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爱抚高潮小说|被巨大强行破瓜小说

2021-04-24 09:44:5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少君?”陈曦没转过脑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的是郭照。

因为汉语之中少君本意其实是诸侯之妻,后来才指的是年少之君,而且一般称自家不都是家主,或者主君吗,来

“少君?”陈曦没转过脑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的是郭照。

    因为汉语之中少君本意其实是诸侯之妻,后来才指的是年少之君,而且一般称自家不都是家主,或者主君吗,来了一个少君,陈曦一时之间还真没反应过来。

    “哦哦哦,我看看,这是又怎么了?”陈曦接过秘法镜,精神天赋微微拨转,打开了秘法镜,看着郭照录得东西陷入了沉默,我家大表哥这是自己往坑里跳呢!        

    “伯达最近是脑子不太清楚吗?”鲁肃看了两眼随口说道,这真的是个傻孩子,这不是赶着让郭照收拾吗?

    新州发生的事情,长安这边其实都知道,司马朗一边吸收各世家路过西域的人口,一边用西域诸国人口填补这部分世家的缺口。

    人口比例差不多在一比三左右,简单来说就是拿各大世家一个人,从西域各国之中被各大世家补三四个人,这样既完成了移风易俗,消除了后患,又相当于完成了移民实边。

    当然这边得说一句,司马朗这个一比三的比例有很大的问题,这也是陈曦大朝会之前警告司马朗别逼着李优去清查新州人口的原因。

    长安这边其实也清楚,要迅速的掌管新州,最好的办法就是移风易俗,外加移民实边,所以司马朗那种近乎腾笼换鸟的做法是没问题,但什么都有个度,而司马朗的做法,踩线了。

    长安这边估计,司马朗将两百五十万到三百万西域人口弄没了。

    说实话,若非司马朗的新州在这一过程之中换入了大约九十万各大世家外迁的汉室本土人口,再加上最后一波司马朗撕了文书,烧了账簿,强行平账,直接截留了走新州地区前往中亚东欧的人口,大约有个二三十万,勉勉强强平账成功,司马朗估摸着得倒台。

    真要说,司马朗这事其实很严重了,也就是卡的时间比较好,外加上面有人罩着,否则就司马朗这一手操作,死刑都不算亏。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在大朝会上听到郭氏和王氏商议要给司马朗一个狠的时候,陈曦不仅没有阻止,还予以默认的原因,司马朗的脑子得记点事,以前还没发现,这家伙居然还是个权谋脑。

    “三书六礼?啧,女王可真狠啊,伯达这次是真丢人了。”刘晔啧啧称奇,虽说刘晔一眼就看穿这是在咋呼司马朗,但是没想到司马朗居然真的被唬住了。

    “丢点人也好,让他当新州刺史,行州牧诸事,其他方面干的都不错,就是这个人口政策,是他这么搞的吗?”陈曦连连摇头道,“也该反省反省了,活不是这么干的。”

    “哈弗坦,你回去给你家主君说一下,说是她的想法我们这边通过了,但是在来年四月必须要离开新州。”李优对于司马朗的表现没什么特别之色,虽说就之前新州人口归档问题,李优都想将司马朗直接拿下,换王脩去坐镇新州算了,但最后被陈曦挡了。

    陈曦虽说觉得司马朗的做法比较过,但总体处理的方式确实是移民实边,现在曾经的西域三十六国,其主体人口都已经换成了汉室各州的百姓,直接消除了隐患。

    曾经的西域三十六国百姓,被司马朗分批次转手到了中亚各大世家手上,相比于抱团在新州这边,到了中亚,分到各大世家手上,每个家族手上多则十余万,少则数万,而且这些人口还是来自于不同的西域效果,减少了成规模对抗的可能。

    从手法和处理方式上讲,司马朗也算是因地制宜,就结果而言,司马朗做的也确实是非常不错,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司马朗的一比三交换率,这是收了多少好处才能开出来的?

