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就蹭蹭 啊 疼,往下边塞红酒

2021-04-24 16:18:2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熹王此时已经顾不上再去追问朱野横那里之事了,因为他看到,那金甲之人已然朝着飞舟这里冲过来了。

他连忙将万灵所的玉符一把拿出,使动之间,身上顿时浮现了出了一头类似猛虎

熹王此时已经顾不上再去追问朱野横那里之事了,因为他看到,那金甲之人已然朝着飞舟这里冲过来了。

    他连忙将万灵所的玉符一把拿出,使动之间,身上顿时浮现了出了一头类似猛虎的虚影。他也不是无有反抗之力之人,有着万灵所的神异生灵保护,哪怕一时收拾不了对面来人,自觉也能保护住自己的。

    他方才如此做时,那一道灵光已然撞在了飞舟之上,这一次冲撞的力量其实远远胜过上回,但却没能一下贯破飞舟,只是令舟身摇晃了一下。        

    这是因为上回是被打了一个猝不及防,而王舟作为一个生灵,灵性力量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身处众军保护之中的时候,自不必要时时刻刻把守御力量发挥到最大,而如今知有强敌来犯,早早有了防备,守御能力自是提升了数个等次不止。

    王咄一击不破,却反能肯定自己这回找对了地方,因为没有其他飞舟能有王舟这般坚固了,熹王必然躲在这里!

    他倏然后撤,在去到远处后,又是化光反冲而来,第二次撞在了飞舟之上,只见飞舟再是剧烈颤动了一次,那灵性外壁之上出现一层流水一般的涌动,光芒闪烁不定,分明是受到了强烈力量冲击的反应。

    这等情形下,只要再冲撞一到二次,相信就可以破开壁垒了,可当他试图再度尝试之时,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警兆传来,本已冲到半途的身躯却是生生刹住,且急骤往旁侧一个横挪,而在他如此做时,整个飞舟轰然腾起了一片如墨色染就的黑火。

    他赤色晶目不禁一缩,因他察觉到,这黑火里面有一种令人极为心悸的力量,似能对他有所侵害。这时忽觉不对,低头一看,见手臂之上有一点黑火沾染,并且此火在一点点的吞吸他身上得灵性力量,他立起另一手往下一抹,霎时就将这黑火削下。

    而这火焰落下之后,却并不灭去,而是飘飘闪闪,到了远处忽地闪烁了几下,就像星火炸裂,猛然一腾,自里出来一个束发系带,五官精致,有着一对猩红双眸的道人,他的外袍不断飘动着,似就是那由一团黑火所塑就。

    王咄凝注着来人,金面具下的神情变得谨慎了许多,没有轻易冲上前去。

    熹王看着外面那些黑火,转头向师延辛,略带一丝急切道:“是英上尊么?他能挡住么?”

    师延辛看着外间,那金甲之人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层次似都高出他们许多,虽在力量变化上面有所不及,方才才是为他们所克制,可他也清楚,那只是取巧的手段,若是正面较量,他们胜算不高。

    英颛从道理上说和他们在一个层次之中,照理也不可能是其对手,可是那一团黑火之中却是给了别样的感觉,他没看错的话,有点像是……

    若是这样的话,局面下来会是如何走向,真的是很难判断了。

    他略作沉吟,郑重言道:“现还难说,只是熹王,我以为此战为避免伤亡,最好不要让其他人插手,我们也要随时做好撤避的准备。”

    熹王对他此言是信任的,他没有追问任何原因,只道:“可以。”他立刻唤来参议,让其令飞舟之内的玄修弟子向外传达命令,让他们在胜负未分之际不许上前插手。

    王咄与英颛对峙片刻之后,心中没了耐心,伸手一按,巨大的灵性力量四面包拢,往英颛所在挤压而来。

    他废除修为之后,现在完全就是倚仗至善外甲的力量,他此刻本质上已是一个造物炼士了。从灵性变化上来说是不如修道人的,但是因为道机变动的缘故,他的力量反而觉得比在修士之时更为强盛,前后完全无法同等而论了。

    英颛的身影在这等灵性力量的迫压之上,身影轰然破碎,化作了无数点点星星的黑色火屑,但是下一刻,那些星屑如有生命一般自发滚动了起来,并往一处汇聚,数息之后,其身影又一次弥合重聚成了原来的模样。

    而在方才那一击的接触之中,王咄感觉自己的力量又被夺去了一点,虽然只是微不足道一点,并且对他而言方去即生,可是这种却是感觉令他不喜。

    但这一次也不是没有收获,他赤晶双眸之中有犀利光芒泛起,习惯性的拿了一个法诀,在心念驱使之下,浑身灵性力量随之涌动,在背后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虚影。

