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办公室浪荡女秘h文|师父坚持不住了好疼

2021-04-23 14:17: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不必,都是夫人慈悲心肠,这种事本就该是我们老爷分内之事,现在还要玉夫人如此重托,倒是我们的错。”不得不说潭阮溪果真是杨宏的贤内助,看到的话就为杨宏立了一个爱民

“不必,都是夫人慈悲心肠,这种事本就该是我们老爷分内之事,现在还要玉夫人如此重托,倒是我们的错。”不得不说潭阮溪果真是杨宏的贤内助,看到的话就为杨宏立了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形象,可见也并非愚蠢之人。

    只不过这后院的事可能是就像她说的,家和万事兴,可惜有些人不想要她这样的好心。

    “杨夫人,剩下的事也不必我再说了,只不过杨姑娘身边决不能留不可信之人,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玉瑶还不忘叮嘱一下。         

    “是,玉夫人想的周到,我明白了。”潭阮溪感激万分。

    春桃听见门外有声音,顿时开口道:“夫人,是大将军过来了。”

    听见陌染过来了,玉瑶有些想扶额,这可是后院,他怎么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过来了呢?他可不是这样的人,怎么回事?

    “夫人,既然小姐这边没事了,我们去前面看看吧,正好可以帮大公子看看伤。”

    见玉瑶还没忘记帮杨一航治伤,潭阮溪顿时脸上的笑再也掩藏不住。

    如果不是茹姐儿突然出了这样的事,她都要求着她立刻给航哥儿治手了。

    说起来还真是够心软的,她也只能希望航哥儿尽快好起来,也是对茹姐儿最好的事了。

    如果他们失去了航哥儿。恐怕在杨府再也没有地位了。

    毕竟他们母女俩下半辈子的依靠全都倚仗航哥儿了!

    “夫人,我……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激夫人了?”潭阮溪躬身行礼,态度谦卑恭敬,诚意十足。

    “不必如此,我也不是白帮忙的,夫人不是也帮了我吗。”玉瑶相视一笑。

    “是,既然如此妾身就多谢玉夫人了。”潭阮溪说完,门外嬷嬷已经忙的走过来,“夫人,刚刚雪儿小姐好像做了错事,正被老爷给罚在院子里呢。”

    潭阮溪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一会儿,这杨雪又闹什么幺蛾子,尤其是外面可是还有大将军。

    “好像……是因为雪儿小姐想给大将军敬酒,后来……后来何氏也跟着出来,雪儿姑娘说要给大将军献舞。

    敬酒的时候险些倒在大将军身上,只是大将军武功好强,雪儿姑娘还没靠近就被大将军用茶杯给打了出去,人……险些晕了过去,干脆被老爷命人拖进了院子里。

    据说这是大将军亲自吩咐的,好像是说,雪儿姑娘既然这么不小心,干脆好好练练如何站姿,这会儿何氏正跟在旁边哭呢。”

    没想到他们才离开这么会儿,这何氏母女又开始出来作妖。

    听着怎么就这么爽呢?好像一直压在心头的怒火突然变舒畅了。

    毕竟这何氏母女这么多年在她头上作威作福太久了,她都快觉得习惯了,现在听见他们倒霉,自己就高兴。

    “杨夫人,有些人不是你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偏偏有不长眼的人喜欢得寸进尺,所以该动手时绝不能手软。”玉瑶说着的时候,眼中的冷光让潭阮溪都跟着颤了颤。

    “是,妾身受教了。”潭阮溪心说,这后院也平静太久了,该让他们知道知道自己的手段了。

    “去外面说一声,我们这就出去。”玉瑶春桃吩咐一声道。

    “是夫人,奴婢这就去。”春桃重新出去了,玉瑶又给杨茹看了一伤,把过脉确认过,发现她体内的毒已经消散了不少,便放心多了。

    “今天后半夜应该杨姑娘就能完全清醒,不过为了姑娘好,窗口那些花我劝夫人暂时别让人移走了,让那背后之人再得意几天,毕竟本夫人也不是什么神医,夫人可明白?”玉瑶打哑迷一般,旁边嬷嬷听的一头雾水,而潭阮溪双眼顿时如炬。

    “夫人果然非一般人,妾身明白了。”可不就是吗?

    要想一网打尽,将背后那些鬼魅全都抓出来,那必然是不能把蛇惊怕了,到时候她躲藏的更深,到时再想抓人,恐怕就更难了。

    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潭阮溪就没有命人动杨茹房中的任何东西,只不过令人担心,“夫人,既然这些东西会令茹姐儿中毒,那留在房中岂不是会让她再次中毒?这……这该怎么办?”

    她更担心的是杨茹以后的身子,若真的不能再有孕,她下半辈子还怎么办?

