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武林美妇为救夫献身的小说网,跟孕妇更有感觉

2021-04-24 09:08:5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同一时间,塞西尔与提丰边境,缔约堡。

三座能源塔所释放出的庞大能量在大气中卷起了肉眼可见的魔力涡流,让人联想到昔日深蓝之井的巨大光束从高塔顶端笔直地刺入高空,令人感

同一时间,塞西尔与提丰边境,缔约堡。

    三座能源塔所释放出的庞大能量在大气中卷起了肉眼可见的魔力涡流,让人联想到昔日深蓝之井的巨大光束从高塔顶端笔直地刺入高空,令人感到惊心动魄的庞大魔力被汇聚、转化、传输,注入到缔约堡中心的大厅中,转化成为维持传送门稳定的奥术洪流。

    巨大的传送门装置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如同镜面般的圆形空间通道静静地漂浮在弧线形的合金梁中心,光洁的“镜面”上正呈现出“另一侧”的风景——那是曾经凡人们只敢在宗教故事和神圣仪式上描述并想象的景象,如今却已经成为一个真正可以抵达、可以探知的世界。          sp;   那是神明的国度。

    卡迈尔、温莎·玛佩尔以及丹尼尔正聚集在传送门前,亲自检查着下一步探索行动所需的各种准备,而在他们附近不远处,有着黄铜外壳和复杂机械节肢的自律魔偶“探索者”正静静地待在一处充能平台上,接受着另外几名技术人员的检查和维护。

    这来自提丰的先进人工智能产物已经为整个项目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它已完成十六次对传送门另一侧的常规探索以及两次测试魔力损耗阈值的“极限行走”,如今它那原本光洁鲜亮的外壳已经出现大量磨损,机械节肢遍布划痕,内置的储魔结构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魔力枯竭”环境中受到巨大考验,甚至不得不进行了一次更换,但在技术人员们细致的维护下,这台魔偶整体的性能仍旧可以满足后续的探索行动。

    “在过去的一系列探索行动中,我们已经大致摸清了传送门对面的环境——即便是无法用现有技术测试和定量的参数,也进行了间接的观测和推演,”温莎·玛佩尔低头看着眼前的平台,在这铭刻了诸多复杂符文、镶嵌着精密水晶的银白色平台上,正漂浮着一幕清晰的全息投影,投影上的神殿广场、道路、城墙以及一部分被探明的建筑物以半透明的姿态呈现在三位技术主管眼中,而这正是探索者最近一系列行动所取得的成果,“所有数据都汇总在这里了。”

    丹尼尔抬起手,指向整个全息投影的中心,那里呈现着传送门的虚影,他身后的神经索服服帖帖地垂下,老法师的声音低缓沉稳:“这里是我们打开的通道入口,目前探索者的活动范围是以这个入口为中心,半径大约一点二公里的圆形区域。

    “这个区域是一片开阔的广场,用途不明,广场周围的建筑物从外观上是用石头和金属建成,但也可能只是某种‘假象’,探索者功能有限,无法准确分析这些物质的属性;根据采集回来的影像资料,可以确认在距离传送门更远的地方还有巨大的宫殿和竞技场一样的建筑物,但那超过了魔偶的活动极限。

    “目前我们还无法确定这片空间具体有多大——探索者活动范围受限,影像信号也没能观察到神国的边界在什么地方,但若根据战神信仰的各种神话描述,这个‘国度’的范围应该只有一座城市大小……再往外可能就是被称作‘深海’的混沌领域了。”

    丹尼尔话音落下,温莎·玛佩尔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除了这些已被探明的‘地形’之外,神国最重要的特征是其诡异的环境。现在可以确认,战神的神国领域中魔力匮乏,探索者所携带的最先进的魔力充能装置在那里都无法得到丝毫能源补充,送过传送门的设备只能依靠内部储备的魔力来运行。关于这一异常环境现象,我们咨询了神权理事会的高级顾问‘高塔’女士,女士的看法是这跟战神的‘神性设定’有关……”

    卡迈尔与丹尼尔都微微点了点头。

    “高塔女士”就是魔法女神弥尔米娜在神权理事会中的代号,那几位特殊的高级顾问都有这样的代号——他们的身份特殊,虽然对于神权理事会的上层以及各国首脑而言已经不是秘密,但他们的真实身份仍然不适合直接暴露在公众或理事会底层干员面前,因此一般情况下在公开提起几位高级顾问的时候大家都会以代号进行称呼。

