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老师的玉臀吞吐着巨龙,快点快点进来嘛人家要快

2021-04-28 08:35:4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昆仑,瑶台峰前山。

百花竞放,百鸟争鸣。

身穿昆仑服饰的一众弟子们,都忙得脚不沾地。

最近这段时间,昆仑可是出了不少热闹事,其中最最最知名的,就是落华

昆仑,瑶台峰前山。

    百花竞放,百鸟争鸣。

    身穿昆仑服饰的一众弟子们,都忙得脚不沾地。          

    最近这段时间,昆仑可是出了不少热闹事,其中最最最知名的,就是落华峰的道原圣君居然以元婴的境界领悟了法则之力。

    甚至以一己之力抗衡了成名多年的显世仙君。

    这件事虽然在昆仑七十二圣峰的峰主压制下,没有刻意的外传。可在又哪里能制止得住扩散呢。

    元婴圣君竟然能领悟法则之力?!

    这个消息在仙灵通闻上霎时间如野火燎原一样,传遍了九州。

    ——“惊爆,元婴第一人道原圣君领悟了法则之力,并力压显世仙君。”

    ——“哇,真的假的?!那是不是说以后化神仙君要有十一位了?”

    ——“昆仑不愧是昆仑了,如果算上道原圣君,哦不,应该是道原仙君。那么昆仑就独占了五位化神老祖,真真正正就是修真界的半壁江山啊。”

    ——“我有内幕消息,我表弟就是昆仑内门弟子。据说道原圣君还是元婴修为,只是以元婴修为领悟了法则之力而已。这应该还不能算化神吧?”

    ——“前面的道友可笑死我了,回去再好好问问你表弟吧。化神可不是‘金丹破卵元婴出’的这种标准,化神仙君唯一的标准,就是领悟了法则之力,并能够凝聚法则碎片。道原仙君既然领悟了法则之力,还能够施展出来,那么他就是化神境界。再说,他连成名多年显世仙君都能打压,说明道原仙君对法则之力的理解,绝对不是刚刚入门的阶段。”

    ——“哇,道原圣君,哦不,应该是道原仙君,他可是我的多年的偶像啊。原来在元婴境界里,谢圣君就有元婴同阶无敌、元婴修士第一人的名头。你们说,道原仙君进入了化神境界,有没有可能成为化神第一人?”

    ——“化神和元婴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要看领悟法则之力的是否靠近天道本源。这个就很难说了,化神老祖们的本源之力,不是我们这种层次可以了解的。”

    在仙灵通闻上,关于谢辞君掌握了某种法则之力的讨论热火朝天,此起彼伏。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虽然低沉小众,却也不断的在攀升当中。

    ——“昆仑倒是得天独厚,一下子弄出了五个化神仙君。都说世上有九大仙门,可也没见到其他的宗门世家有多少化神老祖啊?”

    ——“这个我知道。原来的十位化神老祖,昆仑独占其四,正一道门有两位老祖、东极堃、西昊天各一位、天下至富的魂寰有一位,除此之外还有四海地的显世仙君,一共十位。”

    ——“本人是散修,也不怕得罪昆仑。你们难道就不觉得奇怪么,其他的道门仙宗,也都是十万年以上的传承,可怎么就昆仑能有这么多化神仙君,其他的宗门最多的就两个,还有的一个都没有?!我就比较奇怪了,难道是它昆仑的风水特别好?!”

    ——“别的我不知道,反正昆仑和其他门派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独占七十二云浮峰,还占尽天下三成的灵脉。你要说这里面跟昆仑层出化神老祖没有关系,我是不信的。”

    ——“对,我也听说了,显世仙君之所以跟谢辞君动手,乃是因为显世仙君想为我们这些普通修士争取到平分云浮峰。那谢辞君勃然大怒,直接用了杀招,结果暴露出自己领悟了法则之力的真相。”

    ——“听到大家这么说,那我也开始多想了,难道昆仑真的隐藏了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就是只有他们才能源源不断的诞生化神老祖的缘故?!”

