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们班的女班长给我看内裤裤*侍卫们轮h少主受

2021-04-26 10:35: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终于到了开席的时候,拦在中堂门外的宾客,陆陆续续进到了大厅中——

手持绿色令牌的贵客被放在了二楼的雅间中,都是些名门望族的达官贵人;手持蓝色令牌的客人则

  终于到了开席的时候,拦在中堂门外的宾客,陆陆续续进到了大厅中——

    手持绿色令牌的贵客被放在了二楼的雅间中,都是些名门望族的达官贵人;手持蓝色令牌的客人则是被安排在了距离最近戏台子前三排的位置;而手持黄牌子的则被放在了后面几排的位置上。

    武玄月、曹云飞、武玄华和上官昆阳被安排在了戏台子后面二楼的特别雅舍中——在这个雅舍中,能够一览无遗楼下的一切,包括所有宾客的动向和戏台子的动向。          

    蒋刃在这雅舍中招待几位顾客,送来最好的酒水,满脸堆笑道——

    “几位东家,我家主子说了,他现在楼下主持一下宴会,待会儿就上来与几位东家回合,东家们想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不必客气,尽管吩咐蒋刃就是。”

    武玄月被招待着放在了舍间的主位上,为此上官昆阳黑着脸,怄气了好一阵。

    曹云飞见状,好声问道:“少主这是怎么了?大喜的日子怎么看昆阳少主兴致不高呢?”

    上官昆阳没坑声,眼神凶巴巴地盯着武玄月的位置。

    曹云飞不解其意,怒着眉头继续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了吗?”

    武玄华抿了一口花雕酒,酒杯离唇时,他哈了一口气,一点不避讳,道出了上官昆阳的不甘心。

    “少主这是在我二妹怄气呢!谁让人家福晟爵爷更把我家二妹放在了重要的位置上,结果倒是有几分冷落了咱们昆阳兄~”

    曹云飞到现在还没有品出来个好歹,这就安慰其上官昆阳道——

    “怎么会呢?是不是昆阳兄误会了什么呢?我倒是觉得福晟爵爷待咱们不薄,昆阳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上官昆阳登时一努,双手抱背,气呼呼地把身子转到了另一旁。

    曹云飞越看越搞不清楚,这就转身问起武玄月——

    “你知道她生什么气吗?”

    武玄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从自己被蒋刃请到这个位置上后,那上官昆阳脸拉得老长,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个怎么回事。

    曹云飞倒是一个实诚的,估计在他看来武玄月坐在这个位置上实至名归,毕竟这个商业计划从头到尾都是她武玄月一手促成的,福晟爵爷会把她当成贵人座上宾,一点也不屈才。

    反之,这上官昆阳从计划的实事就是一个毫无用处之人,若不是因为他挂着权族少主的名号,这分红的好事怎么也轮不到他的头上去。

    不管是曹云飞还是武玄华在此次售卖秘药的过程中,都有一定的贡献,唯独这上官昆阳是一点贡献值都没有,也不怪旁人不把他放在眼里。

    若不是念及着他的身份,只怕他上官昆阳连坐在这里的资格都不够。

    曹云飞这样想没错,可是在权族的规矩中,身份就是一切,不管他上官昆阳有没有本事,他的身份就说明了自己在这个局中的分量,所以哪怕他什么都不敢,所有人都要敬着他抬举着他。

    曹云飞不懂权族的规矩,自然他也不明白为何这上官昆阳会平白的生气——

    而武玄华和武玄月知道这其中的症结所在,只是两个人,一个为了身价装糊涂,一个则是故意挑事唯恐天下不乱。

    武玄月计算知道上官昆阳生的哪门子气,这个时候她也一定会装傻到底。

    所以,当曹云飞瞧瞧问她时,她自然装作一副无辜相,双手摊开,瘪了瘪嘴,又努了努眉,这样子无奈极了。

    看到这,曹云飞为了搞清楚状况,又把这梗抛给了独自喝酒的武玄华身上。

    “三公子,你是个明白人,倒是跟云飞说一说,这少主怎么了是?”

    武玄华捏着杯子,举到平眉处,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酒杯,口中玩味道——

    “还不是有些人坐了不该坐的位置,惹得咱们少主不开心了呢?”

    曹云飞拧着眉头细细品着武玄华的话,这眼神缓缓转到了武玄月身上,小心试探道——

    “你坐在了不该做的位置上吗?”

    武玄月也跟着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啊!一切都是听从蒋管家的安排……镇主也是知道的,从进来这里后,我都是按照蒋管家的指示行事,不知道哪里不妥……”

    曹云飞听罢,仔细回忆了一下后,也是应声点了点头道:“也是~月儿坐在主位上可谓是实至名归,说来促成现在局面的高手,非月儿莫属,福晟爵爷也是一个懂事的,知道该把重要的人放在重要的位置,这点礼数他还算明白~”

    一听到连同曹云飞也力挺起武玄月起来,上官昆阳拔地而起,火冒三丈,掐着腰横着眉毛吵吵了起来。

    “什么?你们各个都向着她这个死丫头,到底有没有把我上官昆阳看在眼里?明明我才是这权族的少主,这权族的局中不管怎样,我都该理所应当地坐在主位上,一只野鸡飞上了枝头,也变不了凤凰!就算是凤凰在此,也要给我权族的少主让位!”

    一听这蛮横不讲理的说辞,曹云飞登时脸色冷了下来,他绝不会允许人家当着自己的面羞辱自己的女人,而现在上官昆阳正在犯这低级的错误。

    曹云飞闷着嗓音,压着性子还在试图劝阻上官昆阳道——

    “昆阳少主,你的话过了……论其功绩,月儿在此次计划中贡献最大,连同福晟主家都认同的事情,昆阳少主稍微勿躁,还望少主客随主便。”

    没曾想,平日里最圆滑的武玄华却在这个时候冷不丁地插话,风凉十足——

    “呵呵~客随主便,也是要主子讲礼数~若是连同礼数都不讲了,还有什么资格说什么客随主便……”

    曹云飞惊愕,他缓缓移眸,目光落在武玄华身上,吃惊道——

    “玄华兄……你!你刚才说的话可是真心话?”

    武玄华放下手中的酒杯,双手交叠抵着自己的下巴,脸上漏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呵呵~~曹镇主何必介意这种小事呢?舍妹若是懂事,自然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来这权族就该守着权族的礼数,我说的没错吧~月儿?”

    这一次,武玄华把炮火直接怼向了武玄月,他不再像从前那样遮着掖着自己的坏心思,索性直接撂明了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反正自己不管怎么讨好,武玄月也不会信任自己了……

    索性这个时候自己就重新站好立场!

    至少——这一刻自己的话,多多少少能够落住上官昆阳的心……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