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全肉的吸乳文|手指快速进出着h

2021-04-24 15:24:4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楼青衣之墓!

“哐当!”

丘陵的上空电闪雷鸣,乌云压境。

而,司徒摘星,夜无宸,柳沾雪的脑海中同样是有着惊雷炸响一般。

楼青衣?

为什

楼青衣之墓!

    “哐当!”

    丘陵的上空电闪雷鸣,乌云压境。          

    而,司徒摘星,夜无宸,柳沾雪的脑海中同样是有着惊雷炸响一般。

    楼青衣?

    为什么是楼青衣之墓?

    这里难道不是楼青衣未婚妻的墓冢吗?

    怎么回事?

    到底是什么情况?

    被鲜血染红的墓碑上,“楼青衣”三个字红的分外刺眼,一笔一划都犹如倒钩尖刺般抓住了几人的视觉神经。

    有琴宛则是手足无措的抱着墓前的那道早已被鲜血染红的身影,“楼主,你振作点……”

    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手忙脚乱的取出一瓶疗伤药,可因为情绪的极度不稳定,手中的药瓶直接打翻在地,一颗颗珠圆玉润的丹药全部洒在血泊中。

    也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直接是闪现到了有琴宛的身边。

    正准备上前帮忙的柳沾雪,司徒摘星几人一怔,来者不是别人,竟是,苏逸辞。

    “苏师弟,你怎么?”夜无宸更是错愕了。

    对方不是在巅峰城的天王台吗?

    苏逸辞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当即从有琴宛的手中接过被利剑贯穿身躯的那人。

    然后,苏逸辞一手扶住对方,一手取出一个小型的木盒。

    木盒打开,里面放置着两枚丹药。

    原本这里边是三枚的。

    苏逸辞眼神暗沉,心平手稳的取出其中一枚丹药放入对方的口中。

    极品治愈丹入口,一阵翠绿色的复苏光影从对方的身上焕发出来,千丝万缕的翠绿色光点就像是一颗颗萤火粒子,朝着对方的伤口处汇集而去。

    接着,苏逸辞扶稳对方,抬手一掌打在其肩膀上。一股绵柔的暗劲入体,那柄贯穿其身躯的利剑随之飞了出去。

    “轰隆!”乌云盖顶,狂风大作。

    众人的头顶上空仿若有着万兽在奔腾咆哮。

    “要下暴雨了,先回神道院……”苏逸辞二话不说,直接托起对方,准备离开。

    也就在这时,一直以来都蒙着对方眼睛的丝带悄然从对方的脸上滑落。

    轻盈的丝带就像是梦幻的纸鹤,渐渐的飘落在地。

    跟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只见遮眼丝带掉落的霎那,对方的面容竟然也随之发生了改变,在几人犹有错愕的目光下,原本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孔,竟是变成了一张绝美,但却苍白的脸庞。

    瀑布般的长发从苏逸辞的臂弯中垂洒,白皙如雪的肤色,如同游丝般的微弱气息。眼前的这张脸,陌生的又令人感到熟悉。

    “这是?”

    司徒摘星,夜无宸,柳沾雪再一次被惊得手足无措。

    几人面面相觑,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浓浓的震撼。

    女人?

    苏逸辞怀中抱着的竟然是个女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向有琴宛,此刻的有琴宛握紧着双手,她咬着牙,眼中含泪,然后用力的点点头。

    “其实,楼青衣早就死了,当初活下来的人是他的未婚妻……萧若影!”

    “哐当!”

    震撼!

    震撼!

    这一刻,九霄上空的雷电仿若要撕裂整个苍穹,众人内心的震骇亦是令全身都为之发麻。

    “你,你说什么?楼青衣早就死了……”夜无宸双目圆睁,难以置信。

    司徒摘星也是双手握拳,他的目光不断在那座坟墓和苏逸辞抱起之人的身上来回转换。

    这也就是说,一直以来,众人所认识的人,并不是楼青衣,而是,萧若影!

    “轰隆!”

    风雷大作,霎那间,暴雨倾盆而下。

    苏逸辞眼神微凝,其沉声道,“先回星象楼再说!”

    说罢,其双手托稳萧若影,身形一动,朝着原路返回。

    身后的几人收起内心的震惊,迅速的跟在后方。

    此刻,每个人的都可谓是心乱如麻。

    每个人内心都是翻江倒海。

    豆大的雨滴砸在身上,就像是那千万的思绪,难以阻隔。

    “为什么会这样?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想要替楼青衣和楼霄殿主报仇吗?”

    路途中,夜无宸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司徒摘星,柳沾雪也是满怀疑惑的看着有琴宛。

    疑问实在是太大了。

    几人根本等不到返回星象楼,他们想要迫切的知道答案。

    有琴宛的脸上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看着前面苏逸辞所抱着的那道纤细的身影,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心疼。

    “与其说她想报仇,倒不如说,她把自己活成了楼青衣的样子……”

    活成了对方的样子!

    很让人触动的一句话。

    位于前方的苏逸辞心神也是隐隐一颤。

    有琴宛含泪道,“她是我所见过的最让人心疼的女人,她根本不用承担这一切。青霄殿的内战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梵天剑派的最得宠的小师妹,更是有一位剑主父亲。她拥有比无数人都要美好的人生,可是……”

    有琴宛眼泪止不住。

    她的声音沙哑,同样令人心疼。

    “如果不想说,就别说吧!”柳沾雪安慰道。

    有琴宛摇了摇头,她无奈道,“当年青霄殿内战,邢霸,邢非寒父子夺权。楼霄殿主战死,楼青衣带着未婚妻逃离,在途中不断的遭遇杀手追击。世人都以为死的人是他的未婚妻,实际上死的那位却是楼青衣。自那以后,萧若影就易容成了楼青衣的样子……”

    “她学楼青衣说话的语气,她模仿楼青衣行事作风,甚至还学他思维进行布局……甚至,就连楼青衣喜欢结交朋友,同朋友喝茶聊天,也学的一般无二。她为了楼青衣而活,她想要为楼青衣夺回失去的一切,想要从邢非寒,邢霸父子的手中,抢回青霄殿……”

    “可她也只是一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女人,她可以回到梵天剑派的。她只要回去,她仍旧会有父亲的疼爱,仍旧会有师兄师姐的照顾。可她却为了死在她面前的未婚夫,把自己的人生也推进了黑暗。”

    “……”

    “轰隆!”

    雷电,就像要撕裂世间的魔兽巨爪。

    暴雨,宛如那坠入人世的无尽悲凉。

    究竟是什么样的执着,才会让一个人活成了对方的样子?

    又究竟是什么样的在乎,才会让一个人到死的那一刻都要回到对方的身边?

    “她太苦了,有时候我都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有琴宛悲伤不已。

    痛苦!

    执着!

    这几年来,萧若影从未当过自己。

    她是一个弱小的女人,可令人却是感受到了无比的震撼。

    “轰隆!”

    暴风雨就像是咆哮的怒兽,不断的冲击在雨中的几人身上。

    苏逸辞身形微低,稍稍为萧若影抵挡部分的风雨。

    尽管服下了疗伤丹,但萧若影伤势却是极重,她似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模糊的视线下,水雾朦胧,她仿佛看到了最为思念的身影……

    “是你来……接我了吗?”萧若影喃喃自语,她嘴角挑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她缓缓的抱紧苏逸辞的脖子,接着无比内疚的轻声,道,“青衣,你不要怪我,我很努力了……是我没用,我杀不了邢非寒,我为你报不了仇……”

    “你,不要怪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