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前后门一起玩,几天在房间不停h1v1

2021-04-28 16:32:0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凤九儿拍了拍马屁立即闭上双眸,转身背对乔木。

刚才她到底有没有打搅到他们呢?要是真的有点什么,三哥也不会这么快就出来开门的不是吗?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三哥会笑得

凤九儿拍了拍马屁立即闭上双眸,转身背对乔木。

    刚才她到底有没有打搅到他们呢?要是真的有点什么,三哥也不会这么快就出来开门的不是吗?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三哥会笑得像孩子一样?          

    这没什么可猜的,三哥会这样,一定是因为乔木,只是乔木这模样……

    凤九儿想回头,却忍住了。

    现在还是睡觉吧,要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被踢下床就得不偿失了。

    天快亮了,抓紧时间睡觉才是正事。

    乔木一直等着这枚小脑袋,本想着她会说什么,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她均匀的呼吸声。

    最后,她眉头一皱,也躺了下来。

    凤九儿睡得很沉,根本没理会自己的后脑勺是不是被看出了两个洞。

    睡吧,睡醒了,气也就消了。

    毛忠财暗算失败,不知道对方会做什么,立即带兵回城。

    平原城东面的城门和永山城西边的城门,可以说是面对面的,就是隔了几里路而已,不远。

    毛忠财怎么会想得到,自己最得意的迷药,在这些人身上都起不了作用。

    最重要的是,他们上万人,居然都不知道有其他人潜入军营,让别人炸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回到城里,关上城门,毛忠财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巩固城墙的守卫。

    直到天亮,毛忠财才带着一腔怒火走进一所府邸。

    跟在他身后的人,个个低垂脑袋,神色紧张,生怕惹怒了前方的人。

    府邸主屋的大门,被两个高挑美艳的女子一左一右拉开,毛忠财大步走了进去。

    “城门那边,有什么消息过来?”毛忠财刚在主座上坐下,就抬眸看着站在殿中的男子。

    “老爷,您要不先歇息片刻?”男子拱了拱手,“有任何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老爷。”

    毛忠财手肘放在椅把,用手撑着太阳穴。

    他才刚从城门处回来,有什么消息,会不知道?

    男子眼看毛忠财不做声,左右看了看跟进来的两位美女,轻撇头。

    两位美人会意,迈开款款玉步,走了过去。

    “老爷,我叫胜利。”

    “老爷,我是必胜。”

    美女一左一右趴倒在毛忠财身旁,轻柔如水的手,抱上了他的掌。

    毛忠财本还一肚子火气,却在看到身旁趴着的两个美人时,眼底的眸光一亮。

    “你是胜利?”他看看右边的女子,回头,看左边的,“你是必胜?”

    “对呀。”两位美人声线柔美,眼神如能放电般眨巴着。

    “老爷。”胜利牵着毛忠财的掌,低头在他的掌背上一舔,“不知道胜利能不能伺候你休息?”

    “老爷。”另一边,爹爹的声音又响起。

    “老爷,必胜可以吗?必胜属于老爷可以吗?永远属于老爷。”

    “可以可以。”毛忠财看着难得一见的美人,心情大好。

    他一手牵着一人,站起。

    “胜利和必胜永远属于我,哈哈……谁也带不走的。”

    “老爷。”

    “老爷。”

    两位女子跟着毛忠财走进房间,整个身子都几乎要贴在毛忠财身上。

    房门被关上,跟着进来的几个男子都狠狠松了一口气。

    那两位美女是不是叫胜利,必胜什么的,又有什么关系?她们能不能活过今天,也没有会去理会。

    最重要的是,能哄好毛忠财就行,老爷心情好,就不会随便向他们开刀了。

    永山城。

    凤九儿和乔木休息够了,才从厢房出来。

    这场仗,还没确定什么时候打,急也不能急于一时。

    她不敢去找九皇叔,只能和乔木一起往外走,在经过院子的时候,不忘往帝无涯的厢房看了一眼。

    仅仅是一眼,凤九儿也不敢多看,给人一种落荒而逃之感。

    “昨晚,又没成?”乔木看着小家伙的侧脸,问道。

    凤九儿收回视线,瞄了她一眼:“没有又没成?乔木,你说什么?”

    “害羞?”乔木一翻白眼,“就你和帝无涯这点破事,还学别人害羞?”

    “什么破事?”凤九儿掐了乔木一把。

    “我和九皇叔清清白白,不像你和小江。”

    “说什么不原谅,不成婚,却要将夫妻的事情都做一遍,这样会刺激一些么?”

    “别看我,我和九皇叔会结婚的,而且我和九皇叔也清清白白。”

    坐在屋顶闭目养神的剑一,垂眸看着靠近的女子,嘴角带笑。

    凤九儿感受到异样,抬眸看了一眼。

    “大侠,这么偷听两个女生聊天,真的好吗?”

    “绝无偷听之意。”剑一给了她一记微笑,继续闭上了双眸。

    凤九儿挑眉,收回视线。

    “昨夜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乔木侧头,扫了一眼。

    “那是哪样?”凤九儿不介意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猪脑袋!”乔木伸出,一点都不怜惜地戳了凤九儿的脑袋。

    “啊!”凤九儿吃痛,捂着被戳痛的地方。

    “要是真的有什么,怎么可能时间这么短?”乔木一甩衣袂,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凤九儿愣了愣,追上去。

    “好像,你说得也有道理。”

    “有你个头!”乔木没回头,“你的九皇叔时间短,并不代表所有男人都一样无能。”

    “乔木,有话好好说!”凤九儿不悦,“我九皇叔怎么无能了?啊?你怎么知道?”

    “凭你这句话,要不是你是我嫂子,我就跟你绝交了,哼!”

    小樱桃追上去的时候,看着两人互相不理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乔木,九儿,你们怎么回事?”她左看看,右看看,问道。

    “她男人不行!”乔木不屑。

    “乔木,你再说一遍!”凤九儿抡起衣袖,想要打人。

    “不行就是不行,要我说多少遍?”乔木冷哼。

    “什么不行?”小樱桃更加不解,“你们两个,究竟怎么了?”

    凤九儿瞪了乔木一眼,也懒得追了。

    这家伙,还在因为昨晚,不是,是今天早上,她打断了他们的好事,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吗?

    居然敢说她的男人不行!过分!她的男人行不行,她还不知道吗?

    难道说……

    凤九儿蹙眉,只是停顿一会儿,立即追了上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