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谈恋爱时候男生到处摸,小东西,怎么这么紧

2021-04-28 11:08:5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从宇宙的角度上来看的话,别说是星球,恒星,即便是整个银河系那么庞大,有着数千亿恒星的巨大河系,其实本质上也不过是远比砂砾还要渺小的尘埃。

即便是十天神系,号称掌控可观测

从宇宙的角度上来看的话,别说是星球,恒星,即便是整个银河系那么庞大,有着数千亿恒星的巨大河系,其实本质上也不过是远比砂砾还要渺小的尘埃。

    即便是十天神系,号称掌控可观测宇宙百分之九十五修行资源的至高势力,祂们的领地倘若全部捏合成一个球,也是一颗大点的泥团。

    虚无广袤,辽阔无垠的宇宙真空中,物质太过稀少,生命更是宛如奇迹。             

    但生命就算是诞生,又如何呢?

    无非是宇宙这个黑暗孤寂的大囚笼中,又多出了一些难以超脱,更难以觉悟的囚徒。

    无尽群星,天幕郎朗,星河闪耀间,始终有一片区域寂静黑暗,唯有昏暗的光晕徘徊,宛如游弋于虚空中的极光,释放着缥缈却又黯淡的荧辉。

    扭曲的时空,交错的现实宇宙与亚空间,以及无数神祇陨灭后才会形成的个人灵光映照出现的神厄迷雾——早已死去的宇宙,废墟一般的时空,还有葬地一般的环境,构成了这片真空中最为绚丽,最为繁复,仿佛包容万象,却又无比虚无的风景。

    其名为‘万象葬地’,纪元大劫后废弃的废弃战场,也是上一纪元,所有宇宙众生的坟墓。

    在这里,错综复杂的时空结构,和陨灭强者残留的思念,缔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似真似幻的秘境世界,其中包容万象无所不有,甚至就连想象力再高的人都难以预测,因为那是亡者的狂想交错后,才有可能创造出的疯狂之景。

    在其中,有无可名状的神孽滋生,有从幻象中实化的怪物涌出,有复苏的神骸,不知为何自然孕育出的文明种族,令人不知晓这是逝去诸神的幻想,还是真实存在的生命。

    不过,归根结底,这一切的本质却很简单。

    那是一个囚笼。

    困住‘怪物们’的囚笼。

    ——我可以离开这里,脱离囚笼,前往宇宙之外的虚空。

    ——我可以打碎枷锁,游荡万界,巡视诸天。

    ——我可以,我早就可以这么做。

    ——但我仍不愿离开此地。

    【因为宇宙之外,仍然不过是另外一个囚笼,和幻象又有何不同?】

    【我宁肯呆在故乡,当一个独属于自己的狱卒,也不想无意义地浪费时光,前往另一个囚笼】

    创世之界·万象葬地。

    倘若从外界来看,万象葬地真的平平无奇,只是一片布满了荧光的扭曲时空而已,而这样被强者战争影响的时空结构,在创世之界不说比比皆是,也算是习以为常。

    但只要意图深入其中的‘葬土’,就会知晓,这片位于宇宙边缘处的星域,为何会是四大禁区之一。

    亡骸之梦,神厄迷雾,众生葬土,这些词汇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

    其本质,就是无数死去众生残留的思念与精神碎片,以最为坚固庞大,几近于永封不灭的神祇残魂为核心混合在一起,影响了现实宇宙和亚空间结构,构成的近乎‘迷宫’般的秘境时空。

    假如只是一位神祇陨落,那么不管这秘境多么危险,也是可以攻略的。

    将其破解的人,甚至可以回收其中神祇拥有的诸多神通技法,乃至于祂遗留的一些神器神兵,甚至是根本传承。

    换而言之,这其实是好事,也算是陨落神祇复活的一种方法,只要有人可以从中领悟出这位神祇的传承,那么这位神祇便可以再次复苏归来。

    问题是,倘若是一千名神祇的亡骸之梦纠缠在了一齐,那么这复杂无比的秘境时空,真的有人可以破解吗?

    复活的话,还是原本那些神祇复活吗?

    而死亡的神祇数量……倘若是一万名呢?

    倘若是十万名呢?

    倘若是近十万年间,几乎所有神祇,数千造物机神,好几位合道强者,整个可观测宇宙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智慧生命,外加上一整个宇宙意志的残念堆砌在一起……

    这样扭曲成型的神厄迷雾,亡骸之梦……

    它,究竟会缔造出什么样的扭曲?

