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h文一对一,挺进校花的紧窄

2021-04-28 13:55: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小心啊,防御姿态!”

看着满天的剑气雨落,这一刻我才醒悟到了一件事,那樊异不但是一位截取文运的儒家俊彦,更是一位剑修啊,因为当初在龙域的城墙上见到他的第一面

“小心啊,防御姿态!”

    看着满天的剑气雨落,这一刻我才醒悟到了一件事,那樊异不但是一位截取文运的儒家俊彦,更是一位剑修啊,因为当初在龙域的城墙上见到他的第一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的装束是儒衫佩剑,而当时只注意到了他的一身书卷气息,却忽视了他剑修的身份了,如今,儒家+剑修,这双重的身份就有点恐怖了,漫天文字皆演化为剑气,铺天盖地,几乎把小半个山谷战场都笼罩在其中了。

    单手一抬,雷神之刃飞出,继续持续发动对凛霜猎手的攻击,不能让他逃了,不然我们就功亏一篑了,与此同时身躯一步向前,右手扬起,灰烬壁垒、光辉盾墙等技能一一开启,硬扛一波樊异的攻势,结果漫天的金色剑气如雨落下。          

    “嗤嗤嗤~~~”

    那声音,真就像是雨点打在玩家的身上,只不过这些金色雨点的杀伤力未免太大,前排,一群一鹿灵鹿铁骑的盾牌纷纷被水滴石穿,金色剑气直接穿过了他们的额头、脖颈、身躯、四肢与坐骑,剑气一扫而过之后才形成了真正的剑气,轰得地面高低不平一片。

    战场之中,风林火山、神话、无极、乱世战盟等公会的玩家也一起遭殃,几乎所有人都以防御姿态站在原地,承受樊异的这一波儒道剑气洗礼。

    下一秒,原本呆立在战场中的众人,一个个身躯被金色雨点打穿的人,头顶上不断跳跃出骇人的伤害数字,转眼间一整片白光升起,甚至就连我也觉得浑身传来一阵阵剧痛感,血条直线往下掉,一口气掉到了65%左右,这大约也是现场那么多玩家阵亡的原因。

    ……

    一瞬间,围攻凛霜猎手的玩家直接减员75%以上!

    “CTM啊!!!!!”

    看着身周的玩家刹那间倒地无数,乱世奉先都快要疯了:“这算什么?是哪个BOSS来了这一手?系统是不打算让我们玩家玩了吗?”

    我皱眉不语,有些话说不出口,也不能说,事实上在星眼的防火墙,也就是幻月这座天下上空的天幕被遗血真龙完全击穿之后,幻月的主系统就已经被星联的科技给“劫持”了,而星联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要左右这款游戏里的一切,让玩家变成自己培养器皿中的“小白鼠”,选取自己想要的玩家劫掠,所以系统剧情还会像是当初那样对玩家“无害”推演吗?

    不会了,接下来的剧情对玩家的伤害多半都很大,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强,如果活不下去,那么很快就会被淘汰了。

    “继续!”

    风沧海的恢复速度很快,声音冰冷的大声命令道:“所有风林火山的玩家听令,在场还活着的马上回复气血,继续冲击凛霜猎手,阵亡了的人马上在鹿角关那边的复活点复活,然后尽快返回战场,我们已经杀到一半,绝不半途而废!”

    “对!”

    偃师不攻提剑对着长空,怒吼一声:“这一轮剑雨不管是谁下的,想必就是警告我们玩家不要再围杀凛霜猎手了,老子只想对他说,我偏不,今天谁都可以走,但凛霜猎手绝对走不了了!”

    我冲天而起,身躯悬停在半空中,在这里可以完美拦截凛霜猎手的退路,一边朗声对众人说道:“发动这场儒道剑意攻击的人是樊异,如今他算是异魔领地的第二把手了,所以大家不要意外,我们的损失虽然很大,但樊异发动这场剑雨攻击的消耗想必也不小,坐镇文丘山的人就是樊异,我们只不过是提前跟他交手罢了,迟早都要面对,那就无所谓了,给我冲,咱们不管樊异做什么,先把凛霜猎手给冲掉再说,让异魔领地感受到我们玩家给他们的‘痛’!”

    “没错!”

    蓬蒿人持剑在一群龙骑公会玩家的人群中疾驰指挥,哈哈大笑道:“七月流火说得好,我们身为玩家,就应该让这些坐在王座上的君王感受到痛,不然他们还真当我们是他们养在鸡圈里的小鸡崽子了?”

    众人哈哈大笑,一起冲向了凛霜猎手,新一轮的人海战术再次开始。

    ……

    我就这么提着双刃悬停空中,俯瞰整个战场,每隔一两分钟就下去一次,驰援一鹿的进攻阵容,这也是我这个副盟主能做到的极限了,再多一点,就极有可能会被凛霜猎手猎杀,在现场的那么多玩家之中,凛霜猎手最恨的人多半就是我了。

    大地之上,一波接着一波的玩家死在了冰魄战矛之下,但玩家们的冲锋仿佛是永远没有止境一样,依旧一波连一波,而凛霜猎手在持续被攻击的情况下,血条确实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掉了,从之前的90%,在不到30分钟的时间内就已经掉到了44%,按照这种速度,其实人海战术堆掉一个君王也就是一小时的事情罢了,只是损失太大了,各大公会的战损都相当高,但为了多打一点伤害,基本上没有哪个公会退缩,一场BOSS攻略,已经变成真正勇敢者的游戏了。

    林夕、卡妹那边,一鹿的阵地已经推进到山脉之下了,翻过那座山就是平原,平原之上坐落着那座战争的焦点——芗城,而就在芗城南方,群山起伏,其中的一座山脉金色文运悬空,缭绕不去,正是文丘山,我们的目的地。

    “唰!”

