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宝贝坐起来自己摇

2021-04-24 11:30:5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敖辉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多言语,耷拉着脑袋,双眼微微眯缝成一条线,仿若老僧入定一般平静且自然。

尽管阵营不同,但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这老东西,尤其是他身上的那股子不管什么

敖辉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多言语,耷拉着脑袋,双眼微微眯缝成一条线,仿若老僧入定一般平静且自然。

    尽管阵营不同,但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这老东西,尤其是他身上的那股子不管什么时候都显得波澜不惊的沉稳劲儿,没有相当的阅历和经验,哪怕是照猫画虎的去模仿也难以学到一二。

    我再次扫视他一眼,想要张嘴说几句嘲讽的话,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他此刻的样子与其说等待我们宣判,更像是在用“以不变应万变”的无声对抗,就好像在说,我人就摆在你面前,乐意咋办你咋办。        

    见所有人都不再作声,贺光影抽吸两下鼻子,表情懊恼的开口:“朗哥,我真是被逼的,原本我以为王攀就是个小角色,谁曾想到他藏得那么深..”

    “呵呵。”敖辉莫名其妙的发出一阵笑声。

    贺光影拧着眉头低吼:“你特么笑啥,是在嘲讽谁我么?”

    敖辉意味深长的吹了口气:“垄沟里刨食的是好汉,病床上数钱的是傻蛋。”

    “你啥意思,说清楚!”贺光影一个箭步扎出去,抬手就要往敖辉领口抓去。

    不等他的胳膊完全伸展,地藏直接一肘子捣在他胸脯,冷面寒霜的训斥:“没让你动弹的时候别动弹,不然容易受伤。”

    贺光影被怼的往后倒退两步,随即剧烈咳嗽起来。

    面对方才的危机,敖辉完全视若无睹,微微提了一口气道:“王朗,你没想杀我,更没想把我交出去,甚至于你压根不打算告诉任何人这里发生的一切,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咱俩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聊呢,兴许你我能擦出化学反应,研究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他这话基本戳中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我确实没打算把他干掉,更没准备把他上交杨利民或者季会,因为我心里比谁都明白,我和他更像是同类,我们都属于旁人眼中的猎物,一旦敖辉落网,那么我的自由时光也将进入倒数阶段。

    杨利民也好、季会也罢,之所以迟迟没对我们下手,除了没有所谓的“证据”之外,更多的还是希望我和敖辉互咬对啄,他们希望我俩在厮杀过程中吐出来对方的罪状,这样我们哪怕浑身是嘴都很难再解释的清楚。

    可我又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敖辉说中心思,故此场面陷入了僵持中。

    “我知道现在很难为自己赎身,我拥有的你都不缺。”敖辉继续道:“那咱就聊点更实际的吧,如何把你我现拥有的保全下来,我建议你我双双出逃,只要咱俩有一个没落网,甭管是杨利民还是扫H办都别想板上钉钉的撂倒你我,为了表达诚意,我可以充当掩体,先一步现身,完事溜走,你完全可以趁机逃离,如何?”

    “不如何。”我拨浪鼓一般摇头拒绝:“你太滑了,只要下一秒离开我的视线,我再想抓到你堪比登天。”

    “呵呵呵..”敖辉咧嘴笑了:“看来你对我的忌惮程度不弱于我,也不枉你我争斗这么多年。”

    张星宇侧头凝视贺光影:“你刚才说一切都是王攀做的?”

    “是!”贺光影毫不犹豫的点头:“之前我设计暗杀贺家其他直系人员的一些录音和视频不知道怎么被他搞到手,他以此做要挟,我才不得不替他瞒着,我以为我足够聪明,结果没料到..唉..”

    “有瑕疵。”张星宇扬起嘴角。

    “是,确实有瑕疵,不过是你有瑕疵。”张星宇捻动手指头轻笑:“这家公司从里到外清一水你的人,也就是说发生任何风吹草动你都马上能知晓,试问如此情况下,王攀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把敖老狗带进来,并且藏在你的办公室里?”

    敖辉干咳两下开腔:“咳咳,张兄弟我建议你的形容词最好改一下,毕竟我还在旁边。”

    “抱歉,我就当你不存在。”张星宇撇撇嘴,继续直勾勾盯着贺光影开腔:“你到底在替谁干活,又有什么目的?”

    贺光影磕巴一下,像是受了莫大委屈一般扯脖喊叫:“我..我替自己干活啊,唯一的目的就是拿回来贺金山之前的一切,这些你们不是都知道吗?”

    “整家公司将近三四十青壮男子,似乎随时都是备战状态,你真的是在做生意吗?”张星宇眨巴两下眼睛浅笑:“如果你还坚持这样的说辞,我就得看看你们最近的账本和公司运作情况喽。”

    贺光影喉结不自觉蠕动两下,仿佛有点口干舌燥。

    另外一边的敖辉拍着大腿笑出声来:“哈哈哈,小脑就是小脑,一眼便能看出来问题所在。”

    “你演的不错,但还是有走光。”张星宇又转身注视敖辉:“你不光认识贺光影,相处的应该还非常融洽。”

    说罢,他指了指桌面上他刚才啃了几口的苹果,又弯腰从脚跟脚的垃圾桶里翻出一张超市的购物小票,轻飘飘道:“你屋里装苹果的塑料袋上写着瑞发超市,这张小票也是瑞发超市的,需要我念出来上头的清单不?贺光影都替你买水果了,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暗房内有你的存在?我觉得吧,咱还是开诚布公的好好聊聊吧。”

    被张星宇一言戳穿,敖辉的脸上并未出现任何尴尬,反倒很平淡的点点脑袋:“嗯,我俩确实认识,这些天我的衣食住行也是他在照料,不过我要告诉你们,我是被绑票到这里的,你们肯定也不会相信。”

    相比起敖辉的老成,贺光影一下子不淡定了,喷着唾沫星子咆哮:“你少特么信口开河,老子什么时候绑你的?”

    “嘭!”

    他话没说完,地藏上去就是一脚,直接蹬在他肚子上,绷着脸厉喝:“没让你说话时候闭上嘴!”

    地藏这一脚可谓势大力沉,一下子将贺光影干了个底朝天,他趴在地上吭哧带喘的呼吸好半天,才艰难的爬起来。

    “继续往下唠,唠的深一点。”我望向敖辉示意。

    “他们控制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暂时还没有参透,但可以肯定,一定跟你有关。”敖辉转动脖颈出声:“也许有人希望一网兜直接罩住你我,又或者有人企图撬开我的嘴,通过我来检举你的罪证,毕竟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们头狼。”

    思索片刻后,我斜楞眼睛注视贺光影:“该你了,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什么都没做,一直都像是傀儡一般被王攀控制。”贺光影横声回应。

    见狗日的如此嘴犟鼻子硬,我不耐烦的示意地藏:“迪哥,给他上点手段吧...”

    对于贺光影的秉性,我还算了解的,此时的他非但没有往昔那股子巧舌如簧,反倒像个毛头小子一般吵吵把火,这就相当不对劲,能让他产生变化的原因无非两点,要么是他过去的狡猾多智是装的,要么就是他现在在跟我们演戏,甭管哪种情况,他都绝对不会是个一无所知的无辜者,至于他们口中的主谋“王攀”,我刚才也已经给二牲口发过信息,让他立即把人带过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