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把学生家长肚子搞大了/一女被多男玩前后夹击

2021-04-27 17:12: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这一刀突如其来,砍得极狠,极重,姜二毛举起铁锏,又无力地垂下,三番两次后,耗尽了体力。“你……你……好小子……”他呻吟着跌倒

 这一刀突如其来,砍得极狠,极重,姜二毛举起铁锏,又无力地垂下,三番两次后,耗尽了体力。“你……你……好小子……”他呻吟着跌倒在地,血如泉涌,手脚不停地抽搐,转眼就奄奄一息。

    郭传鳞一脚踩在他胸口,拔出朴刀,看准了部位,用力砍下他的头颅,脸上身上溅满了鲜血,咬牙切齿,直如嗜血的恶鬼一般。

    那中年人打了个寒颤,蠕动嘴唇说不出话来,倒是她的女儿低声道:“多谢这位壮士,救了我们父女二人!”她的声音温软悦耳,像春风拂过大江,吹绿了千里江南。          

    郭传鳞看了尸体一眼,沉默片刻,生硬地道:“不用谢我……屠城也有屠城的规矩,你们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过两天就安全了。”

    那中年人忙不迭地点头道谢,兵荒马乱中,遇到这么讲道义的叛兵,实在是祖上积德,皇天保佑。

    郭传鳞抗起姜二毛的尸体,连同铁锏一并丢到井里,盯着自己的双手看了半晌,心道:“那女的又瘦又病,就算美若天仙,也犯不着出头砍了那厮……莫不是中了邪?”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心中有些发毛,姜二毛一身蛮力,骁勇善战,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刀劈翻了,保不定惹出什么祸事来。罢罢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摇了摇头,回厨房取下几条腊肉,又装了一袋米,扛在肩头正打算离开,“哎”了一声,用力一拍大腿,心神不宁,几乎忘了要紧事。郭传鳞从柴堆里找出包袱,捏了捏,翡翠珠宝和几本旧书都在,心道:“他把书和翡翠首饰放在一起,显然极为看重,不如带回去给韩先生看看,说不定会喜欢。”

    打定主意,他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屠城尚有一日一夜,郭传鳞就离开谷梁城。他没有回悍卒营,先去伙夫营找到张癞痢,将米肉并一包金银塞给他,张癞痢捏了捏大小,掂了掂分量,眉花眼笑,浑身肥肉乱抖,拍着胸脯要给他开小灶,弄两个硬菜,喝点小酒。

    郭传鳞随口敷衍了几句,低头寻思一回,心中终有些不安,按了按怀里的包袱,又去拜见韩先生,向他

    讨个主意。

    韩兵早早用过晚点,独自在帐篷中闲坐,小口小口啜饮一碗苦茶,烛光摇曳,照得他的脸半阴半阳,透出几分诡异。他对郭传鳞的到来并不意外,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轻的悍卒与其他人不同,他很有想法,时刻注意控制自己的欲望,不放纵自己沉湎于烧杀掳掠,始终保持着一份清醒。

    郭传鳞放下手中的包袱,韩兵审视着他的面容,手指轻轻敲击着碗沿,慢吞吞道:“你杀人了。手上有冤魂的血腥气,脸上缠绕着戾气,这不是好兆头。”

    连这都看得出来?郭传鳞心中打了个咯噔,老老实实承认道:“是,迫不得已,伤了一条性命。”他解开包袱,取出三件翡翠首饰,恭恭敬敬奉到韩兵面前,请他品鉴一二。

    韩兵眼前一亮,拿起翡翠手镯,凑到眼前仔细端详,称赞道,“收获不错,这是一件老种满绿翡翠手镯,通透完美,十分罕见。”

    “老种?”郭传鳞搔了搔脑袋。

    韩兵耐心地解释道:“‘种’是珠宝商品评翡翠的说法,也叫‘种分’,他们依据颜色和通透之别,把翡翠分为‘老种’、‘老新种’和‘新种’,老种难得一见,最为贵重。”

    他放下手镯,又拿起那块翡翠花佩,“像这一件,就属于老种玻璃地翡翠,质地细腻,翠色浓正,雕工也非常精细,显然出自名家之手,是少有的精品。传鳞,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郭传鳞笑笑道:“是城西一户做翡翠生意的大户人家,一对父女躲在暗室里避难,还有一个丫鬟,舍财换命。”

    韩兵似乎记起了什么,皱起眉头问道:“做翡翠生意,那户人家是不是姓秦?”

    “我没问,他们也没说。”

    “谷梁秦家,虽然是旁支,也不是你得罪得起的,你有没有为难他们?”韩兵的声音有些遥远,他似乎清楚那家人的底细,语气之中不无感慨。

    “没有,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杀了姜二毛,救了他们一命。”郭传鳞知道瞒不过去,把当时的情形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个姜屠夫嘛!”听到死的是姜二毛,韩兵并不在意,又拿起翡翠珠链,细细看了一回。

    郭传鳞不敢打搅,耐着性子等了片刻,小心翼翼道:“对了,韩先生,还有几本旧书,跟那些翡翠放在一起,藏得甚是严实。”

    “旧书?什么旧书?”

    郭传鳞忙取了书送到他手边,韩兵翻了几页,不以为然道:“嗯,秦家终究是没落了,连这种东西都藏着掖着。”

    “书上写了什么?”郭传鳞大字不识一箩筐,他有些好奇。

    韩兵将书放下,轻轻拍了几下,道:“青城派的功夫,一本是拳法,一本是剑法,还有一本是内功。”

    “青城派?是有名气的大门派吗?”

    “名气还是有一些的,大门派谈不上。约摸十多年前,青城派得罪了华山派,嘿嘿,那才是有名气的大门派,随随便便来了几名弟子,随随便便就把青城派给灭了。”

    “哦,是这样啊——这么说来华山派的功夫很利害了?”

    韩兵听出他有习武之意,心中一动,道:“华山派择徒甚严,你是高攀不上的,倒是青城派绝了传承,流传在外的功夫都在这三本书里,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多谢韩先生!小子定不负韩先生厚爱!”郭传鳞大喜过望,他对江湖上高来高去的功夫仰慕已久,韩先生主动传授,那是再好不过了。

    韩兵注视着他的双眸,郑重其事道:“学了青城派的功夫,就入了青城派的门,日后若遇到什么忧患灾衍,不要怨。”

    “不怨,不怨!”郭传鳞将三件翡翠首饰推到他手边,“韩先生,这就算我的拜师礼吧!”

    “你没有拜师,我也没有收你作徒弟,教你识字,照着书自己悟,自己练,不用这许多。手镯我收下了了,花佩做工不俗,你自己收好,今后送给中意的女人,至于这串翡翠珠链,我帮你转送给赵帅。”

    他所说的“赵帅”,就是叛军的首领赵伯海。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