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高铁被强占:按摩师傅帮我带来高漕

2021-04-26 16:45:5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这钩虽然很直,就不知道鱼儿是否会上钩,能否将其钓出来了。

南宫钰却非常的笃定,他很了解赵云捱,此人急功近利,一旦发现有机可乘,那是绝对不会手软的。有时候故意漏一个破绽给

这钩虽然很直,就不知道鱼儿是否会上钩,能否将其钓出来了。

    南宫钰却非常的笃定,他很了解赵云捱,此人急功近利,一旦发现有机可乘,那是绝对不会手软的。有时候故意漏一个破绽给他,自然就会迎上来。

    虽然南宫钰不知道赵云捱到底藏得有多深,但是性格有时候却足以让一个人失去理智,甚至是做出超出常人想法的事情来。        

    此刻,赵云捱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诧异,他打量南宫钰,发现这位城主大人的气息的确有些紊乱,不过只是在强行镇压罢了。

    同时赵云捱的嘴巴也轻轻动了几下,顿时南宫钰顿时捂住心口,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转眼间便是脸色苍白。

    由此,赵云捱更是能够确定,噬心蛊的确没有被取出来,如此的话,那么此事岂不是就有的说?

    一眼望去,在场之人谁又能够与其争锋?

    那个孙毅?虽然他也是七阶强者,但向来都不是一个愿意惹事儿的主,恐怕到时候一旦有所变化,就会在第一时间叛变。

    至于那两个外来人,一个五阶一个四阶,又能够掀起什么波澜?

    “这噬心蛊不知为何忽然爆发,我也是深受其苦啊。以后还要劳烦赵兄多加看护南宫城。”南宫钰叹息一声,一副英雄迟暮,正在安排后事的模样。

    这一茬,噬心蛊在南宫钰的心口,那是真的。

    之前南宫钰就和萧扬合计过,先将噬心蛊放回去,如此尽量让他们的布局还原。到时候,说不得他们就会着急动手。

    后面二人也秘密商议过几次,只是没有敲定出一个明确的对策来。但是,暗地里却也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此事的人也并不多,屈指可数。

    因为行天进入云谷的缘故,他现在都不知道此地到底是个什么光景,而此事又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南宫啸和南宫勇二人看的更是着急,城主现在这般状况,恐怕也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

    可要知道,那噬心蛊就连他们明咒界的神医都没有办法解决。一个外来人,为了通行令牌自然是不择手段。

    “那个萧扬简直就是卑鄙小人,竟然胆敢糊弄我们南宫城!”南宫啸十分愤懑的抱怨道。

    原本以为随着城主的恢复将会迎来一个崭新的开始,那里知道却只是空欢喜一场罢了。

    有时候绝望并不可怕,而是希望是虚假的,让人白高兴一场。这样的心理落差,也是最难让人接受的一点!

    南宫钰也是无奈的被迫摇头,道:“悔不当初啊。”

    岂是曾经南宫钰也顾虑过,以他现在的状态一旦离开南宫城的话,说不得西门城的人就会对他动手。故此,明昼秘境开启之后,他一直迟迟都不动身。

    赵云捱眉头微跳,沉声道:“城主,这怎么可能呢。当初我和你练过,那的确是恢复了才对啊。”

    这也是赵云捱的一个疑点,虽然他如今确定噬心蛊的确还存在,但是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他也弄不清楚。

    只是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萧扬那个卑鄙小人对我用的是饮鸩止渴的法子,都怪我当初过于想要除掉噬心蛊。但是那里知道,最终却被他下药,在虚幻之下中招,还屁颠屁颠的送他们进入秘境。”南宫钰说着,更是叹息连连,一副恨然不已的模样。

    现在的状况也已经非常的明确,那便是南宫钰一副受苦受难的模样。

    如此说来,也能够理解,有时候一个人求急心切,难免会有些疯魔,甚至是忽略掉很多东西。

    赵云捱也仍然没有动手,而是寻找着空隙,时不时的发动一下噬心蛊。

    一时间,南宫钰更是痛苦难当,似乎随时都有着可能倒下一般。

    首席供奉孙毅见状,更是眉头紧锁,反倒是不去看城主,而是时不时的去看了一眼那位名为陈明浩,城主旧友的人。

    这件事情年想起来,虽然说起来是顺理成章,但是他觉得有些玄乎,不对劲。

    孙毅也不会去说破什么,毕竟没有把柄的事情,他是不会说的。

    更何况,明哲保身这一点,孙毅更加清楚,低调些好,当出头鸟是容易出事的。

    小蛮则是有些愤懑,这个家伙如此污蔑少爷,简直可恨。

    如果不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小蛮是断然忍不了的。

    萧扬则是乐呵呵的看着,他能够感觉到,鱼儿已经咬钩了。

    这个赵云捱如此催动噬心蛊,显然也是在为后面的事情做着铺垫。

    不然的话,他只需要试探一次便就能够知道真假,当真不放心的话,再来一次也无妨。

    但是现在却不断如此,由此可见这个家伙想动手了。

    然而现在的时机并不成熟,故此他也只能继续忍耐下去,不敢妄动。

    现在噬心蛊给赵云捱带来的痛楚也是真真切切的,做不得假!

    虽然噬心蛊里面残存的神识已经被他抹掉,但是他却给了一缕新的神识,和之前相差不多。

    故此只要催动法决,便就可以发力。

    不一会儿时间,南宫钰更是痛的没办法坐着,在地上不断打滚,大汗淋漓。

    南宫勇和南宫啸都着急的团团转,如今他们也不知该怎么办。

    现在噬心蛊发作的如此厉害,根本就没有法子。

    赵云捱只是冷眼看着,也不再多话。

    一旁的孙毅则是觉得很不对劲,常理而言现在赵云捱应该过去扶城主一把,但是他现在却视若无睹。

    这一场酒,大有问题。

    故此,孙毅也不得不考虑,自己的退路!

    现在的情况非常不明了,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赵兄,我实在太痛苦了,要不你杀了我吧!”南宫钰痛苦的呼喊道。

    此刻,南宫钰的全身都因为痛苦在不断的抽搐着。

    众人看着城主如此惨状,皆是于心不忍,甚至宗家之人更是自责,自己无用,无法分担。

    “好!”赵云捱应了一声,缓缓起身。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