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同学上课扣我下面*花蒂肉珠弹

2021-04-24 09:29:4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待贾蔷和宝钗赶至瘦西湖时,几近亥时。

今日画舫是齐家老太爷的,三层楼船,雕梁画栋自不必提,珍奇的是,四周窗子是用大块大块的透明玻璃制成。

人在大厅坐着,四面八方皆可

待贾蔷和宝钗赶至瘦西湖时,几近亥时。

    今日画舫是齐家老太爷的,三层楼船,雕梁画栋自不必提,珍奇的是,四周窗子是用大块大块的透明玻璃制成。

    人在大厅坐着,四面八方皆可欣赏瘦西湖夜色之美。            

    与上回一样,瘦西湖沿岸各家园林全部点上了灯。

    难得晚间未下雨放了晴,漫天星辉和人间璀璨灯火,竟在西湖水中,美的不似人间。

    至于美食佳肴就更不必提了……

    齐家、陈家、彭家、李家各出了许多精美新鲜的食材,由齐家大厨烹饪。

    倒不是陈家、彭家和李家没甚么好大厨,只是为了安全,所以只齐家出人。

    总之今夜美景与美食相伴,自贾母起,人人受用之极!

    “哟,你们再不来,我们也该回去了。”

    见二人上了三楼来,黛玉似笑非笑说道。

    贾蔷神情还有些凝重,摇了摇头道:“议正事浪费了太多功夫……”

    此言一出,众人都笑了起来。

    迎春都笑道:“这话听着,有几分像宝玉。”

    贾蔷嘿嘿一笑,看了眼贾母身旁坐着的,神情有些拘谨的宝玉,对迎春道:“今儿难得的好时光,你可别给他添堵了。”

    探春、湘云也在不远处跟着嘿嘿直乐,宝玉怒视二人一眼。

    贾蔷坐在黛玉、子瑜身边,二女临窗挨着坐,倒并未坐在贾母等跟前。

    看着桌几上放着的手抄本,显然两人聊了好一阵了。

    黛玉问道:“三娘走了?”

    贾蔷轻轻吐了口气,点点头,道:“出发了。啧,这一战要是成了,距离咱们乘舟泛海的时间,就不远了。”

    子瑜闻言在一旁拿起手抄落笔道:“你果真想出海?”

    贾蔷笑了声,道:“不是举家搬迁的那种,是出去开眼界。到举家搬迁那一步,是形势恶劣到无法挽回,大燕容不下咱们的那一天……且不说这些,等能出海的时候你去看了就知道了。和辽阔无垠的大海相比,这瘦西湖就是个浅水泡子。等造出不畏风暴的大船来时,我们一家就一起去天和海相接的地方看看。”

    子瑜抿嘴一笑,不再多言。

    黛玉偏着螓首看着贾蔷道:“只要一家子在一起,去哪都好。”

    这话,让子瑜都觉得心暖,伸手握了握黛玉的手。

    贾蔷看到这一幕,幸福感爆棚,也有满满的成就感。

    正这时,李纨走了过来,看着贾蔷问道:“蔷儿,可知道兰儿他们到哪里了?”

    贾蔷看着她笑道:“他们还早,在路上一路走一路观风,是要吃苦的,不然就成了富家少爷出游了,没甚用处。等着罢,咱们去了粤省,在香江或是濠镜等着他们。这一遭万里路行下来,他们会成长许多。”

    李纨闻言唬了一跳,道:“行万里路?”又忙解释道:“我不是心疼,就是觉着到底还小,走的太远别伤着,好些地方荒无人烟,万一遇到野兽……”

    贾蔷呵呵笑道:“遇到人烟处走路观风,平常都是乘船或坐车。真走上几千上万里路,他们到粤州得过年了。”

    李纨闻言这才海松了口气,抚着心口道:“我就说……若如此,我便放心了。”

    说罢,与黛玉、子瑜笑了笑,转身走开。

    晚风微凉,贾蔷看着眼前这一切,目光最后落在黛玉面上,见其眸中满是灵动,不由弯起嘴角,笑了起来。

    “你笑甚么?得意忘形!”

