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公交车破了两个六年级小学生,坐在振动棒写作业

2021-04-28 16:22: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啪!”

织女脑后,突兀地出现一块金砖。

金砖的主人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一砖拍下,一颗美人头就不见了。

其他十六位星官大惊,齐齐望去,

“啪!”

    织女脑后,突兀地出现一块金砖。

    金砖的主人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一砖拍下,一颗美人头就不见了。           

    其他十六位星官大惊,齐齐望去,却是一个唇红齿白,身背超长大剑的少年。

    少年的唇微微地弯着,红唇中露出一抹贝齿,貌似非常愉快。

    一砖拍死了一尊天神,一个美女,他很愉快?

    众星官不由得心冒寒气。

    无名确实很开心,因为陈玄丘刚才报自己名号时,没说他是青萍隐仙宗的关门弟子。

    被人忽略了太久的无名,就像是当到了认可一般,心花怒放。

    左旗星官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道:“这可是你们西方极乐天先下杀手的。这座大阵,绝地通天,屏蔽三界,谁也不会知道这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就算你是西方二圣的亲传弟子,你……“

    左旗星官指着陈玄丘,恶狠狠地道:“今天也要死在这里。”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陈玄丘微笑道:“出来吧!”

    随着陈玄丘手势微扬,一团紫雾喷薄而出,柳影、花荫、佘银环、宝可鲨、熊子玉、图老扔、上古异兽穷奇,还有身着冰蓝色战甲、手持晶蓝双剑、性感健美的丹若,以及黄耳、蛤士蟆……

    接着,是赤裸着结实的胸膛,腰系水草裙,头发无风自扬,呈现着火红色,如同上古巫神共工一般的鱼不惑,他的手里,握着一柄乌黝黝的三叉戟。

    再然后,一个头戴皇冠,身穿红色法袍,手里握着一柄黄金权杖的家伙跳了出来。

    他赤着一对大脚板,高举双手,一副神棍模样,振臂高呼道:“这是旧世界的结束,这是新世界的开始,这是我们的主,发动的末日审判,你是要成为一个得救赎者,还是一个受惩罚者……”

    旷子规?!

    他还没说完又臭又长的动员语,陈玄丘一挥手,旷子规就从原地又消失了。

    葫中世界,密密匝匝的神教大军,正要排着队进入大千世界,随同他们的教皇为他们的主发动圣战。

    不料教皇大人突然之间又回来了,众信徒不禁愕然。

    旷子规果然不愧是跟着陈玄丘闯过伏妖塔的人,微微一定神,便生出急智,面带微笑地道:“很好,这次演习,你们集结的很迅速……”

    陈玄丘可不想让旷子规的人现在就出来,旷子规这厮自从进入葫中世界,发现这里竟另有天地之后,脑子就好像出了问题,魔怔了,整天主啊主的挂在嘴边儿上。

    陈玄丘正利用西方新教弟子身份,拼命拉西方三圣下水呢,要是让旷子规跳出来,带着一大堆圣骑士、大主教们,把他捧成什么主,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可不坏了菜了。

    陈玄丘呲着牙一笑,道:“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鱼不惑、丹若各自大吼一声,纵身向前扑去,一个三叉戟,一个冰晶剑,涌身过处,身后巨浪滔滔,愈增威势。

    十六位星官脸色凝重,天桴星官沉声道:“祖巫后裔?”

    但他已经来不及确定了,鱼不惑和丹若已经杀到,幸存的牛宿十六星,立时涌上,和鱼不惑、丹若、穷奇、熊子玉等人战在一起,而柳影和花荫,只是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他们两个再出现时,四口弯刀,正交叉刺入罗堰星官的体内,被蛤士蟆一口森寒之气喷得只是稍稍一滞的罗堰星官,心不甘情不愿地倒了下去。

    陈玄丘没有与牛宿这十几位星官打斗,把他们交给鱼不惑和丹若之后,陈玄丘便急遁而去。

    无名自然紧随师兄而去,不过他也不指望师兄会记得他在身边策应了。

    陈玄丘急于想弄清楚这座大阵的全貌。

    阵法,必然有阵法本身的妙用,不是弄些炫目的光彩,迷宫似的通道,把一群人关在里边肉搏。

    所以,他绝对不能疏忽大意,他要弄清楚这座大阵的作用,破坏这座大阵。

    追杀之前,他并未想过姜飞熊竟在此处布下一座大阵,姜飞熊竟然舍得前方军营重地被破坏,也要隐藏力量在这座大阵,显然对它期许甚深。

    姜飞熊现在何处?

