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吸着她的奶头摸着她的水|她让我帮她缓解一下

2021-04-27 11:41: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叶秋早就知道,一个传承万年,曾经称霸宋国的古老宗门,底蕴绝对不会简单。

但叶秋还是没想到,区区一个符堂,底蕴居然如此恐怖。

这还只是符堂,那其他堂口呢?

 叶秋早就知道,一个传承万年,曾经称霸宋国的古老宗门,底蕴绝对不会简单。

    但叶秋还是没想到,区区一个符堂,底蕴居然如此恐怖。

    这还只是符堂,那其他堂口呢?          

    就连符堂之中,也隐藏了杂役老僧留下的地相术手段,让叶秋受益匪浅。

    其他五大堂口,底蕴都比更堂深厚,一万年来代代延续,从未断过传承。

    符堂底蕴,果然恐怖!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叶秋微微皱眉,一脸严肃。

    这很重要!

    叶秋要谋夺星辰树,但符堂的地下世界,居然恐怖火焰,能瞬杀三龙神砥。

    这说明,在整个乾坤山脉之中,还有叶秋不知道的东西。

    那……究竟是什么?

    “看来……我暂时不能和乾坤门决裂,我得找个机会,去符堂探查一下!”

    叶秋收敛心神,一颗神丹扔到嘴里,很快调息,让自己开始恢复。

    叶秋并没受伤,只是消耗了些许精神力,以及神识消耗大而已。

    这都是小事!

    此刻,叶秋端起酒杯,继续喝酒。

    身外金身最大的好处,就是陨灭之后,一旦精气神恢复,又可以重新凝聚。

    在焚火谷之时,叶秋第一次使用身外化身,直接抽空了全身所有的精气神。

    而这一次,则好了很多。

    叶秋虽也挺虚弱,却并非没自保之力。

    反正没有人知道,叶秋其实去过乾坤门,还杀了因瑛姑。

    叶秋在雅间喝酒,更堂万人见证!

    “叶兄,来来来,喝……喝酒!”

    醉酒的迷迷糊糊的高仇,提起酒壶,话刚说完,又砰的倒在桌上,酣睡过去。

    叶秋虽依旧在喝酒,但他对乾坤门发生的事情,却依旧能清晰看到。

    无人能看到的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蚂蚁,震动着翅膀,悄无声息的望向乾坤门的各处。

    透过这些元磁兵蚁,叶秋能同时观看六大堂口发生的事情。

    这其中,和叶秋预料的一样,符堂那恐怖的底蕴,果然不能持续。

    这道烈火沸腾的光柱,在轰杀叶秋的金人之后,撒瞬间消失不见。

    地缝裂缝彻底消失,一切仿佛没发生过一般。

    “那光柱烈火,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啊。”

    “我符堂之中,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攻击手段,为何不早出现?”

    “好强!”

    众弟子议论纷纷,都感觉到了震撼。

    “地龙翻身,这天下要乱啊。”

    药老一声叹息。

    就在刚才,那光芒冲天之时,也将药老笼罩,让他‘体’内的毒素瞬间化为虚无。

    这手段堪称化腐朽为神奇,但药老却一点都兴奋不起来。

    此刻,风狂和秦志远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地龙翻身,此乃大事,但不是我们可以妄议的。”

    “此事,还是让道尊定夺。”

    “现如今,我要回箭堂,如果不出所料,箭堂恐怖被御兽宗攻破。”

    哗!

    说完,风狂化为流光,带着箭堂一众高层,急匆匆而去。

    “不好,我药堂!”

    药老脸色大变,带着一众炼药师,急匆匆的赶往药堂。

    “地龙翻身,御兽宗偷袭,瑛姑陨落,我乾坤门的浩劫,莫非要降临了?”

    秦志远微微摇头,心中忽然有一股悔恨。

    如果不是秦志远贪心,非要和瑛姑瓜分更堂,何来今日之祸?

    但愿儒堂,不要出事!

    秦志远急匆匆返回儒堂,顿时惊呆了。

    整个儒堂化为烈火,无数建筑轰塌,大片大片的灵田焚毁。

    成百上千的弟子,倒在了血泊中!

    “堂主回来了。”

    “太好了!”

    “堂主,御兽宗的贼人,杀了我们很多兄弟,还抢走了藏宝库中的所有宝物……”

    噗嗤!

    听着幸存弟子们的回报,秦志远一口老血‘喷’出,脸色顿时大变。

    他急匆匆的敢到藏宝库,果然看到了空荡荡的一片,啥也没有。

    “不好!”