    就在我完成一轮攻杀动作之后,甚至是掏出了镇龙镜,狠狠的一镜子把试图逃逸的凛霜猎手给砸回了地面,就在这时,心湖中一阵微波涟漪,紧接着一道灵念到访,想要扣关进门,而我则顺势打开心湖,自己的心神也化为一粒光辉出现在心湖中,幻化出自身模样,只是没有佩戴匕首,只是一袭短衫,身披斗篷的江湖游侠装束。

    不远处,那一粒扣关的心神凝聚成了一位儒衫佩剑的年轻人模样,正是樊异。

    “好久不见。”

    樊异微微一笑,说:“怎地,今天是铁了心要杀凛霜猎手了?”

    “是的。”

    我并不否认,笑道:“这个蠢货每每给人当炮灰还茫然不知,再说那一柄冰魄战矛之下的人族冤魂也足够多了,既然如此,这次他就不必走了。”

    “真有这个必要?”

    樊异踏步而行,脚下水面上涟漪出一缕缕金色文字,笑道:“凛霜猎手好歹是北方的一座王座的拥有者,代表着异魔领地的威严,你在这里杀死凛霜猎手,就不想想后果?凛霜猎手一身的修为散落在南方,这里又与大襄王朝接壤,这灵气反哺的不仅仅是轩辕帝国,也有你们的敌人大襄王朝,这笔生意做得划算?”

    “你在教我做事?”

    我一扬眉,大咧咧的笑道:“樊异,你应该完全知道,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你步步算计,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连师门都能背叛,甚至最后背叛了整个人类,你觉得我会跟你一样,还在乎凛霜猎手的一身灵气反哺谁吗?不,我不在乎的,我要的只是凛霜猎手死,至于死在哪里,重要吗?哪怕是凛霜猎手死在你樊异他妈的胸脯子上,反哺了什么,与我何干?”

    樊异微怒:“这么说,没得谈?”

    “没得谈。”

    我摇摇头:“在文丘山等我来攻就是了。”

    “你真以为你们能成事?”

    “你真以为我们一定不能成事?”

    “好自为之!”

    樊异露出一抹阴鸷笑容,转眼间一粒心神从我的心湖中消失。

    ……

    我则眉头紧锁,总感觉还会发生什么,也就在这时,师姐的心声在脑海中响起:“师弟,小心一点樊异,他有一门利用儒道真意起死回生的手段,我担心在凛霜猎手垂死之际他会施展手段,到时候你们看起来好像已经杀了凛霜猎手,事实上只是杀的一个分身罢了。”

    “有什么办法可以应付?”

    “很简单。”

    云师姐道:“这门手段的施展时间大约只能保持一息之间,所以你们在重创凛霜猎手的同时要留心一点,最好能够出其不意的瞬间击杀凛霜猎手,这门一来,樊异的这门手段就算是施展出来也没用了,只是白白耗费法力与心神罢了。”

    “知道了,多谢云师姐。”

    ……

    我马上拉了一个小群,把参与战斗的所有盟主都拉进群,随即与大家商量了一下战术,没几分钟,大家一拍即合!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凛霜猎手的血条也在不断下滑,而我则一直在掐着时间计算。

    终于,就在凛霜猎手的血条掉到了1%,然后又过了大约30秒钟的时候,我直接在小群内道:“倒计时10秒钟,开始!”

    各大盟主没说话,但已经各自传令了。

    于是乎,按照之前的攻略速度判断,距离凛霜猎手被杀还有大约20秒钟的时候,我猛然从天而降,星空神戒泛起冲天光辉,幻化出一位绝美女仙,一剑斩落山河,狠狠的砍在了凛霜猎手的脊背之上。

    风沧海拧动手腕,将长剑投掷而出,化为一柄恢弘长剑刺入凛霜猎手的胸口。

    偃师不攻一声低喝,头顶上升起一道金色巨灵法相,重重一掌拍在了凛霜猎手的脑门。

    炼狱曙光长弓暴射,浑身激荡出一道恶魔射手的法相,“嗤嗤嗤”的连续十多支紫色箭矢连珠弹一样的暴射而出,气势骇人。

    纸上画魅剑刃一扬,掀起数十丈长度的金色剑气,砍在了凛霜猎手的肩膀。

    清灯笔直一剑刺出,剑光贯穿数十米。

    火星河扔出法杖,那法杖化为一条火龙重重的撞击在了凛霜猎手的腹部。

    ……

    这一刻,所有玩家一起发动攻伐特技,一瞬间,至少超过200道特技,集火凛霜猎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