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宝贝乖喷出来h,叔叔给我喝他的牛奶

2021-04-28 09:40:4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和南部非洲一样,美国也是移民国家,另一个时空也就是大萧条期间,美国的移民增长第一次出现负值。

这个时空体现的更明显,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没有南部非洲,那美国人自我

 和南部非洲一样,美国也是移民国家,另一个时空也就是大萧条期间,美国的移民增长第一次出现负值。

    这个时空体现的更明显,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没有南部非洲,那美国人自我感觉还不错。

    和南部非洲一对比,尤其是英联邦运动会期间曾经来过南部非洲的那些美国人,马上就人心思动。            

    爱德华港移民局,经济危机爆发后,工作人员都是连轴转,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饭都顾不上吃。

    经济危机爆发前,移民局只有不到五十名工作人员,登记处只有两张桌子。

    经济危机爆发后,移民局工作人员增加到200人,登记处的桌子拉了一排,就这还是不够用,等待登记的队伍长达近千米。

    对于新移民来说,在移民局登记很重要,只有在完成登记后,才能进入长达五年的等待期,只要熬过这五年,就能成为真正的南部非洲人,享受南部非洲人的福利待遇。

    不登记后果严重,如果在南部非洲工作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打黑工”,那就违反了南部非洲的相关规定,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遣返,如果故意不说籍贯地逃避遣返的话,移民局也不会耐心讲道理,直接送到兰德矿区去挖矿,什么时候想清楚了,愿意说出自己的籍贯地,什么时候再遣返。

    挖矿是没有薪水的。

    “姓名,年龄,籍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薛良认真负责,他毕业于尼亚萨兰大学,是移民局的重点培养对象。

    所谓的重点培养对象,不是一开始就安排在领导身边工作,首先要拥有一线岗位工作经验,也就是所谓的轮岗,等把所有一线工作都体会一遍之后,然后再根据表现分配工作。

    “陈圭,45岁,来自日本,之前在东京一家贸易公司工作,我和我妻子,还有四个孩子——”陈圭语速快,汉语也挺标准,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说出更多的信息,要知道南部非洲并不是什么人都要,要有一技之长,通过的可能性才比较大。

    “你是日本人,为什么使用汉语名字,你本来的名字叫什么——”薛良面无表情,并没有忙着记录。

    南部非洲移民局名义上,对所有新移民都没有任何限制。

    实际上的限制肯定有,比如日本人和印度人,在南部非洲就很不受欢迎,平均每十个新移民,能通过一个就不错了。

    这唯一的一个,要么是技术移民,要么是资本移民。

    技术移民就是拥有一技之长,可以在南部非洲自力更生,为南部非洲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资本移民更直白,只要在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指定区域购买价值超过一千兰特的不动产,就可以进入五年等待期。

    这里的“指定区域”肯定不是城市中心,市中心的不动产可是会升值的,这种好事想都不要想,所谓的“指定区域”都是荒郊野岭,人迹罕至交通不便不说,价格还异常昂贵,正常情况下,一千兰特在南部非洲任意州都可以购买一个面积达到100英亩的农场,在“指定区域”,最多50英亩。

    这段时间的指定区域是迪亚士州,经济比较发达的尼亚萨兰、罗德西亚想都不要想。

    “我本来的姓名叫竹田圭佑,之所以把姓名改成陈圭,是因为我和我的家人希望能加入南部非洲国籍,为南部非洲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竹田圭佑准备充分,这也正常,不要小看汉文化在东亚文化圈的影响力。

    大概几十年前,日韩的达官贵人都以使用汉语为荣,阶层不到一定程度你都不配学。

    “你对甲午清日战争怎么看?”薛良问题尖锐,大概就是从甲午清日战争之后,汉文化在东亚的影响力正在逐渐下降。

    这也是没办法,文化的影响力和国家实力是划等号的,印度历史也很悠久,文化对周边国家就没丝毫影响力。

    别说影响力,印度文化都出现断层了,现在的印度,和历史上的那个印度没啥关系。

    竹田圭佑对这个问题明显准备不足,迟疑了一下才嗫嚅:“甲午清日战争和南部非洲有什么关系吗?”

