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接吻时男生总顶我

2021-04-24 17:15: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这面古镜,只映照出人祖的身影,对面的众祖身形竟都无法映照在古镜上。

“人祖你先冷静。”泥祖心有不忍,想说点什么……但又感觉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

这面古镜,只映照出人祖的身影,对面的众祖身形竟都无法映照在古镜上。

    “人祖你先冷静。”泥祖心有不忍,想说点什么……但又感觉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会显得虚伪,于是他又默默闭嘴。

    巨人之祖目光阴沉下来,他原本想带着一群祖来逼人祖妥协,但没想到人祖的状态很不对劲,竟然想要当场表演陨落给大伙助兴。        

    “人祖你好好想想,你若陨落整个人族可就没人庇护了。”巨人之祖沉声提醒道。

    正因为有人祖的庇护,九界中一些极端成员才没有直接对人界出手。如果失去了人祖,那人界会变成什么样,他也无法保证。

    “若是你真想结束一切,那等撑过这一纪元的大劫。我保证会庇护人族周全。”巨人之祖在威胁完后,又补上一个保证——下个纪元,他要争取成为九界之主。等新纪元后人祖再陨落,它趁机占据人界,一举数得!

    待他成为九界共主的那一天,按约定庇护人族并无不可。

    但他话音刚落,那种‘祖陨落’的悲鸣声更加清晰起来。

    不过悲鸣之声的源点,却不是眼前的人祖位置。

    冥祖一愣:“???”

    “这悲鸣之声的起源处是……陨星界?”泥祖稍稍感应后,瞪大眼睛。

    它不敢置信,又仔细辨认了一番。

    但不管他确认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悲鸣声源自陨星界。

    这次为众祖助兴的,是陨星之祖这尊最古、最强的祖!

    “不可能!”巨人之祖语气都不受控制,差点原地蹦起。

    被他视为‘九界之主’最大对手的陨祖这么突然逝世,巨人之祖不敢相信。

    陨星之祖哪怕被机械之祖的秘法重伤,但它的实力底子还在,又回到了它主宰的陨星界……怎么可能轻易陨落?

    而且,还有元素之祖陪着它一起。哪怕出了意外,也是双祖的战力!

    怎么可能连‘求救信号’都没发出,就陨落了?

    “元素之祖呢?快联系元素之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巨人之祖焦急道。

    【人道之剑】的方案,需要九界九祖齐心协力才能催动——不过以往,人祖都是凑数打酱油的。

    所以真正执行方案,九界八祖也够用。

    再考虑到祖的实力每纪元都会有所提升,特别是这次元素之祖也抵达了祖的天花板层次,那九界七祖说不定也能勉强激活人道之剑的效果!

    所以之前‘眼魔之祖’陨落时,众祖还能勉强保持冷静——哪怕失去了眼魔之祖,哪怕人祖继续打酱油,余下的九界七祖撑一撑,应该也能将这个纪元撑过去!

    但没想到,陨星之祖竟然也紧跟着逝世,这完全不按剧本来。

    “不行,联系不上元素之祖……整个陨星界都被屏蔽了。”冥祖缓缓道,她和元素双祖中的蛇女有一些交情,但现在她根本无法联系上元素之祖。

    “黑潮开始淹没陨星界了,怎么会这么快?”巨人之祖感觉整个九界的故事剧本似乎都暴走了,处处都在暴炸,完全不按路数发展。

    以往哪怕某一界在面对邪能界失利,黑潮想侵和九界任何一界,都得先冲破九界整体的共同防火墙。但这一次,黑潮避开了九界的共防,直接针对一界入侵。以往几个月甚至数年才能完成的黑潮污染,现在瞬间就能完成。

    这怎么顶的住?

    “人祖。”巨人之祖望向人祖,此时的九界的危机已经和初次九界纪元的大劫相似:“你好好考虑,哪怕不为了自己,你也要为自己界内的人族留好退路。”

    “退路吗?”人祖的声音缓缓道……仿佛真的被巨人之祖打动了一样。

    泥祖望向人祖位置:“抱歉,人祖。是我这边的研究进展太慢了,如果我这边的研究能再快一步,说不定你就能看到一个美好的未来。”

    “不用自责,泥祖大人。在我看来,你已经是九界众祖中最有责任心的一位了。”这时,莫逆神祖的声音响起,他上前一步轻轻拍了拍泥祖。

    泥祖疑惑地望向莫逆神祖——这位新神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感觉他像是站在人族的立场上和他对话一样?