    黛玉被他看的有些害羞,轻声啐道。

    尹子瑜在一旁落笔:“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眼睛里满满都是你。”

    黛玉见之唬了一跳,忙道:“才没有的事,也有姐姐。”

    尹子瑜笑了笑,落笔道:“是好事,若只多情,却不长情,当不得良人。”

    黛玉见之“噗嗤”一笑,拿给贾蔷看,道:“如今可知道姐姐的厉害了?”

    贾蔷嘿的一笑,道:“你子瑜姐姐,是比你要厉害一些……”

    其语气之荡漾,让二女登时涨红了脸,先看了看周围没人偷听,随之一起声讨起这个不要脸的。

    “呸!你要死!”

    这是有声版。

    “呸!无耻之徒!”

    这是文字版。

    贾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嘿嘿笑个不停。

    黛玉着恼,与尹子瑜道:“咱们不理他了,愈发不知深浅了!”

    尹子瑜点点头,颇为赞同。

    贾蔷立刻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二位贤妻,可千万不要嫌弃小生啊!”

    “咯咯咯!”

    不知何时悄悄溜过来的宝琴,见贾蔷如此,欢快的笑了起来,掩口道:“蔷哥哥,你真好顽!”

    “去,找小吉祥耍子去!”

    贾蔷摆手驱赶道。

    宝琴与他做了个鬼脸,可爱之极。

    这时就听上面凤姐儿高声道:“蔷儿,老祖宗有话问你!”

    贾蔷仰头看去,大声道:“说罢!”

    黛玉在一旁嗔笑的拍了他一下,贾母这样大的年纪,让她扯着嗓子嚎不成?

    子瑜好奇的看了贾蔷一眼后,落笔道:“他今儿是怎么了?这样高兴。”

    黛玉冷笑一声道:“谁知道背着咱们做了甚么!”

    贾蔷“欸”了声,正色道:“纯粹是因为看到两位贤妻后高兴的,想我贾蔷才貌无一,能得天之幸,娶二位为妻,难道还不允许我高兴高兴?”

    黛玉红着脸催道:“快去和老太太说话去!”

    便是今时今日,她仍有些吃不消贾蔷张口就来的情话。

    尹子瑜也抿嘴笑了起来,这种话听起来,能甜进心里。

    贾蔷在二人的催促下起身到了前面,道:“你老不多疼疼你的眼珠子,找我甚么事?”

    贾母笑道:“我问你一事,这次南下,要去多久?”

    贾蔷摇头道:“这哪说的准?快的话也要半年,慢的话,许是要过了年了。”

    贾母闻言吃惊道:“要这么久?”

    贾蔷笑道:“南边儿热的厉害,太阳也烈,等回来的时候你老就瞧好罢,回来一家子黑炭!宝玉,到时候你会不会嫌弃家里姊妹们太黑?”

    宝玉没好气道:“你知道,还带她们走那么远?搁从前,那都是瘴气横生发配犯人去的地方,当甚么好去处?不如随老太太一道回金陵,数朝古都,紫金山玄武湖,不比粤省强多了?”

    贾蔷呵呵笑道:“你知道个屁!你问问二婶婶,金陵逛够了没有?”

    凤姐儿闻言神情微微变了变,金陵发生的事,可并不愉快,因而连连摇头道:“没甚意趣,回金陵也是在国公府里待着,如何能及得上去看大海?宝兄弟,你若想去,就同老爷好好说说,只说是去长见识。”

    宝玉闻言,神情黯淡。

    贾母也有些无奈道:“老爷在金陵很有几个清流故交,往年都是以书信折往,如今要回金陵了,就可以见面畅谈了。老爷是要带着他一并长长学问见识,等翻年他要和我一道回京,不多教他一些,老爷也不放心。若是你们去个一两个月,我也做主让他跟着去了。可去那么久,却是不得行。”

    说着,看向姜英道:“去那么长时间,便宜不便宜?你们才刚刚成亲……”

    姜英抿了抿唇角,垂下眼帘道:“如今正在守孝,老爷又要带他去见世面,我留在家里也没甚用,不如去长长见识。”

    贾母闻言不高兴了,只是没等她再发话,就听宝玉冷淡道:“她想去就叫她去便是,留在家里做甚么?”

