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主人撅高扇肿|第章好大的巨龙

2021-04-24 10:12:3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嬴政一直看着金肆的表情。

金肆在看到赢荫蔓的时候,脸上显露出明显的嫌弃。

霎时间,嬴政无名火起。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女儿不漂亮?”

    嬴政一直看着金肆的表情。

    金肆在看到赢荫蔓的时候,脸上显露出明显的嫌弃。

    霎时间,嬴政无名火起。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女儿不漂亮?”

    我艹尼玛……这时候的金肆只能说脏话了。

    十岁的女孩,再漂亮有屁用啊。

    “不,挺漂亮的。”金肆心累的回答道。

    赢荫蔓一脸憔悴,脸色苍白至极,已经起不了身。

    “见过父王……”赢荫蔓虚弱的说道。

    身边两个宫女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不敢出声。

    “荫蔓,你且歇着,我找了个咸阳城的名医。”

    嬴政一脸溺爱的看着赢荫蔓。

    赢荫蔓是虽然才十四岁,可是嬴政已经册封为阳兹公主。

    可见嬴政对她的宠爱。

    金肆虽然不是历史学家。

    不过也听说过这位阳兹公主。

    在胡亥登基之后,众多公子、公主都惨遭胡亥屠戮。

    其中就包括这位阳兹公主,被施以车裂。

    金肆坐到床边,还没来得及给赢荫蔓诊脉,嬴政突然就咆哮起来。

    “谁让你坐下的!此乃荫蔓凤榻,岂容你亵渎。”

    “大王,你要么现在让我给你女儿治病,事后再切了我屁股,要么现在就切了我屁股,然后再让我给你女儿治病,你选个方案。”

    嬴政气的对着金肆吹鼻子瞪眼。

    “看什么看,还不给荫蔓诊治。”

    金肆这才拉起赢荫蔓的手腕。

    “今天吃了什么?”

    “喝了一点粥。”赢荫蔓回答道。

    “几岁来的月事?”

    赢荫蔓半天也没回答金肆的问题。

    嬴政气的七窍生烟。

    “你到底是不是在给荫蔓诊治?”

    “大王,门口在那。”

    “你什么意思?你嫌孤碍事?”嬴政决定了,等金肆给自己女儿治好病后就恁死他。

    “不,大王,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纯粹就是觉得你碍眼。”

    “大胆狗贼!你敢辱骂大王,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赵高立刻大声斥责。

    “大王,荫蔓公主的病情棘手,需要一味药引子。”金肆岔开了话题。

    “什么药引?”

    “赵高大人的心。”

    “你……”赵高大怒。

    嬴政脸都气黑了:“你想谋害郎中令不成?”

    “是啊,我这人就是喜欢公报私仇。”

    “你当孤不敢杀你?”

    “大王,是个人都会生病,你杀了我这么个神医,将来谁来救你?”

    “孤坐拥万里河山,能人异士何其之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真当孤离开了你就不活了吗?”

    “若是大王真有什么能用的人才,何至于会让我来这。”金肆的语气里充满了轻蔑。

    嬴政开始考虑,是车裂了这个混蛋,还是凌迟呢。

    “孤便是真有一日病重,也绝不会找你医治。”

    “是个人都怕死,大王要是真的不惧生死,何必吃那些修士练出来的仙丹?”

    嬴政周身紫气萦绕,显然是被金肆的话彻底激怒了。

    “大王,你即便是要杀我,也等我先治好荫蔓公主吧。”

    嬴政看了眼身边的两个宫女。

    “看着他,若是他有什么不轨举动,你们直接杀了他。”

    “奴婢遵旨。”

    嬴政还是出了房间。

    不过他还是守在门口。

    “有这么个老子,肯定很辛苦吧。”

    赢荫蔓无言以对,只是好奇的看着金肆。

    “你这人真是奇怪。”

    “你知道男女之间的爱情,都是从好奇心开始的吗,不要对我产生好奇,我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赢荫蔓无语的看着金肆,这货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对了,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什么是择偶标准?”

    “算了,现在这些对你来说还是太早了。”金肆掐住赢荫蔓的手腕,赢荫蔓今年不过十岁,金肆连调戏她的想法都没有。

    “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有这么深厚的修为了,练的是什么功法?”

    “这是父王为我寻来的刹女功,并且再配以十方之气辅佐修炼。”

    “你这身子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练功练到瓶颈,没能突破,所以气淤积在经络之中,疏通一下就好。”

    也难怪赵高搞不定赢荫蔓的病情。

    作为现代的穿越者,赵高哪里有这本事。

    不过赵高混的也够惨的。

    堂堂穿越者,居然混成了太监。

    过了半个时辰,金肆从赢荫蔓的房间出来。

    嬴政虽然讨厌金肆,不过还是先询问赢荫蔓的病情。

    “荫蔓病情如何?”

    “好的差不多了,大王,我的牢房准备好了吗?”

    嬴政原本听到赢荫蔓的病情好的差不多了,也没打算为难金肆。

    本来想顺势以此为台阶,就此赦免了金肆的冒犯与无礼。

    结果金肆自己提出来。

    嬴政觉得,自己要是不给他一点颜色。

    那都对不起自己这个暴君的头衔。

    “赵高,将他带去西苑,派人看着他,若是他胆敢离开,那便直接杀了。”

    “遵命,大王。”

    赵高将金肆送到西苑后。

    让守卫退下,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也是穿越来的?”

    赵高没有半点拐弯抹角的意思,开口就直奔主题。

    他已经确定了,金肆和他一样是从现代来的。

    因为金肆的言谈举止,完全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你穿越过来多久了?”赵高又问道。

    “很久了,估计得有二十万年吧,具体多久我也没算过。”

    “呵呵……你当我傻是不是?”赵高冷笑道。

    “你呢穿越过来多久了?”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别以为我们来自同一个时代,就想要和我拉关系。”赵高冷哼道。

    “我可从来没想过拉关系。”

    “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就要人头落地。”

    “咸阳宫里有哪位公主成年了?”

    赵高气的忍不住抓住金肆的衣领。

    金肆突然伸手抓住赵高的手腕:“在始皇帝面前我给你几分面子,不代表我会给你面子。”

    “大胆!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吧?”赵高大声喝道。

    啪——

    金肆一巴掌糊在赵高脸上:“你说你,堂堂穿越者,居然一点武功都没练,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在给全体穿越者抹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