    说起来这位莫逆神祖身份也很复杂,它本是眼魔族的精英,后来转投神族成为护族法王,最后又一步成为神族的新主。

    “原来如此……泥祖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众祖中,唯独你为人族考虑。这份心意,我们人族不会忘记。”人祖的声音回道,她就像是在附和莫逆神祖的话。

    她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以神祖为主心骨。

    巨人之祖听到这段对话,心中一紧——怎么感觉人祖和神祖间,也有不俗的关系?

    什么时候在九祖中垫底的神祖,竟和多位祖都打好了关系?

    元素之祖为他助拳,机械之祖与他结盟。

    明明一年半前,为了对付那颗‘人类行星防御’都需要他巨人族出面,为神族拉关系,请其他族来助神族一臂之力。

    结果不知不觉间,神祖和多位祖暗中拉起了关系网?

    正当巨人之祖琢磨着神祖和众祖关系时……轻纱后的烟雾散去,露出了体态修长的人祖真身。她掀开轻纱,直接出现在众祖面前。

    人祖个子极高,接近两米六。

    许奇寂的莫逆神祖小号,只到她膝盖高度。

    “好高。”许奇寂压力山大。

    “比我真身还高,这么大只啊。”女武神的尾巴轻轻扫动。

    人祖来到莫逆神祖身边,蹲了下来。从这个角度,她那张绝美的脸终于显露在许奇寂的视线中。

    这又是一张会令许奇寂一见钟情的脸——如果说巨人界中那位宇航服少女莉娟是少女版的画眉,那么眼前的人祖就是成熟版本。

    许奇寂:“……”

    这一刻,许先生心情复杂。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这位‘人祖’女士。

    甚至,他内心还有些娇情的感觉到‘欺瞒’感。

    他承认自己娇情,但那种有目的性被安排的感觉,总会令人失落——这种安排的感情是没有爱情的啊!

    “从你的表情来看……我敢肯定,水滴先生你肯定误会了什么。”人祖依旧用她缓慢的节奏缓缓道,那面古镜也移以她的身后。

    此时,镜中除了她外,还多了一道身影。但不是莫逆神主的模样,而是许奇寂的身影——不过这一幕,只有人祖以及面前的莫逆神祖个体能看到。边上的众祖依旧只能从镜中看到人祖的背影。

    女武神:“???”

    为什么照着‘莫逆神主’的模样,却显出了一位人类男子形象来?

    还没等她多想,人祖已经伸出手来,一把将莫逆神祖的身体抱起,拥入怀中,亲昵地用下巴在许莫逆神祖头上蹭着。女武神的尾巴被人祖牢牢抱住,差点被她的巨力挤断。

    “初次见面。”人祖缓缓道。

    许奇寂:“……”初次见面有你这么亲昵的?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人祖的语气稍稍加快了一点点。

    “这位是神界的新祖莫逆之主。”巨人之祖突然不解风情的插嘴,同时对着莫逆之主道:“神祖,我们已经没时间了,你劝劝人祖吧。别忘记你的神界也需要她的帮助。”

    虽然不清楚人祖和神祖间到底有什么关系,看起来这位新神祖也是一脸懂事的样子。

    但既然人祖对神祖有好感的样子,正好让神祖好好劝劝人祖,用用‘美男计’也无所谓。

    “你也和巨人之祖一样想让我出手帮忙吗?”人祖用力抱着莫逆神祖的水滴身躯:“那就将你的真身召唤过来吧,让我看看她选择的对象。”

    女武神心中一动。

    真身,她终于要看到莫逆之主的真身了?