    而这扭曲中,会诞生出什么样的怪物?

    无间狱卒林肯尔达并不知晓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祂只是个狱卒。

    一个从不管事,也几乎从不做事,除却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外,就连其他合道强者也无法理解的合道强者。

    一位,镇守在万象葬地出入口,虽然看似称职,但却总是会时不时释放出一大批凶恶魔物,令祂们前往宇宙各地时空,造就无穷破坏的‘恶劣狱卒’。

    一颗死去,彻底黯淡的黑矮星上,有一个人影坐在平坦的星体表面上,凝视着周边无穷无尽的幻象。

    虽然其中有兴盛的帝国,繁荣的文明,美妙的歌谣,珍奇的宝物,奢华的美食……但这一切都是幻梦。

    当然,幻梦与真实,真的重要吗?合道强者能以自己的意志修正宇宙真理,倘若祂们想的话,即便是虚幻的神祇之梦,也可以具象化为现实,将那些毫无逻辑支撑的宝物与文明一齐从中拉出。

    但这仍然无法消除这些幻梦中蕴含的气息……压抑,冰冷,森然,死寂,充满着腐朽坏灭感的不祥。

    而它们也根本不需要合道强者去提取,具现——它们自己就能脱离梦,脱离秘境,由假成真,由幻成实,自己创造自己。

    所以,需要看守。

    需要狱卒。

    一根平平无奇的手指点出,点向扭曲星空中,格外扭曲的一点——那里有一支庞然雄武的舰队,这舰队横跨宇宙星空,自身的质量就超越了七八个行星系,一艘巨大的恒星级超级母舰镇压军阵中央,隐隐约约构成了一个上下三层,永恒轮转的无暇巨阵。

    这样的军势,在创世之界,绝对算是雄壮,十天神系中也足以称之为精锐。

    而祂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凝聚整个文明的力量,击破幻境的屏障,将自己从万象葬地中,化作现实。

    但是,因为一根手指横擦而过,整个视界中的迷雾幻象,都像是被橡皮擦抹掉了一般,全都化作空白。

    那威武雄壮的宇宙舰队,自然也就像是被戳破的泡影一般消散,再也不可能进行自己意图突破环境的实验了。

    不仅仅如此。

    倘若有械神境的强者在此……那么有了神祇级动态视力的祂们就能发现,随着这一指横扫而过,那一片被擦过的星空中,所有的‘力’都不见了。

    那里变成了虚无。

    万象葬地至高神通……【归寂手】

    过上了好一段时间,那片时空才恢复原状。

    手臂的主人收回了手,继续凝视着星空。

    【无间狱卒·林肯尔达】

    最古老的合道强者之一,唯一一位切实彻底击杀过其他合道的合道,城府最深的合道,宇宙诸多黑暗的源头……

    这些都是他人的标签。

    倘若以第一印象来看,这位合道强者的人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雄性人类,无论是身材,面容,亦或是气质,简直就和人堆中最典型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非要说的话,就像是一些游戏的相同NPC贴图那样。

    但是,又有什么普通人,可以在黑矮星上仰视星空,凝视那足以令寻常邪神也为之疯狂的葬土也没有任何反噬?

    宇宙很安静。

    当然,也仅仅是此处而已,在外界正常的宇宙时空中,整个真空都是各式各样的电磁波,从原始文明不经意释放的各式各样信号,到高等文明刻意循环的星际广告,甚至就连亚空间中都有超空间讯号传递,将那些看似无比安静的虚空充斥的满满当当,喧嚣无比。

    但是在万象葬地周边,一切都是静谧。

    因为那些喧嚣,热闹的地方和人们,都畏惧着此地,远远地避开,甚至是主动沉默,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毫无意义】轻声感慨,这位万象葬地的合道强者如此轻声自语,也不知道是对之前的幻象舰队说,还是自言自语:【为什么要白费功夫】

    静谧就能延迟被毁灭吗?不发声就能不被发现吗?

    为何要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举动,而不是和正常人一样,选择正视这个残酷的宇宙,然后直面这一切虚无,然后再去欢笑呢?

