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两只藏獒同时进我身体*做错一题顶弄一次

2021-04-27 10:53:0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铁副堂主,你这是怎么说话呢?”

药老鬼趁机发难道:“难道你认为,堂主他不配掌管刑堂吗?还是你认为我们都是马屁精啊?”

墨丘哼道:“铁副堂主,

“铁副堂主,你这是怎么说话呢?”

    药老鬼趁机发难道:“难道你认为,堂主他不配掌管刑堂吗?还是你认为我们都是马屁精啊?”

    墨丘哼道:“铁副堂主,堂主可是少宗主钦点的人,这么说…你是怀疑少宗主的眼光了?”          

    “你们两个少在那阴阳怪气,更别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铁钎洪左右看看,撇着大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堂主他虽年轻有为,但刑堂可是排名前三的分堂。”

    “你们一个个在这巴结堂主,专挑好听的好说,是不是想欺下瞒上啊?还是说…你们打算架空堂主的权力呢?”

    “胡说八道!”

    药老鬼脸色一沉:“铁钎洪,你这分明是挑拨离间,堂主大人,您都听到了吧?这铁钎洪分明是没把您放在眼力啊。”

    他和墨丘差点没气死,这铁钎洪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翻脸不认人了。

    “好了,都少说两句。”

    洪欧抬了抬手,对于铁钎洪的无礼,他暂时不会深究。

    相反他还认为这种人比较好管理,是个有勇无谋敢作敢当的人,总比药老鬼和墨丘这种笑面虎要好对付一些。

    等安静下来后,洪欧直言道:“这位胡队长是谁的手下?”

    “是我的人!”

    又是铁钎洪。

    洪欧点了点头:“很好,胡队长夫妻滥用职权,不但私吞公款,还压榨杂役弟子,你说…本座应该如何处置他们夫妻二人呢?”

    “什么?”

    铁钎洪脸色一僵,看向胡队长问道:“堂主说的可是事实?”

    “我我我…”

    胡队长冷汗都下来了,胡夫人是脸色惨白,二人心里都在哆嗦呢。

    “我问你话呢?”

    铁钎洪一声怒喝。

    ‘噗通…’

    胡队长直接跪在了地上,哀求道:“铁副堂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您跟堂主说说情,饶过我吧。”

    “你个败类!”

    铁钎洪一脚将他踢翻在地,怒斥道:“亏我那么信任你,让你来管理杂役弟子,你就是这么做事的?”

    “相公…”

    胡悦拽了拽他,耳语道:“他是我哥,这件事就算了吧。”

    “你闭嘴!”

    铁钎洪瞪妻子一眼,指着胡队长喝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把你私吞的钱全部给我吐出来,队长的职位也得给我让出来,听明白了吗?”

    “是是是,我拿,我都拿。”

    胡队长连忙答应,铁钎转头看向洪欧,躬身道:“堂主,请你放心,我一定会严厉处置他的,决不轻饶。”

    表面看来他好像在大发雷霆,实则他是在保全胡队长,因为按照道隐魔宗的宗规,私吞公款就是死罪,哪怕是长老都不例外。

    “是吗?”

    洪欧轻笑道:“我想问问铁副堂主,你要如何处置他呢?”

    铁钎洪大言不惭道:“我一定会重重惩罚他们夫妻,胆敢败坏刑堂的名声,杖刑一百。”

    “杖刑一百?”

    药老鬼哼道:“我说铁副堂主,你这惩治也太不敷衍了吧?这位胡队长可是私吞公款啊,按照宗规理应处死。”

    “不要啊,我知道错了…”

    胡队长跪在地上是频频磕头,胡夫人早已被吓瘫痪了。

    “老鬼,你什么意思?”

    铁钎洪脸色一沉,三位副堂主立刻开始相互使绊子了。

    药老鬼摸着胡须道:“老夫哪有什么意思?老夫不针对任何人,只是实事求是。”

    “混账!”

    铁钎洪大骂道:“我已经说了会惩罚他,你还没完了?我铁钎洪的人,谁敢杀?”

    “哎呦…我可不敢。”

    药老鬼故意示弱道:“铁副堂主消消气,就当老夫说错话了,你可要多多包涵啊。”

    墨丘插话笑道:“刑堂谁不知道,我们铁副堂主的人谁敢动啊?反正我是不敢。”

    “哼!”

    铁钎洪一甩手:“来呀,把他们两个给我押下去。”

    “慢着!”

    几个侍卫刚要动手,就被洪峰给喝住了。

    他背手走到胡队长面前,盯着铁钎洪笑道:“铁副堂主,听你这意思…你连宗规都不放在眼里了?”

    ‘砰!’

    不等铁钎洪说话,洪欧一掌拍碎了胡队长的脑袋,当场鲜血四溅血肉横飞。

    这一幕震惊了在场所有人,谁也没想到这位新来的堂主会亲自动手处置。

    “啊…不要啊…我不想死…”

    胡夫人彻底被吓傻了,亲眼看着自己男人身首异处,她再也扛不住了,爬起来就往外跑。

    ‘砰!’

    可她刚跑没两步,洪欧打出一拳真元波,直接将她身体给轰碎了,残渣碎块崩的到处都是,将周围都给染成了血红色。

    药老鬼和墨丘眉头一紧,这个新来的堂主看来不太好对付啊,行事果断出手狠辣,是个难缠的硬角色。

    同时心里也在庆幸,幸亏自己没硬来,给足了新堂主的颜面,二人都有预感,这铁钎洪接下来恐怕要遭罪了。

    “什么?你…”

    铁钎洪呆愣住了,眼皮是一阵狂跳,这等于是打他脸一样啊。

    洪欧一背手,厉声喝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们是谁,以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但从现在开始,谁敢触犯宗规,那就是挑战刑堂挑战我,本座决不姑息。”

    “好,甚好啊。”

    铁钎洪咬牙点了点头:“小子,我在刑堂上百年了,还从来没人敢驳我面子?就连老堂主都得敬我三分。”

    “铁副堂主,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可以打破。”

    洪欧平淡道:“如果你认为我做事不对,你可以随时向少宗主汇报。”

    “行,你给我等着。”

    铁钎洪恶狠狠的指了指他:“这件事我绝不会罢休,谁能笑到最后,咱们走着瞧。”

    “站住!”

    洪欧一声将它喝住,铁钎洪狰狞着脸转过身:“小子,你还想干嘛?有屁快放。”

    “铁钎洪,你好大胆子啊,居然敢跟堂主这么说话。”

    “铁副堂主,这就是不的不对了,你这是以下犯上啊。”

    药老鬼和墨丘趁机打压,显然是想挑起铁钎洪和洪欧之间的战争。

    洪欧自然也明白,你们不是想看热闹吗?那就让你们好好欣赏一下。

    “给老子闭嘴!”

    铁钎洪大喝一声:“老子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们两个来指手画脚。”

    “药老鬼,尤其是你,少他娘在我面前倚老卖老,老子可不吃你这一套。”

    “你你…算你狠。”

    药老鬼再次示弱,这就是个老狐狸啊,打一枪就缩头,不停的在火上浇油,就是不让这火熄灭。

    洪欧眯着眼睛:“铁钎洪,按照宗门规矩,以下犯上应该如何处置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