    “你叫我奇寂吧。”莫逆神主小号出声道:“事后,我也需要你好好和我解释一下。”

    人祖和画眉之间的关系,他要了解清楚。

    “好的阿寂。”人祖用慢放的语气道——事实上不用多解释,等许奇寂的真身一降临,就会明白她和人祖的关系。

    巨人之祖心中焦急,恨不得自己代替神祖,来劝人祖快点行动起来。

    “和元素之祖间连上信号了!”正当这时,冥祖用莫得感情的语气道:“元素之祖,你在哪?”

    “我在~”元素之祖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骑着鳄鱼的蛇女元素之祖跨界降临。

    她的身上,似乎有战斗过的痕迹。

    “陨星界发生什么事了,陨星之祖怎么陨落了?”巨人之祖见到元素之祖,急忙询问——今天的变化太多了,他内心的急躁情绪无法压抑。

    但在急躁的同时,又有一种‘愉悦’的莫名其妙感觉,不断涌上他的心头。

    “陨星之祖陨落了?看样子你们比我更早一步接收到信息啊。”元素之祖娇笑道。

    “别开玩笑了,你不是和陨星之祖在一起吗?”巨人之祖恼道。

    “好吧……那就不开玩笑了。”元素之祖的声音切换,换成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陨星之祖是被六位邪能界的杀手埋伏,然后又被烧烤人之祖背刺,当场陨落。”

    说话间,元素之祖的身形分裂开来,分化为蛇女、鳄祖以及齐伊珊+功德之门。

    许奇寂的真身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人类?

    “镜子中的男人,这就是莫逆之主你的真身?”女武神也控制不住情绪。

    她猜测过许奇寂很多身份,但没想到他会是一尊人族。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渗透到眼魔族中,最后又被神族选中,最后化为神祖。这过程得多曲折?

    “元素双祖呢?”冥祖皱着眉头,问道。

    “放心吧,他们还不算陨落。不过,需要我不断提供能量维持她们的存在。”许奇寂转头望着冥祖,回道。

    “那就好。”冥祖听到这里后,点了点头,竟然就这么接受了!

    许奇寂舒展身躯,来到人祖的面前——好高,这么高的人祖,他感觉自己应该驾驭不了。

    “陨星之祖被你解决了?”人祖歪着脑袋,缓慢问道。

    “算是吧。”许奇寂点头。

    “看来,你没有选择‘为九界献身’这种天真的路线。”人祖抱紧莫逆神祖:“那我就放心了。”

    对面,巨人之祖感觉气氛很不对劲。

    他缓缓后退了几步。

    但机械之祖却突然起身,将他拦住。

    元素双祖的躯壳,也飘了过来,和机械之祖形成包围之势。

    泥祖:“!!!”

    这又是什么展开?

    “机械之祖,你疯了不成?泥祖,冥祖……跟我来。神祖和人祖的状态很不对劲。我们先离开人界!”巨人之祖沉声道。

    冥祖略一思索:“我~”

    “不要动,冥祖女士。”许奇寂突然出声道。

    下一刻,冥祖的身体僵硬在原地,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无法动弹。

    “果然,元素之祖、机械之祖、神祖那边都突然出了意外,眼魔之祖和陨星之祖又突然陨落……那我身上是不是也有你的后手。”冥祖语气没有感情波动。

    许奇寂憨厚一笑,然后又对泥祖道:“泥祖大人请放心,你是众祖中唯一心系人类,愿意为人类做事的祖,您只需要旁观就好。”

    泥祖:“但是,想渡过纪元大劫,我们需要九界九祖的力量。”

    “就算需要九界九祖的力量,泥祖大人也应该站在我这边。”许奇寂嘴角上扬:“除了泥祖大人和巨人之祖外……其余的祖都已经是我的力量了。”

    泥祖:“!!!”