    有些时候,林肯尔达会想要离开万象葬地,前往其他合道强者都描述过的,那无穷无尽的多元宇宙虚空中,游历诸天万界的风景。

    对于任何一位求道强者而言,这都是必须的事情,假如在自己的母世界无法突破,那么自然而然地要前往外界,获取更多的资粮,作为进阶洪流的底蕴。

    不仅仅是纷争之涡的那两位,据祂所知,所有的合道强者,都在第一次终焉灾变后,或长或短地前往外宇宙虚空,诸多世界中游历……祂们探索的时光,即便是最短的也相当漫长,甚至出现过十天神系中所有合道强者都脱离了创世之界,前往外宇宙虚空的情况。

    其实,那就是第一次神系大战休战的真相——所有神系的最强者都离开了这个世界,最高统帅与导师都离开,这还有什么可以继续打的呢?

    但祂们最后都归来了,携带着外界的传承,以及失落。

    洪流境界的强者,在多元宇宙中也是罕见的,起码,创世之界周边并不存在,亦或是祂们这些合道强者找不到。

    祂们没有找到更进一步的路,也没有见到什么超乎祂们想象,意料之外的风景。

    既然如此,那些异界和万象葬地中的幻象又有什么区别呢?

    对于合道强者而言,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虚空中的异世界,神骸中的梦,祂们整个创世之界大宇宙,与整个万象葬地……甚至,整个多元宇宙。

    它们之间本质的区别又是什么?

    【原初烛昼……呵,是击溃了埃斯托尔迪那小辈的家伙吧?封印宇宙的强者……为了报复,都追到创世之界来了吗?】

    似乎是看腻了眼前的风景,林肯尔达侧过头,感应着那些小辈传递而来的情报:【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要杀就让他杀,合道就让他合道,他想干什么都可以】

    【你们不要管我的想法,我也不会管你们的想法……既然都从幻想中成为了真实,刑满出狱……那就尽情地自由自在吧,我又怎么会约束你们的行为?】

    ——毕竟,这个宇宙,本就是我的囚笼,你们都是我的狱友,我又哪来的资格管辖你们?

    ——归根结底,还是在囚笼中。

    ——这创世之界中所谓的活着,也不比葬地中,那些死去神祇残留之梦中的众生,来的更加真实。

    感觉到,灵魂正在逐渐地冰冷,逐渐地归于死寂,平凡的人形在黑矮星上缓缓躺下。

    无间狱卒凝视着星空,那些已经看了百万年的乏味风景,却始终没有闭上双眼。

    祂正在期待着什么,但却始终无法真正地沉下心去。

    是啊……明明只要闭上眼,明明只要不再思考,明明只需要沉浸入彻底的‘等待’,臻至【求空相】的大成,一切外界的纷扰,一切的因果,一切的忧虑和哀愁,都将在入静中化为虚无。

    但祂却始终不愿意。

    不过,就在这位合道强者,准备‘入空’,进行求空相的修持之时。

    祂忽然转过头,看向宇宙的一侧。

    虽然很微弱,很微弱……但是那的确是源自于宇宙本身,浅层的‘真理’波动。

    难以抑制的……‘合道’气息。

    【居然……】

    轻声自语,林肯尔达目光逐渐变得清晰。

    这感觉,就像是一张巨大无比的蛛网,遥远彼端滴落了一滴雨水,这雨水振动一根蛛丝,轻微地波动传递至蛛网的另一端,只剩下近于无的震颤。

    但,归根结底,也是波动。

    震荡宇宙的波动。

    真的吗?居然已经开始了?明明之前在封印宇宙时,传回的情报,不过是造物机神巅峰……来到创世之界后,也不过是初步开始合道。

    而现在,就可以振动大道之弦……对整个宇宙,发出自己的声音?

    无间狱卒凝望宇宙的彼端,祂看见了。

    祂看见了一个身影,虽然远不如祂们耀眼,但却是一颗明亮无比,有着足以与祂们平起平坐,甚至是超越祂们潜力的明星。

    如若说,求空相所谓的‘空’,指的是不影响万物,而万物也无法影响己身,那么那个身影的存在,就是绝对的‘有’。

    无穷众生,无数世界,诸多文明,诸多大道,都仿佛与他有关,都仿佛寄托其上,那浓厚的因果,功德,愿力,咒怨,都构成了最为强大的‘势’。

    这‘势’并不沉重,或者说,它一开始绝对沉重无比,可是现在,它却成为了一种助力,不断地推动那个声音向前,向上,推动他不断地成就更高的境界。

    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众生而行;他的正确道理,是为众生设立;他的所思所想,皆与众生息息相关。

