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电影院被陌生人摸出水|首长,好大,不要了

2021-04-26 09:09:3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僵持,凤辰觑了闻宴一眼:“闻山长?”

闻宴屏息,道:“站好!”

白锦玉这才乖乖站好,继续刚才的忏悔:“我劝大家也不听,当时情急所以才说了那样失礼

 僵持,凤辰觑了闻宴一眼:“闻山长?”

    闻宴屏息,道:“站好!”

    白锦玉这才乖乖站好,继续刚才的忏悔:“我劝大家也不听,当时情急所以才说了那样失礼的话,其实我心里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真的是情急!还望……还望各位前辈看在闻山长平安回来的份上,原谅我那些悖逆的话。”        

    几个长者面面相觑,半晌,最年长的二脉家主道:“娘娘言重了,我等岂敢不释怀?”

    白锦玉刚觉得这句话好生讽刺,二脉家主忽然话风一转,语气软了些:“但不管怎么说,你的确做到了承诺,营救出了山长和闻氏门人。这确实不容易,我等当谢的还是要谢!”说着,尽管不是什么好脸色,但还真的给白锦玉拱了拱手。

    其余人等也跟着他拱手,尽管他们只是意思一下,但白锦玉还是受到了剧烈惊吓,赶紧一一回礼口中连称:“岂敢岂敢!”

    “好了,说些该说的吧?”闻宴再次问白锦玉。

    白锦玉木怔住,该说的?什么该说的?难道刚才说的都不是该说的吗?

    她不过是昨天才见到闻氏这些家长,也就和他们说了几句话,过程也不长,该道歉的也道歉了,哪里还有什么该说未说的?

    细细思量确定后,她朝闻宴摇了摇头:“没有了。”

    闻宴滞了一下,脸上一划而过无语的表情。

    白锦玉不知其意的无辜,这时,凤辰的声音钻入了耳朵:“你解释一下当年借走闻氏家印的事吧!”

    白锦玉大震,十来位长者的脸上也齐齐露出惊诧和探询之色。

    关键,她明明是偷盗了闻氏家印,可是凤辰居然当着大家的面称之为“借”……

    她一头汗地看向闻宴,闻宴对上她的视线,道:“说吧!”

    家主长辈们纷纷道。

    “对,给你个机会你今天把当初偷窃家印的原委通通说清楚!”

    “你坦白出来,到底拿去干什么了?”

    “是不是当真为了眼前这个男人,受了他什么蛊惑?”

    所有人都一齐向凤辰看来,不仅看来,而且目光极其不善,仿佛都已认定白锦玉就是为了他才干出这出卖师门的事情,只差她亲口承认而已。

    “这……”白锦玉看向凤辰,她偷盗闻氏家印是的原因牵涉当今圣上得位正统与否,这种事情哪能随便到处说?

    犹记得当年闻正严赶她出翠渚的时候曾经问她,何时能说出偷盗家印的原因,她当时说可能要一年以后。但如今七年已经过去了,她掂量这事还是不能说。

    “你看他做什么?”闻宴怒声道。

    几名老者当即摇头,有人对着面如冠玉的凤辰道:“晋王殿下好手段啊,不论什么性子的人都能管教得服服帖帖。”

    白锦玉脸色发苦,张了张嘴又闭上,真是百口莫辩。

    “你说吧,”凤辰侧身向讶然的白锦玉,宽慰道:“无事。诸位前辈都是德高望重的名士,必定不会外传,告知无妨。”

    白锦玉嘴唇嚅了嚅,仍然十分犹豫。

    凤辰道:“你想和他们冰释前嫌,就要开诚布公。你说出来,我也想听听。”

    凤辰的声音温润柔软,循循善诱,还说自己也想听,委实春风化雨……所有人在这一刻似乎都有点明白了什么。

    凤辰的话点醒了白锦玉,她忽然意识到要解除翠渚对她的怨恨,机会就在当下!错过了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

