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将军花丛中睡了丫鬟/军区大院1女多男

2021-04-26 09:26:1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库房第一层的各种万界遗物,虽说共鸣的世界力量上限很低,所以散发出来的光彩并不高,可你禁不住这数百件万界遗物一起爆发出来的光芒啊。

那就真的是相当璀璨了!

整个库

库房第一层的各种万界遗物,虽说共鸣的世界力量上限很低,所以散发出来的光彩并不高,可你禁不住这数百件万界遗物一起爆发出来的光芒啊。

    那就真的是相当璀璨了!

    整个库房的第一层,瞬间就变得宛如白昼一般明亮。        

    虽说日月宗有给这些库房安排光源,但光亮度显然不可能高到哪去,也就是勉强照明的程度,毕竟库房内可是还有着其他的机关布局,光亮度要是太高的话,让这些机关陷阱都被人发现,那还布置个鬼的机关。

    所以此刻当光芒迸发而出,将整个库房照耀得如同正午时分的平原时,张渊是真的愣住了。

    日月宗因为是隐宗,是依附于万事楼的下属宗门,并不参与玄界各宗门的资源争夺,所以这个宗门的内部竞争意识并不强烈,每一任宗主都由父传子、子传孙这样的方式接替,哪怕就算是没有儿子女儿,也会传给同宗旁支。

    在这种习俗下,日月宗与其说是宗门,倒不如说是个世家。

    所以张渊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是下一任日月宗的宗主。

    此时,张渊被一开始的强光晃瞎眼后,很快就回过神。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

    平复内心的躁动,并且开始不断的催眠暗示自己:我堂堂日月宗少主,整个玄界的历史记录我全都翻阅过了,各个宗门的隐秘黑暗历史我也全都看过了,万界都闯了好几次,我张渊什么场面没见过啊?

    区区万界遗物发光的场面而已……

    张渊拍了拍自己脸,然后才终于看向苏安然。

    此刻他才发现,苏安然居然正抱着头在惨嚎着。

    “卧槽!”张渊急忙上前搀扶苏安然,然后开口说道,“苏公子!你没事吧?啊?”

    “头……头痛。”苏安然抓着张渊的肩膀,脸色有些狰狞。

    超过七百条的信息,一次性的涌入苏安然的脑海里,刺激得苏安然的神海都宛如风暴一般,甚至就连沉睡中的石乐志都差点惊醒——黄梓以某种特殊手段,让石乐志陷入了沉眠状态之中,并且告诫苏安然如果不是遇到必死的局面,就不要唤醒石乐志,虽然苏安然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看黄梓那么严肃的样子,苏安然自然不想轻易涉险。

    所以苏安然的痛苦,不是作伪。

    只是有一半的原因是他在花费大量精力去安抚石乐志,避免因刚才的过量信息涌入从而刺激得石乐志苏醒。

    也因此,才导致苏安然疏于头部的保护,被这些信息刺激得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好了。

    “我这有止痛药,你需要来点吗?”搀扶着苏安然,张渊伸手从自己的储物戒里拿出一个瓷瓶,然后倒了一颗灵丹出来,“这是我们日月宗秘制的止痛药,专门用来治疗头痛的。”

    苏安然一脸无语的望着这颗灵丹,神色显得相当复杂:“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

    “嗨,我张渊什么场面没见过?”张渊笑了一声,“我们日月宗虽是习武,但那也是因为宗门秘境的限制,不这样实在很难活下去。但实际上,我们这个宗门都是靠脑力吃饭的,一天背诵几百本书都是小事,各种资料都要记得滚瓜烂熟,所以头痛是非常正常的,没有头痛我们甚至在宗门里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了。”

    苏安然神色抽抽,总觉得槽点太多,不知道该如何吐起。

    “药王谷可不会研发这种治疗头痛的灵丹,所以我们日月宗只好自己捣鼓了,像我手上这颗就是我们日月宗第九十九代的改良产品,保证一颗见效。”

    看到张渊如此卖力的吹,苏安然还能说什么,只好抬手将灵丹一口气服下。

    还别说。

    灵丹入口即化,然后就化作了一道寒气直涌脑门,瞬间就将苏安然那因散热问题而导致过载的大脑冷却完毕,丝丝缕缕的清凉感更是让苏安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凉爽。