    所有人,都认为,他所行之道,便是正确所向。

    所以,他‘所向无敌’。

    不过,就在无间狱卒想要认真观察一下,这位带给祂奇妙‘新奇’感的原初烛昼,究竟正在做些什么的时候,祂忽然睁大了眼睛。

    【他在……吃星球?】

    【不,不对……他是在搬迁星球!】

    看到了宇宙彼端,那为原初烛昼的所作所为,即便是虚无如无间狱卒,林肯尔达也不禁发出了带着复杂感情的声音:【这,这家伙……正在吞噬创世之界的质量,进入自己的小世界中?】

    【这个原初烛昼,在偷偷用创世之界的资源,中饱私囊?!】

    倘若苏昼能听见这位无间狱卒的指责,一定会严肃指出祂言语间的细节问题。

    ——中饱私囊?当然没有!

    他是光明正大的抢!

    而且,是为了创世之界中所有的生命而抢!

    不久之前,苏昼正在创世之界的无所属星域中,遴选合适的星球,作为填充,扩容自己个人空间的原材料。

    听上去,似乎是随便选择一颗岩石行星稍微改造一下,就可以直接用上的方便差事,但实则不然。

    塑造世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活计。

    尤其是要照顾到理论上应该兼容所有进化生物的强大生态圈,挑选原材料这件事就必须慎之又慎。

    飞跃着一颗颗恒星,在不断地跃迁中观察途经地每一颗行星,苏昼双目横扫间,便将每一颗行星的数据扫描入心,计算它们的价值与可用之处。

    “不行啊,这颗行星怎么全都是硅酸盐石,一点矿脉都没有的?哦,已经被人开采过了,那没事了。”

    “地壳内部已经有生命了,不能用。”

    “哇,这颗星球咋回事啊,虽然质量相当不错,但为什么上面会有个灵力留言……‘这颗星球已被索尽道预定,作为日后探索远方星空的前进基地世界……’。”

    “唔,我毕竟也不是不讲道理,探索远方值得鼓励,这颗球也不要了。”

    虽然,对于星球而言,生态圈和生态圈中的万物众生,都不过是苔藓与苔藓中的微菌,的确并不是会真的弄出一颗星球,才能繁衍诸多生灵——事情还没那么麻烦,一层生态圈完全够用。

    但这也并不是说,随随便便弄出一个地壳,就可以培育出文明的。

    地壳之上,要有适合有机物生存环境,要有土壤形成的可能,要有诸多独特的矿脉,用以支撑诸多进化生命的不断前进——别的不说,假如苏昼真的弄了一个只有硅酸盐石的大陆放到个人空间,虽然未必不能形成一个土元素生命体系,但那肯定不会有钢元素,铁元素等与土元素密切相关的元素亚种了。

    这显然与苏昼意图以个人空间为基地,铸造合道武装的想法不同。

    不过,毕竟是宇宙,苏昼很快就找到了一颗条件合适的星球,作为扩充自己个人空间的原材料。

    “就你了!”

    那是一颗橙色恒星轨道中的第二行星,有着适宜的矿物分布,合适的星体结构,甚至就连整个行星质量也颇为合适,约莫有一点一五个地球质量,还有大量冰,水资源。

    这颗星球没有生命,未来几千年内估计也没有什么生命诞生的机会,完全可以算是没有未来。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苏昼伸出手,他轻轻一指点出,正反两仪神雷就炸裂虚空,化作一道璀璨流光,贯穿天地。

    那是真正的贯穿天地。

    一道无法用颜色形容的纯粹能量光流,在一刹那就贯穿了这颗星球的地壳,地幔,紧接着粉碎了它的星核与另一侧的地幔地壳,从星体的另一端爆发而出——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十秒之内,就连星体本身仿佛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只有光流的轰击口处有着些许翻飞的熔岩,以及光流爆出处有些扩散的赤红色裂缝外,整颗星体甚至都大致完好。

    但是,这终归只是错觉。

    轰……轰!!!

    顺着贯穿星体的伤痕不断扩散的赤红色裂缝,终于遍布了整个星球……紧接着,便是爆炸!

