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好紧好爽下面水多多|他在她身上驰骋h

2021-04-28 08:34:4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黑色的奥迪轿车驶出吕家村,直奔大学城而去,吕坤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车的速度极快,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赶到了大学城刚启用不久的省立医院东院区。

来到急诊,吕冬下了车,直

黑色的奥迪轿车驶出吕家村,直奔大学城而去,吕坤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车的速度极快,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赶到了大学城刚启用不久的省立医院东院区。

    来到急诊,吕冬下了车,直接往里走,然后看到了等在这里的薛天。

    “情况怎么样了?”吕冬在电话里面听薛天说起,哥几个全都受伤了。          

    薛天已经镇定下来,说道:“乔总和焦副总受了外伤,正在人陪同下拍摄CT,焦守贵焦总头部受伤,较为严重,吕律师受到惊吓,没有受伤。”

    吕冬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边走边说:“跟我说一下具体经历。”

    薛天赶紧说了一下自个看到的情况。

    “看来是冲着守贵去的。”吕冬有所判断:“这是想要守贵的命?”

    来到急诊处,吕冬见到了大哥吕春和贝向荣,连忙过去问了几句。

    出了这种案子,不管袭击方,还是被袭击的一方,全都受了伤,吕春和贝向荣带队,跟吕冬简单说了说,又忙碌起来。

    在治安向来比较好的大学城,发生这种事,称得上大案。

    接着,见到吕建武从一个诊室里面出来,吕冬赶紧迎上去,问道:“八叔?”

    吕建武坐在长椅上,说道:“我没事,守贵、三黑和卫国一直护着我……”

    这里具体不是说话的地方,焦守贵在做检查,乔卫国和焦三黑去拍CT还没回来。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宋娜从外面跑了进来,脸上全是焦急,看到吕冬,赶紧过来一把抓住他胳膊:“人呢?我听说卫国和焦哥受伤了?”

    吕冬点点头:“还在做检查,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宋娜问道:“怎么会这样?”

    吕冬也很急,但宋娜急,他就要冷静一些:“大哥正在调查相关情况。”

    “可能与物流的案子有关。”这会周围没人了,吕建武大致将那天在盖世物流的事说了一遍。

    吕冬忍不住说道:“提前跟我说一声啊。”

    吕建武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宋娜明白:“焦哥不想给你添麻烦。”

    “唉……”吕冬叹口气,问道:“八叔,这事跟大哥说了。”

    吕建武回答:“说过了。”

    吕冬拉了下宋娜,一起坐在长椅上:“那个物流公司的负责人,是盖世物流盖世英的外甥?”

    “亲外甥。”吕建武确认。

    吕冬知道,这事八成要变得复杂。

    但再怎么复杂,都必须有个说法,对方主动动手不说,还动了砍刀,这是想做啥?

    受伤的焦守贵,焦三黑,那是摆地摊还是穷小子时,就一起打拼的朋友。

    更不用说乔卫国了。

    吕冬不说话,宋娜也不说话,神情都有些严肃。

    吕建武脸色也不好看,今天的事如果不是另外三人拼命,他能不能周全,难说!

    他啥时候吃过这种亏?

    有个医生从诊室出来,冲吕建武说道:“你过来,检查结果出来了,准备去办住院手续。”

    吕冬、宋娜和吕建武立即围了上去。

    乔卫国伤势最轻,左小臂上挨了一下,没伤着骨头。

    焦三黑背上被钢管砸了,问题也不大,但头发让人揪掉了一缕,连带着掉了一小块头皮。

    医生建议俩人留院观察一晚上,以防万一。

    伤势最为严重的是焦守贵,头被钢管砸破了,有点轻微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

    三个人伤势都不算太严重,倒也算不幸当中的万幸。

    伤势不重,急诊不让长待,需要办理住院手续。

    付朝霞这时也赶了过来,看到乔卫国,眼睛立即红了。

    乔卫国过了那阵疼劲,倒也没啥大事。

    付朝霞和宋娜去办了住院手续,一行人转到住院区,就在同一个病房里面。

    焦守贵头上缝了针,包扎起来,这个时候麻药劲稍缓,人渐渐清醒过来,看到吕冬,说道:“冬子,我……”

    吕冬搬张椅子,坐在他病床跟前:“焦哥,你啥别说,啥也别想,好好休息。”

    焦守贵了解吕冬为人,担心他直接去找人算账,毕竟伤的不止他一个,还有三黑和卫国,连忙说道:“不管是谁,咱都通过法律解决。”

    吕冬笑了笑:“焦哥,咱都是奉公守法的人,当然要通过法律解决。”

    焦守贵麻药劲还没完全下去,说了没几句头就晕,吕冬赶紧让他躺下睡觉。

    焦三黑过去疼劲了,看了看乔卫国的光头,说道:“卫国,回头我也剃个你这样的头,怪不得你一直光头,干仗有优势!”

