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老汉的欲火/公车上勃起臀部

2021-04-27 09:45:1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凌世子说着还上前,拉着方小夕的胳膊,一路朝着前面走去。方小夕有些无语,跪什么祠堂啊,有病!看着眼前的人:“我说了我不认识你啊,你放开我啊。”

方小夕一边挣扎着,却

凌世子说着还上前,拉着方小夕的胳膊,一路朝着前面走去。方小夕有些无语,跪什么祠堂啊,有病!看着眼前的人:“我说了我不认识你啊,你放开我啊。”

    方小夕一边挣扎着,却是发现挣扎了个寂寞,根本挣扎不开。该死的臭男人,力气那么大。

    整个人被塞进马车,方小夕只能瞪着眼前的凌世子,凌世子开始闭目养神,显然是不打算在和方小夕说话了,瞪就瞪吧,又不少块肉。        

    方小夕眼睛有些发酸,收回目光,冷静下来。则是有些纳闷,这事情有些不对啊,北北找不到自己的话,肯定会来找自己的。而且眼前的人,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啊。

    而且喊她凌七娘,莫不是认错了?只是凌七娘是谁啊?

    很快,方小夕就知道凌七娘是谁了。因为马车很快就到了凌侯府,凌世子就拖着方小夕从马车上面下来,来到大厅里面。

    大厅已经有两个丫鬟给跪在地上,显然是被惩罚了。方小夕刚进来,就听到一个妇人开口:“凌七娘,还不跪下。”

    方小夕深呼吸一口气,刚想要说,自己不是凌七娘,就被旁边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子拉着跪了下来:“七娘,快跪下,给你爹爹说对不起,认错。老爷,你别生气,都是贱妾的错,是贱妾没有管好七娘,老爷。”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方小夕郁闷的抬头看着所谓的老爷,瞬间愣住:“爹。”

    不对,这不是她爹,她爹就是一个农村汉子,肯定不会有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势。她现在真的是满脑子的疑惑,现在这样的情况,倒是不用拆穿自己的身份了、

    她决定留下来,打探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想到她爹是流落在外,不知道哪里来的孩子,难不成和眼前的人是双胞胎?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相似的吧。

    凌侯爷冷哼一声:“这个时候知道叫爹了,凌七娘,你说你,怎么胆子就那么大呢?女扮男装,跑出去玩?还去赌场?你,简直是……”

    听着凌侯爷骂人的话,一出接一出的出来,听的方小夕都无语,知道是女儿,不知道还以为这是仇人呢?

    好在她不是凌七娘,现在终于知道,自家的爹爹有多好了。凌侯爷骂了半天,却是看到凌七娘还在发呆,瞬间怒了。

    “我说了半天,你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是吧?行,我让你胆子大,今个非给你一个教训,来人,给我取家法来。”

    原本坐在首位上面的那个妇人,听到家法两个字,也是一下子站起来:“老爷,七娘是女孩子,年纪不小了,你怎么能用家法伺候啊。七娘,还不快认错?”

    方小夕还在懵懵懂懂的,家法是个什么玩意?而那个哭哭啼啼的姨娘,哭的更严重了:“老爷,七娘还小,不懂事。你要打的话,就打贱妾吧。是贱妾没有管好,老爷,你饶了七娘吧。”

    看着这一屋子的女人求情,凌侯爷气怒不已。另一个一直站在凌侯爷身边的女子却是开口了:“姐姐和妹妹这是在做什么啊?老爷是一家之主,身为七娘的爹爹,七娘做了错事,还不能惩罚了。”

    凌七娘看了一眼开口的女子,整个大厅嘈嘈嚷嚷的,忍不住的开口。还伸手指着旁边的女子:“你们好烦啊,话那么多,还有你,一看就不安好心……”

    凌侯爷捂住自己的胸口:“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逆女,你居然敢这般顶撞长辈。”

    很快鞭子就被拿过来了,好嘛,感情所谓的家法伺候,就是用鞭子抽打。这女孩子,万一打出来伤疤,可是要留疤痕的啊,这真的是亲爹吗?

    方小夕忍不住发出了灵魂质问:“你真的是亲爹吗?”

    凌侯爷听到这话,忍不住甩了一下手中的鞭子,方小夕正打算动手去接,就被旁边哭哭啼啼的姨娘却是直接冲上去,接下了那一鞭子。

    方小夕无语了,那姨娘还拉着方小夕:“七娘,快道歉啊,跟你爹道歉,说你错了。老爷,七娘知道错了。”

    那个看热闹的姨娘也跟着开口:“老爷你看她的样子,像是知道错了吗?”

    主位上面的夫人终于忍不住的开口:“林姨娘住口。”

    林姨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着夫人:“夫人,你还真的是偏心啊,本来就是七娘犯了错,你骂我做什么啊?”