    “确实立竿见影。”苏安然微微点头。

    “那是。”张渊笑了笑,“你要说比那种疗伤的灵丹,我们日月宗是不敢比的,但这种治疗腰背酸痛、头痛发热的灵丹,那可就是我们日月宗的拿手好戏了,绝对品质保证。”

    苏安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揉了揉头,才站稳身形。

    他只是略微有些感概,大师姐的灵丹也有失灵的一天——倒也不是说真的失灵,而是苏安然这一瞬间的头痛并不是什么大毛病,服用那种治愈各种伤势的灵丹当然也是有效的,只是实在有些大材小用,不太值得而已。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基本都是选择硬抗。

    苏安然倒是没想到日月宗居然还有准备这等神奇的玩意。

    “刚才是怎么回事?”见苏安然已经彻底恢复了,张渊便开口问道。

    此时,库房一层的这数百件万界遗物散发出来的光芒不再那么明亮刺眼,只有一层微弱的光辉,但不同的万界遗物散发出来的光芒却是截然不同的,一时间竟是将整个库房映照得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被激活了。”苏安然叹了口气。

    他作为当事人,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

    甚至还知道了不少的秘密。

    当然,这些秘密并不是他在刚才头痛那一瞬间了解到的,而是此时他那个神出鬼没的系统告诉他的。

    “你们日月宗曾经猜想是正确的。”苏安然开口说道,“万界遗物的确是从万界里的那些世界流传出来的,虽然具体的原理未明,但这些遗物本身的确与自身的万界世界存在一份联系,只要通过正确的激活或解读,便可以万界遗物本身对应的万界世界产生联系,进而获得进入其中的机会。”

    “激活?解读?”

    苏安然点了点头,并且随手指了一下距离自己最近的那根像是被烧毁的半截竹子。

    这根竹子前半截有明显的火焰烧灼焦痕,后半截倒是依旧青翠,此时正散发着一股碧绿色的柔光,只不过时不时会有一道火红色的光焰闪烁。

    “这根竹子对应的万界世界,是竹海焦土,那是一个完全由无数竹子形成了一个竹海的世界。但那个世界的云下的不是雨,而是火星,火星会对竹海造成相当严重的破坏,某些时候甚至还会落下陨铁之类东西,所以那个世界出产陨铁、碧竹,拥有非常充沛的火元和木元。”

    听着苏安然的介绍,张渊的双眸瞬间一片明亮。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那个万界世界的价值——陨铁和碧竹,在玄界都是属于比较高级的消耗资源,前者适用于被当作法宝、兵器、法阵等素材,后者则是不能用于当法阵的材料,但却多了可以用于炼丹入药方面的价值。

    “你怎么知道的?”张渊急忙问道。

    苏安然点了点自己的头:“刚才和这些东西产生共鸣的时候,我就自然而然的知道了。”

    他当然不会说这是系统给的福利,反正人前显圣这一招,苏安然用得滚瓜烂熟了。

    只看张渊的神色,苏安然就知道对方已经对这个万界小世界产生兴趣了。

    日月宗的发展受到限制,只是因为他们是隐宗,所以没办法跟玄界宗门争夺资源,而一旦他们表现出要跟玄界宗门争夺资源的意图,那么他们就不再是隐宗,而是正式从幕后走到台前,到时候万事楼就不可能再对日月宗进行庇护。

    如此一来,东方世家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日月宗。

    但是!

    倘若日月宗能够找到一条可以神不知鬼不觉隐秘发展的方法,那么日月宗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的,这也是为什么日月宗掌控了那么多万界小世界的原因:他们是在偷发育。

    只不过那些万界小世界的发展格局已经固定,而且还经常会有其他万界轮回者闯入,所以日月宗也没办法太过明目张胆的发展自己的势力。但现在,苏安然将这些万界遗物彻底激活,很显然让张渊看到了一条新的出路。

    “我们要怎么进入这些万界?”

