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师傅太大了不行*练车时教练吃我奶

2021-04-27 08:38:2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晋军,左翼,车阵之上。

虞丘进和孙处站到了一起,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燕军,丢盔弃甲地退了下去,直到几百步外的安全距离,这些残兵败将们开始重整阵型,而一排持着大盾和长枪的军士

 晋军,左翼,车阵之上。

    虞丘进和孙处站到了一起,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燕军,丢盔弃甲地退了下去,直到几百步外的安全距离,这些残兵败将们开始重整阵型,而一排持着大盾和长枪的军士也上前列阵,防备起晋军可能的冲击,虞丘进不屑地勾了勾嘴角:“乌合之众,太不经打!”

    孙处摇了摇头:“这里的敌军数量虽多,但多是汉军,装备不行,训练不足,跟我们的精兵锐士,自是不可同日而语,要是后面的那些鲜卑骑兵全力进攻,也比他们强了不少,不过,我看贺兰卢和仆骨部的人,是不会再冒着损失精锐的风险,全力进攻了。”          

    虞丘进点了点头:“这是不言而喻的事,这些胡虏也好,汉将也罢,我看也是有兵就是草头王,部下如果损失太大,那也可能给别人吞并,所以这一战,贺兰部和仆骨部是不会再上来了,而那些汉军,应该是什么垣家所带的兵马,也不想上来送死,后面的事,恐怕就是敲敲鼓,虚张声势,作作样子啦。”

    孙处正色道:“就算如此,我们也要听从大帅的将令,牢牢守住这里,不得轻举妄动。”

    虞丘进叹了口气,一拳打在面前那插满了箭枝的盾板之上,咬牙道:“我们现在还有一万五千兵马,刚才要是趁势一个冲击,可以把它这四五万步兵全部打崩,而贺兰部和仆骨部受了重创,就算在外面野战,也完全可以战而胜之,我不知道大帅在担心什么。就算要守住这车阵防线,五千人足矣,有一万人去中央,去前锋,都能起到大用啊。”

    孙处勾了勾嘴角:“好了,大帅用兵,我等就不要妄议了,之前他需要用兵时,把阿韶和几千精锐都调走了,必有重用,而我们现在在这里,守住阵线,就是大帅的安排,刚才王参军不是来传过消息了么,说是敌军的空中袭击已经给大帅化解,中央帅台一线稳如磐石,而落旗也是诱敌之举,让我们不用担心呢。”

    虞丘进点了点头,看着对面的阵势,跳下了车:“他们的弓箭手又要上来了,走吧,让他们继续射大车和盾牌,我们继续原地休息。”

    孙处笑着跟着虞丘进一起跳下了车:“老虞,是不是看着外面这么多敌军的尸体和首级,没有收到手,有点遗憾啊。”

    虞丘进的笑声跟着孙处一样渐行渐远,离开了车阵一线:“还是你懂我!”

    晋军左翼,车阵外,小丘之上。

    贺兰卢摇了摇头:“幸亏稳住了,没有贸然地冲上去,不然的话,只怕又要中了晋军的埋伏啦。”

    仆骨武摸着自己的心脏,满脸都是庆幸之色:“是啊,要是再早这么一刻冲出去,那现在横尸阵前的,恐怕又是我们的上千族人啦,你说这晋军是怎么回事,真能沉得住气吗?中央都给人打到了,也不去救?”

    贺兰卢咬了咬牙:“只怕,刘裕在中央都好好的呢,故意落下帅旗,是为了引国师去攻打。”

    仆骨武的脸色一变:“这么说,他是在诱敌?”

    贺兰卢点了点头:“恐怕,阵内早已经是杀机四伏,连攻进阵中的俱装甲骑,恐怕都要全送在里面了。我们得给自己作点打算啦。”

    仆骨武沉声道:“现在我们要马上通知国师和陛下,让他们赶快收兵吗?”

    贺兰卢摇了摇头:“恐怕,我们连国师在哪里都不知道,如何去通知他退兵?虽然说右翼那里腾起的狼烟是总攻的信号,但这不代表国师就在那里,而且,现在他是不是已经杀进阵中,甚至是不是刚才就跟着那些会飞的东西一起攻击了帅台,都不得而知呢。”

    仆骨武咬了咬牙:“那我们怎么办?”

    贺兰卢的眉头一皱:“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垣家兄弟恐怕也看出了这点,开始做做样子,这战,大燕怕是很难取胜了,我们要考虑的,得是战后怎么办。”

    仆骨武的眉头皱了起来:“我们可是鲜卑人啊,不象他们汉人还可以转投刘裕,再说,黑袍的手段我们都清楚,就算在这里输了,他跑回广固,还是可以治我们的罪。我们跟北魏有血海深仇,不靠了燕国的庇护,一天也活不下去的。”

    贺兰卢的眼中光芒闪闪,喃喃道:“我妹妹曾经说过,她是黑袍的徒弟,为一个神秘的组织效力,北方多年的大乱,就是这个组织策划的,现在,慕容兰因为刘裕而背叛了这个组织,与之作对,而看守慕容兰的任务,就交给了我妹妹,也许,我们可以通过这层关系,试着跟慕容兰接触,必要的时候,帮她逃出去,跟刘裕言和。”

    仆骨武睁大了眼睛:“这也行吗?跟刘裕言和?那,那不就等于背叛了大燕?甚至,要跟你说的那个厉害的组织为敌?”

    贺兰卢咬了咬牙:“我们草原之上,一向是以力称雄,向强者臣服,没什么不能抛弃的,只有识时务,顺应天时的部落,才能长久,当年归附慕容德,效忠南燕,也无非是因为反抗拓跋珪失败,无处可去罢了,这些年我们为南燕卖命,出生入死,还给他们镇守北方边境,并不亏欠他们的,这一战更是损失惨重,若是南燕战败,刘裕恐怕不会放过慕容超和黑袍,必然会追杀到广固,如果我们能提前一步回广固,控制住慕容兰,通过她向刘裕争取一个归顺的条件,才是我们最好的出路。”

    仆骨武叹了口气:“那得是黑袍这一战失败才行,现在胜负未分,敌情不明,我劝你还是三思而行。”

    贺兰卢摆了摆手:“我们先去临朐城,就说担心保护陛下的军队不足,前来护驾,在那里,我们能得到最快最准确的信息,到时候相机而动,立于不败之地!”

    说到这里,仆骨武笑了起来:“还是你贺兰大哥想的周全,就这么来。”

    说到这里,他突然脸色微微一变,对着身后的传令兵大声道:“喂,后阵那里是怎么回事,我还没下令呢,怎么就行动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