    她点了点,遂将传位诏书上没有御印,她当年无意间撞见金奉烈和宁王密谋,欲以此事发动政变。宁王拿北境十四州作为许诺,要金奉烈里应外合助他成事,包括她自己被闻正严废去武功、流亡铎月等等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白锦玉道:“我知道偷盗家印罪该万死,但是宁王的企图实在祸国殃民。当时我所处的那个阶段,又确实可以凭一己之力、最小的代价扼杀他们的阴谋!我……当时也狂妄,以为盗出家印及时归还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可谁知……谁知我的母亲竟将家印暗中扣下了……”

    后面亲情沦丧的事情白锦玉说得极其简单含糊,所有人从她的语气言辞中都能听出来她不想提及。

    闻宴已经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凤辰也是第一次听说到她盗取家印的完整事由和经过,也是第一次知道宁王在七年前就已经准备起事,并以国土为酬要外邦相助。

    凤辰目中情思涌动,半晌,他面向翠渚的家主和长辈,道:“若单看她盗取家印的举动确实罪无可恕,但如果易地而处,与国乱失土、祸害百姓相比,换作是我,恐怕一定会和她做出相同的选择。”

    所有长者默然,默然中用一种崭新的目光看着白锦玉。

    闻宴先打破了沉默:“庐州闻氏以保境卫国、爱民恤物为家风,白锦玉盗取丢失家印确为悖逆之举,但终究以她一人之罪免除了一场血雨腥风,诸位今日得知一切前因后果,就此释怀吧!”

    白锦玉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闻宴,他是在、是在为她……求情?

    心中情涌,眼中模糊,白锦玉鼻子一酸,豆大的眼泪夺眶滚下。

    良久无人接话,王楚然摇了摇穆夫人的手臂:“我就说什么的,她一定是有苦衷的,你看……原来是这样,穆夫人你看在她的初衷是为了十四州的百姓免于战苦原谅她好不好?”

    穆夫人仰首深吸了几口气,没有说话。二脉家主一旁叹了一声,痛心地对白锦玉道:“你当时为什么不早说呢?你以为我们这帮老头子比不上你大仁大义?”

    白锦玉嗫嚅:“当时……不敢。”毕竟事情不止是十四州的问题,还牵涉到传国诏书。

    三脉家主沉重地摇了摇头,喟叹道:“纵观此事,虽然罪无可恕,但也确有情有可原之处。”

    四脉家主似是自言自语:“若真易地而处,老夫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选择。”

    四位家主已算表态,然而穆夫人仍然未发话。

    王楚然直接跪了下来:“夫人,锦玉她偷取家印是不对,可她被逐出师门、被废了武功、流离失所,已经为犯下的错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而且,她的心从来没有背叛过翠渚,闻宴和我们的命都她和晋王殿下救的,之前闻首座被冤入狱也是他们全力相助才得以清白,我的哑疾也是他们帮助才医好,更重要的是,家印她已经物归原主了!夫人……她这些应该可以弥补犯过的错了吧?如今她只不过是要大家的一句原谅而已,你看师叔们都已经能放过她了,如果先山长在,想必也会和他们一样的。求求你,也原谅她吧!以后她在长安,我们在庐州,桥归桥路归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了,也不要有憎恨了,好吗?”

    王楚然的哀求让白锦玉潸然泪下,她上前去拉王楚然:“楚然,你不要这样,都是我的错,犯下那样的错我百身莫赎,一切都是我罪有应得。我救你们从来也没想过要以此来换取你们的谅解,我也从来没想过能够得到大家的原谅,你别为我求了,你快起来吧!”

    王楚然用力地摇着头,仍紧紧地抓着穆夫人的手:“穆夫人……楚然没有求过你任何事情,就求你这一回,只要你原谅锦玉,以后我会加倍对你的好,我永远都不会离开翠渚!”

    闻宴也走了过来,欲将她托起,被她摇首拒绝:“夫君你别拉我,你看,穆夫人已经快同意了!”

    穆夫人身子一晃,长长叹了一声,仰天道:“罢了罢了,一切都过去了,烟消云散,还有……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她弯下身来,颤巍巍的手摸上王楚然的脸,慈声道:“好了别哭了,你一哭啊老身的心都碎了,老身老了,也不想带着怨恨走完这一生。行……听你的,老身不跟她计较了,就让一切都过去吧,好了好了你快起来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