    同时,三位高级顾问又有着各自不同的擅长领域,“神之卵”女士通晓所有的上古奥秘以及神明的变化之秘,“高塔”女士了解这一季文明的众神特征以及各个神国的大致情况,“鹿先生”则是斗地主的一把好手。

    关于战神神国诡异的“魔力枯竭”现象,“高塔”女士给出了非常有把握的判断,她原话是这样的:“战神啊?他脑子不行,搞不懂魔法的,连他的教典里都这么说了:‘战神凯尔不屑于使用魔法来战胜他的敌人’——他脑子确实不行。”

    经过润色与翻译之后,“高塔”女士的解读变成了技术人员们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的版本:战神神职中包含对魔法力量的否定,因而导致其神性与魔力存在天然排斥,这种排斥在战神的神国中达到顶峰,以至于塑造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魔力枯竭环境。

    这对于大多依靠魔力运行的探索设备而言是极大的困难,但对于研究者而言……这却是他们在现实世界中难以寻觅的“理想环境”。

    由魔偶进行的前期探索已经积累了大量宝贵资料,同时也逼近了无人设备能够达到的极限成果,再继续进行这方面的探索很难再有更多收益,如今,也到了不得不将计划推进到下一步的时候。

    卡迈尔抬起头,看向传送门前的开阔区域,一批身披重甲的“先锋探索人员”正在那里做着最后的准备。

    为了让活人能够安全踏入战神的神国,“门”计划背后的技术人员们考虑了大量细节,从第一批探索人员的人选到他们所使用的防护装备都经过了上百次的反复论证,而眼前这些“先锋探索人员”就是论证之后的结果,他们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但在卡迈尔眼中,这一切都非常合理。

    他们是来自塞西尔帝国的白骑士们。

    在一部分不明真相的外人眼中,白骑士是圣光教会的重装神官,是和教会分割不开的“神职人员”,让他们去探索另一个神明的神国显得令人难以理解,但卡迈尔知道,这些名义上是“神职者”的强大战士其实才是最适合对抗神明产物的人手——

    他们意志坚定,有着比大多数技术人员都更清晰的“神学本质认知”;他们是塞西尔帝国最早期的“对抗神明”计划的成果,每个人都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哪怕没有深海符文等防护手段的辅助,也能对精神污染产生相当强大的抗性;他们还掌握着新的圣光,一种已经完全可以由魔导技术控制的、“干净”的神圣力量,这种力量更为他们提供了额外的防护。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白骑士们非常强壮,并且非常擅长使用他们那厚重到令人望而生畏的动力甲胄。

    那套沉重的甲胄里面可以塞进去更多的神性防护装备,也可以塞进去更多的储魔水晶,前者可以让他们更安全地在神国活动,后者则让他们可以在魔力枯竭的环境中拥有更加充沛的能源储备,可以让他们身上携带的装备运行更久。

    缔约堡的魔导技师们对这批白骑士的装备进行了一番改造,以确保他们身上的护甲更适合用来探索传送门的另一侧——白骑士甲胄充足的内部空间为改造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当然,白骑士并不是专业的技术人员,他们承担不了前线学者的角色,因此这支队伍的定位就是“先锋”,他们的任务就是作为第一批穿过大门的凡人,去确定对面的环境安全,并在那边建立一个临时的根据地——等到情况稳定之后,真正的技术人员们才会跟着入场。

    白骑士们的准备已经到了尾声,卡迈尔听到那十二名重装神官的铠甲内正在传来锁扣闭合的“咔咔”声。

    “我也该动身了,”卡迈尔漂浮起来,目光转向传送门的方向,带着共鸣感的嗡嗡声从他体内传出,“做了这么多准备,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卡迈尔大师,”虽然计划已经定下,这时候温莎·玛佩尔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再次确认着,“您真的确定要亲自过去?您知道的,那边的情况……”

    “我们已经做好解决方案了,不是么?”卡迈尔嗓音嗡嗡,他似乎是在微笑,但外观上看不出,“那边只是环境中无法汲取魔力,却并不影响从外界送进去的‘储备魔力’,理论上‘储备魔力’越充沛,在那边的行动就越稳妥、持久,而我身上储备的魔力……远远超过这里的任何人,甚至超过除了那三座能源塔之外的任何一个能源装置。”

    “确实,您理论上是可以在‘那边’活动最长时间的人,但另一方面,您如今的生命形态本质上是能量生物,也就意味着魔力枯竭的环境对您的危险也最致命,”温莎·玛佩尔沉声说道,“寻常人员魔力枯竭顶多昏迷,但您……”

