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换个姿势继续*口述做爰全过程和细节

2021-04-24 16:23:4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妙一真人齐漱溟参拜,“还请道友明示。”

山崎苦笑道:“山黛年幼时,也得佛门看中,一位游走凡尘的罗汉,送来了一本武学功法和一颗丹药,据说是佛祖传法,那丹药也

妙一真人齐漱溟参拜,“还请道友明示。”

    山崎苦笑道:“山黛年幼时,也得佛门看中,一位游走凡尘的罗汉,送来了一本武学功法和一颗丹药,据说是佛祖传法,那丹药也是佛祖用八宝功德池水所炼。”

    全场顿时安静了,一堆傻瓜眼,敢情是佛祖的弟子,这辈份之高,也难怪佛门弟子一个不敬就出事。        

    佛祖的弟子啊,肯定是要成佛的,他们就算飞升成为菩萨,也差得远呢。

    “黛姐,你狠!”

    李英琼竖大拇指,两个,如果有更多的手,一定全送上。

    山黛咂嘴道:“主要是道佛相争,一争就把好处都送上了,但我其实都不想要,一个两个都是麻烦。”

    李英琼揶揄道:“黛姐,我能说,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山黛没好气的说道:“笨蛋啊,这里面全都是因果,避之唯恐不及呢。”

    “哦,这倒也是。”李英琼煞有其事的点头。

    而峨嵋弟子面面相觑,还是齐漱溟说话,“既是如此大因果,我等输的不冤。”

    山崎笑道:“道友又错了,你等何曾输了?峨嵋派如今统领天下修士,你等身为峨嵋弟子,是何等荣光?”

    “大功德是少了,小善之事却数不胜数。”

    “是,确实是劳累了些。”

    “不过这道途虽苦了些,但已没了危险,其中因果正合了那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齐漱溟双掌合十,“确实是贫道等枉自尊大,自以为明天数,却忘了天外有天。”

    “两位的命数,根本不是我等能算透的,因果牵扯至如今,实在惭愧的很。”

    “若非道友一力促成,我等就算早已飞升,我等身上的因果,总有一天也会把我等卷入道佛之争酝酿的劫数中。”

    “到那时,天数已定,我等就算是金仙菩萨,恐也难逃身死道消之恶果。”

    “倒不如如今,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重头来过。”

    “贫道与道友,亦因果可说了,不过道友促成我这两位女儿向道,贫道就以此礼,代家人答谢道友。”

    齐漱溟说着,躬身行礼。

    “不敢当,”山崎不明所以,但不敢受礼,也就拜了回去,“那非是对你齐真人一家,而是整个峨嵋弟子,不过我毁了凝碧崖,也就谈不上有恩了。”

    “嗯,这是笔糊涂账,就不要算了。”李英琼把两人都扶了起来,“你们两个就不要这么拜来拜去的了。”

    “是。”齐漱溟表情平和,但心中叹息。

    他其实是想偷机的,说的是两个女儿,却代家人拜的,而这家人还有一个李洪,那也是与佛门有渊源的。

    原本早该是谢山的弟子,但谢山在峨嵋耽误了十年,他自己原本要转入佛门的,都没有成。

    只是谢山仍然会收他为徒,也会引他入峨嵋,不过此时的峨嵋,却是必须弃佛修道。

    李洪却佛心深重,想以道法飞升,恐怕很难。

    所以,为了爱子的前途,他这个君子也只能耍些小手段,希望利用这一拜,帮李洪与山崎结个善缘,将来让山崎指点一二。

    不得不承认,这位的脑袋确实好使。

    但山崎步步为营,没有给他机会,加上李英琼搅局,让他不能再拜。

    这恐怕就是天意吧,李洪的事只能顺其自然了。

    ……

    眼看恩怨已了,山崎也就带着山黛向众人拱手环礼,告辞了。

    李英琼亲自送两人,袁星也跟了上来。

    她双眼泛着泪水,强忍着才没让其流下来。

    山崎自是发现了,于是心语传音,“别哭,我占卜不出将来是不是会和李英琼相遇,不过你我的缘分未尽,他日李英琼带你飞升,我们自会在地仙界相聚。”

    “嗯,袁星知道了。”袁星抹去眼泪,有了这个盼头,她心中好过多了。

    这时,遇上了追云叟,他向李英琼行礼后,又向山崎行礼。

    “老朽有如今,真得多谢先生。”

    山崎回礼,“客气了,真论起来是我拿您老顶朱梅的缸,我就再送您老一句话。”

    追云叟又行礼,“还请先生指教。”

    “不敢当,”山崎回礼,然后以心语传音,“峨嵋如今已是撑天大树,然枝未繁叶未茂,您老也该多为您那支打算,具体我也不多说,随缘看因果吧。”

    “多谢先生指点。”

    追云叟恍然,再次行礼。

    这次山崎受了半礼,道别而去。

    因为他这话是点醒追云叟在峨嵋培养他的派系,将来也好真正的与东海三仙等抗衡。

    否则等将来峨嵋旧派势力增强了,他这个半路入门的,又怎么能在将来继续操持峨嵋事务?

    虽说可以功成身退,当个闲人,以他的辈分,也没人敢轻慢他。

    但他的那些弟子又怎么办?弟子将来的弟子呢?徒孙将来还是要收弟子的呀。

    ……

    之后,山崎在前,李英琼拉着山黛的手在后,袁星在最后,四人三排一路无声的走出山门。

    山崎打破沉闷的伤离别气氛,“好,就到这里吧。”

    “是啊,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饶是李英琼这么爽朗的,想到这一别,恐几百年都不能再见,心中也不免有些惆怅。

    山崎抬手揉了揉她脑袋,“就你这福缘,我相信我们以后定有相见之时,只是希望别再是为了几两银子之类的事情了,真是坑死我了。”

    李英琼没有甩头抗议,这熟悉的举动令她有些想哭,不过这话听来倒是心中一乐。

    李英琼揉着鼻子,止住了要涌出的泪水,然后一昂头傲娇的笑道:“那与我何干,是先生自投罗网。”

    山黛点头,“说的没错,满大街的,随便一脚就踏入你家这个大坑里呢。”

    李英琼抗议,“黛姐,你家才是坑。”

    山崎轻笑道:“是啊,家里现在都是坑,得回去处理善后,就此别过了。”

    说着就带山黛飞走了,化光而去。

    李英琼气得跺脚大叫,“可恶啊,先生你又偷跑!”

    袁星恭恭敬敬的行礼,默默送别。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