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二叔好痛我不要了,小家碧玉h

2021-04-23 15:28:1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那不是现代人穿的衣服。

胸口是一个巨大的护心镜,上面是狻猊的造型,周身是百兽锁子甲,赫然是个武官的服色!

我心里陡然一沉。

刚要出去,就听见“呼&

那不是现代人穿的衣服。

    胸口是一个巨大的护心镜,上面是狻猊的造型,周身是百兽锁子甲,赫然是个武官的服色!

    我心里陡然一沉。        

    刚要出去,就听见“呼”的一声锐响,似乎很多东西,冲着这里来了。

    一抬头,看见了几个巨大的身影,在半空之中盘旋,像是某种飞禽。

    不光头顶上,附近都出现了一些之前没有的动静,像是很多东西,奔着我们这里围拢过来了。

    四周围,是一幢一幢的黑影,像是一个包围圈,逐渐把我们给围住了。

    那个穿着武官服色的,把烧的滚烫的肉,若无其事的吞下,磁性低沉的声音,对着后头响了起来:“有东西来了。”

    卧槽,你怎么抢我台词呢?

    下一秒,那个穿着佩戴着狻猊的武官抬起头,忽然操出身后一把槊刀,刮起一阵厉风,抡出了一圈寒光,对着哑巴兰的脑袋就砍下来了!

    可哑巴兰一点反应也没有!

    斩须刀出手,“啪”的的一下跟那柄槊刀顶在了一起。

    我记得这柄槊刀。

    当初有个绰号,叫万人无敌。

    “啪”的一声,槊刀抵不过斩须刀,直接粉碎,溅的到处都是,刀光剑影之后,那长方脸对上了我的眼睛。

    这是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心里,竟然还有几分亲热:“万……”

    可话没说完,那个武将脸一沉,手往后一伸,暗影幢幢之后,隔空抛出了另一柄刀!

    那柄刀呼的一声,对着我就劈下来了。

    心里一震,这个武将,跟其他景朝旧臣不一样——他不认识我!

    我侧身闪过,“嚓”的一声,那柄巨大的刀悄无声息的削在了我刚才站的地方,深入以坚硬著称的白兰石之中,几乎跟刀切豆腐一般,直接没柄!

    石屑迸出,要是削在人身上,那当成就得两半。

    “好!”

    黑影之中,逐渐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高大身影——他们全虎视眈眈,没有一个认识我的,还在喝彩:“万大统领这一刀,劈天盖地,堪比盘古!”

    而那一刀虽然没入石头之中,可那个万大统领手腕子一转,重新对着我就落下来了:“今天的,似乎不大一样。”

    我惦记哑巴兰,哪儿还有心情跟他缠斗,跨出两步,直接抓在了哑巴兰身上:“你没事吧?”

    一触及到了哑巴兰的视线,我后心猛然一凉。

    哑巴兰还保持着挺拔的坐姿,可他的眼睛,没有了生气,什么反应都没有了,跟泥塑木雕一样!

    难怪刚才他守夜没出任何动静。

    我回头就看向了那个武官,厉声道:“你把他怎么了?”

    哑巴兰身上还有红色的生人气,命还在,但是魂魄被镇住了。

    他本来就是武先生出身,对付邪祟那是老本行,竟然能让这东西给镇住。

    那个被称为万大统领本来威风凛凛,可一瞬间,就被我给震慑住了。

    不光是他,周围那些黑影,也都凝住了,一个声音忍不住说道:“像——真像!”

    “像又如何?”万大统领反应过来了,冷笑:“闯皇陵的,杀无赦!”

    说着,那把沾满了石屑的长刀横起,对着我就削了下来。

    这一下,虎虎生风,天崩地裂!

    我抱住哑巴兰,就地一个滚,直接躲开,到了帐子附近,一脚就踹向了程星河——来活了。

    程星河刚睡下没多长时间,嘴里还吧唧着呢,猛然就醒过来了。

    一睁眼看见面前的一切,他喃喃就骂了一句脏话“这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他衣服上那是狻猊。”我盯着武官的甲胄,低声说道:“龙生九子之一,生吞虎豹,号令百兽,是专门守皇宫的。”

    经常出现在宫墙里。

    扫大街的淘粪坑的可穿不上这种衣服,是御林守卫。

    程星河也看出来了:“这不像是活人,嘶,难不成……”

    我们俩都觉出来了——这是那些,失踪的那些昼石像生?

    它们消失,是换班出来巡逻了!

    程星河立马爬了起来,可呼啦一声响,一个巨大的东西,奔着程星河就扑过来了。

    是个带翅膀的东西。

    “不用看了,是金刚雕。”

    这是一种猛禽,两扇翅膀伸出来,长度有一米多,爪子和嘴,硬如金刚,跟银行门口的石狮子一样,也经常被雕刻出来摆在门户,防御强敌。

    据说这东西,能撕裂饿鬼行尸,专吃心肺眼睛!

    程星河也知道金刚雕的威名,骂了一句卧槽,立马捂住了二郎眼:“他娘的怎么怕什么来什么——这不是我克星吗?”

    而另一只手,凤凰毛毫不迟疑的撒出,精准无比的套在了金刚雕的脚爪上,死死往下一拽。

    巨大的金刚雕倏然坠落,扑腾在了地上,直接把一个夜石像生的一角砸了下来。

    这一下,那些黑影全部围了上来:“这些毛贼,好大的胆子!”

    程星河立马大声说道:“你们这些叛将——认不认识他是谁?”

    万大统领冷笑:“就是认得——才要杀!”

    不对,这中间有什么地方不对——我记得很清楚,不跟对金郡王一样有私怨,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石像生,是忠心耿耿护卫王权的,怎么可能忽然反叛?

    “差点就被骗过去了。”

    “还好提前知道这东西的阴谋。”

    “杀了他,给国君尽忠!”

    骗过去,尽忠,这说明他们还是景朝国君的人,只是,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跟我之间,有了什么误会?

    话音未落,数不清的刀枪剑戟,对着我们就砸了下来。

    我抱住了哑巴兰,抬手斩须刀劈过,这一下气势如虹,面前的白兰氏骤然崩裂,程狗把后面的一片扫倒,回头就说道:“你看你这人缘!给你守坟的都恨不得把你压下去。”

    我能怎办,我也很绝望啊!

    这个时候,又有数不清的刀矛对着我扎了过来,金麟猛然滋生,程星河立马指着我说道:“你们看看——金龙气,真龙鳞,他是你们的主人!”

    可不看还好,这一看,那些东西跟早有准备一样,就是一声齐声冷笑:“我们杀的就是带金麟的贼子!”

    程星河愣住了:“不是,这些东西的脑子是让屁给嘣了?七星,我就说让你放屁小点声。”

    放你大爷。

    我一斩须刀挡住,抱着哑巴兰避开锋芒,心里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个给我们设下障子的人,事事比我们早来一步,恐怕对这里的石像生,动了什么手脚了!

    而这里的石像生这么多,一眼望过去,黑压压一大片,真是有点麻烦。

    得想法子,让这些东西重新认识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