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哥太大了会坏掉的好痛|不停怀孕大肚文

2021-04-27 10:16: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第二日,陆宁名义上在黑海银行后院的正宅接到了县检法院的公函,他被检法院一名法官推荐为“审查委员会”其中的一员。

却是县知事温仲舒接到检法院的裁决


    第二日,陆宁名义上在黑海银行后院的正宅接到了县检法院的公函,他被检法院一名法官推荐为“审查委员会”其中的一员。

    却是县知事温仲舒接到检法院的裁决书后,一边上诉到了省检法院,另一边,也积极准备,签发了第二条法令,准备组成“审查委员会”,对所有被驱逐的天主教徒进行审核,和骚乱无关的天主教家庭,又忠于大齐忠于皇帝陛下的,将会进行赦免,发还房屋财产。

    审查委员会由十一人组成,县署任命其中六人,其余五人,由检法院法官推荐。        

    推荐陆宁的是法蒂妮。

    看到法院寄来的公函,陆宁无奈,这小丫头片子,真该打屁股。

    不过,自己觉得闹着玩,那小丫头应该是很认真的,难道她心内,其实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公正的人?

    想想,又未免觉得有些飘飘然,毕竟那小丫头自小接受默罕默德正统教派教义,实在是心内有着一片净土有着自己世界观,博学多才而又带着灵秀仙气儿。

    她不知道自己是黑海亲王,但便是她眼里的自己这个多氏观察使,霸占了多少女奴?还能是什么好人吗?没想到小家伙原来挺尊重自己的,推荐社会名流,却是推荐了自己。

    也没怎么考虑,陆宁便欣欣然接受了推荐。

    其实几日后,省检法院便推翻了县院的裁决,认为天主信徒在镇西王新婚之日挑起事端引起城内恶斗,已经构成了齐律中的对皇室不敬之罪,整个天主教徒社区,可视为一体连坐。

    但在总督面见亲王殿下后,亲王殿下宽厚,愿意法外开恩。

    是以,可以“审查委员会”来分辨忠奸,赦免良善,惩治凶顽。

    当然,这些日后的变化,对陆宁今日兴冲冲又去棚户区没什么影响。

    ……

    极为宽敞的帐篷内,围圆桌坐着十几个人,便是审查委员会的十一名成员。

    工作很繁重,基本上,便是挨个审核这些天主信徒,每个人手上都有厚厚几摞材料,里面是这些天主信徒的资料,有的详细,有的不详细,看过一个人的材料,便举手表决,争议比较大的,才会将人领进营帐问话,饶是如此,两个多时辰,才仅仅审核了三十余人,正好是六个家庭。

