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说我把他榨干了/医生手指揉捏花蒂

2021-04-27 10:33: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剧烈的疼痛让蔡暌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起来,他的一只手还被匕首牢牢地钉在桌面上,血水漫过桌面滴落在地上染红了青砖的地面。

冷汗如瀑布般从他额边涌出,喝了一晚上的酒大约也

剧烈的疼痛让蔡暌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起来,他的一只手还被匕首牢牢地钉在桌面上,血水漫过桌面滴落在地上染红了青砖的地面。

    冷汗如瀑布般从他额边涌出,喝了一晚上的酒大约也跟着汗水一起被排了出来,痛苦中他的神智却越发得清醒了起来,也终于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龙钺,目光骤然一缩。

    他当然认出了那个悠然靠在墙角看好戏的男人正是先前他在报纸上看到的几个男人之中的一个,只是他并不确定那是傅凤城还是龙钺。      

    龙钺漫步走过来,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下狼狈的蔡暌笑道,“还是少夫人厉害,龙某佩服。”

    冷飒笑道,“龙少见笑了。”两人说话间,远处也响起了枪声。

    很快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他们进来之前已经清理了院子里的守卫,显然是外面的人匆匆来报告情况的,只是还不等他们靠近龙钺回头便是两枪。子弹射穿了墙上的窗户,外面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龙钺道,“我去外面看看。”

    冷飒也不客气,“有劳龙少。”

    龙钺点点头转身出了门,冷飒也将枪口从蔡暌的额边移开,蔡暌立刻不顾疼痛伸手去拔钉在左手腕上的匕首。

    冷飒微微挑眉,毫不犹豫地一枪打穿了他右手的肩膀。

    在蔡暌痛苦的闷哼声中,冷飒伸手重新合上了他脱臼的下巴,笑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蔡当家,幸会。”

    “……”房间里的三个人望着冷飒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突然从黑夜中蹦出来的怪物。就连那两个女子都忍不住抱在一起缩在墙角簌簌发抖,仿佛眼前这个美丽的年轻女子比凶恶的蔡暌还要可怕十倍百倍一般。

    蔡暌此时也已经没有心思欣赏冷飒的美貌了,即便站在他跟前的女子看起来比报纸上还要更加美丽鲜活。

    他痛得满头大汗,不停流失的血液让他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

    “你…你是傅家大少夫人!”蔡暌咬牙道。

    冷飒笑道,“蔡当家不是说想要见我吗?我亲自来了,你怎么是这个表情?”说实话,对这样的蔡暌冷飒有点真的有点失望。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是这两年见过太多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才让她对一个土匪头子有了不切实际的高看,以为能称霸这样一个三不管地带让宋家都束手无策的土匪头子应该也算是个枭雄。

    说到底,土匪也就是土匪而已。

    蔡暌实力可能不弱,重要的是心够狠,手也够狠。真正能让他立足在苳城的不是他自己的实力有多强,而是孙宋梁三家相互制衡。

    不过……瞥了一眼桌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的报纸,冷飒低头打量着还坐在椅子里的蔡暌,“我该怎么招呼蔡当家呢?”

    虽然说被人惦记是对自己美貌的认可,但冷爷是颜狗,被一个猥琐男惦记不在她的容忍范围内。

    蔡暌也知道眼下的局势对自己不利,外面枪声已经响了好一会儿,但从龙钺出去之后却始终没有自己人能再进来。他虽然是个马匪,但能在那么多路马匪山贼中杀出来自然也不是全靠打打杀杀,当下决定忍下了一口气,哑声道,“傅少夫人,有什么事情…我们好谈。我、我绝没有对少夫人和傅家不敬的意思,我们苳城的兄弟都可以为傅家效力,只要……”

    冷飒微笑道,“如果前两天你说这话,我或许会考虑。”

    蔡暌强作镇定道,“虽然傅家不将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但是…咱们在苳城一带也有好几千人马,就算是傅家…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吧?”

    冷飒不知从哪儿又摸出来一把匕首在手中把玩着,叹气道,“蔡当家误会我的意思了,傅家收不收编苳城的马匪,跟你关系不大。甚至,如果我想,傅家随时可以另外扶持一个大当家起来,你以为…苳城那些马匪敢不听我的话吗?”

    蔡暌脸色顿变,却还是嘴硬咬牙道,“苳城的兄弟都是跟着我许多年的,少夫人想要收服他们恐怕没那么容易。”

    冷飒并不在意,手里的匕首挽了个刀花,“那就都杀了。”

    “……”蔡暌一时哑口无言,看着眼前的女子脸上满不在乎的神色才终于有些后悔起自己惹上了这么个煞神。

    冷飒却对蔡暌的反应很满意,笑道,“看来蔡当家明白我的意思了?那咱们现在可以聊聊了。”

    蔡暌神情僵硬,“聊什么?”

