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人喜欢被?是什么感觉|腰一沉挺身而入

2021-04-28 14:16: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从虚空烟雾中出来的美杜莎全部都纷纷的立直自己的身体,而后,全部都爆发出来了尖锐的长啸。

气势十足!

“看到了吗?这就是区别。”,天灾说道“我只是随

从虚空烟雾中出来的美杜莎全部都纷纷的立直自己的身体,而后,全部都爆发出来了尖锐的长啸。

    气势十足!

    “看到了吗?这就是区别。”,天灾说道“我只是随便的扔了颗种子,产生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我永远有同伴,而你永远在孤军奋战,这就是我们二者最本质的区别,对了,你在天门里面,还只是一个杀手的身份,无论你怎么努力,怎么去闪耀,你永远都不可能登上大雅之堂,像你这样的家伙,只配活在暗无天日的阴暗之中。”          

    冥王定定的看着他。

    “怎么了?被我一针见血的说中了?”,天灾得意的讽刺着。

    笑了,冥王只是坚定的握住了自己的刀柄,然后冷漠的看着他

    “我的内心跟我的凶鳄齿的牙齿一样的坚强,这些讥讽之词,你跟别人说说可以,但是你想要动摇,我身为一个刀客的心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黑色的钢铁面罩之下,天灾的表情有些变化。

    接着冥王说道“我虽然不会说什么太多的道理,但是我知道,一般自己缺什么,就越是容易嘲讽什么,你说的那些没有同伴,活在黑暗中,你确定那不是说的你自己吗?”

    钢铁面罩之下,天灾猛然的瞪大眼睛。

    血丝在他的瞳孔中不停的蔓延着,他的牙齿,死死的咬在一起。

    被……

    被冥王说中了居然。

    “杀了他。”,天灾立刻对着身后的虚空美杜莎下令,下一刻尖锐的尖啸声更加的震耳发聩,只看到数百头美杜莎不断的移动过来的同时,张开嘴,一道道的石化光线朝着前方的冥王疯狂的爆发过来。

    “咚…咚…咚…”,石化光线冲击的地面不断的粉碎中,冥王敏捷而迅猛的闪避着,光线之下,他离美杜莎越来越近!

    一脚踏地的冥王,跳起来了,冲刺到半空中。

    虚界道-万物道-火·万物武装。

    四面八方燃烧的火焰一瞬间停止,而后火焰全部都朝着冥王这边迅猛的飘舞过来,火流,不断的进入凶鳄齿之中,直到整把凶鳄齿因为炎属性力量的填充,而不断的跳动中,冥王一声怒吼:

    万物火武装-拔刀斩·炎熄瞬杀!

    “桑…”,拔刀声响起后。

    “嘭…”一股凶猛的火焰刀锋随着凶鳄齿的出鞘,大幅度的斩杀过去,“擦擦擦…”割裂的声音中,所有的美杜莎全部都被斩裂成两半,断裂的伤口处,残余着火焰的灼烧般的伤口,飞舞出去的上半身,疯狂的燃烧起来,残余的下半身,被刀锋“刷刷刷”不断的绞断成粉碎。

    天灾震撼的倒退了一步,不可思议的看着冥王:

    他现在有这样厉害的力量?

    是的,没错,自从看过了阿罪的万物界之后,替天全员全部都开始修炼万物界,不得不说,这个界面跟百花齐放的替天,实在是太过于搭配了,尤其是像战屠、冥王,这样使用武器的家伙,既能够使用风雷水火很多元素,同时,还能够跟自身的刀法结合起来。

    打出不同的效果。

    释放出各种各样的强力招式!

    舒服,冥王一刀怒斩上百头美杜莎,自己畅快的喊了一声,而后从天而降,握着凶鳄齿冲刺过来,强烈的气压变成风暴般,不断的朝着天灾施压过来。

    “滋滋滋…”,天灾看着身边的地面,不断的出现一道道裂开的缝隙!

    他站在原地,将腰间的战刀千鹤拿起,用力的握住了刀柄。

    冥王迅如疾风般的杀戮过来,一刀怒斩,天灾一刀挡住。

    “当…嘭!!!”