    陆宁便有些不耐烦了。

    其实他的谱也最大,雨沫和雪烟两个俏丫鬟站在他身后,为他斟茶倒水伺候茶点。

    进入审查委员会的,县署任命的六人都是县署的吏员,以转运曹曹长王钦若为首。

    其余五人,便属于社会名流,富商巨贾、知名人士,甚至热那亚首领朱利亚诺也在其中。

    但便是朱利亚诺,也不过一名仆人站在身后,就更不是雨沫、雪烟这种衣着华贵赏心悦目的俏丫鬟了。

    看着王钦若和朱利亚诺眉来眼去,陆宁更是蹙眉。

    其实也知道,温仲舒将王钦若放入委员会,自是因为王钦若和热那亚人交好,或者说和天主信徒多有来往,是以将他放入委员会以示公正。

    但当初黑海银行的经警文园们,在画舫正是和王钦若及一伙热那亚人发生矛盾,由此还被告上了法庭。

    王钦若对陆宁,看来现在还耿耿于怀,眼神很冷。

    倒是朱利亚诺,看到陆宁就像看到老朋友,好一通寒暄,举手表决,他也喜欢问问陆宁的意见,总是采取跟陆宁相同的立场。

    现在,第一个家庭的材料摆在了陆宁等人面前。

    这一次又是个大家庭,近二十口人。

    不过每一个人都是被单独表决。

    而这个信奉天主教的家庭,来自伦巴第,是伦巴第人。

    伦巴第人也是日耳曼人的一支,后世北意大利人的先祖。

    作为最早进入意大利的蛮族之一,并彻底驱逐了拜占庭人对旧罗马的影响力,几百年过去,伦巴第人也渐渐成为了文明世界的一员。

    不过教皇国周边,战事频频很不安定,各路诸侯对罗马教廷的觊觎,各种阴谋诡计引起的冲突时不时就变成大战。

    这一家,显然也是因为如此,在几十年前伦巴第王国灭亡时逃去了热那亚,十几年前,作为热那亚的开拓者定居来了西康。

    共十九人的大家族,五世同堂的族长朱塞佩已经七十多岁了,这个大家族最近还变换了姓氏,就是整个家族在最后,加了新的后缀,就是齐语“伦巴第齐人”的发音。

    西方世界的蛮族国家,现今大多数贫民还没有姓氏,只是处于一个渐进的过程中,便是有了姓氏的平民,很多姓氏也很奇怪,甚至不乏用**官做姓氏的,亲爱的儿子这种姓氏也有,“伦巴第齐人”这种姓氏,还得是很有文化的家族才想得出来了。

    而且,显然这个家族,在齐人到来后过的还不错,已经准备安心过下去,所以,才用来自伦巴第的齐人这种意思做姓氏。

    看着这姓氏,陆宁就点头,感觉这一家,该当赦免发还房屋财产,毕竟,不是出事后才改的姓氏,看资料上说,已经改了族名三个多月了。

    另外,这一家也都起了正经齐名,不似那些生活在黑海行省的异教徒,多是将自己名字发音改一改,就有了齐名。

    这个家族的齐姓为“刘”,也就是采用了中原大姓。

    老族长齐名刘恒之,看来也是寻中原来的教书先生起的。

    他没去世的儿子还剩一人,第三代孙子孙女九人,不过孙女多已经出嫁,留在家族中的孙子二人,还有个孙女招的赘婿,加孙媳共六人,第四代重孙和未嫁出去的重孙女共七人,还有年纪最长的重孙生下了第五代。

    他们在天主信徒社区有很大的宅院,不算房产的话,查抄的各种货币、金银器皿、首饰、粮食等等,估价在一千银元左右,此外,热那亚人首领朱利亚诺的船队中,有一艘船属于这个家族。

    老族长甚至将其余积蓄,全部存进了东海百行在此的黑海银号,共三千一百个银元,显然,不仅仅是改族名表忠心,这个家族,是真准备在此繁衍生根了。

    当然,看起来财富不少,但老族长去世后分家的话,每个分裂的小家庭,也分不到多少。

    而不管怎么说,这样一个家族,得到赦免也是应该的。

    陆宁现今甚至有些庆幸,西康检法院所发的裁决令,避免了许多错误。

    当然,便是没这裁决令,如这户人家一般心向大齐的被牵累迫害,陆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触动,着眼天下的话,这种事如果还放在心上,那估计早就得抑郁症了。

    说麻木也好,残酷也罢,这就是现实。

    不过现今坐在这里,看着这家人的详细资料,就好像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那种冤假错案带来的观感,又是另一回事。

    “先就刘恒之进行表决!同意赦免的举手。”王钦若,作为县署任命的六名委员之首,多少有点召集人的意思,当然,十一个委员,每一票份量相同。

    只是,若想赦免,并不是简单多数六比五即可,而是至少要达到七比四的比例。

    陆宁正想举手,朱利亚诺叹口气,看向他:“刘恒之老先生,我很是熟识,遗憾的是,他实则一直对黑海亲王有许多不满,发过许多牢骚,唉……”

    王钦若冷哼一声,“那算了!”本来举起的手放下,其余五名县署吏员便也都没举手。

    陆宁凝视朱利亚诺,“他说过什么坏话?”

