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宝贝就在这要你了/捏你小豆豆看你颤抖

2021-04-23 15:15: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说走,韩东便随即给莉娜打了电话。既是让她帮忙找车,也是在走前确认一下电力的问题。

如果真的是A境当地可以与外资合力,合为。这之中还有着许多细节待确认。

因为再

说走,韩东便随即给莉娜打了电话。既是让她帮忙找车,也是在走前确认一下电力的问题。

    如果真的是A境当地可以与外资合力,合为。这之中还有着许多细节待确认。

    因为再开明友善的国家,都不可能将军工,电力之类的命脉,交于一家公司。合作,是需要想很多事情的。            

    一旦考虑不周全,别说帮不上忙,还有可能让人产生顾忌心理。

    他现在临时有两个合作方案,得在聊天中,判断莉娜更能接受哪一个。

    车到酒店。

    莉娜跟几名军人也开车赶到了这。

    韩东跟她又单独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上楼简单收拾行李,钻进了车中。

    莉娜心里骤然有些空荡,看着车子渐渐消失远去,久久难回神。

    这次匆促碰面,几乎连正常交流的时间都没多少。人便,已经走了。

    她在看远去的车子,江源却在看她。莉娜对于韩东的信任,是一种让他望尘莫及的距离。这个显然不是单纯的人格魅力所造就的,是肯定一块经历过什么。

    他观察出这些,也是他无条件出钱的原因之一。

    有莉娜这么一个通天背景的人物在,何事会做不成?如果做不成,那自己跟韩东就是两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

    上京市。

    韩东在第三天早上八点多的时候,飞机降落在国际机场。

    春来乍暖,阳光明媚。这个首都城市,有着一种独属于它的魅力。尤其在机场,似乎是汇聚了全球所有人种。黑白棕黄,口音则大多是或熟练或结巴的普通话。

    他提着简单的行李,身上只是一条普通的西裤跟衬衣。信步而行,出门拦车,让去傅立康居所。

    很多次来上京,都会习惯性去看看他。聊天,喝酒,下棋,散步……

    随着年龄增长,许多事都会淡化。眼中所见,只有他一天天佝偻下去的背影。

    车子一贯在距离傅立康居所一两公里的时候,被限制前行。韩东付了车钱,步行又走一段后,就见到了那几个经常一块下棋的长者。

    不过傅立康没在。

    韩东找了会,才发现不远处躺椅上,躺着的一个老头。晃晃悠悠的躺椅,不用看那张被报纸刻意盖着的脸,他也能认出来是傅立康。

    每次看他,总会心里不那么舒服。

    老年人的生活世界里,大多都是这些让人看来不易释怀的孤独。有子女,无子女其实相差不大。

    他咳了一声。

    本就没睡着的傅立康,拿开了脸上报纸。眼神定在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身上,愣住,然后坐起来:“你怎么来了。”

    “来办点事,顺便看看你。还躺着,起来去菜市场买点菜,中午不得招待客人啊。”

    傅立康乐呵呵的起身:“你算什么客人,想吃什么?我让保姆提前准备着。”

    “主要想喝点酒,不知道你这年龄还能不能喝。”

    “我早不喝酒了,最多也就能陪你一两二两的,不如不陪。”他说着,往韩东身后看了看:“丫头呢,就你一个人来啊!”

    “她得上学,哪有时间经常来这。年轻人这么忙,你总不能指望着我们经常来看你。难道,你不能去看看我们?闲的睡觉,都不去。”“老了,就不添麻烦了。不然我这稍微一挪地儿,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走到近前,傅立康又认真看了看韩东:“最近听人说起你不少事,连悦城都卖了。看上去,好像对

    你没啥影响,精气神比以前还好……嗯,气质也脱胎换骨,应该过的不错……”

    韩东失笑:“你现在成看相的了。”

    “那可不,我最近迷上了易经八卦。小东子,你这命数,注定是大富大贵,安然一生。”

    “我看你也像能长命千岁。”傅立康笑着拍了他一下:“没大没小。”走动间,稍有感慨:“以前呐,最挂心你跟小白。现在,都各自进入了自己的生活轨道。想想还挺有趣,我认为小白应该安逸下来,

    你走她现在的路……恰恰反了,还都不错。”

    “她是不错,稳当几年,至少再爬一个阶梯不成问题。我这算什么不错,穷的到处被人拿捏。你不管,她不问,白对你们这么好……”

    “我也不能帮你一辈子,何况现在影响力越来越小,仇人反跳出来的越来越多。帮你,是害你。”

    “这么说来,以后还得躲着你,免得受牵连。”

    “那肯定不会,我还活着呢。谁敢不把我放眼里,崩了他再说!”