    元素双祖浮在半空;莫逆神祖祭出神祖救世剑;机械之祖露出银甲仙子核心,面带笑容——三分之一的祖已经站在许奇寂身后。

    紧接着,一道虚空直接通往人界,从中竟然流露出‘眼魔之祖’的气息!刚陨落不久的眼魔之祖,此时被心魔女士操纵着,成为合格的工具人。

    再加上紧接着‘神祖’的人祖,明显也和许奇寂有关系。九祖中,他们一方已经占据五祖。

    “陨星之祖已经陨落,不过很快新的陨星之祖就会诞生。新生的陨星之祖,也会是我的人。”许奇寂补充道。

    他已经转移了银甲仙子的二师弟过来,由他继承陨星之祖的‘祖位’。

    银甲仙子一系,几乎个个都处于武神巅峰。只要继承祖位,稍加磨合就能发挥出祖级的战力。

    “除了巨祖外,也只有泥祖你了。”许奇寂坦诚道。

    至于冥祖,受限于‘骷髅小号’的限制,身不由己——以冥祖的实力,想破开限制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她不能这么做。一旦她在这个时候强行破开限制,就等于是站到了许奇寂的对立面。此时的她,只需要保持沉默。凭着她和人祖的特殊交情,只要她不跳到对面立场,就不用担心安危。

    泥祖:“……”好家伙!

    九界九祖除了他外,就只剩巨人之祖一个光棍了?

    “我会保持中立。”泥祖转头不忍去看巨人之祖。

    他这个时候保持中立,就等于是丢弃了巨祖,让他彻底单身。

    “你太疯狂了。”巨人之祖盯着许奇寂:“你这么做会毁了整个九界。就算你通过取巧的方式掌握九祖力量,但没有九祖齐心布阵,你怎么对抗纪元之末的大劫。你根本不知道,纪元之劫的背后隐藏着的那个可怕存在。凭你和人族,覆手间就会被毁灭干净。”

    “九界被毁灭,却不代表人族会被毁灭。”许奇寂微微一笑。

    巨人之祖:“???”

    “你只知道九界的存在,那有没有想过在九界之外……又是什么世界?”许奇寂随手在虚空中轻点。

    “九界之外,自然是代表着阴影的邪能世界。”巨人之祖沉声道。

    许奇寂被梗了一下:“那么在邪能世界之外呢?”

    “邪能世界之外……你想说什么?你还能接触邪能世界之外的世界不成?”巨人之祖嘲讽道:“异想天开的家伙,像你这样白日做梦的家伙,我见过太多太多了。”

    许奇寂:“……”铁汁,你将话都堵死了啊。

    “差不多了。”对面,巨人之祖突然收敛嘲讽的表情:“既然你不想给我退路……那么。”

    “那么你就要转身投入邪能界,反正横竖已经没有路可走,对吗?”许奇寂突然接过了巨人之祖的话茬。

    ——巨人之祖的副脑还在他手中,在宠物世界里呆着。每次巨人之祖内心波动较大时,许奇寂就会有针对巨祖的专属读心术。

    巨人之祖瞪大眼睛:“!!!”

    “上回借冥祖的世界进入邪能世界后,你手中就多了一条‘退路’吧。联系邪能界的那一位,叛敌的退路。这真是超出我的预料,没想巨祖你这种浓眉大眼的祖也会叛变九界呢。”许奇寂露出洁白的牙齿。

    “你在读取我的内心?”巨人之祖收敛自己的情绪:“不过你这点小手段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再怎么读心和预判,也已经无法改变结果。就在刚才,他已经成功联系上了邪能界的那位至尊。

    他以自身为坐标,强行开启一条和邪能界相连的通道,可以直接召唤那位至尊进入九界。

    继第一个纪元后,这位至尊将再次进入九界内部。

    到时候,面前的这个人类小丑和所有的祖,没有‘人道之剑’和九祖阵法,注定无法抵抗,将灰飞烟来。

    通道被强行开启,一道恐怖法形容的气息从对面涌来。在这道气息面前,连祖这种存在也变得弱小,这是比祖更高一个层次的怪物。

    “人祖,动用人界权限阻止它。”泥祖急忙叫道。

    现在,只有人祖能阻止这个通道的开启。

    “人祖权限吗?对了,我差点忘记这事。”人祖缓缓道,然后她微微弯腰,牵住许奇寂的手:“人祖权限,我就交给你了。”

    哗~她那两米六的身躯化为光粒子,融入到许奇寂的身体中。

    齐伊珊一愣:“咦?这是要和我抢地盘吗?”

