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官场交换美妇h,奶真大小浪货揉捏乡村

2021-04-28 09:15: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修士之间斗法斗剑的很多,但是,斗拳头的……

猝不及防下,范玄智的脑袋就被捶得咔哒一声,好像额角的骨头断了,生生的瘪下去一块。

他又惊又怒,连忙顺着她的

 修士之间斗法斗剑的很多,但是,斗拳头的……

    猝不及防下,范玄智的脑袋就被捶得咔哒一声,好像额角的骨头断了,生生的瘪下去一块。

    他又惊又怒,连忙顺着她的拳劲,往后退避了些,同时互敲在掌心上忽闪,好像笙的空管,一瞬间无数风刃尽朝又追来的陆灵蹊扎去。          

    卫九锡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怎么算,都无法在那八方而来的风刃下全身而退。

    除非动用保命玉符,要不然……

    做为紫霄宗大有前途的核心弟子,他当然也有他的见识。

    那个好像笙的空管,分明就是万多年前,器堂多位长老一起研究,并且请动十二位风灵根修士一起炼出来的仙器风侯。

    听说这风侯被放进了幽古战场,是想给有缘修士一份大仙缘的,没想到……

    卫九锡觉得林蹊太冲动了。

    天仙与玉仙,好像只是差着一阶,可是,它更是无数修士,可能一生都跨越不了的鸿沟。

    紫霄宗一行人不约而同,准备以众欺寡,相助陆灵蹊的时候,却没想,人家居然鬼魅的一闪出现在佐蒙修士的身后。

    嘭!嘭嘭嘭……

    一拳把对方砸趴下的时候,陆灵蹊直接把他按在地上,如八臂神猿前辈杀毒隐王一般,要把他砸进地坑之中。

    可是范玄智如何能坐以待毙?

    虽然脑袋昏沉还不太能精准的瞄到大仇人,可是风侯多厉害啊!

    两手拼命一划拉,身下的土地好像被飓风旋起般,硬生生地把他和她一齐带到了空中。

    进到了半空,风——更亲切了。

    喘下一口气的瞬间,无数风刃主动避开了主人,再次在非常近的距离下,朝陆灵蹊扎去。

    咻咻~咻咻咻~~~

    不同于佐蒙人有自愈之体,人族修士再厉害,受了伤,想要好都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这过程是这方世界天地法则的一种,想要缩短或者不要这过程,不论是谁,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林蹊……

    就在老唐也在云中伸出脑袋的时候,陆灵蹊的十面埋伏突然动了。

    几乎又是瞬间,她硬生生地抓着靠本能反击的范玄智传送,避开了风刃射杀的集中地。

    入境战联的时候,她和青主儿就是被一个玩风的佐蒙修士,活活扎成刺猬,流尽最后一滴血。

    那种绝望、愤怒在看到这个玩风的佐蒙人时,再也压制不住。

    咔咔!咔咔咔……

    你不是喜欢玩风吗?

    陆灵蹊几乎下意识地,以拳劲迅速折断对手的所有骨头,团吧团吧,把可以御使风的双手一折在内,一折在外。

    一个大球出现了。

    范玄智的脑袋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反转凸出在球外。

    他恨得眼睛通红。

    说好的十面埋伏呢?

    怎么是这样打的?

    他从来没想过,要跟她这样打。

    风侯攻防一体,风盾只要被呼唤出来,不要说一个小天仙了,就是玉仙……也休想伤他分毫。

    他原本是要在她的十面埋伏中,好好体会她的十面埋伏啊!

    一步失,步步失。

    范玄智完全不清楚,林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劲。

    难不成真让安画说中了,她的第二丹田是妖身?

    只有妖族的修士,才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可恨他堂堂玉仙,连十分之一的修为都没施展开来,就要这样活活憋屈死吗?

    范玄智不想憋屈死,瞪着眼睛干脆不顾身体的情况,以自身骨头敲动风侯的时候,无数风劲把团吧的身体尽数割裂开来。

    嗤嗤嗤……

    终于自由了。

    血肉横飞间,它们与风刃结合在一起,朝近在咫尺的陆灵蹊打去。

    自残?

    电光火石间,陆灵蹊的眼睛也红了。

    入境战联,那个被他们五人小队拿下的佐蒙人就是用这种方法反转战局,让她和青主儿活生生变成刺猬。

    现在又来?

    她顾不得再拎着他滚蛋,激发早就准备的灵符护住自己的瞬间,无数花雨和拳头尽朝他还舍不得割开的身形去。

    卟卟卟……

    嘭嘭嘭……

    还藏着死点不出是吧?

    她不要了。

    与佐蒙人斗过无数次的陆灵蹊,眼疾手快地朝肉芽蠕动最厉害的地方去。

    范玄智睚眦欲裂,想要呼唤他的风盾,让风盾把所有打在身上的劲力全都旋走,可是双手始终无法相合。

    在要死的这一瞬,他悔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风侯可合可分,如果不是要应对林蹊的十面埋伏,如果不是仗着修为,以为双手随时可叠,他的风盾是最容易召唤出来的呀。

    但此时……

    范玄智急切地划拉着双手,想让旋起的风柱凝合起来,只要再给他三息,三柱合一,便能收缩凝回一枚救命风盾啊!

    天地在这一会黯然失色,空中的云团被绞散绞入风柱,老唐感觉到它们将要合一的时候,忍不住一叹。

    怪不得当初器堂的那些老家伙给它取名为‘侯’呢。

    这个佐蒙人如果不是自视太高,吃了大意的亏,林蹊想要杀他,众目睽睽之下,必得动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手段。

    但现在……

    飞灰走石的风柱旋起的有多迅速,落寞的就有多迅速。

    它们在空中就要凝到一起了,但以小丫头对佐蒙人的经验,老唐知道迟了就是迟了。

    被扎成刺猬,捶成肉泥的范玄智暴突着一双眼珠子,瞪着空中明明就要相结的风柱再也没了声息。

    急速蠕动的肉芽变成死肉,陆灵蹊这才扯下急切的想要合在一起,好像笙的空管。

    “……它叫风侯!”

    景清轻声道:“可合可分,合起来的时候,会压缩出一个拥有数十丈空间的风盾,不破风盾……谁也杀不死它的主人。”

    林蹊这样,也算歪打正着。

    此物大大有名,当时被送到幽古战场的时候,紫霄宗通过特殊渠道知道,还曾派驻不少弟子进幽古战场,想要截胡。

    可惜……

    “对不住,一开始我们没认出它。”

    如果早知道是风侯,他们早一齐出手了。

    “你做的……非常好。”

    没给这个佐蒙人一点时间,从动手到杀人,不到百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