    “多了……”朱利亚诺摇摇头,“就说亲王新婚吧,他就说,亲王妻妾众多,抢的也好,怎么都好,这且不说,但听说亲王的妻妾中,有默罕默德教徒,有犹太信徒,有东正教徒,就是天主教徒没有一个,这说明,黑海亲王,对天主教徒有偏见,又怎么会公平对待天主教徒?!”

    “胡说八道!”一名县署吏员立时拍桌子,满脸杀气,“这老家伙,妄议皇室,该当处死!”

    其实陆宁也是一呆,想想,这话未必是那老族长说的,但好像还真是事实。

    看了朱利亚诺一眼,陆宁还是举起了手。

    小蒙塔莱也是呗推举的委员会一员,听这些时脸色怪异,但他见陆宁举手,他也忙举起手。

    最近小蒙塔莱生意做的不错,尤其是五十套齐人精甲输运去热那亚,立时轰动全城,毕竟,都是贵族骑士可以作为传家宝的精甲。

    由此,他在家族中地位大大提升,而这一切,都是这位文先生的帮衬。

    虽然听朱利亚诺的话,他琢磨着好像还真是,莫说黑海亲王,就说这位文先生,好像妾侍侍女的也不少,也是各国佳丽都有,但是,也是没有天主教徒,莫不是,齐人真对天主教徒心存偏见?

    但心里虽然嘀咕,见陆宁举手,他也忙跟着举起了手。

    格鲁吉亚维拉王后也在,也是检法院推选的社会贤达、外邦重要人物。

    此时,她也举起纤手。

    但旁人,就再没有人举手了,七比四才能得到赦免,现今三比八,自然不成,甚至都达不到至少四六的争议程度,人都不必带来看了。

    “好,下面是刘恒之的儿子,刘渊。”王钦若唱喏,旁边文员快速的记录着投票情形,谁赞成谁反对,以及发表的言论,都记录在案。

    每个家庭都是单独投票,返还的财产,便是整个家族均分的个人份。

    陆宁这时点点桌子,“朱利亚诺先生所说的每个字都记录好,将来还是要核查的,咱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今天说的话负责任,因为今日,咱们决定的,是他们可能未来一辈子包括后代的命运,咱们的话,都要经得起推敲。”

    朱利亚诺微微蹙眉,笑道:“文先生放心,这些话,我没有一个字是编造的,提审他的时候,我可做人证。”

    陆宁点点头,看样子,刘恒之真发过这些牢骚,当然,语境不同,意味也就不同,难道自己黑海亲王身份的妻妾,没有天主教徒,还真是令黑海行省生活的天主教徒们很不安?

    旁侧王钦若已经恨恨道:“刘恒之如此可恶,子女怎会好?”

    这轮投票,王钦若六名吏员代表又都没举手,而且,又是陆宁先举手,小蒙塔莱和维拉王后追随投票而已。

    刘恒之的孙子辈同样,都是八票反对,三票赞成,而得不到赦免,也都得不到被带来询问的机会。

    本来两个多小时的枯燥投票讨论,陆宁已经从新鲜变得不耐,现今就更是蹙起眉头。

    摆摆手,陆宁提高音量:“暂停吧,王钦若,朱利亚诺,我会正式递交文件对你们两个在委员会中的角色表示质疑,所以,今天先到这里,王恒之一家,也需要重新审核。”

    在场众人都是一呆。

    “文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王钦若大怒,毕竟,行省要员里,有他的靠山,此来黑海,他本是跟随靠山而来。

    而这文正一,不过是视同四品,实则就是民间人士。

    皇家产业的虎皮,唬不住他这个内行,听靠山说过,皇室产业的服务人员,和地方官员发生纠纷,管理层并不会包庇,通常都会得到公正处理,这文正一,以为山高皇帝远,吓唬谁呢?

    陆宁已经懒得和他们废话,起身向外走,雨沫和雪烟忙跟在他身后。

    留下一屋人面面相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