    “哈哈,甭废话了。赶紧带我回你家,先把东西放下,拿着还挺沉。”

    “里面都什么?”

    “从A境给你带点必需品,它们那边有个药膏挺厉害。正常跌打损伤,头疼脑热,抹一点,效果特别明显。”

    “我不要,身体好着呢。”

    韩东不搭理他推脱,聊天进房,跟保姆打了声招呼,就钻进傅立康卧室翻找。

    老头守在门口,无奈至极:“烟酒都被你们浪费完了,你阿姨留下那点家底也给了丫头。你还找什么……”

    “真没酒了。”他抬头瞅了瞅,去往卧室角落处的一个暗门。傅立康上前:“行,行。我自己来,就这么一箱老酒,真是最后一箱。还是我以前在临安,一朋友送的。几十年了,都没舍得

    喝过。”

    韩东乐道:“你拿出来两瓶,我一会让文宇过来,我们俩稍微喝点就成。剩下的,我再用两瓶拿来送人……”

    傅立康缓缓把酒搬出来:“都给你吧,别每次来瞎惦记。”

    韩东顺着点头,探身去看暗格里还有什么的时候,被傅立康一把拦住:“看个屁,真欠揍了。”

    “看一眼而已。”

    “去去去,赶紧给我滚客厅去。”

    见傅立康急眼,韩东更奇怪里面到底都装了什么。傅立康搬家过几次,每次床头附近都会有这么一个暗格。他只知道里面放着挺重要的东西,具体是何,完全猜不出。

    没纠结这个,见已快中午。吩咐保姆出去买菜后,他随手打了两个电话。

    一个打给媳妇,让她来上京参加青年企业家大会,她应该是接到了邀请。再有就是打给江文宇,打听下电力方面的人物,看能不能安排给见个面。

    江家,老牌的Z商家族。关系网中,电力系统的人肯定不少,再不济,至少能打听出几个靠谱的人。

    傅立康拿两瓶酒出来的时候,听到了点他电话内容。

    对于他工作,倒是没在意。就是听到他媳妇要来的时候,不免忍不住:“她怀着孕,你让瞎跑什么……”

    “年轻人的事你少管,你怎么知道,跑一趟就没好处。闷家里,心情才会不好。何况她来这,我不得等着,能多陪你几天。”

    “你可得了吧。每次来,我藏的这点东西,都得少很多。”

    韩东莞尔,再次追问:“那到底是藏了啥。”

    “军功章,照片……谁还没点过去。也不是不让你看,是我自己不敢看呐。这人年龄一大,一见到自己意气风发的那个年代,受不了。”“这样?那我可有点不信。有何受不了的,我要到你这年龄。活一天,我就赚一天,怎么舒服就怎么过。当然前提,我未必有你这么长寿。现在身体还时常有点当兵时候的

    老伤,阴天下雨的,浑身不舒服。”

    “那还不注意着点,检查了没。”

    “早查过,就是以前体能透支太多,没大问题。”

    傅立康怔然:“一会吃完饭,我带你去部队医院再查查。”

    “我就随口这么一说,真有事,肯定比你还着急。有家有儿女有媳妇,哪个男人会不注意自个身体。这不话赶话,顺口提及。”

    傅立康训斥:“早就说让你注意适当锻炼……”

    韩东打断他:“怎么絮叨起来了。走,走。饭还得一会,出去转转,散散步。是我不对,不应该说这些,影响了你心情。”

    “我才三十来岁,你不好好操心自己,操心一个青壮年的年轻人身体干嘛!”

    傅立康瞪了下眼睛,看他气色极佳,倒真不再多想。孩子说的没错,什么大风大浪。碰到年轻人,都得止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