    嫁给谁家都会受伤,在婆家这辈子都抬不起头,甚至每天还要忍受自己相公找别的夫人,庶子喊自己母亲,想想她就恨不得将背后下毒之人生撕了!

    到底跟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这样祸害她的茹姐儿吗?

    “嗯,这毒不光对女子有用,还会对男子也有这样的作用,等会儿我会趁机给大公子看伤的时候把个脉,我怀疑……”玉瑶是真觉得这人恐怕是对着杨宏的子嗣来的。

    不过看杨雪的气色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她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再看看。

    “什么?看到您是猜测……”

    “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等出去看过后再说。”玉瑶都这样说了,潭阮溪打开房门,吩咐门外的嬷嬷带着两个人留下来,一起照顾茹姐儿。

    她跟着一起往前院去,刚出了茹姐儿的院子,就见大将军高大伟岸的身影站回廊下。

    本来疏离淡漠的眼神在看到玉瑶的那一霎那,顿时变的目光灼灼,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眸中更是含着难掩的柔情。

    这大将军在玉夫人面前都化成绕指柔,玉夫人果真厉害。

    “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说过,等会儿我就过去吗?”玉瑶有几分嗔怒。

    “没事,前面也已经差不多了,遇到只恶心的苍蝇,也没留下的必要了,我过来看看你,等会儿我跟杨大人还有事要谈,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若是无聊了,可以在后院逛逛。”如果不是还有孙家的事,刚才他早就带着瑶儿离开了。

    这杨宏还真是没用,竟然连自己后院那几个人都管不住,糊涂。

    “好,你忙吧,我没事,有杨夫人陪着呢。”玉瑶正好借着机会给杨一航看看。

    显然陌染也想到了,冷哼一声,“别太辛苦了!”

    连玉瑶点头,这才带着冷汗直流的杨宏离开了!

    “杨公子,咱们去那边坐坐,让我看看你的伤!”春桃跟杨夫人一直都守在两个人身边,周围也是人影闪动,杨一航伸出手,玉瑶的柔荑放在他的手腕上。

    杨一航不曾跟女子靠近过,最亲近的也只有茹姐儿了。

    而这种感觉又不同。

    玉夫人的手指很冰,真真是冰肌玉骨,细微的触感让他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这种感觉道不清说不明,可也知道,眼前的女子不是他能够想的,哪怕生出一丝亵渎,都是对她的羞辱一样。

    淡淡的失落感在心尖上划过,无奈苦笑。

    他一直都是个自律的人,转眼就自打嘴巴。

    幸好,幸好自己那颗跳动的心渐渐被安抚住,毕竟玉夫人在淮城不会太久了,这就足够了。

    那冰冷的触感一离开,杨一航恍惚了一下,接着恢复温文尔雅。

    “玉夫人,不知道我这伤……”杨一航开口,想迫切的将内心的那点失落驱散。

    “伤口拆开我看一下。”玉瑶没有说,不过眼底还是透出几分了然。

    旁边的小厮帮忙,杨一航手掌心的伤露出来,玉瑶看了一眼,干脆将灵泉水交给小厮。

    “这些药水每天擦两次,伤口不必包扎,三天后伤口一定能恢复,不过表面看起来虽然完好了,里面受损的伤还要多养几天,再吃点活血化瘀的药,半个月定能恢复如初。”玉瑶说的笃定,杨一航激动的攥紧了手。

    “真是太好了,玉夫人,请受航一拜。”杨一航恭敬的行礼,没有半点敷衍。

    简直没有比这件事更让他惊喜的,掌心似乎还残留着那股淡淡的清香,刚刚压制下去的跳动又露了两下。

    苦笑,看来真不能再跟玉夫人有任何的接触,她就像毒,沾染上就让人欲罢不能。

    心中更是庆幸,幸好自己现在没有昏头,做出像杨雪一样丢尽颜面的事。

    潭阮溪心中焦急,玉夫人久久没有开口,墨非刚才在房中的假设应验了?那航哥儿他……

    潭阮溪又担心给儿子造成心里压力,强忍着才没有询问出声。

    “大少爷,你的身体没事,就是要多休息少熬夜,你现在年轻不必为了死读书而读书,你或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庄子上走走,也好修身养性,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开眼界不错。”玉瑶的建议倒是让杨一航眼睛一亮。

    他倒是没想到,出门走走也不错。

    “多谢玉夫人,航明白了!”

    见杨一航果然眉眼都舒展了,潭阮溪高兴险些喜极而泣。

    “航哥儿,你先回去吧。”既然已经看完了杨一航再留下就太不合适了。

    杨一航心里明白这或许就是他们这辈子唯一近的距离了!

    心中怅然若失,起身行礼,“玉夫人,大恩不言谢,多谢您的仗义执手!在下告辞了。”

    目送着人走了,潭阮溪才迫不及待询问道:“玉夫人,航哥儿他的身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