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军训 教官 h 一晚上:摸到了吗把它掏出来总裁

2021-04-27 17:00:5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万里长的灵光遥指阳都,在此过程之中,其轮廓也是缓缓凝聚显现出来,由外而观,犹如一根裹在晶莹灵雾之中的长戈。

这件法器名唤“营卫天戈”,具备分天裂地之威。

万里长的灵光遥指阳都,在此过程之中,其轮廓也是缓缓凝聚显现出来,由外而观,犹如一根裹在晶莹灵雾之中的长戈。

    这件法器名唤“营卫天戈”,具备分天裂地之威。

    如果此物完好,那么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做到蔽绝所有天机感应,从而起到一举摧毁敌手的效用。        

    可这法器其实只是炼造了一半,还没有完满地步,只是勉强堪用罢了,所以眼下只能依靠诸派修士一同施法遮绝天机,但这并不能保证完全不被熹王察知。

    不过很快就有修士提出,对于此事完全不用担心。因为阳都方才被熹王攻了下来未久,统御还不稳固,想要短时间内把所有军民和工厂及物资都是转挪走,那是很难做到的,强行去为,还极有可能自行引发混乱。

    就算真是能做到,熹王方才战胜长老团,即将登上皇位,现在却连外来攻击都是抵受不住,反而要弃城而逃,那威信又如何维持?

    需知无论过去昊皇还是长老团统御期间,可从未发生过这等事,故无论从熹王个人性格还是正统的必要性来说,其都是无可能离开的。

    阳都城内,张御正在一条闪烁着晶莹光芒的廊道里走着,此间一直通向密卷库房所在,里面存放着历代昊族皇帝的手书和秘卷,本来唯有昊皇可以进入,但他身上带着熹王的传印章印,故可以在此畅通无阻。

    熹王在拿到传位之印的那一刻,便已是成了昊皇,只差举办一个继位大典,故各方秘库所在其都是瞬间明朗,再也半分隐秘可言。而熹王知晓了,也等若是他知晓了。

    就在他来到廊道尽头的时候,忽然眸微一动,抬起头往天中看了一眼,方才他感到了一阵警兆传来,这威胁应当是来自于天外。

    他能分辨出,这并不是特意针对自己而来的,他很可能是被某物波及或是笼罩在内了。

    这么看的话,对方所针对的目标当是很大,有可能是熹王本人及其大军,或者干脆就是整个阳都。

    他略作思索,这警兆虽然不算太明显,但熹王那里有着万灵所的神异生灵,还有诸多修道人和造物炼士,应该也是能有所察觉的,也不用他去提醒。

    从感应上看,敌袭恐怕威能不小,万一如果熹王抵抗不了,那么他会从旁出手,阳都这里面还存在有许多他所需弄明白的东西,还需由此找寻“上我”可能的痕迹,不会随意让人把这些都给摧毁了。

    确如他所想,熹王这里很快也是得到了神异生灵的示警,以及底下修道人含糊警告,结合两者,他判断出有一场前所未见的袭击即将从天外来到,目标就是阳都!

    可就像是六派所预判的那样,他丝毫没有离开阳都的打算。

    拿到传位之位印,继位大典的日期便就随之定下,此事他早已是昭告四方,各地宗王宗亲、诸侯权贵都有派遣观礼使者到来,这个时候若是仓皇出逃,还有谁会信服他?

    还有一个原因,这一次攻击明显是来自天外六派。可昊族就是靠着打压修道宗派起家的,要是挡不住天外六派的袭击,并且阳都还在他的手中失去了,那怕是无人再会承认他是皇帝,哪怕有传印在手也是一般。

    而反过来看,若是他能挡住外来的侵袭,那却是更有利于他巩固皇位。故是他立刻命令百万飞舟在外集结待命,新打造的造物日星送去天中。

    除了这些之后,他还利用起新近掌握的英耀所,将昊神一个个重唤出来,全力恢复整个城域的守御力量,以期能挡住即将到来的袭击。

    张御在走过廊道之后,穿过一座晶门,来到了一个四边空落的圆形平台之上,上方是光雾营造出来的虚空星云,一根根敦实的琉璃方柱矗立在那里,每一根都刻着着独特的符号,可见里面整齐排列着一束束密卷。

    他走到一根方柱之前,见下方有一个凹槽,便拿出一只瓷瓶,将熹王的鲜血倒入下去几滴,此间每一处都需要现任昊皇的鲜血来开启。

    这看似谁拿到昊皇之血都可来此打开门户,但实际上这里是有一个灵性检验的,若是血液主人有抗拒之心,那么也是通不过去的。

    血液滴落下去后,柱壁随之化开,露出了里面的卷宗,每一卷都是以玉轴相裹,上面皆有灵性护持。

    他没有拿起来,眸光闪烁了一下,就将里间内容全数看了下来。

    这上面记载的是某一任昊皇时其与宗室之间的私密事,包括各种不为人知隐蔽记录上面都能找到,可这里面并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他也不急,很有耐心的一个个看下来。