    一声炸响,数千公里计的地壳与熔融物质就这样,在足以将整个星体表面彻底掀飞的可怖能量波动中寸寸崩裂,这些星体物质本应该随着一场盛大的爆发,化作亿亿万万陨石碎片,朝着星间的无数角落四散,令它们成为原初的星尘模样。

    但是,却有一个个宛如漩涡一般的时空裂隙开启,带着巨大的吸引力,将这些碎片一个不漏地全部捕获,吸取。

    彻底吸收这么一颗星球所需要花的时间,不需要超过六十秒——这还是认认真真地吸收,一边在个人空间中塑造,一边确定毫无遗漏。

    与之相比,寻找它所需要花的时间,数万倍于收获它。

    “好,下一颗。”

    而完成这一切后,苏昼也米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便转过身,继续进行下一次地寻觅。

    个人空间内。

    位于世界中心的智慧树与萨拉严肃地协调苏昼开启的诸多时空门,将那些宛如洪流一般倾泻而来的物质狂潮依次调停引导,融入如今早已构成五行灵气大循环的个人空间中。

    不管御衡道怎么样,实际上,平衡就是很重要。

    原本的个人空间,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有着神木居中协调,有着灭度之刃镇压煞气,有着浩荡海洋温润万物,有着厚实大地养育众生——这已然构成一个循环,生命在其中生生不息,得享安宁。

    即便是后续化作五块大陆,镇压空狱之王与星彩幽魂两位大天尊级的虚无强者,这基本架构也没变。

    但是现在,苏昼却要扩大,扩大整个个人空间的结构。

    这其实并不难,毕竟不管怎么扩大,个人空间中都留下了相应的端口和未来发展的计划——毕竟苏昼和智慧树也不傻,他们比谁都清楚,作为承世鳞原型的个人空间,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庞大,指不定会变成一片浩荡的星空世界,演化为一方宇宙。

    既然如此,留下其壮大后如何完善平衡的扩大端口简直理所当然。

    能看见,无数物质宛如水银泄地版,自天空之上的时空端口涌入,没入个人空间的大地之下,填充大地的厚度,而无穷无尽的水汽在净化过,调整过浓度后,也与个人空间的海洋融合,填补它的疆域。

    山峰,河流,湖泊,泥土,低谷,丘陵……大陆,海洋,岛屿,森林……一切应有尽有,皆在苏昼一念之间。

    在他的世界,他就是合道强者,只需要思索,天地就会构成他想要的模样。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这一次,苏昼要做的,并不仅仅是扩大——他还要将‘天演’的大道烙印在其之上。

    【演化,并不是革新,而是一种革新衍生的附属概念,另外一种不是正确的正确】

    能听见,世界树的提示,以及大道树的叙述:【你要明白,在自己的根本神通中,掺杂这样的不纯物,会对你真正的合道有些许影响——演化固然是革新的一部分,但也不完全是革新,你以其他星球为基底铸造合道武装也就罢了,以自己的个人空间……真的有点问题】

    “纯度,有用吗?”

    而苏昼只是侧过头,有些好奇地询问:“演化,本就是我以革新之道,观测创世之界众生所得之道……因地制宜,实地考察,以道衍道,绝不傲慢的俯瞰,而是以心去确定合适不合适。”

    如此说着,青年闭上眼睛,他感应创世之界中,那亿亿万万新修会网络,新修会成员的心声。

    他微笑道:“很显然,这很合适。”

    最近这段时间,新修会的成员增加了不少,新修网络也算是在御衡道内部组件扩散。

    不知为何,御衡道的诸神明明知晓这一点,却并没有将这个显然是其他强者散布的‘异端传承’抹除,与之相反,因为新修会的确促进了不少施行御衡之道的年轻人实力增加,大大赚大了御衡道一系的底层修行者,所以甚至一些神祇之下的星际文明都决定去扶持这一组织。

    阴谋?既然诸神都下达神谕,说没有阴谋,只有好处,那为什么非要拒绝呢?

    尤其是这好处也并非是随意地赠予,毫无代价的拥有,仍然是需要修行者自己一点一点努力,一点一点修行,一点一点创新,这样才能得到足够的新修币与资源,变得更强。

    甚至,可以这么说——即便是没有新修网,没有新修币兑换系统,新修会可以令人拥有‘不断创新’这么一种思维模式。

    就足以,让人变强。

    就足以算是,一种莫大的收获。

    而就在最近这段时间,新修网络中,赫然是又多出了一个新功能。

    【天演之界0.01测试服】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是推演工具,测试空间,亦或是试炼地,乃至于某种游戏的场所?