    由此判断,牛宿一共十七位星官,也不是混入姬国修士的全部,一定还有比他们更厉害的人物。

    果然,这阎罗天太阴戮魂大阵并没有那么简单,正在谷中激战的双方,姬国修士一方,有如有一支庞大的负责治疗和辅助的法师队伍在助阵,在这座大阵中愈战愈勇,而雍国修士一方,则消耗倍增。

    这且不算,最糟的就是谈太师、玉衡、安知命、汤唯等神官,大阵一启动,就切断了这方阵法领域与三界的联系。而他们的术法再厉害,也是借法,而不是自身修炼而成的道术。

    如此一来,他们除了本身的战技,竟然法力全失,不但不能予敌重创,反而成了随时可以被敌人消灭的目标。

    那些妖魔之辈只管杀敌,呼喝连天,谁管这些神官死活,幸亏陈玄丘的三十六剑侍、春宫七十一姬,本是出身奉常寺,立即结阵护住了他们。

    这些剑侍和春姬,早早就被陈玄丘送进了葫中小千世界,他们学的根本不是通过祷念借助天神法力,而是随霸下、敖鸾、七音染,分别修练的妖族功法、龙族功法和冥界功法。

    因而,这座大阵启动,隔绝三界,对他们没什么影响,只要这个世界还是由地水火风构建成的世界,他们的道术就有用武之地。

    只是如此一来,他们受了牵绊,只能结阵护住奉常寺这些长辈神官,无法予敌重创,那些妖魔之流在这座大阵有助于对方恢复,却在加剧消耗自己的力量的情况下,就更加吃亏了。

    血气所化的阿修罗相并不能给人直接产生杀伤,但它们的扑击却能让人心中杀气更盛,戾气更足,而杀气和戾气正是阎罗天太阴戮魂大阵的养份,使得大阵在动转当中威力更加巨大。

    狐偃一杖敲死了一个姬国修士,扶着老腰刚刚喘息了几声,就见那地上死尸飞出一道亡魂,与那扑击过来的一道血气所化的阿修罗相融为一体,顿时就从虚像化为了实体。

    实体阿修罗血红的修罗弯刀闪电一般扫来,狐偃大惊,来不及施展遁法,急忙轻移狐步,一个滚地葫芦,狼狈之极地闪避开去。

    “大家小心,这阵法有异,死去者……”

    狐偃没有说完,因为这时其他人也发现了,死去的修士,不管原本是哪一方的人,只要不是魂魄与肉身同时毁灭,魂魄遁出,就能与血气阿修罗幻象结合,化为阿修罗体,继续做战。

    原本这座大阵,就能消磨雍国修士一方的精气,助益姬国一方的力量,神官队伍又整体宕机,反而拖累了三十六剑侍、春宫七十二姬只能守护在他们身边,大大削弱了雍国修士一方的力量。

    现在不管哪一方战死的人,都能化身阿修罗,继续参战,而且全都站到了姬国一方,这仗怎么打?

    狮王倒吸一口冷气:“我等恐命不久矣!”

    齐林公子哈哈大笑:“幸好本公子有先见之明,我已有子一百七十三人,有女一百二十八人,如今还有三十七房姬妾尚怀孕待产,不怕断了香火。”

    朱雀辞斥道:“胡说八道,区区一座阴风阵阵的鬼域之阵,杀不了我!”

    她一口凤凰真火喷了出去,直接把三名姬国修士烧成了飞灰。

    但是前方的血气阴风也陡然浓厚了几分,大阵竟将她喷出的凤凰真火也转化为能量补益了大阵,三具血色阿修罗也张牙舞爪地出现,扑了上来。

    敌人越杀越多,何等恼火!

    这阿修罗体当然也能杀死,可是这样算来,敌人等于增加了一到两倍,原本的优势荡然无存,利用这座大阵,反教对方占了上风。

    已成元凤之体的朱雀辞自然死不了,可这么杀下去,最后能活下来的,还有几人?

    此时,绮姹蒂千莎堪堪追到谷口,一见谷中血气翻涌,阴风阵阵,有鬼哭神嚎声起,偏生看不见一个人。

    绮姹蒂千莎不由微微诧异地停住了脚步,这是什么阵法,好生古怪!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绮姹蒂千莎微微侧身,举掌当胸,戒备望去。

    就见山石炸裂,飞溅半空,有一道人影从那远处高山中疾飞而出,正射向谷口。

    绮姹蒂千莎娇叱一声,便是一掌拍出,但她一双妙目忽然看清了来人模样,拍出的一掌便硬生生地停住,惊奇地叫道:“摩诃萨师兄?你怎从山中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