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他恶意的顶弄一下,都市情缘2795章全文阅读

2021-04-28 11:18: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元天帝淡淡饮茶:“天道最是公平,可这天下众生若都讲公正公平,还会有帝争么?”

“阙御天成了天帝,想坐稳江山,让山河无恙,就得讲公平。”

“讲

元天帝淡淡饮茶:“天道最是公平,可这天下众生若都讲公正公平,还会有帝争么?”

    “阙御天成了天帝,想坐稳江山,让山河无恙,就得讲公平。”

    “讲公平,就得办公平的事,而办公平的事,就会得罪不想讲公平的人。”          

    “所以,不敢得罪人,就不可能坐稳这位置。”

    元天帝低头,看着织雅娘娘,他也很少说过这么多话:“阙御天不傻,他很聪明,否则为何他的子嗣无论是否到了年龄,嫁娶却都很少?因为他知道他是在为子嗣后代打江山!”

    “当年朕不过是乱他闺女的一场比武招亲,最后却差点把帝兵都用上。”

    元天帝觉得说的差不多了,将仅剩的半杯茶一口饮尽,而织雅娘娘还在回忆这话中的深意,就见元天帝随手一扔茶杯。

    “最后两句话。”

    “一,这礼物,是朕求师尊赐予的。”

    织雅娘娘头埋到最深,尽管礼物依旧是那礼物,可她知道这礼物更加沉重了。

    “最后,你觉得,朕会输给阙御天么?你觉得,朕的师尊,会允许他的弟子,输给一个和前朝余孽勾结的蝼蚁么?”

    最后一句话,元天帝依旧是端坐原地,可一言一句,却如钟鼎震天,帝威浩瀚无边,令得群星为之颤,令得天下为其颂。

    “非是帝王最无情,实乃心怀天下众。”

    元天帝微微仰头,似多年没这般畅快过,随即他低头,望着随手扔到一边的茶杯,也望着织雅娘娘。

    低头的刹那,元天帝又恢复了天帝的模样,那般似笑非笑,那笑容似有千层深意万般面孔,令众生琢磨不透。

    “朕的茶喝完了……”

    织雅娘娘缓缓抬头,只见她朱唇咬出了血,青丝凌乱,脸颊似惨白了许久,却又因心潮澎湃,而变得红晕。

    “微臣,为陛下填茶,为陛下……鞍前马后!”

    元天帝笑意悠然,似又有了心情再多喝几杯,就那般静静望着一方帝族族长为他倒茶填水。

    只不过,织雅娘娘的动作看起来慌张无比,笨手笨脚,安排一场大婚,天下万族都照顾到了,此刻最平常的填茶倒水,却似乎都办不顺畅。

    因为在这一刻,织雅娘娘感觉到了元天帝的可怕!

    这种可怕,和当年从黑祖那里出师后,以雷霆狠厉之姿,将阙御天的父帝踩在脚下,登上凌霄宝殿不一样!

    因为当年元天帝站于凌霄殿上,以目光威震群臣跪伏时,群臣真的跪伏,是因为前者乃是黑祖之弟子!

    但是刚才所有令她心颤的一切,除却送给她的见面礼是黑祖那里才能得到的以外,都是来自天帝的威压!来自一尊天帝的手段!

    但别看这礼物是黑祖赐予,可实际上,阙御天也找过她,见面礼虽然不及这礼物贵重,可之后的条件也很充满诱惑!

    但织雅娘娘拒绝了,阙御天也就笑着喝完茶就此离去,多年也不再联络。

    但元天帝此刻,却在让她填茶!

    可以说,侍奉帝阙帝君喝完这壶茶后起身相送,织雅娘娘没有半点失礼之处。

    但织雅娘娘甚至不敢想象元天帝喝完最后一杯茶,若她不再端茶倒水,会是怎样的后果!

    在那一刻织雅娘娘明白,帝争,似乎才刚刚开始,以前她也觉得,帝阙族联盟屡战屡败,杀水师,踏天河,威风尽显,似已经开始撬动胜败的天平。

    但元天帝刚才那几句话,让她知晓,这次的帝争,水太深!深到她所谓的中立都难以站稳,只有选择一艘船踏上,才能保得住身家性命!

    “陛下,请……”

    片刻过后,织雅娘娘终于手忙脚乱的泡好了茶,而元天帝也兴趣十足。

    但就在元天帝端起茶杯时,却见神织宫外,传来帝后明显带着焦急的声音。

    “陛下,陛下!”

    “砰!”

    帝后娘娘似乎也没把神织宫当做必须敲门才可进去的地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只见帝后匆匆踏入宫内,织雅娘娘更是看到,其一路所过,帝威涌动,将神织宫的天地都蒙上一层神辉,封印隔绝。

    “娘娘,亲家公……”

    而当看清帝后和神象帝这幅衣衫褴褛,更一副狼狈的模样,织雅娘娘不禁愣住了。

    元天帝原本听到帝后的声音时,帝瞳中闪过抹期待,而当其扭头看到自己的女人这幅模样时,叹了口气。

    “失手了?”

    他自然知道帝后此去虫界醉翁之意不在酒,甚至这就是他与帝后商量来的。

    元天帝是有所期待的,可看来是失手了,而且她的女人,为什么会衣冠不整到如此模样!

    帝后没有说话,而神象帝则抖动袖袍,只见一位位大能从其中跌落出来,那姿态那模样,比帝后还要凄惨无数。

    “救,救命……娘娘!别,别杀我们!”

    而一众大能见到元天帝时,先是倒吸一口凉气似近乎窒息,而见到帝后没吭声后,才手忙脚乱的爬到元天帝脚边。

    “陛下救命啊!救,救救微臣的族兄!”

    “陛下!我等可都是忠心耿耿的臣子,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一众大能似被吓破了胆,而这幅模样,让元天帝都看愣了。

    这是华胥出手了么?

    不对!

    如若能逼得华胥降临搭救那些反贼,也是他赢了!

    元天帝懵了,他早就做好了失手的准备,但自己的女人和神象帝衣衫褴褛,一众天臣又吓破了胆,这种结果,是他都始料不及的。

    “梓童,怎么回事?”

    帝后深吸口气,脸色也无比之凝重。

    “虫族,准备造反了!”

    一进虫界就追杀秦逸尘,惹得五位虫族强者联手,后来又抛出重赏,有邪光族通风报信,将一众反贼堵于虫洞。

    一场血战引来混沌侵袭,双方被逼得遁入时空乱流之中,好不容易出来,刚准备班师回朝,就遇到了虫族的算账……

    一切的一切,帝后娓娓道来,不过说到一众帝族大能为了躲避混沌而钻入她锦袍之中的细节时,明显敷衍过去了。

    就连第一次追杀,是因为神象帝最先招惹了那五尊虫族强者,与妖月空鏖战又不愿出全力,也被解释过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