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创世女神的堕落双腿,酒吧里被当众啪啪

2021-04-24 10:24:5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李拓的心凉透了,自己出谋划策本以为能成为诸葛亮一样的军师人物,但是让老翁这一番满汉有别的挑拨言语给彻底打残了!

慈禧这句话很有味道,你好好修永定河防线去,其他更高屋建

李拓的心凉透了,自己出谋划策本以为能成为诸葛亮一样的军师人物,但是让老翁这一番满汉有别的挑拨言语给彻底打残了!

    慈禧这句话很有味道,你好好修永定河防线去,其他更高屋建瓴的事情就不要掺合了!

    “陛下……您说呢?”慈禧还不愿意做出独断专行的样子出来,反而问了问小皇帝!        

    什么是大是大非?满汉有别就是大是大非,这时候满人永远都是要走在一起的,载淳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挤出一点笑脸。

    “翁师傅请起,李拓你也不要磕头了……都是大清国的忠臣,都是栋梁之才,朕都看在心里了!”

    “你们的条陈朕会一点点的好好合计一下的,先下去休息一下,翁师傅赶紧去让你手下的翰林院草拟宣传的布告,李拓赶紧去找华族工程师修建工事去,都办差吧……”

    皇帝已经下逐客令了,太庙的大门又一次打开了一条缝,二人晃荡着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出来了。

    此刻东方已经有了鱼肚白,京师远方的居民区传来古怪的声音,透着一股渗人的混乱感!

    三层御阶的边上,李拓突然停住了脚步“翁大人……属下从来没有得罪过您,您何苦如此坑我?”

    “若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您大可跟我明说,如此害我前程,您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翁同龢没有和李拓的眼睛对视,而是看着东方的天看着渐渐明亮的轮廓低声说道“李拓!你虽然没有闯过科举这个龙门,但你说话办事透漏出来,你也是读过书的!”

    “你不是那些头大无脑,只知道杀伐的武将!你难道不明白我的用心吗?”

    “这天下永远都是读书人的,不是武人的!文贵武贱是传承了千年的道理……没有这个道理撑着,天下就会分崩离析!”

    “五代十国、两晋南北朝……军阀混战的年代,那血淋淋的历史你难道没有看过?”

    “正是咱们祖宗亲眼见过武家当政时候的混乱和悲惨,宋朝以后就开始有了文贵武贱的传统!”

    “大明朝初期曾经有一段时间武家又死灰复燃了!不过朱棣以后,还得是咱们文官沾上风!”

    “土木堡之变后,还是咱们文人救国啊,武人不行的!”

    “你自己看看你提出的那都是什么办法?要是都按照你的办法走,这天下岂不是又回到了武家欺压文人的境地了?”

    “那才是乱世的开端啊!不行的,不行的……”

    “你……”李拓气的直跺脚“我何尝是这个意思?我不过就是帮着万岁爷平叛,早早度过这场劫难,少死一点人而已!”

    “你我都是汉人,你何苦用满汉分别之说来坑我?自己人何苦坑自己人……我李拓可从来没有对大人有任何不敬啊!”

    “呵呵……你还知道满汉分别?”老翁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既然知道这是一场旗人之间的分赃夺权之战,你一个汉人瞎掺合什么?”

    “不论谁登上皇位,都不会废除科举的,都不会废除文贵武贱的传统的!这就够了……只要这天下不是像肖乐天那样废除科举,毁我儒家,我管他谁当皇帝呢?”

    “你……”李拓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你就不怕我把你刚刚说的这番话,都告诉皇帝陛下?”

    老翁轻蔑的笑了“眼下四周无人,只有你我两个,你觉得你说了陛下会信?你根本就不知道人心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天下所谓的信不信,要看听的那个人的心……听的那个人愿意信,假话他也当真,要是不愿意信,你说真话也是放屁!”

    “李拓……你啊,不过就是一个小吏而已!永远不是当官儿的材料,还是好好修你的永定河去吧……”

    说完翁同龢迈步向御阶下走去,三层御阶的底下那些徒子徒孙们正等着他呢!

    “翁大人……您所做一切……可对得起汉人这个身份吗?你这么坑的可是天下的汉人啊!”