    ——“呸,难怪呢,昆仑弟子各个横行霸道的,说什么都不肯交出三成灵脉,这不是把天下修真人都当傻子么。”

    ——“只有四海地之主的显世仙君才能代表咱们小门小户修士的利益,昆仑这种霸主为了维护自己的至尊地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前几天,昆仑执事还当家枷死了散修弟子,只因为人家相信昆仑货真价实,昆仑却胡乱说那四海地锦琅王家的嫡系弟子用了假灵石,硬生生把人当街夹死了。”

    ——“不行,再这么下去,散修和小宗门绝无出头之日了。这次我们必须力挺四海之主,求他给我们出头,平分昆仑灵脉。”

    ——“平分灵脉,平分云浮峰!”

    ——“还要交出秘籍,能让元婴圣君掌握法则之力的秘籍!”

    ——“对,必须交出秘籍。昆仑凭什么让谢辞君以区区元婴之境就掌握了法则之力?!还不是因为昆仑独占天下灵脉浮峰十万年?!这是昆仑欠天下修士宗门的。”

    ——“昆仑必须交出法则领悟的秘笈,不然我们就集体杀上云浮峰,平分地脉灵矿!”

    ——“杀上云浮峰,平分地脉灵矿!”

    ——“杀上云浮峰,平分地脉灵矿!”

    ——“杀上云浮峰,平分地脉灵矿!”

    ……

    ……

    此时绝大部分昆仑内院弟子,几乎忙到飞起,根本没有空闲在仙灵通闻中翻看消息。

    尤其是昆仑四大主峰的弟子们。

    四大主峰的掌事大师兄和大师姐们都去了龙渊。本来临行之前,方忌、闵苒和颜令甄等人,都把主峰其他弟子的任务做了统筹安排。

    哪几个人负责看护传送阵、哪些人迎宾接待、哪些人收发器皿材料、哪些人对接替补等等。

    可计划没有变化快。

    因为谢辞君两次跟显世仙君的激烈冲突,大家为了想办法弥合面子,不得不打乱了原来的安排,临时多加了好多宴会。

    而且邀请的宾客规模也越来越大,这样原本设置负责招待的弟子人手,就不够用了。只能从各个地方抽掉人手。

    甚至连很多外门弟子,都被抽掉了上来,以应对如此多的来宾。

    昆仑司命塔上本来也安排了有二十个人负责两班轮值,不断的被抽掉人手,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进行轮值。

    就这样,这两个人还被昆月台的执事长老邓秋生给强行召唤了过去。

    瑶台峰,昆月台乃是专属掌门的小炼丹房。

    它也算是掌门端昇老祖的私人丹房,里面的丹药不算在昆仑药峰的额度上。这次大典,端昇老祖怕药峰那边事多,就开了自己的私人丹房,拿出了体己贴补瑶台峰。

    所有瑶台峰的回赠手礼,都是昆月台自己出炉的一品华清丹。

    华清丹专门用来排出体内因服用丹丸沉积的残存药力,能让修士体内经络更为顺畅自如。是从筑基期到元婴期都能用上的上品灵丹,在市场上非常抢手。

    昆月台能选出一品华清丹作为回赠手礼,尊贵精致之外,还兼顾了实用性。可谓极有体面。

    按照原定计划,昆月台已经按照超额一倍的数量去准备华清丹了。

    原本以为,按照这种超量的数目去准备,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可谁能想到,因为谢辞君和四海地显世仙君的冲突。瑶台峰要临时加开了二十多场宴会来弥补此事,而且来宾也远比计划的要多出数百人,这些人还都带着一两个弟子或晚辈。

    这样下来,原来足量足额的华清丹就彻底不够用了。

    昆月台的执事立刻征召了瑶台峰所有闲杂人手,日夜不停的开始炼制华清丹,以应对接下来的赠礼答谢之用。

    堂堂昆仑主峰,掌门所属之地,倘若连答谢礼都短缺起来,不是让昆仑都成了笑话?!

