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翁熄性放纵小玲,bl肉文

2021-04-27 16:18:0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狼牙峰上,姜飞熊肃立良久,同陈玄丘一样,他也安忍不动,哪怕他的大营已千疮百孔。

他没想到浅陌公主会跑去刺杀陈玄丘,不过,万一成功呢?

所以,他也愿意等上一等。

 狼牙峰上,姜飞熊肃立良久,同陈玄丘一样,他也安忍不动,哪怕他的大营已千疮百孔。

    他没想到浅陌公主会跑去刺杀陈玄丘,不过,万一成功呢?

    所以,他也愿意等上一等。        

    如今,大营糜烂不堪,浅陌公主却始终没有发出讯号,姜飞熊心中不禁浮起一抹阴影,难道……

    姜飞熊将手拢在袖中,默默掐算片刻,脸色又苍白了一些。

    他深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裴承疫,袁晨皓,申普,霍黎山,发起反击吧!”

    肃立其后的四员大将齐齐拱手称是,旋即,一只只号角扬起,吹响了反击的战号。

    狼牙峰上人头攒动,涌现出许多修士,齐齐吟唱咒语,有武将率军严阵以待,护在他们身前,防范可能的攻击会打乱他们的吟唱。

    空中的朱雀辞率先发现了狼牙峰上的异动,立即命令一部分禽族高手向狼牙峰上发起攻击。

    峰上敌军立即用防空武器反击,又有一些修士纷纷作法,反击来自空中的威胁。

    未受干扰的修士们吟咒结束,一道道炽白的光凭空出现,化作一口口巨大的飞镰,呼啸着卷向战场。

    这些光的飞镰主要是攻击雍国修士集中的所在,但是毕竟不能完全区分敌我,因为那一口镰,就有七八丈之巨大。

    一柄柄飞镰激射扫荡,见机得快的姬国修士纷纷躲避,而许多想要相抗的雍国神官、修士、妖魔,却在这死神之镰下被劈成两半,肝脑涂地。

    齐林公子火了,这简直是对他的最大挑衅,齐林公子一口怒火咆哮而出,火烧连营,将无数敌国将士笼罩于火焰之下。

    齐林旋即舞动双锤冲了上去,那道术凝聚的死神之镰,一旦碰上他的金锤,立时化作漫天的白光,飘散开去,但是飘摇于空时,却又在渐渐凝聚,似乎要重新化为飞镰。

    天空中,朱雀辞也是奋起余力,凤凰真火笼罩全身,扑向狼牙山峰,一束凤凰真火喷涌而出,将一座高山都燃成了火焰山。

    但山上的姬国修士们正飞身纵向山下战场,朱雀辞不能对山下动以真火,恐误伤了自己人,当下杏眼圆睁,化作红裳丽人,径直向他们截杀过去。

    摩诃萨也不在划水了,老鸳鸯和阴谐等督战队正在空中观敌掠阵,跑也跑不了,总不能就这么一直挨打吧?纯防御消耗更大的。

    摩诃萨暗叹一声,也学着朱雀辞一样,化作人形迎向敌国修士,双掌挥动,一朵朵金莲炸向敌国修士。

    姜飞熊下达了反击的命令之后,返身就走,一边急急说道:“速速命令王琅楷,启动阎罗天太阴戮魂大阵!”

    连绵起伏的狼牙山脉深处,一处四水八山汇聚之地。

    此处四面高峰,谷中则林木葱郁,非中午时光,阳光不能透入,因而阴气甚重。

    四面高山之上,许多被掳掠拘押于此的百姓面有菜色,有气无力地坐在地上。

    姬军只是每天给他们弄点稀粥,吊着他们的命而已,哪肯在他们身上浪费辎重,所以一个个都虚弱不堪。

    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已经没有奶水可以让他服用,孩子饿的哇哇大哭,母亲束手无策,也只能垂泪不止。

    不远处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正抓着一把野菜根,正要塞进嘴巴,看见如此一幕,犹豫了一下,还是有气无力地挪过来,依依不舍地递过了那把野菜根,道:“你吃吧。”

    姬军不许他们四处走动,身边能吃的野菜全被大家吃的差不多了,他好不容易才挖到这一把野菜根,甚至没有地方清洗一下。

    手上,指甲缝里,都是泥巴,那野菜根自然也不干净,可是在那少妇眼中,此刻这却是世间最可口的美食。

    “谢谢大哥了!”

    那妇人道了声谢,一把接过野菜根,也顾不得擦拭上边的泥土,便拼命嚼烂了起来。

    可她拼命地嚼了一根,却没有咽下去,而是凑近了怀中的孩子,要把嚼烂的野菜,喂给她的孩子。

    这时候,正在高处草棚中啃着獐子腿,喝着烧酒的姬军大将王琅楷,突然动作一停,慢慢抬起头来。

    就在棚子顶上,一根木梁上悬下一只玉珰。

    这时,那只玉珰正发出阵阵清音,然后“啪”地一声,炸成几片落在地上,绳上只剩下珰环处一小片碎玉,还悬在那里,在山风中摇荡。

    王琅楷一把摔碎了酒壶,跳将起来,大喝道:“动手了,布阵!快布阵!”

