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班男生和我叫我脱/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2021-04-27 09:35:5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白锦玉的目光漫漫从近处的闻玲、王楚然移向稍远处的解端云、陈雪飞、千玺,最后落在了闻宴的身上。

正在整理马鞍的闻宴感到她的目光,转过头。

默不作声片刻,他走了过

白锦玉的目光漫漫从近处的闻玲、王楚然移向稍远处的解端云、陈雪飞、千玺,最后落在了闻宴的身上。

    正在整理马鞍的闻宴感到她的目光,转过头。

    默不作声片刻,他走了过来。千玺一见,也跟了过来。          

    “闻宴,”白锦玉看着面前的闻宴,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瞬间竟然变得口拙,最后只道:“我好高兴……但是……我又好难过。”她的神情既笑且泪,充满离愁和感激。

    闻宴默然,无话片刻,之后神情肃然道:“长安乃是非之地,繁华锦绣下,暗流涌动,人心叵测……”说到这里,他抬起眼皮看了凤辰一眼。

    白锦玉脸上两颊发紧,但又无可辩解。

    确实,他们此时此刻站在此地能有一线生机,全赖凤辰在凤华跟前两面三刀,这样的表现如果都不算人心叵测,什么才算人心叵测?

    闻宴目光转过,神情复杂而郑重道:“翠渚不与皇室结交绝非意气用事,在权力面前很多事情都没有道理可言,就算以你的才智也未必能完全应付,”他顿了顿,不无深忧地道:“一切好自为之。”

    白锦玉深深地呆住了,尽管这话说得不是特别好听,甚至听起来还有些刺耳,但是,确确实实,这是闻宴对她的关心!

    木木中,楚然摇了摇她:“锦玉!”

    闻玲戏谑道:“赶快给个反应啊!”

    白锦玉连忙吸了吸鼻子,绽出笑脸道:“嗯!闻山长的教诲我一定铭记在心,时刻不敢忘怀!”

    白锦玉拿出这种态度是为了让闻宴高兴一些,但是他并没有,依然神情严肃地看着她,良久,他声音极稳道:“实在不行,就回来。”

    话音落下,空气冷凝。

    只有千玺没心没肺欢欣鼓舞:“师姐你听到没有!他说你可以回来!天,你要是过不下去了,就和那什么断绝关系,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他那声调样子,俨然是热烈期盼她早点过不下去。

    凤辰、白锦玉、闻玲、王楚然当即都竖起眼睛瞪他,凤辰的眼神更是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凶狠。

    白锦玉赶紧拉了拉凤辰的袖子,说情道:“千玺这个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是说话……不太顾人感受,这恐怕也是有钱人的通病吧!”

    夜气凉爽清新,所有车辆人马都已准备就绪。

    闻玲留恋地松开白锦玉的手:“锦玉,我们走了,你好好保重……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你,有句话我要提醒你……既然做人家娘子了就是大人了,可不能再任性妄为了。”

    白锦玉静静听着她的话,眼睛就湿润了,她受教地点点了头:“嗯闻玲,我记下了。”

    千玺低垂着眼角瞥了眼她身旁的凤辰,闷闷道:“没想到,师姐你最后真的就喜欢了他这一种。”

    白锦玉无言以对,想起曾经和千玺说的话,她说翠渚的男子千姿百态,凤辰再好也只是一种,她绝对不会舍多求少的。

    看着千玺俨然上当受骗的表情……她想告诉他,当时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并没有说谎,只不过时移事易,人是会被改变的。但是一想,这些话也太肉麻了,她想想还是算了。

    “闻玲、千玺!”不知是哪个长者高声催促了一声。

    闻玲迅速抹了抹眼泪,对白锦玉道:“要跟你说的话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你这么聪明又这么了解我,一定知道我要跟你说些什么。你只要记得一句,那就是我们都要努力过得好好的,这样纵然我们不见面,我也知道你过得很好!”

    白锦玉目中含泪点头:“我会的,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过得很好!”