    翁同龢身子一震却没有回头,他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只是脚步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李拓一个人在太庙御阶一侧孤零零的站着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人们并不知道就在太庙门再次关闭的时候里面却争吵了起来。

    “陛下……臣用性命担保李拓还是可信可用的,不能用一个满汉分别就耽误人才啊!”富庆陈破厉害希望皇帝和太后能再次相信李拓。

    慈禧却拆台的厉害“富庆三爷啊……您这么急赤白脸的干什么?汉人有什么好的,就让您这么信赖?”

    “老翁虽然说昏庸一些,但是他是明白人,知道这天下是谁的,所以就要跟谁卖命!”

    “这科举选人才,是咱们满人的大清选的他,所以他这读书人就得对咱们效忠!这才是大义名分!”

    “这李拓提出来的办法确实有道理,可是仔细想想也确实是太重用汉人了,太危险喽……”

    “太后啊!”富庆跺着脚说道“火烧眉毛了,咱们就得用汉人,谁让咱们满人不出人才呢?总要先度过眼前的危机啊!”

    慈禧冷哼一声“没了汉人咱们还就不活了?陛下你下旨,让蒙古八旗倾力入口内勤王!”

    “不就是花银子吗?跟东交民巷的洋人说,咱们出银子买雇佣兵,还真以为这天下就只有汉人一个选择了吗?”

    “陛下,听哀家的没有错!眼下只要苦苦守住了永定河防线,和鬼子六打成胶着状态,只要苦熬三个月,谁都吃不掉谁,最后还不是谈判解决问题?”

    “到那时候,陛下还是大清国的皇帝,咱们给鬼子六一点实权,天下不就还是咱们满人的吗?还是咱们八旗一家的吗?”

    “就是不能重用汉人!”

    富庆气的人都要晕过去了,他干脆不看慈禧那张扭曲狰狞的脸了,而是看着载淳说道“陛下……能不能把李拓再叫进来,让他再说一说他的计划?”

    “臣知道他没有说完肚子里的计策,您给他一个机会好不好,哪怕只有十分钟……就十分钟!”

    说完富庆干脆不等皇帝点头,自己就跑到大门口了,推开了厚重的太庙大门探头正好看见准备走的李拓。

    “李拓!你给我滚回来……给你十分钟,说服陛下,说服诸位大人!”

    李拓身子一震,两行热泪滚落了下来,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走道了,结果两个小太监冲过来架着他就往回走。

    再次来到太庙内,李拓已经成了一个泪人,他噗通一声跪在同治帝面前。

    “陛下……请赎臣欺君之罪啊!”

    “臣……臣身上其实……其实有四分之一的满人血脉啊!”

    注:最近书友们都很着急,其实心净我也很着急,我也想写快一点。

    但是创作这种工作就是这样的,不是说有就有,这不是生活中那种重复性的工作,只要加班就能提高产量。

    创作这种东西熬心血,每天那点精气神熬没了就是没了,很累人的!

    流水线上工人可以加班,多拧两个小时螺丝,就多一批零件,或者说格子间里白领做数据,多加班三个小时,又能出好多数据表格!

    因为这些工作可以重复量化,但是创作这种工作讲究的是无中生有,咱这又不是套路文,来回模板重复刻画的那种。

    一场战役从开始到结束,尽量合理一些,那就只能靠我自己从头推演,这个太难了!

    四十多岁的人,熬不住了!

    这又不是养猪,多喂心净吃点猪饲料或者激素什么的,就能快速催肥!

    其实我知道大家急什么,大家生气着急的不过就是一句话‘他娘的这本书为啥不是完本的呢?’

    ‘我为啥不是在这本书完本之后才偶然发现的呢?’

    还有很多人嫌心净啰嗦,这个咱承认,因为这是我的性格,你们看我做的视频节目,一样也很啰嗦。

    我也不想啰嗦啊!可是这是几十年的性格了,我也改不了啊!

    都包容一下吧,关键是那些不啰嗦的人,他们也不写这本书啊!

    您说这矛盾怎么解决呢?

    我尽量改,我尽量好不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