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护士脱了内衣让人摸

2021-04-24 09:51:4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冷枫绝望地摇头,楚狂歌眉头微皱,手腕才要抖动,冷枫急道,“黑旗营就是同袍会开设的,里面的孤儿都是黑旗营劫掠来的。

其中不少孤儿,都是黑旗营造就的。

我见过你母

冷枫绝望地摇头,楚狂歌眉头微皱,手腕才要抖动,冷枫急道,“黑旗营就是同袍会开设的,里面的孤儿都是黑旗营劫掠来的。

    其中不少孤儿,都是黑旗营造就的。

    我见过你母亲,一个罕见的美人,那天她带着只有两三岁的你,乘马车路过岭南,身边有不少护卫。           

    但遇上黑旗营了,她的那些护卫个个厉害,杀了黑旗营不少人。

    但最后,还是寡不敌众,你母亲自刎死了。

    临死前,用一把匕首,在自己脸上划了许多刀。

    我那时跟着龙头,什么也不懂,只记得龙头说可惜了。

    那时,龙头也只是黑旗营里的小人物。

    那场大战,他也受了重伤。

    本来他是要杀了你的,但不知怎的又没下手。

    只用匕首,在你的手腕处,划了个口子,才把酣睡中的你吵醒。

    我就知道龙头迟早要将你纳入麾下,报当年重伤之仇。

    果不其然,十年后,你成了他的手下,为他南征北战,开疆拓土。

    真的,这些年,你立的功劳很多。

    上面早就听说你了,也曾找龙头要过你,但龙头说,你就是死也只能死在他身边。

    所以一直不肯放你。楚兄弟,你命不好,受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

    但你对弟兄们真诚,热情,心地善良,简直活菩萨一般。

    兄弟我就是嫉妒你的人望,才屡屡与你作对,其实我心里最佩服的就是你啊……”

    冷枫后面求生欲爆棚的吹拍,楚狂歌一句也没听下去。

    他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模糊了视线。

    他对母亲的记忆很少,只隐隐记得,自己说脏话时,母亲会生气,好打自己的手心。

    他庆幸打手心的疼痛加深了这唯一的记忆,他现在连母亲的模样都记不起来。

    至于母亲的惨死,他也没什么印象,听冷枫的意思,那场截杀爆发时,他正在酣睡。

    “龚元,龚元……母亲,母亲……”

    楚狂歌宛若疯魔,口口声声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两个词,眉心处突突急跳。

    冷枫瞪圆了眼睛,他分明见到楚狂歌眉心处被一道蓝光点亮了。

    忽地,他的记忆一下被拉扯得很远,他隐隐记得,那场截杀爆发时,楚狂歌母亲的护卫发怒时,眉心皆有蓝光点亮,但没有一个像楚狂歌这般恐怖。

    楚狂歌眉心处仿佛被安置了一枚蓝色的太阳。

    “妈呀。”

    冷枫惊呼一声,拔腿就逃。

    嗖,嗖,弓如霹雳,两只劲弩射中了他,一只穿过他的眉心,一只穿过他的左肩胛骨。

    冷枫哼也未哼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他身体才歪倒在半空,密集的箭雨就迎着楚狂歌爆发了。

    “孽障,纳命来。”

    龚元一马当先,跃出阵中,紧随箭雨,迎着楚狂歌杀来。

    当他才看清楚狂歌面容,一个倒栽葱,摔倒在地,口中只剩了吼叫,玩命朝后遁去。

    “龚元,你该死!”

    楚狂歌怒喝一声,一步跨出,竟到了五丈之外。

    正拼命催动劲弩的护卫们,才看清楚狂歌形貌,齐齐怔住了。

    此时的楚狂歌浑身布满大块的鳞甲,额前生出一个红色弯月形的犄角,背后拖着短而厚实的尾巴,整个人的身量,足有两米四五,一双眼睛宛若一对深不见底的血洞。

    “龚元,你该死。”

    又是一个踏步,楚狂歌赶上了魂飞魄散的龚元,大手一挥,便将龚元抓入掌中。

    “我是你师父,狂歌,我是师……”

    话音未落,楚狂歌已将他扯作两段。

    随即,楚狂歌又扑入人群,口中嗬嗬有声,“龚元,你该死。”

    “龚元已经死了啊。”

    姜茗欲哭无泪,玩命奔逃。

    身后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声,让他肝胆俱裂。

    “妖怪,妖怪啊,太上乾元,老君借法。”

    谢明利一边狂呼,一边咬破了中指,胡乱在空中画着法诀。

    身后的楚狂歌已越追越近,后面的惨叫声渐渐稀少,谢明利眼泪横飞,“龚元,你特么真该死,这么好的一个人,被你祸祸成什么……”

    这是他最后的意识。

    又两个呼吸,楚狂歌口口声声念叨着“龚元,你该死。”

    他又抓上了姜茗,一团血浆爆开后,楚狂歌又对满山的树木发动了攻击。

    他仿佛不知疲倦的魔神,半山的巨木都被放倒后,他攀上了崖顶。

    一汪圆月铺满了崖下的汉江,他心里烧起无尽的火,整个人仿佛要爆燃了。

    他对月狂啸,忽地,纵身一跃,跳下了二十余丈的悬崖,轰然一声巨响,半天汉江仿佛都要爆开。

    …………

    坐忘峰杀戮起时,秦清抵达了淮西大营。

    四个辰时,一刻不停地狂奔,让她的俏丽容颜沾染了不少灰尘。

    她顾不得整理仪表,出示了令牌,不多时,在中央营帐中,见到了当今的淮西镇守使,飞虎卫卫将邓孝先。

    身在大营,邓孝先并未身着甲胄,一袭白袍,手捧经卷,容颜儒雅,不像百战沙场的将军,反似满腹经纶的书生。

    “清儿,想煞我也。”

    秦清才跨进营帐,邓孝先抛飞了书卷。

    他才迎上,秦清瞪着他道,“邓将军,请自重。”

    邓孝先含笑道,“怎么,你老远来找我,不是想煞我了么?我说了,跟我是你最好的选择,你知道,我对我家的黄脸婆……”

    “邓将军,你和你夫人的事,与我无关,我此来,的确是想谈你的家事。”

    秦清正色道。

    邓孝先笑道,“哦?你什么时候,对我的家事感兴趣了。”

    秦清道,“你有个未入门的侄子,叫邓神秀,你知不知道?”

    邓孝先眉头一凝,“你操的心还真不少,诚意伯打什么主意我知道,但他想的也太简单了吧,纵使我二哥膝下人丁稀薄,老爷子还在,也绝不可能认那个野种,我劝你别瞎搅合。”

    秦清道,“你们血脉至亲,他危在旦夕,你也不管。”

    邓孝先打开营帐大门,指着外面的旗杆道,“圣辉会也这样想,还送来个人,说是邓神秀,我连正身都没有验明,直接取了他的头颅,挂在旗杆上,你看,腔子里还冒热气。”

    秦清面罩寒霜,“如此,算我多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