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孕夫大胸涨奶不停生|公憩止痒免费阅读小说

2021-04-24 10:14: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火药就这些了?”

尧勒瓦斯皱着眉头,心里很是无奈。

战争一开始,他就率领心腹大军长驱直入的杀了过来。

靠着出其不意,尧勒瓦斯打了父汗

“火药就这些了?”

    尧勒瓦斯皱着眉头,心里很是无奈。

    战争一开始,他就率领心腹大军长驱直入的杀了过来。           

    靠着出其不意,尧勒瓦斯打了父汗一个措手不及。

    但他很清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论绝对实力,父汗是肯定要比他强的。

    只要让他反应过来进行全面动员,尧勒瓦斯就会陷入到绝对的困境之中。

    拖得时间越久尧勒瓦斯的处境就会越艰难。

    所以尧勒瓦斯是十分希望能够速战速决的。

    而要想打闪击战,火药是必不可少的。

    这是打破僵局的大杀器。

    只要有火器在,就能较为轻松的打开缺口,并把这个缺口越撕越大。

    喀什噶尔位于东西方的交界处,所以这些年来尧勒瓦斯也积攒不下来不少的家底。

    但是他没有掌握火药的制作方法,而火药又是消耗品,打起仗来消耗的是十分快的。

    这玩意打完了尧勒瓦斯的优势也就丧失殆尽,很可能会被父汗逐步蚕食。

    “传令下去,直接向王都进发。”

    事已至此,尧勒瓦斯只能选择最有风险的方式了。

    只要能够打下来王都,就能迅速结束这场内耗。

    这是最快的方式了。

    …

    …

    刘兴明在犹豫一番后决定向叶尔羌王都进发。

    叶尔羌王都位于南部,距离这里少说也有几百里,即便是急行军估计也得七八日才能抵达。

    不过刘兴明还是决定这么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只有冒险才会有相应的收益。

    当然,这样风险也会急剧提升,所以刘兴明已经在第一时间告知所有将士们,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

    但是他们也不要有任何的顾虑,因为如果他们是为国牺牲的,大明不会忘记他们。

    他们的家人会得到朝廷很好的照顾,他们不必有任何心理压力。

    不得不说叶尔羌汗国确实地盘太大了,所以南北地貌气候差异也很大。

    北边很干燥,南边则相对湿润不少。

    越往南走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阿卜杜拉哈汗据说把欧罗巴的许多植物都移植到了叶尔羌,这些植物倒是没有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以至于叶尔羌的王都很有欧罗巴的风范。

    除了执行任务之外,刘兴明此番还想要仔细看一看叶尔羌王都的风情。

    “小公爷,前面不远应该就快到叶尔羌王都了。我们这身行头怕是得改一改。”

    “对啊,小公爷,咱们这一眼就能看出是汉人,怕是很容易惹人怀疑啊。”

    “嗯,让我想一想。”

    刘兴明仔细思忖着。

    他们是带着叶尔羌衣裳的,只是一直没有穿上。这是因为刘兴明觉得这衣服不利于行军。这玩意有点类似于贵族们穿的宽袍大袖,实在是太碍事了。

    至于面容就没办法了。

    只能化一化眼妆,把面部涂的黑一点。

    “开始行动吧。尽量把自己打扮的像一点,叶尔羌人你们也见过,千万不要闹笑话。”

    刘兴明悉心叮嘱道:“保证不要出岔子。”

    …

    …

    叶尔羌王都,国师府。

    国师赛拉图这些日子可谓是如坐针毡。

    毕竟尧勒瓦斯打出来造反的旗号就是清君侧。

    谁是君王身边的小人显而易见。

    尧勒瓦斯已经将赛拉图的名字列在了逆贼名录之首,人人得而诛之。

    赛拉图自然是十分窝火。

    但是他也不能直接表露出来。

    毕竟谁也不知道尧勒瓦斯究竟能够打成什么样子。

    “唉,为今之计只能期望尧勒瓦斯吃瘪,大汗下狠心了。”

    父子之间没有解不开的结,尧勒瓦斯万一跟大汗和解,最难做的就是赛拉图了。

    “国师,大汗宣您入宫呢。”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赛拉图现在就像是溺水的人,而阿卜杜拉哈汗就是那根稻草,无论如何赛拉图要紧紧的抓住它。

    …

    …

    叶尔羌王宫,阿卜杜拉哈汗在中庭之中来回踱步。

    “大汗,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赛拉图满脸堆笑的凑了过去。

    “唉,还不是那逆子闹得。”

    阿卜杜拉哈汗叹了一声道:“其实本汗也知道打仗损失的是叶尔羌。但那逆子都打上门来了,本汗岂有不应战的道理。”

    “对啊,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心软,必须要除恶务尽。”

    这话说完赛拉图还不忘加上一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所以大汗必须要在这一仗告诉所有人谁才是叶尔羌的主宰。”

    阿卜杜拉哈汗本来还有些许犹豫,但此时已经彻底坚定了决心。

    “好,本汗就任命你为大将军,统率王都所有军队。”

    “多谢大汗!”

    赛拉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心里惊慌极了。

    他就是一个耍嘴皮子的,从来就没有领过兵。

    这么猛然的让他上前领兵,万一出了岔子可怎么办?

    可是大汗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如果拒绝就是不给大汗面子。

    所以就是再难,赛拉图硬着头皮也得上。

    “大汗如此信任,臣自当竭力而为。”

    “竭力而为可不行,一定要保证把那逆子捉拿!”

    阿卜杜拉哈汗冷哼一声道:“本汗到时要亲口问问那逆子为什么要谋反。本汗对他那么好,他为什么要如此狼心狗肺。”

    …

    …

    “总督大人,前面就是王都了。我们真的要去攻打吗?”

    这些尧勒瓦斯从喀什噶尔带来的军队很是犹豫。

    他们虽然支持尧勒瓦斯,但毕竟也是叶尔羌人。

    阿卜杜拉哈汗在他们心目中就是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

    这样公然的反抗大汗和叛逆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关键是他们也不一定能够赢啊。

    自古胜者为王,失败一方只能任人宰割,如果他们不能拿下王都,拥护总督尧勒瓦斯上位,他们所有支持者都会受到牵连。

    “当然要去攻打。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不打做什么。”

    尧勒瓦斯单手攥着马缰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以为我们现在回头大汗就会绕过我们吗?不可能的。必须一条道走到黑,这样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