    “放心吧,我过去是搞研究的,不是去送命,我可没打算直接用自己身上的魔力跟那边的环境硬耗——我们的‘解决方案’会派上用场的,”卡迈尔嗡嗡地说道,“再说了……不要忘了,我们还有一个强大的‘外援’会在人员入场之后提供帮助。”

    “‘高塔’女士么……”温莎·玛佩尔若有所思地轻声说道,“确实,她之前发来消息表示已经就位了……”

    卡迈尔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他飘向已经做好所有准备,只等着命令的白骑士们,找到了这支“神官先遣队”的领队,在简单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他便率先向着那传送门的方向飞去。

    白骑士们紧随其后,沉重的脚步声撼动着这座有着非凡历史意义的城堡大厅,他们携带着大量需要带到对面去的“先遣设备”和沉重的物资箱,迈步走向那座镜子般的空间通道。

    而在白骑士入场之后,完成了维护的“探索者”魔偶也从平台上跳了下来,挥动着长长的机械节肢紧随在队伍身后——这一次,它将作为先锋探索队的辅助魔偶,去协助那边的人员完成这次行动。

    在一阵短促的意识中断和失重感中,卡迈尔感觉自己仿佛跨过了一道无形的帷幕。

    这帷幕只有薄薄的一层,然而在穿越它时却仿佛能感受到某种不符合物理和空间结构的“漫长距离”,卡迈尔仿佛听到了数不清的声音瞬间在周围响起,但眨眼间这些声音又如幻影般消散在他的耳中,而所有这些奇妙的感觉都只持续了非常短暂的瞬间,就在跨过那层“镜子”的下一秒,卡迈尔便感觉自己已经“脚踏实地”地抵达了另一个空间。

    “脚踏实地”是一种心理上的感觉——实际上他一直漂浮在空中,由于身体结构的特殊,他已经很久不曾感受到双脚踩在地面上是个什么感觉了。

    卡迈尔向前飘去,一片极为宽阔的广场充斥着他的视野,远方的高墙和殿堂建筑扑面而来,又有浑浊的天空覆盖着这片广袤的空间,一切都如探索者魔偶所看到的“风景”。

    但亲眼看到这一切所带来的感受是和隔着全息投影截然不同的。

    沉重的脚步声从后面传了过来,白骑士们已经跨过传送门,紧接着是探索者魔偶挥动机械节肢的响声。

    “这就是神国……凡人的禁区……”

    卡迈尔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一边又不由得轻声自言自语,所有的夙愿,所有的过往,所有关于往日的遗憾和怀念……它们突然在这一刻汇聚起来,却又悄然无声地消散在一片虚无中。

    他静静地漂浮在传送门前方,即做不出任何丰富的表情,也流不出一滴激动的眼泪。

    随后,一阵突如其来的“流逝”感从体内出现,更是打断了他即将逸散开的思路。

    这位古代奥术大师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体表面的奥术能量正在以一种特殊的频率明暗变化,一种体内魔力甚至是自身本体都在不断“蒸发”的感觉开始愈发明显起来,他清晰地感知到了构成自己躯体的魔力正在为了维持这幅躯体而不断损耗着,下一秒,他更清晰地感知到了周围整个环境的那种……“真空”。

    卡迈尔头颅位置的亮点奥术光芒骤然明亮起来——他瞪大了“眼睛”。

    这是他此生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这样完全陌生的,不可思议的,却又寻觅已久的感觉!

    魔力损耗的感觉开始愈发明显起来,这每一丝损耗都是在消耗着他的“生命基础”,然而卡迈尔反而陷入了巨大的喜悦——如果不是身后有十二个白骑士,传送门另一面还有一大堆同僚们都在看着,他这一刻甚至有了兴奋喊叫的冲动!

    但卡迈尔并没有被这份巨大的喜悦冲昏头脑,当身后的白骑士们将初期探索所用的设备运送到传送门附近的空地上之后,他立刻便转身飘向了一个大号的银白色金属箱子,并毫不犹豫地从身上分裂出一道奥术焰流,连接在那箱子顶端的一块水晶上。

    他身上闪烁的魔力光辉瞬间便稳定下来。

    这就是卡迈尔作为一个魔力生物,在探索一个魔力枯竭的神国时给自己设计的“解决方案”。

    拖个超级大的“充魔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