    冷飒道:“聊聊…你这些年抢来的东西藏在哪儿,苳城附近都有哪些势力,分别是什么情况?等等……”

    蔡暌冷笑道,“我没什么要告诉你?”

    冷飒道,“因为你少回答我一句话,我就割掉你一块肉。”

    蔡暌毕竟是当了十几年土匪的人,并不是寻常老百姓,冷飒这样的态度反倒是激起了他的凶性,当下破口大骂起来甚至还抬脚想要去踢冷飒。

    冷爷从来都不惯着这类人,蔡暌的脚才刚抬起来,她已经一脚踢过去,房间里一声轻响之后是蔡暌的惨叫声。

    小腿骨断了。

    当龙钺带着一身血腥气回来的时候,刚走到门口就不由停下了脚步。

    房间里原本紧闭的窗户已经全部打开了,但浓浓的血腥味依然没有完全散去。

    两个姑娘紧紧地抱着对方脸色惨白,缩在墙角一动也不敢动。

    他离开之前还算完好的蔡暌已经在地上缩成了一团,整个人仿佛都被血水侵过一遍,早已经奄奄一息。

    倒是冷飒站在窗边正低头看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本册子,身上依然干干净净的没有沾染丝毫的血迹。

    听到脚步声冷飒抬头对龙钺友好地挥了挥手,“龙少辛苦了,外面怎么样了?”

    龙钺道,“一切顺利,还是少夫人辛苦了。”能把一个凶悍的土匪折腾成这个模样,还是需要一点能耐的。

    冷飒笑道,“这次咱们可算是赚了,龙少要不要看看?”说着便将手里的册子递了过去,龙钺有些好奇地接过来翻了翻,原来是蔡暌的私人账本。

    蔡暌称霸苳城已经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了,家底自然是十分丰厚的。

    不仅各种金银珠宝,甚至还有不知从哪儿抢来的各种武器。不过他为人吝啬,那些精良的武器除非必要并不舍得拿出来装备手下的马匪,当然也可能是担心他们造自己的反,如此一来倒是便宜了他们。

    “这年头当马匪这么赚钱?”

    冷飒笑道,“肯定比你当少帅赚钱。”

    这是实话,毕竟龙少帅纵然位高权重但龙家要养的人也多,要分的利益也多。北四省再大,税收也不可能落到龙少的小金库里。龙少自己想要私房钱,大半还得自己想办法。

    蔡暌就不一样,只要给底下亲信分一些好处,绝大部分的收益都是落到他自己的兜里的。

    龙钺摸了摸下巴,道:“听说苳城附近还有十几路马匪?”那些人就算没蔡暌这么有钱,总也不会太差吧?

    冷飒微笑道,“英雄所见略同,西北和嘉州现在都缺钱,正是他们派上用场的时候。”话音落,两人对视一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欣然之色。

    这次突袭围剿苳城比他们原本预想的顺利得多,虽然难免可能有几个漏网之鱼,但苳城马匪中大大小小的头目是一个不漏的全部落网了的。

    这得益于周焱和江湛带领精英们提前确定目标紧迫盯人的战术。只要是稍有些名头的马匪都被他们在行动之前就重点关照,想跑都跑不了。等到第五军的兵马赶到,直接从外面合围然后向内平推,早上八点不到整个苳城就都被打扫干净了。

    就算少有的几个漏网之鱼,见识过这一夜的血腥恐怖之后短期内恐怕也不敢再出来找事儿了。

    一边清点战利品,冷飒一边以嘉州和南六省傅家的名义向苳城附近的马匪发出了通告。十日之内向驻扎在苳城的南六省军无条件投降,只要不是恶贯满盈的,傅家既往不咎。十日之后,苳城附近若再有马匪在外面晃荡,杀无赦。

    最重要的是,这份通告书并非单纯发给各路马匪头子的,而是鼓动普通的马匪向南六省军投降。只要没杀过人,傅家不仅既往不咎而且会给予安置。

    这消息传得很快,一时间各路马匪窝里都有些暗潮汹涌。

    冷飒自然知道,大多数马匪头子都是杀人如麻恶贯满盈的,所谓盗亦有道的毕竟是少数。因此这些人是绝不会轻易向南六省投降的,但那些普通的小喽啰却未必,很多人就是凑个数,或者新加入或者根本被迫加入没杀过人的。还有许多被马匪虏去做苦力做杂活的人,对这些人自然没必要赶尽杀绝。