    侯爷夫人站起来,看着侯爷:“侯爷,七娘是女孩子,你这打也打了,可不能继续了。要不你罚她去跪祠堂吧,一天不准吃饭就行,如何?”

    凌侯爷看着凌夫人:“该闭嘴的是你吧,你看看让你教孩子,儿子教成了一个纨绔,凌七娘更是胆大的很。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的,你……”

    凌世子听着怎么还骂上自己了,看着凌侯爷:“爹,你骂她归骂她,你带上我做什么?我最近可是很听话的。”

    听话?侯府夫人突然挨骂,也是一脸的懵逼,瞬间沉下来一张脸:“侯爷说的是,那都是妾身的错,妾身自罚可好,现在就去跪祠堂。七娘,跟我来吧,一起跪。”

    额!当家主母去跪祠堂,这真的是牛逼啊,方小夕眨巴了一下眼睛。明白过来,这是在保护自己啊。

    倒是有些感动,同时也有些纳闷了,你说这侯府的后院,到底是和谐呢?还是不和谐呢?

    侯爷夫人在拉着方小夕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给哭哭啼啼的云姨娘一个眼神:“还不赶紧回去让大夫看看你的伤,可别留下什么疤痕。”

    云姨娘哭哭啼啼的走了,方小夕的耳边终于清静了。然后就被侯爷府人带着一起去祠堂了。

    看着侯爷府人就这么跪了下去,方小夕可不愿意,直接一屁股坐在蒲团上面:“夫人,你还真跪啊,这么老实的。”

    侯夫人皱起了眉头,仔细看了看凌七娘:“你这孩子,这是干什么呢?赶紧跪下,等下你父亲过来看到了,你还想要挨打啊。”

    方小夕有些无语:“夫人,你看清楚了,我到底是不是你家孩子啊。那可不是我爹啊,我爹疼我的很,别说打了,骂我都舍不得骂我的。”

    侯爷夫人一脸的郁闷:“七娘,你到底怎么了啊?”

    方小夕无奈叹息一声:“你家孩子有没有什么胎记啊?我可以证明,我没有,我真不是你们家的孩子,认错人了。”

    看着侯爷夫人应该是真心喜欢这个凌七娘的吧,不然的话,也不会为了让她不挨打,来跪祠堂了。

    侯爷夫人也是愣住了,下意识的开口:“我家七娘,手臂上面有一块疤痕,是小时候太调皮了,爬树从树上摔下来的,大夫说去不掉了。”

    方小夕露出自己光洁的手臂:“看吧,现在相信了吧。我都说了我不是你们凌七娘,我叫方小夕,来自仙游镇,现在应该出现在并肩王府的。可是被你儿子给强行带回来了。”

    并肩王府?侯爷夫人愣住了:“你,真的叫方小夕啊?不是我家七娘?”

    伸手戳了戳方小夕的脸颊,发现方小夕没有戴面具,又是一脸懵逼:“那你怎么和我家七娘长得一样呢?”

    方小夕嘴角抽搐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脸:“货真价实的脸呢!我也纳闷呢!这个凌侯爷,和我爹长得也像,所以我才会下意识的叫他爹,但是他真不是我爹。”

    侯爷夫人张了张嘴巴,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情?瞬间侯爷夫人吓得站了起来:“不对啊,你不是我家七娘,那我家七娘呢!”

    说着就准备闯出去,却是被方小夕一把拉住了:“你别慌,安康郡主现在都没有来找我,估计是把她当成我给带回去了。”

    侯爷夫人愣了一下,这人说的言之凿凿的,可是不确定啊。万一她的七娘还在外面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祠堂门口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方姑娘,可要回王府了?主子们应该快要回王府了。您必须在主子回府之前回去的。”

    方小夕看着身后的黑影:“你什么时候跟着我的?”

    黑影嘴角一抽:“属下从您们出府之后,就一直跟着,郡主和曹姑娘身边都有人跟着,不会出事的。不过您猜的也没错,郡主是把凌姑娘当成你,带回去了。”

    方小夕突然就挺无语的,其实倒是留下来玩玩的,这种勾心斗角的后院,她还没有见过呢!不过自己被带出来弄丢了,怕是北北又要受惩罚了。

    为了北北不受惩罚,还是先回去吧,正打算站起来,跟着暗卫一起离开。就看到暗卫突然就飞上房顶,消失了。

    原来是凌侯爷来了:“这就是你说的,带她罚跪祠堂?果然林姨娘说的没错,孩子都被你给宠坏了。”

    侯爷夫人下意识的就把方小夕挡在了身后,谁让这孩子,和凌七娘长得一样:“老爷,这件事情,这不是七娘,你别乱来啊。”

    看着侯爷的表情,有些不妙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