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美妇身上销魂冲刺享受|圆缺1v1沈霜h

2021-04-24 16:29: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黑石山。

阳光火辣辣,永恒炽阳仿佛垂落下来,将大地烤烫得满身脓疮、遍布裂纹,巴洛炎魔发出阴冷的嘶吼,从地底深处爬出来,吵得让人心烦。

“就凭你的力量,也妄想去

 黑石山。

    阳光火辣辣,永恒炽阳仿佛垂落下来,将大地烤烫得满身脓疮、遍布裂纹,巴洛炎魔发出阴冷的嘶吼,从地底深处爬出来,吵得让人心烦。

    “就凭你的力量,也妄想去探查虫蚀通道?”        

    阿兹利尔斯审视着自己实体化的手,熊熊火焰覆盖其上,没有温度的燃烧,发出毕剥之声:“等你父亲苏醒还差不多。”

    “艾拉迪亚不能任由虫蚀通道贯穿,既然老爹陷入长久的沉睡,这件事只能由我来做。”

    奥汀仰视巨大的骸骨与火焰,坦白说:“我已经消化厄瑞与纳托利斯的神格,晋升中等神力。”

    “虽说是中等神力,可你连星界都不曾造访,万千世界里,没有人念诵你的名,你只能汲收艾拉迪亚的信仰,一旦离开这个世界,这点信仰近乎于无。”

    炎狱君主低低的哼一声,想了想,又改口说:“不过倒也没关系,反正你击败纳托利也不是凭借自己的神威,而是仰赖血脉中的力量,带你去虫蚀通道也好,如果你死掉,黑龙应该能摒除他的软弱,变成真正的‘憎恨’。”

    对于这样满怀恶意的“诅咒”,奥汀只能报以微笑、充耳未闻,毕竟老爹曾经叮嘱,阿兹利尔斯虽然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但确实是可以信任的盟友。

    “就让着它一点好了。”奥汀这样想着。

    “既然决定出发,现在就启程。”

    阿兹利尔斯站起来,看了一眼正在远处徘徊,拍打着破损膜翼、浑身缭火的巨龙,对奥汀说:“这怪胎能从炎火的传承中活下来,还不错。”

    奥汀随着炎狱君主的目光望过去,微微点头:“卡恩已让帝国军团的整备,只要我们找到锚点,坦格里安王朝就会立即开始征伐。”

    炎狱君主抬手撕碎空间,位面壁垒在骨爪之下发出痛苦的哀鸣,巍峨宏伟的深渊之门拔地而起,边缘涨落着猩红的能量。

    阿兹利尔斯一步跨入。

    奥汀紧随其后,在这样的位面穿梭中,仅仅是因为时间的不同,也可能导致两人去往不同的目标,他们之间的距离稍一拉远,身影就会变得虚幻,无数个世界在眼前一闪而过,看上去大同小异,茫茫的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一片世界泡。

    阿兹利尔斯懒洋洋的漫步,身体像是大地之上旺盛的燃煤,不时迸发出炽烈的火星,那些闪亮的火星四散逃窜,飞向不同的世界。

    察觉到奥汀好奇的目光,炎狱君主哼哼两声,得意洋洋的说:“我们要找的是虫蚀通道,而非前往深渊本土,这些火星对恶魔同类很敏感,所有被深渊侵蚀过的世界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咔嚓”一声裂响,有世界泡破碎,其中独特的能量如泉水般激涌出来,有些甚至扫过奥汀的铠甲,奥汀没有闪避,看着那因世界损毁而在虚空乱流中留下的虹彩,深深吸了一口气。

    “毁灭才是终极的审美。”

    阿兹利尔斯赞叹说:“最彻底的毁灭造就最高级的美。”

    奥汀还未来得及反驳,就发现炎狱君主的气势骤然膨胀,不再懒洋洋、慢悠悠,而是变得暴烈与凶狠,他在变更方向后即刻加速,越过紧密排列的世界泡,找到自己的目标,没作出提醒和说明,自顾自挤入。