    他心里想,既然想走,又何必强留?

    果然强留下,也只能留下一具木头,心也不在这里。

    听闻此言,贾蔷都怔了怔,已经厌弃到这种地步了么?

    凤姐儿在一旁悄悄的给贾蔷使了个眼色,贾蔷是真没看懂……

    贾母深深叹息一声后,也不开口了,强扭的瓜不甜,两人眼下明显不对付,强挤在一起,反倒容易坏事。

    且有黛玉作保,贾母也不虞担心出事。

    谁都知道,贾蔷拿黛玉当心尖尖在疼。

    薛姨妈在旁边笑道:“出去逛逛也好,开开眼界和胸怀。”

    如今她也是没法子了,宝钗显然一颗心系死在贾蔷身上,若非如此,这个傻丫头也不会糊里糊涂的让人沾了身子。

    得手没得手不知道,想来应该能守住最后一步,可亲密事必然也没少做。

    这还有甚么后路可言?

    不过,眼看着贾蔷一步步兴盛到这样的地步,那日在青石码头上,更是见到了他的威风。

    再加上薛蟠恨不能将他妹妹倒贴给贾蔷……

    罢了,薛姨妈即便心疼又能如何?

    只能在心里叹一声儿女都是债!

    另外,贾蔷房里平儿和香菱都有了身子,先前已经有一双儿女了,再熬下去,谁知道还会有多少个?

    都说物以稀为贵,儿女也一样。

    果真生出十几二十个来,那越往后面出生的,就越没前面的受宠。

    皇帝爱长子,不是没有道理。

    所以对一些事,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乐得看到贾蔷带着宝钗一并南下……

    贾蔷看着宝玉笑了笑,道:“男人还是要有胸怀的,多包容包容,过日子较不得真。日子到底怎么过,是过的和和美美诗情画意,还是过的一地鸡毛冰天雪地,其实都在男人。不过也不急于一时,你也多寻思寻思,想一想。”

    贾母对贾蔷的话显然十分满意,点头道:“这才是过日子的道理!”

    又见香菱正和小吉祥、小角儿还有十二个小戏官在不远处顽的欢实,极受用当老大的感觉。

    又有平儿在另一处,和可卿、晴雯、紫鹃等在说笑着甚么。

    这么一大家子,居然也能其乐融融,没打出狗脑子来,贾母看向贾蔷道:“你是会过日子,贾家到了你这一代,也合该兴旺!等你们回来时,那两个许是都要生了。稳婆都要带上,不是顽笑的。”

    薛姨妈在一旁笑道:“想想都觉得喜庆,得下回再见,老太太家里还不定要添几口人呢,到时候,还得多叨扰老太太几顿东道才好!”

    贾母闻言,乐得合不拢嘴,笑道:“这还不好说?要吃多少有多少,管够!”

    不过,忽地又变得感伤起来,道:“就是不知道,那时我这老婆子,还在不在……”

    ……

    神京,皇城。

    西苑龙舟上。

    尹后看着病痛发作,服用阿芙蓉后沉沉睡去的隆安帝,她凤眸微微眯起,心中轻轻一叹。

    造化弄人呐。

    每次病痛发作时,天子都会失禁。

    而一天的理智,都会在这个时候消失殆尽。

    她也不知道,这个英明了大半辈子的男人,到底会变成甚么模样。

    夜色渐深,尹后行至窗前,望着天上一轮皎月,凤眸中的目光,渐显清冷……

    不过并未低沉许久,她就重回御案后,拿起朱笔,替隆安帝批起奏折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