    “放心吧,这是类似传功的过程。”对面的古镜中,依旧显化着人祖的影子:“你们所见到的人祖,是她强撑着的最后一口气和执念,结合人祖权限、法则之力所化。真正的人祖……早就陨落。”

    “陨落后呢?”齐伊珊问道。

    “这就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我只是人祖的本命法器。不过按我猜测,陨落后的人祖碎片,可能一部分化为心魔,一部分四散开来诞生不同的个体,又有一部分好好享受属于她的人生了吧?”人道镜的器灵柔声道,她一边说着自己不清楚,一边又像在剧透一样。

    齐伊珊若有所思:“所以,一部分化为阿寂了吗?”

    说话间,许奇寂已经继承了人祖的权限、法则、力量。

    “我可不是人祖化身……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男孩。”许奇寂笑着用念力摸摸齐伊珊。

    “快,快动用人祖权限!”泥祖在一边急道——这个时候还讲什么废话呀,继承了人祖权限,那就快用起来呀!

    “泥祖不用担心。”许奇寂笑着安抚炸毛的泥祖。

    然后他运转人祖权限……撑大了巨人之祖鼓捣出来的通道。

    泥祖:“???”

    巨人之祖:“???”

    有了人祖权限支撑后,通道更加完善。很快,一位面貌温和的男子从通道中出来。

    他一现身,泥祖和冥祖脸色一变,回想起了一些痛苦的回忆。第一个纪元时,他们这些祖,可是差一点被对方全灭。最终借着人族的牺牲苟活下来,却也因为重伤的原因,长期处于沉眠状态,直到这个纪元伤势才稍稍好转。

    这面貌温和的男子,为他们这些祖留下的心理阴影至少有两百层楼高。

    “至尊,我愿降。”巨人之祖见这位温和男子终于现身后,咬牙抛弃自己的尊严,愿意臣服。

    “嗨~末先生。”许奇寂笑着摆了摆手。

    “嗨个屁。”末先生抬头望天:“我还以为你不属于九界,是界外生灵。如果知道你属于九界,我就不会这么急着开启这个纪元的终结。说实话,我们现在见面很尴尬的,你我的立场怎么办?”

    许奇寂:“……”

    泥祖:“???”为什么许奇寂会和这位至尊很熟的样子?

    巨人之祖:“!!!”我是不是错误的打开了坐标?

    连人祖古镜中的器灵也一脸迷茫。

    她也根本没想到,许奇寂会和邪能界的至尊对等交流,就跟老熟人一样。

    “或许,我和末先生可以坐下来聊聊。”许奇寂笑道:“首先我们聊聊自己的‘目标’会不会有冲突。”

    “你的目标是什么?”末先生摘下眼镜,轻轻擦着。

    “保全人族,另外还有泥族的善良。后来又接了个任务,所以九界九祖的名额,如果能保留下来的话就再好不过。我的朋友需要九界九祖的名额,让自身更进一步。”许奇寂淡定道:“那么末先生你的目标是什么?”

    “将整个九界融入到阴影界,炼化为一体。到时候,我应该就能打破九界和邪能界的束缚。邪能界对我来说像牢笼一样,呆着并不舒服。”末先生缓缓道来。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末先生我们之间可以合作。”许奇寂摆了摆手指:“我成为九界之主,然后将祖的位置分别交给银甲仙子她们。下一步,我和末先生合作,看看我们俩能不能将九界和邪能世界整合,化为一个整体。从而达成末先生的想法。”

    有些事情,根本不用打生打死,如果能坐下来好好谈谈,说不定能很简单的合作。

    “如果失败呢?”末先生重新戴上眼镜。

    “如果失败,那末先生给我一点时间……我的朋友们突破后,我将九界大部分生灵迁走。到时候整个九界都交给末先生处置。甚至如果末先生相信我的话,等我完全掌握长生之道后,直接试试带末先生前往九界之外。”许奇寂感觉自己果然是门精。

    最终的底牌还是得看奇迹之门,看看这创造奇迹的门能不能带着末先生这位被束缚、限制的个体,进入到九界外去。

    “反正用不了多少年的时间,末先生我们完全可以一个个方案尝试不是吗?”许奇寂自信道。

    他彻底掌握自己的‘永动长生法’用不了多久时间,一年半载后他就能直接开门试试带末先生去九界外浪一圈。

    “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那么在此之前,为了我们间的合作,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吧。”末先生伸手,抓向巨人之祖。