    张渊已经伸手拿起了那根被烧焦的竹子,但他想象中的进入万界的一幕并未出现。

    他还是他,竹子还是竹子,人也还在他们日月宗的库房一层。

    “不知道。”苏安然耸了耸肩。

    他自己倒是只要愿意的话,随时都能够进入这些万界世界,毕竟刚才的接触已经让他的系统自动捕捉并且记录了这些万界世界的坐标,但其他人要如何进入这些万界遗物所共鸣的世界,苏安然就真的不知道了。

    “不知道?”张渊愣住了。

    “惊世堂才有办法,反正我是不知道的。”苏安然再次耸肩,“惊世堂也一直都在搜集这类万界遗物,但他们却是懂得如何解读并激活这些万界遗物,而一旦解读成功且激活了这些万界遗物后,他们就有办法能够进入这些万界遗物所对应的世界。”

    苏安然这一次找了宋珏等人过来,便也是因为这一点。

    他们都是惊世堂的成员,虽不知道万界遗物要如何激活,但他们的确是能够通过惊世堂的成员身份进入共鸣世界。

    而苏安然要负责的,就是激活这些万界遗物。

    张渊的眉头紧皱着,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

    但很快,张渊的眉头就舒展开了。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苏安然知道他肯定想到了办法。

    事实上,就算是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回溯符。

    万界独有的特产。

    这种特殊物件可以让万界轮回者进入到曾经去过的万界小世界,但除此以外,它还有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特殊作用:能够通过万界遗物的共鸣反应,进入与万界遗物产生共鸣效果的指定小世界。

    最早那些进入万界小世界的修士到底是如何进入的,如今已经不可考究了。

    但惊世堂垄断了万界大量的回溯符,这也的确让他们拥有了能够发展新人的机会——当初苏安然通过宋珏要加入惊世堂时,惊世堂给苏安然安排了一个考验任务的时候,就送过来一张回溯符,让苏安然能够进入到指定的万界世界。

    “看你的样子,似乎你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苏安然那笑着说道。

    “嘿,我张渊什么场面没见过啊。”张渊朗笑一声,“别忘了我们日月宗到底是干什么的,区区万界遗物的进入方法,根本难不倒我。”

    “我猜也是。”苏安然笑着点了点头,“毕竟你是万界四象之一的白虎嘛。”

    张渊脸上的笑容不变,甚至还歪了一下头,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丝迷惑。

    不得不说,不愧是日月宗的少主。

    这等演技拿奥斯卡都没问题了。

    若不是万界的面容伪装根本就瞒不住苏安然,他也根本就不敢肯定。

    于是,苏安然又丢出了一枚炸弹:“或者……我该称你为力士?”

    张渊的眉头微皱。

    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显。

    但他略显僵硬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真实情绪——苏安然最擅长的,就是捕捉对手的微表情了,更何况此时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苏安然要是真看不出来张渊脸上的表情,那他就真的是个瞎子了。

    而事实上,张渊也确实如苏安然所预料的那般。

    尽管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变化,但他的内心却是已经慌得不行。

    要稳住!

    我张渊什么场面没……

    对不起,这场面我真的没见过!

    张渊内心沮丧到有些崩溃。

    这才刚见面没多久呢,自己隐藏得极好,甚至就连宗门和家族都没识破的身份,居然就被人给扒皮了。

    这合理吗?

    啊?!

    而且还不止一个身份!

    就连自己的小号都被人一起扒出来了!

    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苏公子。”张渊开口说道。

    苏安然也并不在意的拍了拍张渊的肩膀,笑道:“过客已经和我说过了。你是白虎,同时也是力士。……对了,还有那个叫百灵鸟的,她就是朱雀吧,大荒城的弟子。青龙是仙女宫的吧。玄武应该不是人族吧?”

    随着苏安然每叫出一个名字,张渊的脸色就僵硬一分。

    直到最后,他已是一脸麻木了。

    我张渊什么场面……

    抱歉,这种大型扒皮现场,我张渊此生是真的从没见过啊!

    而一想到上一次他和朱雀还在天源乡给过客演戏,却不知对方早已识破了自己和朱雀的小号身份,张渊现在就恨不得有一条缝能够让自己钻进去。

    这种社会性死亡的羞耻感,张渊真的是第一次经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