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弄肿了腿合不拢/轻扫花缝吃水

2021-04-24 16:48:0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房俊对于吐迷度违抗军令、保存实力之举极为恼火,却也相信吐迷度绝不会背叛大唐,其忠心尚可信任。

且不论眼下突厥人将回纥视为叛徒,乙毗射匮可汗誓要将回纥人亡族灭种方消

房俊对于吐迷度违抗军令、保存实力之举极为恼火,却也相信吐迷度绝不会背叛大唐,其忠心尚可信任。

    且不论眼下突厥人将回纥视为叛徒,乙毗射匮可汗誓要将回纥人亡族灭种方消心头之恨,单只是回纥举族内附于大唐,眼下阖族尽在唐军掌控之内,便不容许吐迷度生出一丝半点反叛之心。

    诺大西域之地,早已没有回纥人容身之所,只能托庇于唐军羽翼之下……          

    恩威并施,才能使其彻底依附,而不是朝三暮四、三心两意。

    ……

    房俊道:“若是依吾之本意,此番汝不遵将令,导致此战未竟全功,往后势必西域战局糜烂,定要严厉惩罚,以儆效尤!不过裴长史为你求情,言及回纥人内附,正是人心不稳之际,若对你过于苛责,恐使得回纥人有所误会,认为大唐过于刻薄。”

    吐迷度忙道:“多谢大帅宽宥!”

    又向裴行俭作揖道:“多谢长史替吾美言,此番恩情,不敢或忘!”

    裴行俭摆摆手,笑道:“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非是图谋可汗一句道谢。不过说到底,可汗此番违抗军令乃是事实,造成之后果亦是十分恶劣,若是不予惩处,将军规置于何地?故而,大帅答允任命可汗为安西都护府副将,归于都护府司马薛仁贵节制,各族联军皆归于可汗麾下听命。”

    话说到这里,吐迷度就算再是笨蛋,又岂能不明白房俊之意?

    当即起身,面容严肃的表态道:“大帅这般信任在下,在下心中惶恐。还请大帅放心,在下当率领各族联军追击溃兵,将其彻底歼灭,绝不使其有死灰复燃、祸乱西域之机!”

    说着,抽出腰间弯刀,一手持柄,一手握住刀身,抬起膝盖猛力一磕,弯刀断作两截。

    大声道:“若违此誓,有如此刀!”

    他明白房俊的用意,既然免于惩罚,那自己就势必要拿出一番表现,能够让房俊满意才行。

    眼下房俊最大的麻烦就是那些溃逃的大食军队,这些溃兵群龙无首也就罢了,四处掳掠到底算是小事,可万一被人集结起来,陡然在西域境内发动突袭,那可就麻烦大了。

    唐军兵力有限,自然不可能四处驻扎予以严防,这个时候只能让各族联军群体出动剿灭溃兵。

    当然这也是一个苦差事,可再是辛苦,相比于自己因为违抗军令可能受到的惩罚还是值得的……

    房俊欣然道:“可汗不必如此,只要你忠心任事,大唐又岂会亏待于你?陛下胸襟如海,大唐广纳四方,不会薄待任何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即便是外族之人。”

    吐迷度颔首,深以为然。

    事实的确如房俊所言,大唐无论对待外族降将亦或是内附之人,皆予以信任重用,并无太多猜忌之心。最典型的就是阿史那思摩,身为突厥贵族,却受到大唐两代帝王之信重,先是身在突厥便被高祖皇帝赐予和顺郡王,后来依附大唐,又被李二陛下赐予怀化郡王。

    当年阿史那思摩带领十多万百姓、精兵四万、马匹九万渡过黄河,得李二陛下允许建牙廷于定襄城。其地南为大河,北是白道,土地广袤,水草肥沃,紧扼薛延陀出兵之处。那时候阿史那思摩派使者入谢说:“蒙恩立为部落长,切望世世为国家的狗,守卫天子的北门。”