    秦志远发疯般狂奔,却了几个隐秘地点,果然傻也没看到。

    “就连我私藏起来的一些宝物,居然都一个不剩,全没了?”

    秦志远失神落魄,抑郁返回书房,顺手给自己倒茶。

    然而秦志远却发现,自己的茶杯,也没了!

    这偌大的书房内,所有的书籍和物品,都化为了虚无!

    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桌椅!

    “天杀的御兽宗,居然搬空了我儒堂万年珍藏,夏无常,本座和你势不两立!”

    啊!

    刹那间,秦志远暴怒的疯狂怒吼声,响彻在整个苍穹。

    类似的怒吼声,也在药堂和剑堂之中,从药老和风狂的嘴里疯狂吼出。

    这其中,药老状若疯狂,披头散发,跪在地上,捶打着地面,嚎嚎大哭。

    “御兽宗这帮畜生,畜生啊!”

    “你们偷走老夫的药材,杀我药堂弟子,那就算了。”

    “你们居然将老夫的所有炼丹炉,全部都从地下挖走,畜生啊!”

    药老眼中满是悔恨泪水,他恨透能力御兽宗,更恨透了瑛姑。

    如果不是瑛姑怂恿,药老也不会起贪念,想要去祸害那更堂。

    可如今,更堂没祸害到,瑛姑死了,药堂也完蛋了!

    “堂主,我们还有那么多炼药师,只要我们人在,一切可以重头再来。”

    “是啊堂主,您不要难过,至少我们高层的炼药师,一个都没有死!”

    众高层虽然难过,却只能苦笑的劝说。

    “你们懂个屁!”

    “这些炼丹炉,每一个都有特殊作用,我药堂万年积累,这才打造而成。”

    “如今这些炼丹炉没了,就算你们很强,没有趁手的工具,你们就是个屁!”

    药老一边说,一边哭,疯狂捶打地面。

    箭堂!

    望着空荡荡的箭堂,风狂这高冷的武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师尊,都怪我!”

    “如果我早点回来,堂口也不会被御兽宗偷袭,师弟们也不会死那么多。”

    炎青天走过来,耷拉着脑袋,目带羞愧。

    “炎儿,这不怪你。”

    “如果不是你不喜欢打牌,提前回来,我箭堂损失会很惨烈。”

    “现如今,我们损失最小,你做的很好!”

    拍了拍炎青天的肩膀,风狂一声叹息。

    “罢了,我箭堂修行,讲究的是修自身,宝物没了就没了。”

    “只要大家都还在,我们早晚能东山再起。”

    风狂语气严肃,目带豪情。

    “是!”

    众弟子纷纷点头,但心情依旧难受。

    箭堂的用法,都需要依赖上好的弓箭。

    这上好弓箭,哪有那么容易制作?

    不过……和其他堂口的损失比起来,箭堂的确损失最小。

    这才让众人心中,稍微平衡一些。

    与此同时,更堂。

    王老头打了个哈欠,从沉睡中苏醒。

    他推开房门,望着漫天大火,顿时叹了口气。

    “小叶,你这次玩大了啊,经此浩劫,我宗门虽没灭,却也算废了大半。”

    “不过这样也好,若不让诸堂肉痛,我宗弟子都陶醉在先祖的荣光中,根本不知道发愤图强。”

    王老头喝了口气, 眼中满是惆怅。

    想当年,乾坤门是何等辉煌,横压整个宋国,在整个天火山域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宗门。

    可万年过去,乾坤门却衰落不堪,沦落到小小的三川郡城。

    而且这三川郡,那偌大的南方,还被御兽宗所掌控!

    沉吟片刻,王老头也一声怒吼:“天杀的御兽宗,竟然搬空了我更堂,可恶,可恶,啊!”

    这声音极为悲愤,瞬间传遍四面八方。

    一听这话,风狂、药老和秦志远,都感觉心情好受了不少。

    更堂据说是最有钱的,如今被洗劫一空,结局真是让人舒服。

    却无人知道,王老头一边怒吼,一边喝酒,时不时嘴里还扔一颗花生米。

    原来叶秋早就传递回消息,将瑛姑的阴谋,全部告诉了王老头。

    王老头大怒,却无可奈何。

    诸堂联手灭更堂,王老头就一个二龙四象神砥,他能如何?

    此事如果没发生,就算去找李道尊,恐怕李道尊也不会理睬。

    按照叶秋的吩咐,王老头假装啥也不知道,倒头就睡。

    反正瑛姑胆子再大,他也不敢杀王老头!

    至于更堂被洗劫一空?

    更堂本就么啥东西,叶秋早提前带走,洗劫个啥?