    就这样,原本守护在司命塔的最后两个轮值弟子,就硬生生被拖去昆月台炼丹了。

    两名弟子知道自己是最后轮值的司命塔的人,内心一直焦虑不安,司命塔是绝对不可以无人值守的,这是昆仑主峰的规矩。

    然而他们两个只是筑基期的小弟子,在面对昆月台执事的命令时,又不得不屈从。

    所以来到了昆月台后,这两个小弟子就隔三差五的去找昆月台的邓执事,申诉自己必须要赶回去的原因。

    大概是他们反复来请假的次数太过频繁,昆月台执事邓秋生还有些不耐烦,“你们有没有点轻重缓急?!那司命塔百八十年也不会响动一次,而我们这边要是断了供,就是给天下修士看了笑话。”

    邓秋生语音高昂的训斥着,“哪边急,哪边重,你们心里没有点章程?”

    “可是,可是万一司命塔这时候发出了预警,要是没有人轮值,不就耽误了大事么?”司命塔值守弟子王金平讷讷的分辩。

    邓秋生重重叹息一声,觉得自己跟这个榆木脑袋的弟子说不明白,“本座跟你说过,司命塔十年八年也不会响动一次。好,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在你们离开这段时间,真的有那么一个本命灵火熄灭了,你们等到回去仔细检查,再报上去也是一样的。不会耽误事的。”

    顿了顿,邓秋生不耐烦的说,“你们就放下心,安安稳稳的在这里炼制出十炉华清丹。等到炼制完了,你们再回去。出了事,本座担着!”

    王金平和另外一个弟子对视一眼,没有办法。只能蹲守在昆月台一炉接一炉炼制华清丹。

    等到他们两个人炼制完华清丹,已经整整七日过去了。

    两个人把手头炼制好的两千多枚华清丹交给邓秋生,换回他一个满意的微笑。

    直到这个时候,邓秋生才挥手放他们两个人回去。

    王金平立刻拉着同门伙伴往回赶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几日的炼丹时,王金平内心总有一种焦躁不安的感觉。

    仿佛司命塔要什么岔子一般。

    昆月台和司命塔距离不算近,他们两个要从前山赶往后面,横穿整个云浮峰。

    往日还能御剑飞行,可最近这半个月,因为来为端昇老祖庆贺寿典的各大宗门的贵客越来越多。

    所以四大主峰已经全面禁制了御剑飞行。

    王金平和曹修方只能靠两条腿把自己搬运回后山。

    他们这一路都在埋头赶路,越往后走的越快。

    曹修方已经连续七天透支灵力掌控丹炉,此刻又这么快的疾行,就有些气喘嘘嘘,他招呼着王金平,“慢点,慢点,我自从筑基后还没这么跑过呢。哎呦,我的腿都要抽筋了。”

    王金平的脸色依然很难看,“师弟,再坚持一下。我不看到司命塔,心里不踏实。”

    曹修方也心里没底,但他说,“都现在这个时候了,你急也没用啊。其实我觉得邓执事说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咱们兄弟被安排守护司命塔有小二十年了吧。你见过司命塔响铃过几次啊?”

    王金平摇摇头。

    自从他被调来之后,司命塔还没有响过呢。

    曹修方就说,“着啊,我也没听过。如今四海靖平,除了因渡劫失败而身陨。谁敢招惹咱们昆仑啊。所以你也别这么赶了。”

    顿了顿,曹修方又说,“邓执事不是说了么,出事算他的。不过我觉得,肯定啥事都没有。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咱们守着司命塔二十年了,一直都没有响铃过。就我们被抓劳力这几天,它就能出事?!”