    奥汀没时间迟疑,紧跟着穿透界壁。

    预想中激烈的战斗画面并未出现,阿兹利尔斯阴着脸,冷视着这个世界的破败景象,等到黑龙的女儿出现在身后,才低声说:“这个世界死掉了。”

    奥汀越过炎魔的身体看过去,心脏猛的一顿,她看见尸体的汪洋,浓重的臭味争先恐后涌进鼻腔,惨绿色的血在脚下干涸。

    不远处,无数人形生物堆叠,用空洞眼窟凝视着她,那是在星界中小有名气的阿基里斯鸟人,体长超过十米,光垂下来的翅翼就超过艾拉迪亚人的高度,浑身覆盖着黄中泛黑翎羽,尖锐的喙都被切开,猩红的舌头软绵绵从嘴里垂下。

    整个世界,尽是鸟人的死尸。

    “没见到恶魔的尸体。”奥汀说。

    “我们是伟大的上界生物,怎么会在这种被毁灭后的世界留下身躯?”

    阿兹利尔斯冷淡回应,停了片刻,才解释道:“深渊里有一种名叫‘巴’的虫子,从哪里来,我也说不清,它们能吞食死去恶魔的血肉和灵魂,直到身躯膨胀至原先的数百倍之后才算吃饱,接着陷入沉眠。”

    “在沉睡中,巴虫所吞下的恶魔会重新聚合,形成一位全新的、强大的恶魔,等到这个恶魔成熟,它会撕碎巴虫的肚子,从巴虫身体里走出来,”

    炎狱君主火焰纷涌,张开双臂:“这种熟悉的味道,真是怀念。”

    “没找到智慧生物。”

    奥汀检查之后说:“这的确是一个被恶魔入侵的世界。”

    “没这么简单。”阿兹利尔斯摇头:“物质世界没几个人知道巴虫,你也没听说过,是不是?”

    “是。”奥汀承认。

    “因为正常情况下,我们根本不会带着巴虫到处入侵,即使在深渊里,也只有大领主之间的战争才能见到巴虫的身影。”

    阿兹利尔斯把鸟人的尸体踢开:“这个世界,不是遭遇几个恶魔领主和小恶魔那么简单,而是恶魔军团,一个数量庞大到能够携带巴虫的恶魔军团。”

    “开拓虫蚀通道的那个?”

    “我想是的,三柱神在地狱战场承受着不小的压力,除了虫蚀通道目标,没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再调派一个军团。”

    阿兹利尔斯抬起头,凝视暗沉的天空:“劳动中的恶魔军团,发现了阿基里斯鸟人的世界,无法按捺沸腾的杀戮欲望,将这个地方摧毁了……虫蚀通道,不会离这里太远。”

    一股森然的冷气从奥汀心里升上来,她无数次听到老爹谈论恶魔虫蚀通道的计划,将其视为艾拉迪亚世界最大的威胁,然而她现在却要主动和虫蚀通道中的恶魔开战,将威胁拒却在艾拉迪亚门外。

    一道鲜血淋漓的大幕,将会由她之手揭晓。

    “你在害怕吗?”

    静了一会,阿兹利尔斯用讥讽的声音打破沉寂:“能理解,对于你这样的幼龙来说,恶魔确实是非常可怕的敌人,如果畏怯的话就回去,想办法把恺撒弄醒,告诉那家伙我在这等他。”

    奥汀不作声,原地站定,取出凝聚艾拉迪亚锋锐的永恒之矛,刺入虚空,开始标定空间锚点。

    她是艾拉迪亚的神灵,没有后退的道理。

    坦格里安的军团,即将降临。

    阿兹利尔斯撇撇嘴,似乎有些失望,将目光移向别处,想象着自己和老朋友们即将到来的重逢。

    被毁灭的世界忽然刮起风,像是阿基里斯鸟人濒死时绝望的嚎叫,冷幽幽有些渗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