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宝贝乖吃大蘑菇|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2021-04-23 15:44: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这片大草原一望无际,各种植被郁郁葱葱,充满了勃勃生机。

天空中,一片宫阙光华缭绕,静静悬浮在那里。

周围白云朵朵,在阳光的反射下,霞光一道道,锐彩千万条。

这片大草原一望无际,各种植被郁郁葱葱,充满了勃勃生机。

    天空中,一片宫阙光华缭绕,静静悬浮在那里。

    周围白云朵朵,在阳光的反射下,霞光一道道,锐彩千万条。        

    宛如一座天宫降临在了此地。

    太过壮观与巍峨了。

    草原上,旌旗猎猎,足有数万修者聚集此地。

    全都身穿甲谓、战袍,整齐列着方队,威严雄壮。

    老古等人哪见过这等阵仗,双腿发软,险些站立不稳。

    实乃这些天兵天将,最低都是彻地大圆满,通天层次的强者更是不计其数。

    他们虽然没有刻意散发气息威压,可那种自然而然流露出的肃杀,足以让任何人心胆皆寒。

    老古等人随着男子战战兢兢向前走,根本不敢胡乱查看,大气都不敢喘。

    “好了,停下!”

    声音传来,众人从恍惚中回神。

    这才发现,就在前方有一个高高的点将台。

    台上,一名身穿甲谓的修者立在那里,不怒自威。

    “带上来!”

    他骤然一声冷喝。

    这一声落下,再次将老古等人吓的险些瘫坐地上。

    足足十几息后才发现,似乎并不是针对他们。

    只见左侧方向,两道身影被锁元绳束缚,在十名天兵的监管下,押解到了点将台下方。

    看到这一幕,老古等人咯噔一下。

    唐火儿的脸色更是一瞬间惨白。

    “两个人,是夏天与戈剑吗,他们……他们终究被抓住了……呃!”

    未说完,戛然而止,唐火儿瞪大了眼睛。

    不止是他,老古、蒙力以及剩下之人,全都面呈错愕。

    “不是他们……”

    不仅是不是夏天与戈剑,而是此前他们见过的四位大人物。

    其中三位乃是镇守使,另外一人的面孔虽然陌生,可身形体貌像极了那个戴着兜里,皂沙遮面的神秘人。

    好像叫什么林啸。

    他们怎么被绑了?

    老古几人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反应不过来。

    就在这时,点将台上的修者忽地面色一肃,喝道,“恭迎圣王!”

    话落,当即单膝着地。

    哗啦!

    数万天兵天将,动作一致,伴随着衣衫破空之音,伴随着甲谓碰撞声,全都齐齐单腿着地。

    “恭迎圣王!”

    异口同声,震耳欲聋!

    老古等人双腿发软,全都下意识跪了下去,目瞪口呆望着。

    然而一望之下,尽皆呆愣,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极强烈的不可置信。

    只见一行三人自远空飞来。

    中间为首之人,身着宽松青衣,大袖飘飘,威仪无度,即便没有透发任何气息,也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源自于神魂的压迫感。

    显然,这位就是传说中宇宙风暴区域的统治者,臧天圣王了。

    但是在圣王两侧,还跟随着两个人,两个青年。

    赫然竟是夏天与戈剑!

    看到这一幕,老古十人全都懵了,彻底懵了。

    “那,那是夏天与戈剑?”

    唐火儿犹自不确定,声音颤抖着。

    噗通。

    声音传来。

    原本也是单腿着地的蒙力,整个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脑海中隆隆作响,一片空白。

    就在方才,他还在叫骂夏天与戈剑。

    甚至在路途上的时候,也在狠狠的诅咒着他们。

    现在他们竟然与圣王并肩而行?

    这……怎么可能!

    唰。

    半空中的三人落在了点将台上,臧天圣王点了点头,声音传来。

    “免礼吧。”

    哗啦!

    数万天兵天将齐齐站起。

    唐火儿仍然望着高台上的夏天与戈剑,两人似有察觉,也将目光投了过来,落在她身上,面带淡淡笑意,微不可查点了点头。

    “老古老古,夏天,夏天与戈剑看到我了,他们看到我了……”

    唐火儿也不知自己是怎样的情绪,突然就感觉一瞬间轻松下来,迫不及待的传音老古。

    老古没有回应。

    仍然陷入巨大的震撼之中。

    这时,高台上的男子喝道。

    “韩锋、莫崖、萧厉,你们三人公然与外人勾结,徇私枉法,败坏我天兵声誉,你们可知罪?”

    韩锋三人头发散乱,垂头丧气,满脸的失魂落魄。

    “我等知罪!”

    “我等知罪!”

    “我等知罪!”

    面对圣王的彻查,他们就是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隐瞒。

    高台上的男子再次冷喝。

    “林啸,你公然贿赂镇守天将,行借刀杀人之势,满足你公报私仇之怨,以至于在圣王域下挑起风波,你可知罪!”

    林啸头也不敢抬,更不敢狡辩,“林啸知罪。”

    他虽然也是极道一脉的弟子,可是在这里犯事,同样要接受圣王制裁。

    极道一脉的身份保不了他!