    巨人之祖已经是许奇寂成为‘九界之主’之路上最后的障碍。

    解决了巨人之祖后,整个九界的规则和祖之道,许奇寂都能去接触……本体去学习,小号去琢磨,要么结盟共享祖的法则,或是用契约的方式掌握祖的道。

    集齐九界的道后,他这‘九界之主’就名副其实。

    “至尊,我可以放弃祖位,我可以协助许先生掌控巨人族。”巨人之祖彻底绝望,但还想着保住一命。

    “掌控巨人族也用不着你协助哦。”许奇寂微微一笑:“巨神号是我的小号。”

    巨人之祖:“???”

    我日您个板板,你这家伙在九界到底有多少个小号?

    ……

    ……

    时间飞逝。

    距离许奇寂和末先生正式签订合作合同,已经过了一年半多的时间。

    许奇寂算了算,自己一觉理来时已经是‘三年后’。而现在距离那天的一觉醒来,又过了三年多的时间。

    九界和末先生间的合作已经走上正轨。

    除了泥祖、冥祖两尊祖位外,其余七个祖位许奇寂按约定,交给银甲仙子的师兄妹们。祖位数额暂时不够,但问题不大。

    银甲仙子日夜泡在宠物世界中,还真让她领悟出了一条长生法来。等她踏出自己的长生道后,占据的‘机械之祖’位置就能空出来。依此类推,并不用担心祖名额的问题。

    在许奇寂这位正规‘九界之主’的配合下,末先生的世界和九界正在接触,两者形成‘共存’的融合,目前进度喜人。

    就算九界和邪能界无法彻底整合,许奇寂也足以动用‘奇迹之门’的力量,然后让末先生开个小号,他带着末先生的小号前往九界外逛逛。这一年多时间来,末先生心态都变得祥和了许多。

    夜深人静。

    许奇寂和画眉躺着欣赏星空。

    除了画眉至今还能生下小许外,夫妻间依旧保持着甜到发腻的感情。

    “天空的防御层似乎快要到期了?”画眉望着天空中依旧存在的防御层。

    本来防御层还能坚持个几年的,但上回的五祖混战影响到了防御层……让它的层数急剧缩水。

    撑了一年多后,再也撑不住,快要消散。

    “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话说……防御层快消散时,阿蟹应该会出现吧。”许奇寂捏着下巴。

    他有三年的记忆,还在阿蟹那里。

    砰~正说话间,天空中的防御化为流星雨,洒落一地。

    所有生灵都抬起头,望着这场全世界都能看到的豪华流星雨。

    【嗡~】许奇寂怀中,《点名册》猛的亮起。

    “怎么回事?防御层怎么提前了这么多年消散了?我说寂啊,你做了什么?还有你现在到什么境界了?至少……圣域境界有了吧?圣域境界配合点名册的能力,勉强够你开启集体传送,将你母星上的人族安全转移。”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从《点名册》中响起。

    声音中有着担心,还有些伤脑筋的情绪。

    “是阿蟹吗?”许奇寂笑着轻点《点名册》:“放心吧,我这里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境界的话,我现在换成九界外的算法……应该是长生大道级别?兼职九界共主。话说两年前,我还在九界外渡过动显过圣的。你没看到我吗?”

    “我这三年多时间被关小黑屋补习了,还没来得及出来。”《点名册》上响起了阿蟹伤心的声音:“要不是你这边的防御突然崩溃,我都无法与外界沟通。”

    “干的不错,三年时间就突破到长生者级别。不愧是曾经头铁向我哥哥挥拳,说要守护我自由的男人。对了,你上次和我赌输了后,还有一个惩罚没完成。说好了你输了的话,得去向我哥哥告白的,回头有机会补上啊。”阿蟹传来一阵咯咯咯的母鸡笑声。

    许奇寂:“???”

    “那么,九界外见。等我从小黑屋中出来,我将三年的记忆还给你。”阿蟹的声音变的遥远起来:“玩个游戏吧,在九界外找到我的话……我就借你一件法器。你和画眉肯定在努力造人命案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