    宋娜忍不住说他:“三黑,这是不疼了?还说笑。”

    焦三黑的头发被剃了半边去,摸了摸绷带是,说道:“忘了,头上要留疤了,以后咋找媳妇。”

    付朝霞见到乔卫国没事,提着的心放下了,接一句:“改天我给你介绍。”

    吕冬掏出手机,来到走廊上,给苏小山打了电话,让他带几个人过来,轮流在这边守着。

    虽然有俩联防一直跟着,还是要以防万一。

    这帮人,胆子太大了。

    听薛天的描述,就是些亡命徒。

    今天要不是有卫国在,二焦和八叔绝对吃大亏。

    没过多长时间,贝向荣带人过来录笔录。

    现场有目击证人,凶器上有指纹,甚至有个手机不错的目击者,还用摄像头拍了照。

    这件事不难定性,但后面是谁指使,暂时没有证据。

    吕冬问了贝向荣几句:“那边咋样?”

    贝向荣简单说道:“伤势不算重,这会全缓醒过来了,都是些滚刀肉,暂时问不出啥来。”

    吕冬不意外:“听说开车来的?”

    贝向荣摇头:“车子早就脱审了,真牌照都是外省的,有盗窃记录。”他明白吕冬的意思:“别着急,明天就把人提回去,总有他们说话的时候,这种多人团伙案,就没有不交待的。”

    吕冬没再多问,暂时也就这样了。

    至于那些人不开口?只抓到一个人的话,确实不好办,但抓到五个人,撬开其中一个的嘴巴,就容易多了。

    这边做完笔录,贝向荣专门留下俩穿制服的联防,就带人撤了。

    案子那么多人看到,闹得沸沸扬扬,势必要尽快给上上下下一个交代。

    按照吕建武的说法和那天的经历,吕冬猜测这事八成跟物流的事有关联,但现在没有证据,警方不可能贸贸然采取行动。

    吕冬掏出手机,接连打了几个电话,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时又有人跑了进来,却是吕建仁来了。

    人来的急,肩膀不耷拉,脚底也不拖地板了,看到吕建武没事,松了口气。

    “你个老八,吓死我了!”吕建仁拍了下胸口:“我还以为你出了大事。”

    他问吕冬:“小光头呢?听说受伤了?”

    吕冬指了指病房里面:“去看看吧。”

    没过多大会,吕建仁又出来,问道:“是不是老八说的那样?”

    “只是有可能。”吕冬尽量让自个保持冷静:“那几个亡命徒一个都没跑掉,大哥和贝向荣正带人看着,争取早点撬开他们的嘴巴。”

    吕建仁说道:“咱吃啥都行,就不吃亏。”

    吕冬微微点头:“他们这是犯罪!”

    很快,苏小山带着人过来,吕冬叮嘱几句,将宋娜等人叫出来,让三个伤号早一点休息。

    一行人离开医院,吕冬送宋娜回去,吕建仁和吕建武一起回吕家村。

    半路上,吕冬接到赵干事打来的电话,就是问今晚这件事的,俩人干脆约好了在中心路口的汉堡皇见面。

    等吕冬和宋娜来到汉堡皇店,店长安红告诉他们,赵干事已经在二楼等着了。

    “别让人上二楼。”吕冬吩咐一句,跟宋娜一起上了楼。

    跟赵干事是老相识了,也不用客气,直接进入正题。

    “我刚刚听到,领导也很关心。”赵干事说道:“这不立即让我找你了解情况。”

    吕冬毫不含糊,说道:“赵哥,受伤的三个人,一个是我公司的副总,我摆地摊时就跟着我,另外两个是我投资的一家公司,也是咱们泉南最大的手机连锁卖场的二位负责人!连他们的人身安全都不能保障,咱们大学城的社会环境,啥时候这么差了?”

    赵干事连忙说道:“我问了派出所那边,听说是外来者做的。”

    吕冬知道赵干事是代表杨烈文过来的,杨烈文能稳坐大学城一把手的位置,静等明年行政改制,要说背后没有人力挺,鬼都不会信。

    “众目睽睽之下,用砍刀行凶伤人。”吕冬必须争取大学城管委会,尤其杨烈文的支持态度,因为事情真要跟物流有关,涉及的可能就是盖世物流和盖世英了!

    他做事,有时候想的确实比较多,但放在这件事,并没有坏处,这种事就要做最坏的打算。

    盖世物流的盖世英不是一般人!

    吕冬又说道:“这件事,性质太恶劣了,影响也太坏了,我那三个朋友,赵哥你都认识,他们算是胆子比较大的人,到这都心惊胆战。”

    赵干事明白吕冬的意思,说道:“我来的时候,杨主任就说了,这件事一定要严查严惩,必然给你、给吕氏餐饮、给百事达手机连锁、给大学城的投资者和商业公司,给所有人一个交代,让他们知道,社会秩序和法律尊严不容践踏!”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