    “依圣王法度,现判决如下,韩锋、莫崖、萧厉、林啸四人打入冰火窟,镇压三百年,以作惩戒!”

    听到这个判决,韩锋三人反而重重松了口气。

    至少抱住了性命。

    但是林啸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无血了。

    镇压三百年!

    那是封印了修为,并且无法运转神元……而且冰火窟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林啸第一次抬起头,望向高台上戈剑的身影,迅速又低头。

    眼眸之中闪现恶毒之色。

    恰在此时,他的耳边传来戈剑的传音。

    “林啸,好好享受,三百年后,我会亲自来找你!你给老子洗干净脖子等着!”

    最后半句话,乃是戈剑从牙缝中嗤出来的。

    林啸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目光之中涌现出无法形容的绝望。

    他差点忘记了,自己深陷在这里,等同于失踪,消息根本传不出去。

    退一万步讲,即便千道少爷得到消息,也不敢上门与圣王要人!

    “我……死定了!”

    林啸一瞬间得出这个结论,顿时心胆皆寒,灵魂都在颤栗。

    十名天兵将四人推了下去,并且有一队人跟随离开,直接带往冰火窟镇压。

    唰!

    高台上的男子,将目光对准了老古十人。

    “你们十人擅自偷渡,违背圣王法度,今判你们每人罚神元币十万,缴纳罚金之后,立即退出宇宙风暴区域!”

    什么?

    老人十个人全都呆若木鸡。

    不是罚的太重,而是太轻了。

    只罚十万神元币就可以走了?

    他们面面相觑,面呈茫然、激动,一脸的难以置信,疑若梦中。

    他们担心了许久,害怕了许久,到头来竟然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惩罚?

    十万神元币,这能算惩罚?

    “跟我走。”

    带他们前来的男子,催促着离开,“跟我去缴纳罚金,到时候会派人送你们离开。”

    几人又浑浑噩噩离开了此地,最后进入一方宽敞的建筑中。

    每人在缴纳了十万罚金之后,男子看向了十人中的三个女修。

    “你们谁是唐火儿。”

    嗯?

    众人一怔,而后齐刷刷看向唐火儿。

    唐火儿面色一变,怯生生道,“尊者,我,我是唐火儿。”

    男子面部的刚硬线条缓和了几分,随手取出一面令牌。

    “这是圣王的两位朋友……”

    朋友两个字说出来,男子自身都有些怪异,总感觉有些不适。

    好在他到底不是寻常人,又道,“就是之前点将台上圣王身旁的两人,他们从圣王手中求得这枚通行令牌,让我转交给你。”

    顿了顿,又道,“以后持此令牌,你可在宇宙风暴区域畅通无阻,若遇到危险,也可向沿途的镇守天兵求得保护。”

    听到这句话,看着那枚反射着金属光泽的令牌,老古十人全都呆若木鸡!

    震撼的无以复加!

    都不是傻子,怎能不明白这枚令牌有着怎样的威力!

    自由通行宇宙风暴区域?

    言下之意岂不是说,他们以后可随时入内采矿?

    所有人都死死盯着令牌,又看向唐火儿,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极度的羡慕!

    同样明白,这是回报!

    这是夏天与戈剑对唐火儿善意的回报!

    “这,真的送给我?”

    唐火儿自然也清楚这枚令牌的作用,震惊、欣喜,犹自不敢信!

    “对,拿着吧。”

    男子再次将令牌一递。

    唐火儿伸出双手,小心翼翼,恭恭敬敬接过令牌,紧紧攥在手中。

    老古等人目光灼热,一瞬间狂喜不已。

    这等同于他们以后不用偷渡,可以正大光明的采矿,而且会有镇守天兵沿途护送,安全上也无虞了。

    发了。

    发财了。

    每个人都生出了类似的念头。

    同时心中也懊悔不迭。

    早知道的话,他们也会如唐火儿那样表达出最大的善意。

    别说善意,就是巴结献媚讨好当狗腿子都行!

    人群中的蒙力不是滋味,嫉妒的发狂。

    同时也暗自松了口气,至少,那两个人没有清算自己。

    不过就在这时,男子又道,“你也可以带朋友进入宇宙风暴区域,但是,他就不必了。”

    他指向了蒙力!

    唰!

    一道道目光集中在蒙力身上,大家的神色之间多多少少有些复杂。

    蒙力的脸色一瞬间惨白,身形颤抖,双腿发软。

    他终于还是被记住了。

    用夏天与戈剑的话来说,蒙力这种人若是混迹于这个小队,还不知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他们虽然不与蒙力计较,可一点小小的惩罚是必须的。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男子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众人恍恍惚惚离开建筑,走了没几步,唐火儿忽地止住身形。

    她转过身,望向点将台方向,那里已经看不到夏天与戈剑的身影。

    她又缓缓看向了半空中巍峨的宫阙,将令牌紧紧贴在心口。

    “夏天,戈剑,谢谢你们……”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