    南部非洲,英联邦国家。

    甲午清日战争发生在清国和日本之间,看上去貌似是没什么关系。

    “我要确定你有没有正确的历史观和价值观,你不需要问为什么,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薛良严肃,别以为取个汉语名字就能获得基础加分,日本人是标准的有小礼而无大义。

    别看日本人平时都很有礼貌,动不动就九十度鞠躬什么的,张嘴就是“给您添麻烦了”。

    实际上日本人真不介意给人添麻烦,尤其擅长噬主,跟日本人相处就跟养蛊一样,一不小心就会反噬。

    这真不是黑日本人,察其言观其行嘛,别听他说什么,看他怎么做,好听话谁不会说。

    “甲午清日战争——”竹田圭佑迟疑,不确定薛良的立场。

    薛良不给竹田圭佑解释的机会,直接拿起红色印章扣在竹田圭佑一家的入籍申请上。

    “请不要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甲午清日战争是个错误——”竹田圭佑拼命哀求。

    薛良看一眼旁边执勤的壮汉。

    五大三粗全副武装的保安马上就过来。

    “先生,请你离开这里,不要影响秩序,否则我将采取强硬措施,你可能会受到伤害。”保安严厉,手就放在腰间的枪柄上。

    “请不要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竹田圭佑还想哀求。

    “下一个!”薛良面无表情,他已经给过机会了,是竹田圭佑没有把握住。

    移民局大厅外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小帐篷足足有数千个,这里住的都是被拒绝入境,而且又不想放弃的人,空地边缘是铁丝网,铁丝网外就是天堂。

    竹田圭佑一家人被带出移民局大厅的时候,马上就有两个年轻的白人迎上来。

    “要租帐篷吗?”白人汉语很流利,大概是担心竹田圭佑听不懂,用汉语说过之后又分别用日语和英语说一遍。

    “不需要,谢谢——”竹田圭佑讲礼貌,说话的时候没忘记鞠躬。

    “你的汉语很流利,为什么被拒签——哦哦哦,你是日本人——”白人小伙子马上就明白,说的话还是有点伤人。

    “日本人就会被拒签吗?”竹田圭佑悲伤,这根报纸上宣传的不一样。

    “不不不,移民局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不过日本人被拒签的概率比较大是事实。”白人小伙子微笑,这时候才想起介绍自己:“——我叫福特,这是哈里,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咨询,不过是要付费的。”

    付费咨询!

    竹田圭佑倒不意外,福特和哈里,一看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你们是南部非洲人吗?”竹田圭佑确实是有问题。

    “当然是,我们就是南部非洲土著——这个问题是免费的,下一个问题就要收费了,一个问题十二分——”福特哈哈大笑,很为自己的“土著”身份自豪。

    确实值得自豪,至少现在竹田圭佑就很羡慕。

    南部非洲的货币制度源于英国,英国的货币制度很奇葩,一个英镑二十先令,一先令十二便士。

    南部非洲一分,大概相当于英国的一便士。

    “一先令一个问题吗?这也太贵了——”竹田圭佑心疼,他在上船之前变卖了所有家产,也不过只在日本的黑市上兑换了20兰特。

    东亚怪物房名不虚传。

    “所以要把握住机会,不要浪费了你的钱。”福特不担心没生意,想了解南部非洲的人多得很。

    “怎样才能加入南部非洲?”竹田圭佑自作聪明。

    福特和哈里都有点憋笑,并没有马上回答。

    竹田圭佑了解,先付钱。

    “承蒙惠顾,技术移民,或者是投资移民——”福特一本正经,这钱来的真容易。

    “尼玛——”竹田圭佑这钱花的买了个寂寞。

    “哈哈哈哈——”福特和哈里这时候才爆笑,自己蠢能怪谁。

    “有没有其他方式?”竹田圭佑认栽,谁让自己不谨慎呢。

    翻脸是不可能翻脸的,福特和哈里爆笑的时候有意无意撩起衣襟,腋下的枪柄很显眼。

    没有在移民局登记,就不算南部非洲人。

    移民局外的这片空地并不是法外之地,福特和哈里不会主动伤害竹田圭佑,但如果竹田圭佑攻击福特和哈里,那么福特和哈里就算当场把竹田圭佑打死,也会受到南部非洲法律的保护。

    南部非洲法律内有无限反击条款。

    无限反击是指在遭到攻击的时候,可以使用所有方式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福特不说话,抬起手捻手指。

    竹田圭佑深呼吸,付钱。

    “这是你的女儿吗?”福特问的是竹田圭佑的妻子。

    “不是,是我太太——”竹田圭佑小得意,东方人确实是比白人擅长保养,不管多水灵的白人小女孩,生了孩子之后简直没眼看,过不了几年就会变大妈。

    “那太遗憾了,要不然你倒是可以让你女儿找个南部非洲人嫁了,这是加入南部非洲最快捷的方式。”福特没说谎,很多人就是靠这种方式移民南部非洲。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