    不亲自去试一试,谁知道这是什么——怀着这样的心思,诸位最有探索精神的星球会成员,就这样率先进入了这个新功能中。

    而等待他们回来后,从这些仍处于惊愕与惊喜中的强者口道出的,确是一个神秘无比,但却异常精彩璀璨的世界。

    “进入那个世界后,我的灵魂就被强制转换成了最普通的一只露水史莱姆——仅仅是白天在外界行动,就会被阳光灼烧蒸发,无论是什么生物都想把我喝掉解渴,哪怕是植物也是如此,想要吸收我的水分!”

    “但我是谁?我可是几近于登神者的恒物!我运转修法,凝水成冰,在不断地汲取灵气水雾化作冰凌,最终让我升级成了庞大的冰铠史莱姆——如此一来,我就有了自保能力,甚至可以去狩猎其他野兽获取更多的能量!”

    说着这话的,是一位原本就修行冰系术法的人类,她此刻滔滔不绝,双目中绽放明亮光芒。

    在天演之界的行动,面对真实无比的生存威胁,她真正发挥了自己修行法的每一丝潜力,以最微渺的一丝灵力为基础,与日光战斗,与野兽战斗,与植物战斗,甚至是与自身,同类,自己的懈怠,困惑,茫然与自暴自弃战斗,最终令她变成如今模样。

    当露水史莱姆,化作冰铠史莱姆的瞬间,明明还是同一个人,明明只是一场游戏,明明她的灵气根本没有增强……但她已经不再是原本的那个她了。

    这位新修会成员,已然是对自己正在继续修行的‘修法’,有了最为根本的认知。

    她已经变得更加强大,远比之前的自己要来的更好。

    当然,除却史莱姆外,诸多第一批进入天演之界测试服中的新修会成员,也有着其他生物的选择。

    有的是蚂蚁,有的是多细胞生物,有的是海藻,有的是变形虫……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但是,相同的是,这些最为弱小微渺的生命,都需要不停地战斗,不停地自我拔升优化,才能存活的更久,更久……

    而只有抵达‘无需为生存和延续忧虑’的安心时,这一场游戏的第一阶段,才能算是告一段落。

    永战躯的信念,的确是修行在动力最坚韧的骨架。

    一时间,在刚刚才被创造而出的个人空间‘新大陆’上,涌现出了诸多源自于新修会的意志,他们凭借神力网络和新修网,并入了苏昼的个人空间,并寄托于这个新生世界中的诸多新生生物之上,加入了这个新世界广大的生物链中。

    然后便是战斗。

    与天地,天敌;与食物,猎物。

    与自己的偏见,常识,傲慢,无知,与自己的矫情,疑虑,懦弱,畏惧战斗。

    之前那位化生露水史莱姆的女性,已经算是素质相当好了,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新修会成员,在初次降临时,直接就因为不适应,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生物,然后就这样被天敌猎杀,亦或是直接被自然环境消灭。

    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需要新修网络的回放功能,才能知道自己被终结于什么错误之下。

    按理来说,这种屑游戏,应该很快就会被人抛弃。

    但是谁叫这一批人,全部都是筛选过后的结果,而且玩这游戏还可以获得新修币呢?

    即便是再怎么心中不以为然,知晓新修会背后存在力量之强,所思所虑之深的诸多新修会成员都很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玩闹,而是可以令他们更进一步的‘试炼’!

    那么,与其抱怨,不如去‘挑战’!

    “看来……施肥官挑选的这些人都很不错嘛。”

    智慧树凝视着这一切,以自己的慧光照耀众生,催化着所有新修会玩家,所有刚刚被缔造而出的万物智慧,让他们思考,灵光一闪,最终有所觉悟,有所得:“我都不需要让他们突然顿悟,自己就能想穿这一点,果然很厉害!”

    作为与苏昼一同协调,缔造了全新个人空间中‘新大陆’的神木,在最近这段时间,智慧树的根须,也扩大到了这新生领域的每一个角落。

    事到如今,祂也完全理解了苏昼想要在此处,缔造的全新‘天道’。

    所以,神木俯首,凝望世间。

    新大陆,平原森林区。

    一只蝼蚁。

    并非是新修成员降世而成,而是一只真正随着新大陆的塑造,而被创造而出的小虫。

    它匍匐于洞窟之中,以树叶残片,腐烂真菌为食,在饱食后并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只是想要继续外出寻找食物,然后就这样重复吃,睡,找食物,吃,睡的循环的人生。

    最多,等到什么时候,繁衍期到了,它便会离开这个窝,去寻觅雌性同类,然后为孩子收集食物,最后将自己也变成食物,送给孩子的母亲与孩子作为口粮。

    结束了,一生。

    但也延续了下去。

    存在……延续。这就是存在和延续最基础,也是最正确的体现。

    虚无吗?