    这是一个通天立地的灵性巨人,阳都之中出现的昊神与之一比,看去也不过是随手可以拿捏的玩具,其伸出两只似能遮天蔽日的手掌,一左一右,向着飞舟所在对合而来。

    英颛身上不断有黑火飘散,但是黑火飘扬愈广,这灵性巨人也就是随之长大数分,这样简单粗暴的灵性运用在此刻分外有用,任何神通变化在其面前都不起作用,除非你能在力量层限上高过或接近,才有可能将之打破。

    王咄此前的斗战方式是以点破面,但是这样虽然有利于穿梭突击,对上一些修道人时也很有用,可是这些黑火很是独特,只要有一点残余,便就能够复回,这样的攻击就没有用了,唯有一气打灭,令其无有可能再是回来。

    熹王神情一变,要是这手掌并合,恐怕不但可将黑火击破,可能连他的王舟都是承受不住,他将万灵所的玉符一催,身外又有一只四翼蝶影浮现。

    此物翅翼一展,一个闪烁之间,整驾王舟霎时遁入了一片虚无之中,这是神异生灵“庇蛹”,可将托庇于自身之物挪至另一个空域之中,并持续一段时间,这也是熹王的保命底牌之一。

    英颛此刻没有了飞舟拖累,却是向后一退,整个人沉入了那黑火之中,此火像是受到了催发,猛然向上一窜,不待巨掌压来,就主动投入了那一片灵性力量之中!

    而这一刻,那两只巨手这时终于是并拢到了一处,指掌之间再无一丝缝隙,天地之中传来一声轰然闷响,灵性冲击力量向两旁溢去,撞在四周围一道道灵性屏障之上,像是风过湖池,荡起道道皱纹。

    这一击之下,如王咄所料,所有的黑火都是被一举倾灭,再也不留半分,连那阻路的道人也是并不见。

    只是下来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巨人身躯之中透着一股诡异的黑色,就像是染入水中的一滴墨汁一般,并飞快的晕化开来。

    师延辛在那片被隔绝的界域内紧紧盯着那一缕黑气,如果说方才他还只是有所怀疑的的,那么现在却是能够肯定了。

    那是大混沌!

    或者说,被心光引入世间的混沌之气!

    修士自身不到一定层次,若以神异力量去攻击这种物事,除了自身心性坚定,法力心光纯粹到无有瑕疵,不然难免是会被其所侵染。

    可是能有这般驾驭混沌之气的,那唯有混沌怪物,可他看得出来,英颛并不是如此,这里面肯定有他所不知道的变化。

    王咄见到黑气往自己巨人深处侵染,神色不禁一冷,当机立断将这一灵性力量化散。

    可是接下来他却发现,那些黑气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化作丝丝缕缕的气丝盘绕在自己的四周围,怎么也挥散不去,并且随着吞噬他的灵性力量,正在逐渐壮大之中,那黑火又有重新燃起之势。

    而他接连用了数种手段,也难将之斥逐利离身,好像这东西与自己已然相融在了一起,金甲之下的脸色一时难看无比,到了此刻,他也终是认识到这是何物了,不禁咬牙道:“幽毒!”

    幽毒之灾一向是此世之内闻之变色的东西,无论什么人沾染上了,都会蜕变成一种被扭曲认知的怪物,至今还没有例外。

    自身牺牲他并不畏惧,可是他绝不能容忍自己对昊族忠诚因此失去,况且现在他也没到全无办法的那一步。

    他举起双指,对着自己眉心就是一点,一股磅礴的灵性力量从他身躯之中爆开,轰然一声震响之后,他整个人爆散成了一团纷纷扬扬的晶屑,而一股强劲的冲击波浪往外撑开,引得周围数百万飞舟结成的晶幕如浪晃动。

    熹王见其人居然自我了断,不觉又惊又喜,可是一时还是不敢确认,他伸手对着上方一指,转头问道:“师上尊,此人可是亡了么?”

    师延辛神色肃然看着上方,道:“他这具世身的确是被舍弃了,可他或许很快还会再回来的。”

    王咄身躯虽是溃败,但他能感觉那一股气息仍在天地之中,这与他所知道的那些上修之能十分之相似,况且这人主动了解自己的,不会没有后手。

    只在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一个温朗声音道:“此人不会再有机会了。”

    熹王回头一看,见一个年轻道人负袖站在那里,其身躯笼罩在一片玉雾星光之内,他大喜道:“陶先生?”

    师延辛也是惊讶,他转够身,双袖一抬,郑重执礼道:“道友有礼。”

    张御点首回礼,他走前两步,看向上方,道:“英道友已然完成了他欲为之事,而余下之事,交由我来处置便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