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宝贝我想尿在你身体里:龙头进入花蕊

2021-04-27 11:32:3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黄修听说李菡瑶深陷死局,早五内翻滚,焦灼的不行,却凭着学识和修养,压住这焦灼,冷静地、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王爷请坐下细说。”

李卓航道:“先生请坐&mdas

黄修听说李菡瑶深陷死局,早五内翻滚,焦灼的不行,却凭着学识和修养,压住这焦灼,冷静地、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王爷请坐下细说。”

    李卓航道:“先生请坐——”

    他先扶黄修坐下,然后自己在茶几另一边坐了。        

    黄修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等他细说原委。

    李卓航默了会,仿佛整理思绪,很快道:“本王并不想争霸天下,然李家走到这一步,已经退无可退……”

    黄修皱眉,不置可否。

    就听李卓航继续道:“……即便瑶儿甘心退让,嫁与昊帝做皇后,朝廷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

    黄修翻眼道:“明明是她不想退……”

    李卓航打断他,抢着道:“若李家还是从前的商贾,或者更差一些,瑶儿是贫寒人家女子,只要昊帝喜欢,谢耀辉他们都能容忍她;然她不是。她不仅参加了皇城兵变,还做出了许多震动天下的大事。先生觉得,谢耀辉他们能容下这样强势的皇后坐镇昊国后宫吗?”

    黄修哑口无言。

    他不是毫无见识的白丁,他是博览古今的大儒,熟读史书,深知其中关窍,所以不能回话!

    这无关李菡瑶善良不善良,无关她为社稷、为百姓做了多少贡献,她是女子,还是个有能力的强势的女子,这便是原罪,所以不能容于朝堂,也不能容于后宫。

    话说回来,李菡瑶也不会安分守己地待在后宫、不理朝政,所以不怪那些人要灭她。

    这的确是个死局。

    无可转圜的死局!

    李卓航并不要他回答,自答道:“不能。朝廷那帮人是绝不会容忍这样一个强势皇后坐镇后宫的;更何况,这皇后还曾争霸天下,是昊帝强劲对手。为了江山,为了社稷,他们定会不择手段地毁灭她。眼下的和谈,不过是权宜之计,是为了兵不血刃收复江南的权宜之计。瑶儿陷入这样的死局,下场是注定的,哪怕昊帝也休想保全她。除非她自己做皇帝,登临九五,方能破这死局。”

    黄修无法反驳他,神情变幻不定,好一会才道:“所以呢,王爷的意思是想怎样?杀了昊帝吗?”

    李卓航摇头,坚定道:“东西分治!”

    黄修拧眉道:“东西分治?”

    这个他知道,昨晚方无莫提出来的。可是眼下李卓航扣押了昊帝,无形中激化了矛盾,加深了双方的仇怨,还怎么谈东西分治?一场内战免不了。

    李卓航点头道:“本王扣押昊帝,就是为了逼他们答应东西分治。先生请放心,本王不会伤害昊帝的。瑶儿目前还没有统一天下的实力,杀了昊帝只会令天下大乱,祸及苍生,本王绝不会做这样天怒人怨的事。”

    黄修顿时明白了:李卓航这是要胁迫昊帝使团,却因聿真和自己的关系,担心自己倒向昊帝朝廷,故而恳求。

    明白了李菡瑶的处境,明白了李卓航的谋划,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做出维护弟子的决定。

    他辛辛苦苦教出来的弟子,哪能任由别人欺辱呢?虽然一年也没教几天,但弟子资质好,根本不用经年累月地教,只需在适当的时候点拨一下即可。这么些年来,他始终引导着李菡瑶,不然她能这么出色?

    只见他剑眉倒竖,凤眼翕张,眼神锐利,寒声道:“想毁灭老夫的弟子,先问过老夫!”

    那气质,既清傲又不羁。

    无视礼法,却正气凛然。

    李卓航却不大相信,毕竟他出名的护短,弟子和儿子,谁亲谁疏,常人都不难选择。

    黄修看出他疑虑,心中生气,口气很不善地叱责道:“王爷既担心女儿,就别做缩头乌龟!”

    李卓航嘴抽抽,心想:“亏他生了一副俊美无俦的皮囊,瞧着是儒雅君子,这嘴也太毒了,真要做了官,活不过三月。好在遇见我父女两个,瑶儿气量一向宏大,本王也是好性子,否则就凭这一句,他便死定了!”

    心里这么想,面上一点不显,反谦恭道:“方舟愚钝,不知哪里做错了,还请先生指教。”

    黄修着实不客气,指责道:“你正当壮年,又无病无痛,又不是快死了,既要争霸天下,为何不自己登基称帝,却把月皇推到风口浪尖?怎怨的天下人针对她!”

    李卓航再好脾气,也被他这毒舌给气着了——什么叫“快死了”,这毒舌也太毒了!

    他觉得自己涵养真好,居然还能微笑,温和地解释道:“论做皇帝和治理天下,本王不如月皇;况且本王膝下无子,只月皇这一个女儿,自然全力扶持她。”

    黄修见他不能领会自己深意,觉得他笨死了,耐下性子分析道:“那也不能让她登基。这世道对女子何其严苛,王爷不知道?若是王爷自己登基,天下人便没了借口攻击李家。凭什么王家能争天下,李家不能呢?

    “王爷膝下无子,这也无妨,王爷还年轻,多纳个几房妻妾,还怕后继无人?只千万别立瑶儿为皇储,免得她成为别人攻击的箭靶子。若到了七老八十还没能生出皇子,就从宗族中过继一个来,立为皇太子,以迷惑世人耳目;等到油尽灯枯之时,再将皇位传给瑶儿不迟。

    “那时,月国根基也站稳了,女子科举也许已经实现,月皇登基水到渠成,岂不强似现在被围攻?”

    李卓航听他一番谋划,半晌无语。

    黄修以为他后悔了,悻悻道:“可惜,现在已经迟了,瑶儿已为世人所关注,再退也来不及了。”

    说罢摇头,端起茶盅喝茶。

    刚才说了一大篇,口干了。

    李卓航实在忍不住了,也毒舌了一回,轻笑道:“先生此刻就像那赵括,好一番纸上谈兵!”

    “噗——”

    黄修一口茶全喷了。

    李卓航岿然不动,等他发作。

    黄修放下茶盅,掏出一方折叠的素帕,擦了擦胡须上的水渍,收拾干净了,端正坐直了,才逼视着李卓航,问:“老夫纸上谈兵,王爷有何高见?”

    李卓航不再跟他客套,也端肃神情,凛然道:“先生让月皇隐忍,然以她的能力和脾性,那是能隐忍的?做丫鬟时,那一身光华也掩不住!本王从未教过她治国之策,只教她经商之道。她一身本领,全是从生活中历练而来,遇强则强,遇强更强。先生这番谋划,不适合她。”

    黄修想到李菡瑶的所作所为,哑口无言。

    李卓航继续道:“况且,本王也不可能纳妾……”

    黄修被他堵了嘴,正不自在呢,闻言没好气道:“王爷也太儿女情长,如何做大事!”

    李卓航正色道:“本王不愿纳妾,除了爱重内子,也是为了女儿。本王对女儿有多宠爱,这宠爱都会叠加到其母身上,纳妾,是对她母女的羞辱和不尊重……”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上一篇:快上我:马蚤货 水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