    但这就是一切生命的根基,简化了一切后,最纯粹的生命——一种繁衍存续的血肉机械,和会自我复制的元胞自动机并无区别。

    所以,需要赋予智慧。

    一点灵光垂落,公允地降临世间。

    蝼蚁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它抬起头与触须,复眼环视周边。

    不知为何,它突然想要离开自己挖掘出的洞窟,去认真地观察一下自己生存的周边。

    于是,它便离开了温暖的家,开始了第一次的探索。

    并不困难,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蝼蚁行走于森林之间。

    它就这样,仰视着那些庞然的巨兽降临,厮杀,一方胜利,一方死去,化作血肉骸骨,化作泥中肉末,然后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威武。

    虫蚁仰视着这些庞然大物……仰视着。

    然后,产生了渴望。

    好……大……好……强……

    这就是欲望。

    于是,蝼蚁的心,也一同爬出了洞穴。

    加入了这个浩荡的世界。

    直至飞鸟扑下,将其叼起,吞入腹中。

    直至死亡,这颗心也没有改变。

    这就是,一个故事的结尾,以及序幕。

    【造物主,真的就要让它们这样永恒无休地厮杀下去吗?】

    新世界的云端,一颗宛如费列罗一般大小的荧光凤凰漂浮在负手站立的青年身侧,有些困惑地询问:【瞧那只蝼蚁,它没有成熟心智,也没有传承,你却给予它智慧,令它走出洞窟,然后就这样被鸟儿吃掉……这简直是让它送死呀!】

    “当然。”

    苏昼垂下眼眸,他的语气没有哪怕是一丝一毫地迟疑:“而且,这不是厮杀……孩子,这是战斗,亦是革新。”

    眸光凝视时间,青年的语气坚定:“瞧啊,我创造这世界,以及万物众生,就是为了让它们去互相战斗,互相磨砺,突破至更高!”

    【但是……这样不是会死吗?!而且毫无意义!】

    事到如今,凤凰也学会了质疑自己的造物主,为了那些同样被创造而出的‘同胞’。

    神鸟,正在愤慨。

    “傻孩子。”感应到了一丝兔死狐悲之情的苏昼失笑道:“我怎么会创造一个生命,然后就让它刻意去死呢?无需忧虑,认真看看,那环绕整个新大陆,环绕我用数颗星球质量制造而出的新世界的‘长河’的本质。”

    “看看吧,那属于生命,属于灵魂,属于所有心智的……天演长河。”

    于是,凤凰就抬头去看。

    归根结底,祂的本体是恒星级的强者。

    所以,祂看见了,这长河的本质。

    那是无数生命的心智,凝聚而成的光辉。

    这是一条环绕整个个人空间,慷慨激昂的大河,所有的生命意志在死后都会融入其中,交流着自己一生的经验——倘若有倦怠者,便转移至个人空间的另一处,苏昼有的是足够的资源为它们重塑躯体,让他们可以顺着自己心意,在不影响其他生命的情况下度过一生,孕育子嗣,传承后裔。

    但是,倘若有勇气者,它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腾跃出了这一条长河,就像是一滴水跃出大河那般,它就会再一次回到天演之界中,经历一次又一次地修行,战斗,死去的过程,不断地坚固自己的心灵与内在。

    然后,就这样,变得更好。

    是的,这是轮回——无穷尽的战斗,生存,演化,繁衍。

    这也是宿命——在苏昼的意志下,绝大部分生命在不知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的情况下,就已经有了自己注定的命运而不自知。

    这也是混沌——因为即便是操控一切的苏昼,其实也没有定下任何繁复的规则,众生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青年为它们的所有选择兜底。

    因为……他是它们的造物主。

    他爱它们。

    故而给予试炼,也给予世界。

    给予苦难,更给予永恒的可能性。

    【造物主……】

    凝视了这一切,凝视了苏昼创造之物的全貌,恒星凤凰垂下头颅,祂战栗地低吟道:【这就是您的道吗……我只看见了一角,便如此评论】

    就是这样……一条奔流的长河。

    生命,革新,延续,战斗,求索,平衡……既混沌,又完美,创造一切,又终归于终结,在宿命中轮回,最终又要超越宿命的轮回。

    演化之道,贯穿的正确,何止一二?仅仅是这最初的测试服,就已然融合大半真理,更何况之后正式开服?