    不过看来自己提点之后,司马朗迅速截断了西出的道路,就地编户齐民,陈曦觉得还是给自家大表哥一条活路算了,王脩外放作为新州州牧确实是还是,但司马朗要是回长安的话,确实是不好安排。

    总不能让司马朗回来干王脩的活,当李优的副手吧,那会死人的。

    李优在司马朗一手强行平账之后也就懒得追究了,对方那一手下去,交换比其实已经强行拉到接近一比二的水平了,也许还有一些差距,但这点余量,作为司马朗这种程度的官僚,还是可以把控的。

    略微多一些,或者略微少一些,司马朗还是能敲定的,到了这种程度,李优也懒得计较,有心思了敲打几下,没心思了就放过去了,至于说满宠,满宠不管这事,这事要按满宠的路线走,起步就是谋反。

    接近三百万的人口,说没就没了,账也找不到,判个谋反算了。

    不过李优懒得计较,不代表忘了这件事,故而在看到郭照来了这么一手,李优心情挺好的,总有收拾你的,别看老夫最近腾不出手,你出格了总有人收拾。

    哈弗坦一头的雾水,根本不知道李优在说什么,他就只记得他家少君让他带着这个来通知司马家和未央宫的大佬,他还以为郭照真要娶司马朗,看来这渺茫的希望还是有的。

    “你回去告诉郭女王就可以了。”李优平淡的说道,“告诉她,不管伯达做了什么,他现在仍是新州刺史,新州一应公务,仍需推进。”

    哈弗坦不明所以的带着口信出了未央宫,然后饭也没吃,就朝着新州府衙的方向飞了过去。

    “郭女王还真是心大。”等哈弗坦走了之后,鲁肃看着李优略有感慨的说道,“天变这个节点逗留在新州未必是好事。”

    “那几百禁卫军,说不定已经被对方送回中亚,打明旗号来了一个衣锦还乡。”郭嘉笑着说道,鲁肃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你说的很有可能。”刘晔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

    郭氏和其他家族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其他家族的战斗力计算是家族合在一起计算出来的,郭氏的战斗力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郭照。

    所以天变之后,郭照将没崩的禁卫军从葱岭开回自家封地,转一圈又召回到自己手上之后,中亚地区能打过郭氏的基本不会招惹郭氏,而打不过郭氏的,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打郭氏的老巢。

    毕竟这个时候踹死了中亚那群郭氏的老弱病残,搞不好真相当于给郭照解除束缚,到时候没了这群束缚的疯婆娘,绝对能将之前那群人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再说当时和郭氏死磕的中亚匪军现在都投靠郭照了,剩下的心里有点点数,在看到天变之后,郭氏还能武装游行的禁卫军,恐怕没特别的必要也不会招惹这种对手。

    毕竟其他的贼匪和郭氏没有死仇,再加上能活到现在都多少有些脑子,所以郭照大可武装游行一圈之后将自家的主力再次召回。

    基于这一点进行思考的话,郭照明摆着就是找个由头赖在新州,等待机会,看看能不能白嫖一下新州从雍凉才调动过来的五万具装铁骑,逮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宰个趁天变而起的对象,扩充一下实力。

    李优并不介意这种见缝插针的丫头,能判断时局,抓捕战机,合理的利用规则也是能力的一种。

    再说看到司马朗这个死孩子这么倒霉,李优心情很不错,这种不违反规则的事情,李优自然乐得顺水推舟促成一下,在场有资格阻止这件事的陈曦,压根不会管这种事情。

    “心可真大。”陈曦想了想,他也反应过来郭照想要做什么。

    “毕竟她获得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抢来的,面对这种局势,自然会考虑手上的筹码,看看能不能获得更多,建国者和后来者是两种心态,她不在乎败完这种事情。”李优带着几分缅怀说道。

    不管是当年的董卓,还是当前的刘备,初代建立伟业的人,至少在气魄上远远强于其他人,尤其是那种没有借助外力,全靠自己的家伙,对于他们而言,只要想了,就敢做。

    “我可怜的大表哥。”陈曦连连摇头,一副怜悯的表情,但是在场几人都能看到陈曦嘴角那遮不住的笑容,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把真就是黑历史了,司马朗被郭照一句你结婚与否,和我娶你有什么关系唬住的表情妥妥得丢人好几年,真就是一不留神翻了船,估计现在应该后悔的要死吧。

    司马朗现在已经不是后悔的想死这一问题了,而是更为现实的问题了,因为郭照将一部分自己干不了的工作又丢给司马朗来处理了。

    “喏,这个雪区道路修筑,你研究一下吧,我干不来,其他什么编户齐民,种树,城建防护,水利建设,我自己处理就是了,这个还是你来处理吧。”郭照毫无底线的将一堆公文给司马朗抱来了。

    司马朗面无表情,他现在也知道是被郭照耍了,更过分的是,郭照还录下来发给他们家和未央宫了,想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