    更堂和其他五大堂口不同,虽也创建万年,却没什么底蕴。

    那些东西都是叶秋经商赚的,叶秋带走,这也没什么。

    而且……叶秋明确说了,等此役之后,这些“损失”,宗门必须给一个交代!

    至于叶秋如何对付瑛姑,叶秋在信中没明说。

    但王老头在苏醒后,听着诸强的怒吼声,顿时有了大概猜测。

    难不成……叶秋让人冒充御兽宗,反过来洗劫了诸堂?

    是了,一定是这样!

    诸堂精英和堂主,都汇聚到了符堂,本堂主肯定空虚。

    叶秋带人袭击诸堂,只拿好东西,难度并不是太大。

    不过……怎么这偌大的乾坤门,到处都是火焰?

    王老头腾空而起,去诸堂随意转了转,顿时倒吸冷气。

    “小叶,你这手笔……也太大了吧?”

    “不对,小叶就算心机过人,但他麾下就十几个神砥,怎么可能闹出偌大的的动静?”

    “莫非……御兽宗,真入侵了?”

    王老头心中一惊。

    这时候,远方,伴随着轰隆巨象,真个乾坤山脉都开始激烈震动。

    一股巨大的黑色‘蘑’菇云,冉冉上空。

    “不好,山门出事了!””

    “乾坤大阵,竟……被人破了?”

    “好剧烈的‘爆’炸,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有人偷袭乾坤门!”

    诸堂之中,成千上万的弟子,顿时陷入了惊恐和慌乱。

    此刻,乾坤门,山门口。

    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正目带冰冷,傲然的抬头望向乾坤山。

    这二十多名强者,居然清一色都是神砥,最低都有二龙境界!

    他们都是戴着斗笠,一身蓑衣,肩膀上都扛着渔网。

    这些人,竟然是叶秋见过的那群,曾经在仁义酒楼喝酒的渔民!

    “有意思!”

    此刻,郡城内,仁义酒楼,雅间中。

    叶秋透过一只元磁兵蚁,静静的望着这一幕,顿时感觉好笑。

    那名叫夏傲天的豪迈大汉,义薄云天,颇有英雄之气。

    对于此人的身份,叶秋早有猜测。

    但叶秋还是没想到,他居然猜对了。

    “高兄,别睡了,快醒醒。”

    叶秋沉吟片刻,一把推了推高仇,一道神气输入高仇‘体’内。

    高仇是二龙神砥,他很快苏醒。

    “叶兄,我居然喝醉了?”

    “这二锅头果然是好定西,难怪叶兄你不要四大件,反而送给我老师。”

    “这酒名气一旦传开,肯定轰动真个天火山域,风靡诸国!”

    高仇一脸兴奋。

    却没有嫉妒!

    叶秋将自行车生意拱手送出,还让高仇去联系秦相,这本就是大功德。

    高仇得了叶秋那么多好处,他怎么可能觊觎叶秋的二锅头?

    那还是人吗?

    别人给你通天机缘,你不给别人留点汤喝?

    说不过去啊!

    “高兄,别说这二锅头了,我师尊刚传来信息,御兽宗的高手,正在攻打我乾坤门。”

    “现如今,乾坤门的山门被攻破,我宗危在旦夕!”

    “高兄,你身为三川郡统帅,统领千军万马,你要建功立业,正在此时!”

    叶秋笑着说道。

    “该死的御兽宗,竟然如此狂妄?”

    高仇闻言,顿时大怒。

    别看秦相对三川郡的策略,是让乾坤门和御兽宗‘内’斗。

    最好的结果,是乾坤门和御兽宗,能够两败俱伤,元气大损。

    到了那时候,秦相就能透过高仇,彻底将三川郡掌控在手中。

    可问题是,乾坤门传承万年,历代掌门都是人精,掌门可能那么容易被掌控?

    至于御兽宗,那更是丝毫不给秦相面子,甚至是——欺骗!

    比如御兽宗的宗主夏无常,曾许诺帮秦相对抗乾坤门,从而得到秦相大量的资源支持。

    但拿了好处之后,夏无常却不办事,反而各种借口拖延和敷衍,并不断继续追要好处。

    秦相用了数年时间,这才偶然之间,发现夏无常在逗他。

    秦相勃然大怒,然而夏无常却丝毫不理睬,反而写信嘲讽。

    反正御兽宗在南方,南方环境特殊,到处都是崇山峻岭,猛兽众多。

    秦相就算有心征伐御兽宗,却也有鞭长莫及,有心无力。

    至于乾坤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