    闻玲朦胧着泪眼看了一眼凤辰,有些恨意道:“殿下盗走的才翠渚真正的一宝,你可要……请好生待她!”她屈了屈膝,之后两只袖子迅速一摆,拉住千玺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师姐!”千玺一面被闻玲生拉硬拽,一面还挣扎着掉头跟白锦玉喊话:“过不下去就回来!不行去扬州找千山万壑庄,就报我的名头……”

    闻玲和千玺的身影让开,白锦玉再次看见了闻宴。

    二人隔着距离互视,这一刻,她眼前忽然浮出很多从前的过往,画面交叠,声音交叠。有她小时候找他求教学问的画面,有他手持书笔给她督学授课的画面,有她醉了茶拿水把他的床铺从头淋到尾的画面,也有他和蓉夫人带着她去庐安采菱的画面……

    一帧帧,一幕幕,画面越来越多,白锦玉心中涌起一波浓浓的眷恋和惆怅。。

    身边人影微动,她转过头,是凤辰抬手对着闻宴揖了一礼,闻宴站了片刻,面无表情,最终也举袖回了一礼。

    这无声的一揖一揖,只有当事二人知道其分量的特殊,意义的深刻。

    一辆双骑的马车在月光浸染的夜色中往长安驶回,驾车的人是谢遥和张猛。此时离天亮城门开启还尚早,他们没有催马儿,任他们自由地缓缓向前踱去。

    白锦玉坐在车中,整个人发呆,凤辰料她与亲者分别一时难以平静,故而未加打扰,直到她这呆得有点长了,他心中不禁没了底,想她可能是后悔了,于是道:“你如果……”

    他才说话,白锦玉突然大醒了过来,像高僧突然顿悟一样,睁着大大的杏眼对凤辰说:“殿下,这是不是代表他们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凤辰看着白锦玉,一时失语:“你刚刚就在想这个?”

    白锦玉道:“对啊!殿下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凤辰松了一口气,道:“嗯,当然是。”

    白锦玉大喜地扑住他,仰着脸看他:“殿下,你这是见过我的家长了?”

    凤辰新奇她这个念头。

    白锦玉笑得合不拢嘴:“真好啊,能够得到长辈的接纳原来这么开心!”她像孩桶一样天真感慨,忽然笑容又打住,神情变得焦虑起来:“哎呀,殿下和陛下说要抓住闻宴再杀了他的,现在自己放了人,陛下那边怎么交代啊?殿下会受到责罚吧?”

    凤辰道:“如果责罚了怎么办?”

    白锦玉道:“当然是和殿下有难同当啊!”

    凤辰低眉一笑,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拥入怀里:“不会,今日刑场陛下已经见识了闻山长的影响,他一点也不亚于四百年前的名士嵇康。司马昭当年杀了嵇康被世人诟病了四百年,陛下是不会重蹈覆辙的。”

    白锦玉道:“这么说,陛下可能也不想杀闻宴了,殿下提前这么做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凤辰道:“对,但陛下杀不杀闻山长终究只是猜测,我们赌不起,所以还是要尽早送他们走。明日,我自会去陛下面前自首请罪。你放心,以陛下的眼识,不会对我如何追究的。”

    白锦玉从凤辰怀里起身,双目凝注地看了他好久,之后感喟道:“殿下今日一出马,从圣上手中救出闻氏、让闻宴说出日冕之期,又将宋孟二氏绳之于法,一下子就摆平了四方,这四方可没有一个是容易的啊……天哪,你手段真的好厉害啊!”

    凤辰微微莞尔,笑容干净得好像毫无城府。

    白锦玉伸出一指勾起他绝美的下巴,左看右看,之后无限品鉴道:“啧,这么厉害的人居然归我……真好!”

    一辆马车在如水的夜色中缓缓前行。

    “我今日听你叙述七年前的盗印之事,略感失望。”

    “为什么?”

    “因为你完全是出于为国为民,与我毫无关系。”

    “呃……有关系啊,保住皇帝的位子,不就是保住你王爷的位子吗?嗯!我就是想保住你的位子才那么干的!”

    “当真?”

    “当然千真万确!”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