    听曹修方这样说,王金平的焦虑有些微的缓和。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后山山峰。

    司命塔是单独坐落在钟华峰上的,为了显示其庄严郑重之意。

    两座浮峰之间,用万古常青藤连接出了长长的绳梯。

    往日王金平和曹修方进出司命塔并不会走青藤长梯,他们多半都是御剑飞行过去。

    如今因为禁制御剑的禁令,两个人不得已才去走这座晃晃悠悠的绳梯。

    幸亏昆仑剑修的日常苦练不止,下盘极稳,走在山风急劲的绳梯上,依然步履稳健。

    那绳梯极为细长,两个人在上面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也不过才走完了绳梯的一半。

    走在前面的王金平忽然顿住了脚步,他不断的转动着自己的脑袋,疑惑的看向身后的曹修方,“曹师弟,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往日里,靠近钟华峰的地方就比别处肃穆。如今后山无人值守,更是没有任何人声语音。

    故而整个山谷都显得极为静谧。

    在呼呼的山涧风声中,细细碎碎的“嗡,嗡,嗡”声,夹杂着风声传来。

    那嗡嗡声并不高昂清脆,反而像是风声呜咽的悲鸣。

    曹修方也听到了,他开说了句,“唉,真的,这什么声……”说着,他的话戛然而止,曹修方忽然意识到不对。

    这嗡嗡声,不会是司命塔的警讯吧!

    王金平和曹修方在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出了恐惧的神色。

    两个人再也顾不得什么御剑禁令,瞬间都祭出了自己的本命灵剑,飞扑着冲向司命塔。

    御剑而行,瞬息即至。

    在靠近司命塔的时候,两个人都察觉到了司命塔的不对劲。

    那个圣洁巍峨的白色灵塔如今倒是重新归于沉寂了,高高檐角挂起的白玉铃铛一动不动,仿佛刚才他们听到的“嗡嗡”声是错觉那样。

    可不知道为什么,王金平和曹修方都觉得司命塔的色泽黯淡了许多。

    错觉,这一定是错觉。

    司命塔通体白玉堆砌,怎么会黯淡呢。

    说不定,是自己刚刚听错了。可两个人一起听错的几率又有多大。

    王金平和曹修方心急火燎的赶回来,却在司命塔门口又呆立了起来。两人都没有勇气推开司命塔的大门。

    良久,还是王金平说,“师弟,咱们得进去查看一番才行。”

    曹修方心里再也没有了在昆月台时的侥幸,他沉重的点点头,“嗯,咱们进去。”

    说完,两个几乎同时踏步上前,一起伸手输入灵力,慢慢推开了司命塔禁闭的大门。

    “嘎吱。”

    厚厚的石门后面,是被错落有致分成七十二层空间的本命灵火寄存处。数万昆仑内门弟子的魂火,都飘浮在这片空间。

    曹修方在进门之前,做了最坏最坏的打算,就是有某位昆仑内门弟子的魂火熄灭。

    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进来之后,看到的居然是一大片黝黑破碎的魂火图文。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昆仑司命塔内部的魂火,是按照七十二峰的区域分别安置的。

    本来魂火的排放罗列并没有什么规则规律。可他们这些镇守司命塔的弟子实在没有其他事可做,就分别用不同峰头弟子的魂火排列了不同的图案出来。

    当然,每个峰头弟子的人数不同,其图案的形状自然也就不同。

    比如内门弟子最多的就是曦和峰,足足有两千多名弟子。他们就把曦和峰的弟子排出了两个正在斗剑的昆仑弟子出来。

    而像人数最少的峰头落华峰,一共才六个人。大家就把落华峰的魂火排成了一枚桃花的形状。

    当初大家也只是为了排遣值守时的无聊,还担心会被长老们发现,而遭受惩罚。

    后来尚织大师姐知道了,反而称赞了他们的做法。说这样做也好,如果真的有魂火熄灭的情况,哪个峰头的人出了意外,就可以一目了然。

    大家这才放下了惴惴不安的心情,都在私下里称赞尚织大师姐的善良。毕竟这多半也就是尚织大师姐为大家找出来的借口。

    昆仑不可能出现需要看图找熄灭魂灯的情况。

    然而距离尚织大师姐赞许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看到了什么?!

