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舌头在花缝来回滑动,宠1v1高辣h

2021-04-27 15:48:1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沈瑟投入到工作中的注意力是很集中的。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听不到周围的动静,满眼满心都是纸张上的字迹内容。

等到她终于将郑烨交给她的资料都整理好之后,猛地直

沈瑟投入到工作中的注意力是很集中的。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听不到周围的动静,满眼满心都是纸张上的字迹内容。

    等到她终于将郑烨交给她的资料都整理好之后,猛地直起身,看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而再一转头,身边的人也不见了踪影。

    他去哪儿了?走了吗?

    沈瑟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毕竟在这没有遮挡的办公区域里,根本瞧不见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但她总觉得不可能,他不会不吭一声就把她一个人丢在这的,他干嘛要那么做呢?

    这么想着,她站起身来,入目所见还是空无一人。

    正当她慢慢地有些不确定的时候,听到了拐角处茶水间里传来的一点轻微的动静。

    她一怔,随即快步走了过去。

    程绍仲正在倒水,茶水间里其实有很多咖啡饮品,但这么晚了,还是杯温度适中的白开水比较暖人心脾。

    见沈瑟走进来,他很自然地将杯子递给她,随即又看了眼手表:“比我想象中效率还要高一点。”

    沈瑟的确是渴了,专心看资料的时候没觉得,这个时候只觉得口干舌燥。

    咕咚咕咚将一杯水都喝了下去,她才舒坦了些,心情也是。

    她凑到他的身边,仔细看了看他的面容,不见疲惫,也不见睡意,这么晚了,他竟还神采奕奕的。

    “你不困吗?”她实在是费解。

    “嗯。”程绍仲将杯子从她手里重新接了过来。

    沈瑟直呼不科学:“要是我的话,肯定没一会儿就要打盹儿了,我可做不来陪人加班这种事,太没意思了。”

    程绍仲笑了笑,事实上,他反而觉得很有趣。

    已经过了十二点,都这么晚了,两人倒也不着急走了。

    站在茶水间的窗前,俯瞰着城市午夜的景象,这么新奇的体验真的是头一回。

    沈瑟不由得感叹道:“真是世事无常啊。”

    程绍仲挑眉:“怎么说?”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生活还是一团糟,每天为了生计发愁,还要担心我妈的身体。没想到这么快的时间,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变得这么美好。”

    这么一说,程绍仲也想到了一年前,那时他是什么样子,周围的人是什么样子,他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

    按说他的记忆力没有差成这般,说忘即忘。

    沈瑟没有听到回音,便专门问他:“你难道不这么觉得吗?”

    程绍仲摇头。

    摇头一般表示否定,沈瑟也是这么以为,而实际上,真正的答案是不知道。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段时间至于他而言,究竟是美好更多一些,还是不如意更甚一筹。

    看他对这个话题不是很感兴趣,沈瑟也不准备继续聊下去了。

    因为还有另外一件事,她想了一个晚上。

    “顾绍季让我去做辩护律师的要求,我对费律师说,我会好好考虑。”她看向他,“我想问问你的意见,你愿意让我接下这个案子吗?”

    程绍仲静默片刻,问:“为什么对他的案子这么感兴趣?”

    一瞬间,她有些犹豫。

    “因为……”她停顿些许,才答道,“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程绍仲没应声,他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顾绍季在安城算是有不小的知名度,这个案子一直有不少人关注。要是能够顺利结束,他的辩护律师也会得到很多好处。钱财,或者是名声,都会有。”

    这些话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耳熟。

    两个人都不会忘记,在南城时,同样的事由,同样的话语,都曾经上演过。

    程绍仲没有回忆过去,那些都毫无意义。

    他只剩下一个问题:“如果我不答应,你会怎么做?”

    沈瑟知道,这才是事情的关键。

    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意如此,她会怎么决定。

    是像以前那样下定决心后就一定要达到目的,还是就此打住,对这件事就此绝口不提。

    “要是你不喜欢,我就去告诉费律师,我没办法胜任这次委托。”沈瑟的声音蓦地软下来,也许是这样的结果正好让她轻松了不少,“其实做人还是不要太急功近利,太出头了也不是件好事,我要稳一点。”

    程绍仲低头看着她,在她的眼睛里没看到杂质,仍旧清亮。

    他抬起手抚了抚她耳边的碎发,而后,摇了摇头。

    “错了,做律师要有追求,要做,就要做最好的。”

    沈瑟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理解:“什么意思……”

    “很多时候,律师不仅是当事人的工具,更要把握住所有的跳板,为自己镀金。”

    沈瑟觉得自个儿要是没理解错的话,他这是……同意了?

    “你同意让我接这个案子?”她有点不可置信。

    程绍仲眼里有了笑意:“为什么不同意,当初我不是也选择了成人之美?”

    当初啊,沈瑟想到了在他面前的那番“得利论”,仿佛只要她当了他的律师就会一步登天,所以表现出了绝不能罢手的架势。

    最后的结果是,一步登天没实现,倒是差点一步升天了。

    这么想想,还真有点心虚,虽然她一直觉得那只是个意外。

    “是啊,你总是愿意成全我的……”沈瑟觉得应该表个态,“你放心吧,这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律师又不是慈善家,没必要舍己为人。”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一看情况不对就通知费律师,让他顶着。”

    抱着冰激凌桶还在大吃的费律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未来的命运已经被人决定了,还是如此轻描淡写、理所当然。

    沈瑟也笑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上一回和这一次,虽然结果都差不多,但心境却是迥然不同的。

    后来她才明白,这其中的差别,无非就是,输不起和尽了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