    凶鳄齿冲击在千鹤的刀鞘上面。

    钢铁刀鞘顿时碎裂成了无数的钢铁碎片,漫天飞舞中,千鹤闪耀着紫色的刀光也露出了刀刃,天灾立刻握刀反击。

    “当当当…”,刀刃的撞击中,两人的砍的那叫一个痛快,火星溅洒中,双刀狠狠的碰撞到一起,两人的脸也凑到了一起,相隔不到十厘米。

    “不愧是替天的冥王呀,挺够劲。”,天灾说道。

    冥王就没有那么好的素质了。

    一口二十几年的老痰,狠狠的吐在了天灾的钢铁面罩上。

    天灾立刻低吼了一声,千鹤战刀上面爆发出一股强势的紫气刀光,将冥王推动出去,下一刻,天灾一个刀锋狠狠的斩杀过来,冥王迅猛的躲避,刀锋朝着身后的建筑斩杀过去,直接将那栋破楼分开成两半。

    而后,天灾冲刺过来,一刀怒斩,冥王举起战刀抵挡。

    一声碰撞下,冥王的双脚陷入地面之中,但是千鹤的刀刃,也被凶鳄齿死死的卡住。

    天灾想要抽刀却发现做不到,朝着前方一看,刀刃被卡住,一动,便爆发出一股股的火星,还没等他有新的动作,冥王将凶鳄齿一转。

    卡手的千鹤战刀,顿时从手中脱离,飞舞到天空中。

    冥王从地面中蹦跳出来,踏地腾空,旋转之间。

    双脚“咚咚咚”不断的踢击在天灾的胸腔上面,十几脚下去的力量,让天灾只感觉到胸腔气血翻涌。

    随后,冥王的凶鳄齿“当…”的一下刺在天灾的钢铁西装上。

    虽然没有破开天灾的防御,但是将他的身体狠狠的震退出去。

    “嘭…”,天灾的身躯撞击在一堵废弃的墙壁上面,整面墙都崩裂塌陷。

    冥王落地,将凶鳄齿抗在肩膀上面,不屑一顾的冷笑了一声。

    翘起大拇指,然后一转。

    大拇指用力的一沉:小样,你的刀法真的是就这,就这啊?

    天灾身后的墙壁在崩塌陷落中,灰尘四起,他在灰尘中慢慢的抬起头,不信邪的将千鹤战刀再次握住,冥王看到他的眼神明显变了,同样是双手握住了凶鳄齿。

    “嗖…”

    肃杀的风流,打着旋儿在两人的身边不断的舞动着。

    一颗不知道从那里飞过来的火球轰炸在两人的战场中间,“嘭…”一大股的气浪从地上爆发出来的时候…

    “吼!!!”,天灾和冥王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吼,同时冲向了彼此。

    “当…”,双刀碰撞后,两人站在原地,两把刀一刀左、一刀右,不断的挥舞,“当当当…”,不断的撞击在一起,天灾用蛮力压制着冥王,打出优势。

    他压制着冥王一步步后退中,对着冥王的肩膀就是不断的猛刺,冥王一边抵挡着,一边找着机会反击,在天灾一刀刺空后,冥王一刀拍在他的脑袋上,打出优势。

    他压制着天灾一步步后退中,专往天灾的眼睛捅,天灾不断的举起刀抵挡中,冥王一个转身。

    一头飘逸的长发,甩在天灾的脑袋上,遮挡了一下他的视线。

    三脚三刀,全部都打在了天灾的身上,将他再度压制的步步的后退,而天灾同样是怒火难耐,再次爆发出一声吼啸声,从前方冲刺过来。

    这一下,两人的战刀再度拼杀在一起,而后随着交锋,两人的身体一直持续不断的升腾到天空中,没有太多华丽的招式,就是硬碰硬,但是很遗憾,千鹤战刀再度被凶鳄齿卡住后,冥王狠狠的一个拉扯,将天灾的战刀再次拉扯了出去。

    随后,冥王直接启动了风之万物武装。

    风暴凝聚在凶鳄齿上面,轰击在天灾身躯上面的时候,如同一个巨大的钻头般:

    嘭!!