    可以说,阿史那思摩就是胡族内部之标杆,不知多少胡族都梦想着如阿史那思摩那般内附为臣,得到大唐皇帝之信重,不仅能够继续坐拥重兵,更能够享受大唐的荣华富贵……

    只要你足够忠心,大唐绝无亏待。

    房俊又道:“任命可汗为都护府副将,已然是都护府军事主官之副职,只听命于大都护于都护府司马,可谓位高权重。不过权力越大,责任自然也就越大,希望可汗能够竭诚效忠,勇于任事,为大唐清剿西域溃兵,稳定地方局势。若可汗能够圆满完成,本帅必将亲自向长安请旨,恳请加封爵位。”

    吐迷度慨然道:“大帅放心,在下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知耻而后勇’的道理还是懂得的。之前犯下大错,承蒙大帅宽宥不予惩罚,心中感恩戴德,定会协助大帅肃清西域残敌,不失其祸乱一方。”

    他不仅懂得“知耻而后勇”,更懂得“恩威并施”“诱之以利”,不过他对房俊的示好甚为心动。

    西域胡族内附于大唐者不计其数,但唯有当初突厥贵族受到大唐重视,予以封赏,余者皆不过是仰大唐之鼻息而已,根本不在大唐目光所及之内。若是能够成为安西都护府武官第三,大都护、司马之下官职最高者,足矣彰显回纥之地位。

    更何况若是自己当真办事得利,房俊向长安请封赐予自己爵位,那可当真是因祸得福了。

    众所周知,大唐素来有“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之调侃,说的就是官职可随时调动,升迁任免时有发生,但爵位却是一旦授予,除非犯下弥天大错断不会收回。

    身有爵位,在大唐就是人上人,可享受无数尊贵待遇。

    可如今大唐立国已久,爵位又是非战功不授,所以即便是汉人想要获得爵位亦是难上加难,更遑论一个外族人,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越难得,自然越珍贵,故而外族人对于大唐之爵位已然不能用趋之若鹜来形容,简直就是望眼欲穿……

    裴行俭道:“所为‘穷寇莫追’,盖因人一旦陷入绝境便会爆发处超凡的战力,如今大食溃兵一路向南溃退,但是缺衣少粮却根本无法回到大食国内,必然滞留西域,相互间互为倚靠,盘踞求生,甚至有西域胡族暗中予以资助。故而可汗切莫大意,肃清残敌固然重要,但也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若房俊率军返回长安,安西军必然势单力孤,吐迷度统御的各族联军便是重要的辅助军力。万一吐迷度被大食溃兵偷袭导致损兵折将,西域之局势将再度陷入危机。

    所以他郑重出言提醒。

    吐迷度自从进了屋子,就好似点头虫一般,连连颔首:“裴长史所言甚是,在下定然加倍小心,绝不贪功冒进。”

    对于裴行俭的提醒,他自然是深有感触,颇以为然。之前就是因为有意保存实力,所以在疯狂逃命的大食溃兵面前吃了一个大亏,岂能再犯一次错?

    ……

    待到吐迷度一身轻松的走出去,房俊道:“回头你叮嘱薛仁贵一番,固然要借助吐迷度之力来清剿溃兵,却也要小心提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旦局势有变,即便回纥族人尽在安西军控制下,亦要谨防吐迷度反戈一击。”

    胡人不懂教化,不知礼义,只信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一套,冬季风雪肆虐之时抱团取暖,甚至将老人和孩子放在最外围来尽量保护青壮年,可见为了生存可以牺牲一切。

    万一突厥人不甘寂寞,就算明里不敢悍然出兵侵略西域,可暗地里耍弄手段收服吐迷度对大唐反戈一击,是完全有可能的……

    裴行俭颔首:“稍候吾便叮嘱薛司马。此间局势已然如此,料想短期之内不至于有太大之变故,不知大帅决定何时率军回京?”

    房俊对此自有打算:“自然不能大张旗鼓的班师回朝,否则消息传出,关陇叛军必然加快猛攻皇城,万一东宫六率力有不逮导致皇城失陷,岂不弄巧成拙?且此去长安数千里之遥,步卒行动迟缓,万万是赶不及的,若是如此,还不如坐等东征大军能够及时返回。只能率领骑兵日夜兼程潜行而回,出其不意的抵达关中,与东宫六率里应外合,挫败关陇叛军之逆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