    【这既是大道……】

    光球中的神鸟敬畏地俯首。

    但是,另一侧苏昼却摇头,负手俯瞰着整个世界,长发于风中飘飞的青年轻声道叹息道:“大道个屁,这BUG也太多了。”

    虽然苏昼无论是语调还是姿态,都像是感慨天道,宛如降世凡尘般的完美仙人,但实际上,他的言语却像是一位心累无比的程序员,正在疯狂吐槽:“你别看我现在站在这里看上去逼格很高的样子,其实是看见这么多BUG根本无从下手,僵在原地,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要真的那么强,0.01测试版就整出一个真的真理出来,我还需要愣在这里数已经超过了十几万的BUG数吗?”

    【嘎?】

    凤凰发出了鸭子的声音,奈何苏昼的叹息仍然没有结束:“啥玩意啊,为什么多细胞生物会突变成硅基晶体生命?为什么普通的章鱼会变成触手怪?的确是更高更强了,但理论上来说不至于啊!”

    “是之前写的进化趋势树出bug,还是引入的混沌变量太大?果然应该削一波混沌,真的烦死了,难怪雅拉你当初被这么多伟大存在讨厌,被人削那么多次!”

    很显然,这里的削是两个不同的意思,不过这点并不重要。

    因为蛇灵也开始愤怒地吐槽:“去你的吧,连我的一丝大道显化都承受不住,好意思叫正确?”

    “话又说回来了,当初我不过就是在奇迹家里教育了一下那些银色小蛇,传授了一番人生经验,就被那家伙追着打了几个纪元……哇,混沌有什么不好吗?比一成不变的重复好了几个次元诶!”

    “你喜欢两次一模一样的实验最终得到的结果却天地之差?”苏昼鄙夷道:“难怪是求道者最痛恨的天魔之祖,如果是修仙世界就是天魔,那如果是科技世界你就叫‘天知道为什么总之实验结果就是不一样之量子力学观测者效应’吧?”

    “那也是一种可能,谁叫你写的世界规则不够完善?”对此,雅拉半点都不觉得害臊,甚至还有种洋洋自得:“你错了不想想你自己的问题,还怪混沌能引动BUG?就算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错,你难道就没有百分之一吗?”

    “啧……瞧我打补丁!”

    天演之界0.01版本,的确不够完善,进化树紊乱,进阶体系不明确,各大生物系更是不均衡,出生地的困哪度更是天差地别。

    虽然说,完全的平衡反而是不平衡,所谓的均衡就是要把握那微妙的点进行协调,但是苏昼又不是什么天降伟人,哪怕是有三位伟大存在在身后不停指指点点冷嘲热讽捧哏讲相声唱和调,苏昼也没办法迅速搞定这一切。

    倒不如说,正因为有着伟大存在的指点,目光实在是太高的苏昼,发现的BUG也就越多了。

    好累啊,毁灭吧jpg

    不过,他原本也没打算那么快就搞定自己的合道武装——即便是借助神力网络之力催化众生,顺便扩容个人空间,那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弄好的事情。

    比起这些,其实还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等着现在的苏昼干。

    “先驱空间。”

    如此自语,苏昼拿出了自己的般若之书,他微微摇头:“雅拉也就罢了,勾连宇宙意志,估计是和双神木一样,打算介入这个创世之界,看看创造搞的什么鬼……但是先驱为什么,要和宇宙意志合作?”

    先驱作为唯一一位回归了伟大封印的伟大存在,祂与其他所有伟大存在都不相同,有着决定性的差距。

    那就是,无人知晓祂的立场,祂的想法,也无人可以交流,猜测祂的计划。

    而祂的计划,绝对所图甚大,昔日的雅拉根本无法说服祂半点,就足以证明这位伟大存在心中早有腹稿,对伟大封印,对这个封印多元宇宙有着自己的谋划。

    即便是雅拉,双神木,也不可能去叫醒一个已经被打昏迷的人,和祂聊天套话啊。

    不过,跑了老的,还有小的嘛。

    更不用说,青年自己就是一位先驱探索者了。

    苏昼眯起眼睛,凝视着般若之书中的探索者烙印,然后笑了起来。

    “改完BUG后,就该去看看那些已经开始逐渐苏醒的,被封印的先驱探索者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