    如狼似虎的姬国士兵立即抽出了他们的刀剑,扑向那些虚弱不堪的百姓。

    无情的杀戮,在四处山峰上处处可见,到处血光四溅。

    那个年轻的母亲,倒卧在血泊中,汨汨的鲜血,淌过她的身躯。

    那里边有她的血,也有其他百姓的血。

    血液汇聚成溪流,汨汨地流向山峰之下,四壁殷红。

    只有那个尚还不谙世事,便与他的母亲一起身死的孩子,唇边有着一抹野菜的汁液,呈现着一抹浅绿。

    无数的鲜血涌下,冤魂的怨气化作阵阵阴风,山谷中隐隐泛起阵阵煞气。

    站在高峰之上,拄刀而立的王琅楷,也不由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忍不住兜了兜身上的披风。

    陈玄丘神魂回转之际,姜飞熊堪堪下达反击的命令。

    眼见狼牙峰上杀下无数修士,陈玄丘知道,姜飞熊终于动用了他的预备队,全军反击了。

    司羽丫头不知道被浅陌公主藏在何处,这只能靠七音染去问个究竟了。眼下姜飞熊底牌尽出,他也该全力发动了。

    陈玄丘冷笑,喝道:“杀过去!”

    陈玄丘一声令下,早已蓄势等待的涅盘之光百余神官齐齐放出神念,在各种法器加持之下,他们最少的也能同时放出两道神念,似汤唯、玉衡这等大神官,甚至可以放出四道或五道。

    一道道神念金光闪闪,在空中交织成一张金色的大网,玉衡连结几个手印,将这天罗神网的控制权掌握手中,疾叱一声:“去!”

    天空中那道金网,就像渔夫抛出的渔网,向着姬国冲下山的修士们泼撒过去。

    首当其中的是高高的树木,金网撒下,立时将一棵棵参天古树切割成巴掌大小的方块,噼呖啪啦地落下。

    一个姬国修士不晓得这神网的厉害,挥舞手中的利剑,长啸一声,迎了上去。

    “不要,快……”

    有人发现不妥,急忙提醒,可“闪”还没出口,那人的剑已经迎上金网,立时如刀切豆腐,轻嚓一声,断了开来。

    然后那网状金光从他身上落下,他的人便也如木头一般,被切成了一块块肉块,便是他的神魂,刚刚逃出肉身,被那神网一罩,也是惨叫一声,魂飞魄散。

    众修士大惊,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厉害?

    修士之中,却是立时有一些人发起各种法术,红的紫的白的黄的,各色光束迎向神网。

    神念之力的切割,也只能用法术相抗,这时以蛮力去迎,你以为你是创世之神盘么?

    以力证道,是天下间最难行的道。以力破法,也要有无视一切的力。

    但是这时候,三十六剑侍也出动了。

    春宫七十二姬分成两个方阵,也各自冲向前去。

    七音染弟子中少了一人,不过只少一人,对整个阵法的运作,影响也不是很大。

    三十六剑侍与霸下风格一致,厚重雄浑,三十六口剑彼此呼应,威力倍增,向着冲下山的姬国修士们一路冲去,趟平一切,一往无前。

    敖鸾调教的三十六名弟子却如神龙夭矫,化作一只长长的队伍,首是尾,尾也是尾,首尾相衔,灵动无比,恰好护侍在三十六剑侍侧翼,彼此配合,相得益彰。

    七音染的三十五名弟子却是被笼罩在了一层灰蒙蒙的死气之中。

    这大营已化作一片修罗战场,死伤无数。此时幽冥死气笼罩之下的她们,更是如鱼得水,径直杀去,根本不理会另外两座大阵,那跳脱劲儿,一如不着调的七音染。

    但是比起杀戮效果来,似乎她们比那两支队伍似乎还要犀利一些。

    冥府阴神,毕竟本就是死亡的掌控者。

    六名姬国修士迅速靠拢到一起,排列方位,宛如一只斜挑向空的牛角,站在最前方那人一声大吼:“哞~~”

    只这一声吼,有如一声惊牛的狂嗥,空中浮现一字真言,正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哞”字。

    一个真言成字,便向一口巨鼎,扬向天空,竟尔把下落的天罗地网荡起,然后狠狠砸向鬼魅一般飘荡而来的冥狱三十五春姬。

    杀红了眼的齐林公子可是最为怜香惜玉的主儿,哪能坐视不理。

    再者方才被对方三个“人间修士”竟然阻拦了那么久,让他很是脸面无光。

    他在伏妖塔世界关的太久了,同时也不熟悉天庭情况,自然不知道那三个人竟是天界的天官神将,只当是普通的人间修士,竟然也能抵挡他这么久才受伤落败,所以很是羞恼。

    这时一见那六人联袂施法,竟尔形成神道真言,不由斗志昂扬。

    齐林公子向前一冲,一声似龙似牛又似猛虎的怪吼,也从他喉中喷涌而出,登时化作一个火焰燃烧的“昂”字。

    赫然也是一道真言,麒麟真言。

    火焰“昂”字迎向金色的“哞”字,相撞之下,犹如晴空一个霹雳,破碎产生的能量如巨浪一般四散开来。

    正跨着梅花鹿踏空而来的陈玄丘迎上这波气浪,立时衣袂飘风。

    两轮紫色弦月,从陈玄丘脑后冉冉升起,凌空一划,便凌厉地劈向那发出“哞”字真言的六名修士。

    那不是六名修士,那是天庭二十八宿之一,玄武七宿的第二宿,牵牛!

    牛宿六星,天之关梁,主牺牲事!

    这是六名星官。

    陈玄丘祭出心月轮的同时,便掣出了他的诛仙剑。

    不想提前暴露身份,那就杀光他们!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弑神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