    七十二个图案,居然或多或少都有了破损。

    这,这到底是有多少个昆仑弟子遭遇了意外。

    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金平拼命的揉眼睛,生怕自己是因为炼丹凝视炉火过久,眼花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昆仑弟子陨落,没可能啊。

    “师兄,你快看。”曹修方紧紧抓住王金平的手腕,指着司命塔最上方的位置。

    司命塔最上方顶端,被划分了四个大区域。正是昆仑四大主峰,望舒峰被他们把魂火摆成了一柄剑的形状。

    其实当初大家也是在暗中调侃,望舒峰的执事们都跟一柄剑一样,冷冰冰的不讲情面。

    可如今,那柄由魂火组成的长剑已经出现了很多破损。

    最让人心惊的是,剑尖居然黯淡了下去。

    望舒峰的魂火,剑尖的部分都是由元婴修士的魂火堆砌出来的。而排列在最前面的,还是曹修方亲手摆放的——陵替总执事的魂火。

    陵替圣君,陨落了?!

    “那,那是陵替圣君的魂火。”曹修方磕磕绊绊的说。

    王金平一直处于震惊的状态,还没有彻底清醒,“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我们,我们不是只去昆月台帮忙了七天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金平喃喃的自责,“陵替师叔在剑州维护剑坞的安全吗?没听说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听到这里,曹修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对,师兄。你看这些魂火熄灭的弟子,看出来没有?”

    王金平问,“看,看出来什么?”

    “倾南峰的田修容、绝鸟峰的荆不语、天合峰的王思慧……,这些,不都是去龙渊的各峰精锐么?!”曹修方颤声说。

    跟王金平的佛系平庸不同,曹修方一直有颗跃跃欲试的心。当初昆仑猎龙队招募弟子,他也是积极报名参与选拔的。

    可惜他的修为和功法都不过关,在第一关就被筛选了下来。

    曹修方对能去龙渊这件事念念不忘,暗中留心,记住了不少各峰选拔的精英弟子,所以都有印象。

    如今再跟熄灭的魂灯对照起来,发现这些弟子竟然全部都是龙渊猎龙团的人。

    那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昆仑静音对在龙渊出事了。

    而且是出大事了!

    王金平浑身打颤,这,这是到底死了多少个同门。

    龙源到底出了多大的事?

    “那,那陵替圣君……”王金平心里有了猜测,“他也是去龙渊了么?”

    曹修方如今反而逐渐冷静了下来,“我记得看到过执事通告,说陵替圣君去剑州巡视了。如今想来,他应该是也跟去了龙渊,为了暗中守护猎龙小队的弟子们。可如今连陵替圣君的魂火都熄灭了,说明龙渊那边一定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危险。”

    王金平说,“这件事得立刻上报。”说着,他戛然而止,上报给谁呢?!

    原本,他们上面有自己的领队弟子。可随着人手的抽掉,王金平已经不知道自己的顶头队长被调到哪里。

    而队长之上,曾经是瑶台峰的掌令大师姐尚织,现在则是接替尚织的息语真君周季。可最近所有人的对接都要找周季,他们也根本找不到周季师兄。

    再往上,就不是他们能联系接触到的层次了。

    “要不,我们去找在双阙峰值班的执事去汇报?”王金平提议。

    曹修方却摇摇头,他为人素来聪敏,如今想得更多。曹修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师兄,如今所有人都在找茬,挑昆仑的笑话在看。掌门对龙渊猎龙队寄予多大的希望,你我都知道。”

    “可如今偏偏就是猎龙队出了事,一旦这件事被外传,我怕,我真的害怕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

    “如今瑶台峰到处都是外人,人多口杂,咱们不能这么冒失的找人禀报。不然还不等掌门知道,怕就已经满城风雨了。”

    王金平知道曹师弟素来比自己聪明缜密,“那我们去找谁禀告?”

    曹修方在脑中快速的把自己信任的高层梳理了一遍后,他斩钉截铁的说,“我们去找道原圣君。”

    “谢峰主?”

    “嗯,就去找道原圣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