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你们五个一起上|总裁昂扬抵着她的湿润入口

2021-04-24 09:14:1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角魔……和受物质条件限制而不得不长期在外的爆岩先生相比,角魔应该就属于相性不合,主动离开的那类了。”

与初到时自然而妩媚的坐姿不同,此时的

“角魔……和受物质条件限制而不得不长期在外的爆岩先生相比,角魔应该就属于相性不合,主动离开的那类了。”

    与初到时自然而妩媚的坐姿不同,此时的文慧兰,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态,好像是面向君主,恭谨奏对的臣属:

    “我也听说过,此人与武皇陛下玩笑式的赌约。不过,与其相信是赌约的约束,我宁可认为,那只是角魔这一类人,与高度秩序化、又相对平和的夏城,格格不入的一次反动。          

    “恕我直言,角魔离世,贵分会,特别是罗教授身边圈子里,为他掬一把同情泪的,怕是不多。”

    “……”

    这话听起来含意有些微妙,不过很快,文慧兰又转圜过来:“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您,还有身边这些朋友这样,乐于在夏城这种平和且秩序化的环境下生活的。

    “这个世界上,有大把的人,总想追求刺激、享受特权、过一种完全特殊化的生活。能力者群体中,这类人尤其之多,就算本来不是,觉醒之后,也会慢慢的拥有这个趋向。”

    罗南仍在组装身上那套外骨骼,慢腾腾的动作,感觉他确实是分了好些心思,用在倾听文慧兰的论述上的。

    此时,他就点头应了一句:“人之常情……角魔只是更极端一些。”

    文慧兰欠身应了声“是”,又道:“对于这些人来说,就算在里世界真正的强者面前,他们不值一提,可这个世界上有一百亿人,正经的能力者仅仅只有七万多,他们仍然是十万里挑一的特殊人才,平均下来,每个大都市都合不到一千个……这还要区分夏城这样的高地,还有一些谁都不愿去的洼区。

    “每个城市,能力者的数量都不相同,习惯、环境,尤其是待遇也是天差地别,这给了他们选择的余地。绝不乏有一些人,试图展翅高飞,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这样的人在能力者群体中,也不是少数。”

    罗南“嗯”了声,仍表认同。

    文慧兰就此得出结论:“所以,治理结构稳定、秩序良好、各种补贴政策到位、安全系数极高的夏城,也是具备天然的筛选功能的。

    “这种模式,在觉醒者初级阶段,可以说是最好的温箱,足以帮助能力者快速适应自身的能力,平稳有序地提高水平,而不至于一步踏错,万劫不复。可是到了万万人中,也不过就那么几个的建筑师阶段,对外部物产的需求爆增,情况就迥然不同。

    “这时候还要再提一句爆岩先生。以爆岩先生的天赋、实力、未来前景,在全球绝大多数城市,都必然会享有明显的资源倾斜,以及随之而来的特权待遇。

    “也只有在夏城,一切按部就班,所有的资源仍然要按照设定的任务和功勋体系,逐步累积——可如今的夏城及其周边,哪还有这样可以大量建功、快速积累的环境呢?

    “正因为如此,对自身能力有着更高期许的爆岩先生,注定要离开这里,去一个更危险、更激烈但也更具备可能性的环境里去。”

    “爆岩先生和角魔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但他们所做的选择,在某种意义上又是一致的,因为促使他们做出

    选择的夏城这套模式和环境,本就是一个新人趋之若鹜,资深能力者却不太容易伸展手脚的地方。

    “进取者、桀骜辈,野心家……或许会在夏城停留一时,却早晚要受这边环境束缚,要么渐至消磨,要么暴起冲突,几无例外。”

    守着自家的工艺品小店乐呵呵过日子,除了相亲屡战屡败,其他一切都好的剪纸,下意识拿自己对号入座,结果有点儿挫伤自尊。

    他撇撇嘴,带着点儿小情绪,嘀咕一声:“照这意思,夏城这里成了新手村了?”

    文慧兰平和回应:“某种意义上,确实起到了类似的作用。”

    “然后我们都是小萌新?”

    “不至于。我刚刚说过,夏城设计合理的任务和贡献体系,给了大家足够的历练机会,其实,如果要追求稳定平衡发展,在B级以下阶段,夏城都是最好的区域之一。”

    谢俊平举手:“可能是我还没到B级的层级,感受不太深,所以没觉得这样的夏城有什么不好。还有,你所说的问题好像也不是什么结构上的顽疾,以分会的实力,只要微调一下,解决起来也并不困难吧?”