    打的天灾身上爆发出一股狂猛的气流,直接掉落下来,落地的瞬间,将地面震裂出一条条的碎痕。

    冥王一声怒吼从天而降,一刀冲刺下去。

    打的天灾有些狼狈的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十几米外才站起身。

    “天灾幻刺,热身结束了,赶紧认真起来吧,我知道,你不是善于使用刀的人。”,冥王将凶鳄齿抗在肩膀上面,并没有继续追杀。

    而天灾默默的从地上站起身,天空中飘舞的千鹤战刀,翻滚了几下后,刺入地面。

    “嗡…”,紫色的刀光,从刀光上面流动过去。

    这是一把极品好刀,但是,却没有被发挥出来丝毫的威力。

    他握刀的双手,在剧烈的颤抖着,同时,刚刚胸膛上面被凶鳄齿达到的地方,在隐隐作痛,他的确用刀没有多久,跟人灾比较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之所以用刀,是因为颜千姿用剑。

    哪怕只是靠近一点点…

    荆棘花,坚韧的灵魂,极端而顽强的生长,既美丽又带刺。

    去摘一朵荆棘花,它本身就会刺伤你,即便,不是你摘它的时候。

    神界爆发,一股黑雾席卷天灾的身躯,同时,黑色的钢铁西装上,一根根黑色的尖刺不断弹射而出,紧接着,神灾身后的黑翼“轰…”的一声爆发出黑烟出现,他一步步的走向了前方的冥王,慢慢的握紧了拳头。

    神界-精神穿刺·黑拳。

    凶鳄齿-炎·疾风斩。

    两人再度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吼,朝着彼此冲刺过去,冥王身后的空间中,一缕缕的火焰源源不断的进入了凶鳄齿之中,随后,整把战刀上面都燃烧起来了烈焰,和前方天灾的黑拳,“嘭…”的一下冲击到一起。

    “啊…”冥王顿时疼的龇牙咧嘴的一声痛苦呐喊,和当初的玄霄一模一样!

    因为那一瞬间,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领域仿佛被千万根尖刺戳破一样,剧痛让他的砍击没有一丁点的力量,疼的冥王抱着脑袋不断的后退着。

    天灾面无表情

    “秒你,还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神界精神穿刺-無双-荆棘之舞。

    天灾双手张开,顷刻间荆棘花的种子从他的身体中喷发在四面八方,在天空中迅速的变成一根根长达半米的黑刺,前方的冥王才刚刚缓过神来,天灾一挥手:

    去!

    “刷刷刷刷…”无数的黑刺如同浪潮般的朝着冥王急速的飙射过去。

    冥王举起凶鳄齿抵挡,但是刚刚碰撞到第一根黑刺,“啊…”他疼的再度抱紧脑袋,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而后,无数根黑刺不断的刺入冥王的身体之中。

    黑刺入体,钻进血管、刺痛神经、狠扎血肉,冥王在痛不欲生的折磨中,一拳头打在地上,全身顿时被一天红烟所包裹:

    九神柱的诅咒-奥西里斯·开!

    一团赤色的烟雾不断的卷动着,冲刺到天穹之中,随后天灾只看到冥王突然站起身,身后的一头长发在风中飘舞起来,尽显赤色光芒,同时一声怒吼,将身体里面的几百根尖刺全部都逼退出来,下一刻一把拿起凶鳄齿,冲刺过来。

    “身体里面还隐藏着一股特殊的力量?”,天灾淡淡的冷笑。

    万物道-风·無双-龙卷怒斩。

    冥王确实是借助着诅咒的力量化解了这次的危机,随后爆发万物道,疾风呼啸而来,冥王全身旋转,顷刻间,只看到卷动的龙卷风暴呼啸转动起来,而天灾并未惧怕,冲山去,双拳打造了龙卷风上面:

    神界跟虚界道,就是有着明显的压制关系,并非是多么华丽的招式,就能够摆脱的。

    神武装在天灾的双拳上面尽情的释放爆发,黑雾涌动在龙卷之上,而后,一声爆响,龙卷直接破开,同时,全身风之武装的冥王,身体上面的武装系域气尽数的碎裂开,天灾双拳打在他的肩膀上,气浪爆炸后,冥王被天灾一脚狠狠的踢飞出去。

