,但是我们隐藏的很好,一般都会用终极圣界和神界的一些力量爆发出来,去迷惑一下别人,说白点,就是那些什么域气啊、功法啊,你喊一声终极圣界,爆发个域气,鬼知道你用的啥。”

    夏天乐呵呵的笑了。

    “那哥,你觉得我需要强化一下自己吗?”,夏天问道。

    你吗?七彩哥耸耸肩“你这句话给我说笑了,当你变得强大,天下无敌的时候,你认为天门还会有现在这样的和谐场面存在吗?包括以后那些个性鲜明,充满了魅力的家伙们,他们会来天门吗?不会滴,为什么呀?因为老大太过于闪耀,导致他们无论怎样努力,他们都只是…恩…恩…”

    七彩哥用隐晦表达

    “懂吧?很努力,但是只是,崩出个屁。”

    透彻,夏天深以为然。

    “这个缔崎不简单,他好像知道有人在拍他的一举一动,都没怎么释放自己的力量,让人研究,小天儿,这个人你一定要注意,也许他下次露面,就不是什么蔷薇剑骑了,这个家伙你知道让我看到了谁的影子吗?”

    “唐夜麟?”,夏天也有这种感觉。

    “适当的时候,也让我出手,我预感,一定会有一个大佬,在缔崎的身上翻车,但是那个人绝对不能够是你。”,七彩哥用力的拍了拍夏天的肩膀。

    说话间,有人敲门,声音很响亮。

    汇报“天哥,大事不好,影城区那边,三大圣剑的传承者,出现了。”

    好,知道了,夏天走出影像房间,在走廊中穿梭而行的时候,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背着剑的影子。

    “你想去吗?”,夏天问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