    文慧兰微笑以对:“确实,战后能有这样一片高度秩序化的区域,已经可以称之为净土了,我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好。

    “但是谢董,纯粹就经济性而言,区域市场的产能供给趋势,已经在示警;而且,贵分会公示出来的一些股东权益变化,也在证明,维持这种模式的方法,是不可持续……至少是无法自给自足的。

    “无论何种情况下,调整就代表着更敏感的利益分配,特别是相对封闭的系统内,里面的人心变幻,需要远超过理论需求的额外开支去抚平。以夏城的状态,做起来并不容易。”

    这时候,朋友群里面关注这件事的,基本上都在翻阅灵波网公示区的文件。

    竹竿发挥长材,把一些关键文件的关键段落、数字截图发过来,不过这种举动,倒更像是给文慧兰的论述做注脚。

    “欧阳会长的灵波网,应该算是夏城模式的基石。但据我所知,在灵波网初建时期,巨大的成本开支,几度使得有关建设陷入了无以为继的境地。为此,欧阳会长与夏城本土势力、能力者协会总会达成了多项股权转让协议,不断出让相关股份,一度陷入被动。如今的股权结构上,也能看出那时候的痕迹。

    “后来,还是武皇陛下,以投资人的身份施以援手,凭借她的生财有道,以全球化的投资,在更广阔的领域中吸取营养,给夏城模式续命。这些年,武皇陛下堪称不讲理的投入,大幅稀释了其他势力的股份……账表上也有体现。

    “可就算这样,还是在烧钱。灵波网固然是几十年来,里世界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但在欧阳会长高度克制的理念下,它一直没有展现出一个能够让投资人满意的高效盈利模式……或者是有,但就是不那么干。

    “这种情况下的利益分配调整,考虑到内外部的复杂情况,面临的阻力,恐怕会超出大家的想象。”

    文慧兰回复的是谢俊平,但影响到的,是讨论现场每一个人,以至于这里重新

    进入了沉默状态。

    最终,竟然是章莹莹开口:“慧……文女士,你的意思是,我们夏城模式的调整,还需要考虑到外界干扰?”

    文慧兰对章莹莹露出温和的笑容:“在最直接的层面上,现阶段的夏城模式,是武皇陛下从世界各地的投资收益撑起来的;有那么一些改头换面,可本质上还是来自外界的财富,对不对?要不要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

    剪纸就觉得莫名其妙:“武皇陛下投资挣来的钱,肯定就是自己的啊,花在哪里还用别人吱吱歪歪?”

    章莹莹,还有谢俊平却都皱眉不语。

    竹竿则叹了口气,开口道:“到陛下那个级别的投资家,玩钱基本都是带着大家一起玩儿,这样才有足够影响世界市场的力量。陛下当然可以任性,但也是有限度的。”

    简单解释一句,竹竿也帮文慧兰做了阶段总结:

    “总而言之,文女士的意思是,夏城模式也好,灵波网也罢,其实还是一个多方角力,互相妥协的结果。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联手,固然拥有主导权,可外界同样也有钳制的手段。”

    剪纸自知在这种领域就是个白痴,干脆就小丑做到底,闷着头往下问:

    “啥手段?”

    文慧兰信手拈来:“就比如夏城目前畸变物产的产销模式。”

    “啊?有什么问题吗?”

    “夏城毫无疑问是能力者协会数十个分会中,把畸变物产产销做得最正规的一个,它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支撑着全球市场。仅仅是夏城一地的产出,就已经占到了全球市场流动量的二十分之一。”

    “这么多?”

    文慧兰莞尔一笑:“是我说错了,不是全球市场。正确地讲,应该是能力者协会总会标榜的‘全球市场’——‘里世界全球市场’。

    “夏城一地的产出,绝大多数进入了这个所谓的正规市场。这个专属市场,确实参与了真正的全球市场的流通。但要知道,里世界市场运行的重要支撑,是由总会自行发布的信用货币。剪纸先生,可以体会这里面的可操作空间吗?

    “事实上,这就是妥协的内容之一。夏城分会从全世界获取支撑独特模式的资本,同时以各种形式实现让利,以达到一个巧妙的平衡。”

    剪纸看向其他人。

    翟工不擅长这个,微微摇头;谢俊平无奈摊手;竹竿和章莹莹都是沉默。

    这时候,文慧兰忽地点了谢俊平的名:“谢董。”

    “啊?”

    “夏城内部的利益分配模式,其实也属于让利的一部分哦。”

    “让利……”

    谢俊平眨眨眼,忽然有些懂了:“你是说,只有将夏城变成一个大号新手村,让分会培养出来的精英,到了一定阶段就飞出去,再由各方分而食之……帮着别的城市培养人才?”

    文慧兰手在胸口,貌似隐蔽地对他竖了下大拇指。

    谢俊平下意识咧咧嘴,下秒就反应过来,抿住嘴巴。

    也在这时,章莹莹清亮的声音再度响起:“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不是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