    最后他发现,以第七任昊皇为参照,前后有着一条十分明显的分割线。在第七任昊皇之后,昊族皇帝无不是拥有大量的书册记录,不止是皇帝自身,包括身边的臣僚近侍,都有详实且丰富的对话记载。

    有些记录他在外面也是见过了,但那都是经过严谨修饰的,这里存放的才是最为原始的记载,且俱是以灵性力量为载录的。

    卷宗上面连当事人的语气都是一成不变的拓录了下来,可以保证原意无比准确,没有一丝半毫的美化和为尊者讳的意思,从上面可以直观了解到每一任昊皇的生平和执政风格。

    留下这些,应该就是为了让后继者在遇到复杂局面的时候,能从这些前人的智慧中找到应对方法。

    可是在更早的时候,也就是第七任昊皇之前,却就没有这些了。可以看到,由此越是往前翻,记载便越简陋粗疏,且没有任何拓影记录。这里面还很少有被翻动的迹象,说明后任昊皇对这些祖先的事迹并不感兴趣。

    张御对此也是能理解的,因为第七任昊皇之前,所记载用的载体是一种更为古老和复杂的文字,这意味着要想读懂这些秘卷,还要去学一门早已无用的语言。

    而没有直观的影像,读这些平铺直叙的描述本身就已经十分枯燥了,再加上更早的政体与后来的昊族也是格格不入,谁还有耐心看下去呢?

    但他却是觉得,昊族真正的秘密,恐怕就是隐藏在这其中,不然没必要用一种独特的文字来记录,虽然上面没有灵性的力量保护,但反而是最为稳妥的保存方法。

    文字的解读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看得出来这些文字遵循了一些道法上的变化,对于他这等道法精深的修道人而言,破解起来可谓毫无困难。

    待翻看了一会儿,他发现上面所记载的除了一些重要事件,还有则是早期造物技艺,当中采取了大量了来自修道宗派的道经用语,署名之人的名姓大部分都有道号,看来早期的昊族的确是和修道人渊源极深。

    结合流传在外的历史记载看,应该是一些低辈修士因为本身资质和道机变化的缘故,无法再修道了,只能流露到了世间,但他们没有因为道机变化而就此颓丧,反而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一起,试着走出一条新路。

    透过那一行行朴实无华的文字,哪怕只是最为平铺直叙的描述,也能感受到里面那一股不断进取,奋勇开拓的昂扬精神。

    随着他逐个往前翻看,终是来到当是摆放第一到第四代昊皇的载录所在。

    琉璃柱中摆放的不再是玉轴裹帛,而是一捆捆玉简,这完全就是修道宗派的作派了。他拿起玉简翻看下来,而在这里,他终于找到了有用的记载。

    待看下来后,他也是确定了此前的判断。昊族的出现的确是人为推动的,这几任昊皇时期,一直有一人在指引昊族,并提供给他们各种帮助。

    这位没有详细的名姓和来历,上至昊皇,下至平民,无不是以“圣人”称呼之。而也正是在这位的庇佑之下,早期的昊族子民才躲过了来自各方面的威胁及危险,并逐渐强盛起来,直到四代之后,这位才是逐渐脱离了昊族的视线。

    看到这里,他若有所思,因为他一路过来不曾有所遗漏,每一任昊皇的卷宗都是看过了,所以他隐隐能感觉到,在四任昊皇之后,这位“圣人”其实并没有就此销声匿迹,仍是在背后指引着昊族前进,包括后面昊族四处攻伐修道宗派,似也有这位的身影。

    上面还提了一笔,在昊族需要“圣人”相助的时候,昊皇往往会供奉“圣人”画像,并与之沟通。只是他于此间找了下,并没有找到那位“圣人”的画像。

    那么假若是此物没有被后人毁掉的话,应该是摆放在别处了。

    昊皇的秘库不止一处,他觉得自己当再去别处看看。有一个地方他觉得最有可能,那处他本也是准备过去一看的。

    见这里再有什么值得一看后,他就从这处密室里面走了出来,才走了几步之后,听到了外间传来隆隆炮响之声,还有璀璨的灵性烟火冲上天空,并伴随着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应当是昊皇的继任大典开始了。

    同一时刻,顶上那股威胁之力也是越来越是强烈。他抬眸望去,便见虚空之外有一道流光正以惊人速度往阳都这处轰落而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