    落地的冥王摔出了数十米远的距离,而后天灾一声令下:

    “蹭蹭蹭蹭…”,四根黑色尖刺在天空中出现,对着下方冲刺了下去。

    刚好穿透冥王的手脚,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呜…”,喉咙一甜的冥王直接吐出一口鲜血,他并非一招被打败,而是之前荆棘刺太过于凶猛,若不是靠着九神柱的力量,恐怕他连站都站不起来,天灾真的是克制刀客、剑客、近战人员的一把好手。

    他的荆棘刺,是精神的穿刺攻击,跟血舞的物理穿透是截然相反,但是这他跟血舞都是一个类型。

    除非是像大小姐、无心那种人,在不碰他的情况下,才非常好打。

    或者像开启了统御者形态的白灵一样,精神力量超越天灾几个等级,直接压制他的荆棘刺,一顿爆锤。

    “我虽然不善于用刀,但是并不代表着,我就没有将你打趴下去的实力,跟着你们的罪姐,学习万物界真的是辛苦了,可是,你在还没有完全的掌控万物界的力量之前,以现在的水平,那就不是对手。”

    天灾说话间,一脚踩踏在冥王的胸腔上,随后将千鹤战刀召唤过来,在冥王的脖颈上,不断的摩擦着

    “这份压力的力量,也许你能够通过一些其他的长处弥补,但是不管你是谁,都要遵守规则,从你刚刚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说过,你只是一只…”

    跳蚤!

    天灾高高的举起了战刀。

    紫色的刀光闪耀,朝着冥王的脖颈狠狠的砍杀下来。

    ——

    影城区,铁塔战场。

    替天老大的梦游症,整整的控制了姜离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眼看着梦游症的效果消失,夜宴那边还没有给出任何的方法。

    替天老大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杀机,他的身份,无需进行战前汇报,他可以直接将姜离抹杀掉,因为目前的姜离已经是不能够掌控的状态,如果继续放任他这样下去的话,他很可能变成圣剑的奴隶,完全被圣剑所掌控。

    这样不稳定的因素下,他有权利,直接将姜离屠杀。

    但是同样也是这个时候,大地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

    颤栗的地下,一口打造精美的法老棺材突然从地下缓缓的升腾而起,紧接着从法老棺材里面,一个蒙面人迅疾的冲刺出来,朝着姜离移动过去,替天魁首将姜离立刻拉扯到一边,自己朝着蒙面人移动过去。

    “啪啪啪…”两人双臂连续的撞击在一起后,“轰…”的一下,双拳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魁首的力量明显压制一分,蒙面人悬浮在天空中不断的翻滚后撤。

    而后蜻蜓点水般的,脚踩空气,从替天魁首的脑袋上面旋转的飞舞过去。

    魁首并没有再进攻,因为一个照面,他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只见那蒙面人靠近姜离,伸出手放在了姜离的肩膀上。

    “轰…”力量一动,一股墨绿色的光芒刺眼的闪耀而起,紧接着姜离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他的身体因“圣剑诅咒”而受到的影响,让无数的金光全部都纷纷的涌入蒙面人的身体之类,同时,身后的那个圣剑的图案,也在一点点的变浅。

    到几秒钟后,全部都消失。

    蒙面人用自己特殊的力量,将圣剑诅咒全部都吞噬掉。

    随后他自己被反噬的不断的后退,而替天魁首本来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进攻的,却看到姜离突然之间恢复了过来。

    这个时候出手的话,就不算仁义吧。

    而也是这短暂的时间,那法老棺材再次出现在蒙面人的身后,将其吞噬进来,随后,棺椁一寸寸的沉入大地之中,至此消失在战场中。

    替天魁首来到了姜离的身边,问道“姜离,你怎么样?”

    “高哥,你过来支援了?”,姜离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我?我刚刚有怎么了吗?那个封狼已经嗝屁掉了呀,看到了吗?我得到了三大圣剑。”

    替天魁首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难道封狼没有死掉吗?”,姜离一惊。

    “这倒不是,确实是已经死了。”,魁首笑着点点头“恭喜呀,姜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