    苳城剿匪一战告终,龙钺也没有久留带着一部分武器和粮食前往西北了。另一边傅督军和龙督军几乎是前后脚到达京城的。

    这两位大佬突然同时进京,自然让京城各方人马都高度关注,还没走出火车站就能感觉到周围各种探究的目光如影随形。

    傅督军冷笑了一声,带着人出了车站坐上来接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当天下午,傅督军和龙督军在议政大厦的大礼堂里发表了联合讲话,将西南西北目前的局势清楚明白地讲了一遍,同时号召整个安夏各界摒弃原本的成见通力合作帮助西南和西北的战事。

    虽然宋家在西北已经跟大胤人打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但其实普通的百姓对这些所知甚少。

    就连报纸上都只是偶尔有零星报道,里面也几乎完全没有提到宋家的局面和困难。

    因为在大多数人眼中,抵挡大胤人本来就是宋家的事情。西北是宋家的地盘,当然应该他们自己守。如果宋家失守让西北落入大胤人手中,他们会愤怒,会斥责宋家无能,会同仇敌忾,却不会提前认为自己有援助宋家的义务。

    就算有人表示愿意出兵支援宋家,到底是真的为了西北,还是为了在西北分一杯羹也不好说。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各地的报纸自然不会大肆报导西北的情况,至少在确定宋家真的撑不住之前是如此。

    傅督军和龙督军这一番讲话果然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有反应激烈的直接当场对喷,有反应委婉地提出各种理由一二三四五。有反对自然也有赞同的,以至于整个议政大厅直接吵成了菜市场。

    离开议政大厦回到傅公馆,憋了一肚子气的傅督军刚进门就忍不住一脚踹翻了跟前的椅子。

    跟在他身后一起进来的龙督军和卓琳对视了一眼,龙督军笑道,“你拿椅子撒气有什么用?”

    傅督军不耐烦地解开衣领最上面的扣子喘了口气,没好气地道,“劳资就是不耐烦跟这些人打交道,一点力气不肯出,占便宜没够。”

    偏偏人家还占着安夏官方的名头,你干什么绕过了他们马上就一定大帽子给你扣过来了。这么搞各地督军谁敢放权?我拼死拼活半辈子回头把兵权上交了,你反手给我来个卸磨杀驴?

    龙督军倒是沉得住气,和卓琳一起在沙发边坐了下来,等到佣人送上了茶水之后才开口道,“急什么?若是你开口他们就全部举双手赞同,你相信吗?我看楼老和余成宜应该都心里有数。等着吧,这两天他们自己肯定也要吵上几架,暂时没空招呼咱们。”

    傅督军大马金刀地坐下,瞥了卓琳一眼才看向龙啸道,“我倒是没想到,你真会同意他们这么干。”姓龙的看着也不像是什么高风亮节的人。

    龙督军淡定地笑道,“老傅,这安夏将来是他们的,不是咱们这些老头子的,咱们说了也不算呐。”

    傅督军轻哼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韩冉已经拿着一份文件进来了。

    恭敬地将文件送到傅督军跟前,傅督军打开看了一眼抬头对坐在对面的两人道,“老大媳妇儿跟你们家那小子一块儿把苳城给平了,现在通往西北的路差不多清出来了。”

    龙啸饶有兴致地道,“哦?阿钺跟小冷一起去剿匪了啊?”

    傅督军冷飕飕地瞥了他一眼道,“现在的问题是,大胤人又在边境增兵了。路通了,粮草从哪儿来,武器从哪儿来,兵从哪儿来?”总不能全让傅家出吧?他姓傅的又不是冤大头。

    更何况,傅家还要应付西南的尼罗人,也没有那个实力啊。

    卓琳淡淡道,“先前我跟余相商量过,财政部能够为西北拨一批粮食服装和日用品,大约足够西北军两个月用度。但是,武器方面我们恐怕爱莫能助。”偏偏,战场上武器才是大头。一场仗打下来,需要消耗的弹药不计其数。

    傅督军拿眼睛瞅龙啸,龙啸叹气道,“武器我有,兵马我也有,但是我总不能用船把人和武器运到南六省再绕道去西北吧?得借道啊。”

    卓琳倒是不怎么担心,淡定地道,“这个应该不用担心,如今这样的局势军部不可能不让步。只是恐怕要再等几天。”

    龙督军并不意外,不吵上几天都不像是这些人的行事作风。只是道,“还是尽快吧,宋野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西北那边恐怕撑得也不容易。”

    卓琳点头道,“自然。”

    门外卓琳的助理进来报告,“余相请卓女士去首相府参加紧急会议。”

    卓琳也不拖延,点点头站起身来与两人告辞,带着助理快步离开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